206.致橡树,我输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很多人看到汪红衣发出的这条上联信息,都是满脸懵逼。

    这是啥?

    手抖发错了?

    太激动一个字多发了几遍?

    很多人立刻将汪红衣这条微博信息顶了上去,但是诸多疑惑的发言接连不断。

    “看不懂,求解释,或者是手抖写错了?”

    “不明觉厉,野鸡大学本科毕业生瑟瑟发抖,不敢问,也不敢说。”

    “同样不懂,但是同样不敢问,害怕暴漏了智商。”

    “我还在看上一个对联呢,一二三四五六七页进入了王潇的微博页面,这是他特别关注的,所以能快捷进入,对着电话说道:“怎么回事儿?我刚才不是才给他打了电话,让他低调点,保持沉默吗?水木的那些兔崽子,一个个眼睛都长在顶上,但是水平都还有一些,王潇吃亏了怎么办,这么多人关注,影响可不小。”

    班导对王潇的信心不足。

    毕竟,他当年其实也是水木的毕业生,只是后来加入了川大当了老师。

    他很清楚的知道水木那些学生的水平肯定比川大高一些。

    其中卧虎藏龙,很多时候,学生把教授问的答不上来的情况都很常见。

    一些水木的学生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钻研很深,如果不是该领域的专业教授,的确会被其难住!

    班导让王潇低调沉默,也是怕王潇吃了亏。

    现在王潇算是半个公众人物,而且在网络上的人气还很高,一旦当众吃了亏丢了脸,那就影响很不好了,连带着也会让他和学校都会受到质疑和打击。

    更重要的是,川大昨天才借助王潇的演出在全国网络上提升了知名度。

    如果转眼间就被水木的学生当众打了脸,那就更加丢人了。

    俗话说,站得越高,摔的更惨。

    电话里的柳悦笑道:“你就对王潇这么没信心?人家刚才已经和水木的学生交锋了两轮,全部胜出了!听说水木那边汪红衣出手了,出了两个对联,王潇对上来一个,刚才出了一个,暂时王潇还没回,你去看看吧。”

    班导:“好,我看看,不说了,挂了。”

    着急的挂了电话,班导就急忙仔细看王潇的微博页面,听柳悦说双方已经交锋了两轮,他有些放心的同时就更加着急了,害怕王潇输了。

    另一个男老师也凑了过来:“你们班的王潇出事了?”

    班导:“嗯,和水木院的学生干起来了。”

    男老师感兴趣地挪动椅子凑了过来,看向电脑屏幕:“这个王潇还是很有才华的,不过和水木那些人比起来,可能还需要提高一些。”

    这话说的比较隐晦,还需要提高,那就是有所不如咯!

    班导皱着眉头没说话,迅速翻看王潇刚才发的微博信息,看到王潇发的三个回文联,刚才又对上了汪红衣的两个数字联,心中有一丝震惊!

    旁边的男老师也是眼神瞪的很大。

    他们都是专业的老师教授,自然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水平。

    回文联,数字缺字谐音联,数字联,在楹联领域内,哪一样都是难度很高的。

    哪怕楹联在一道之中只是旁门小道,但是也是有水准高低的,同样也能看出一个人对文字的掌握,还有思维的反应速度,就是古人所说的才思敏捷。

    十几秒就迅速的看了之前的交锋。

    两位川大的老师都是震惊。

    这交锋的水平,不低于他们这些教授了。

    他们双方的教授出来对楹联,估计也就是这样了,或许还有所不如。

    现在的学生都这么厉害了吗?

    尤其是!

    班导心中不断的问自己:我班里有这么厉害的一个学生?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些年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发现?是我的失职?还是他太低调了?

    班导开始怀疑自己怀疑人生!

    他旁边的老师也是以疑惑地眼神看了看班导,有同样的疑问:你教出一个这么厉害的学生?怎么没见你吹牛说起过?

    当老师最大的成就和乐趣就是能教出厉害的学生了,如果教出王潇这样高水准的厉害学生,哪个老师不会在同行面前吹嘘一番?

    班导嘿嘿一笑,将自己的疑问和尴尬掩饰过去,然后迅速看向汪红衣刚刚发出来的上联。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班导低声道:“柳悦说这是汪红衣发的,这个汪红衣可不简单。他爷爷汪老当年还是我的老师,他老爹是我的师兄,家学渊源,据说他们家祖辈在两百年前中过状元,出将入相,其后还出过三位进士。她哥哥汪红军已经发表过几部出版小说,是现在比较当红的年轻作家,一家都不简单。”

    另一个老师说道:“我知道,汪红军的小说很畅销,我也买过一本,水平是很不错,有深度,有思考,也有娱乐性,听说他有本都市小说要拍电视剧了。这个汪红衣出对联的水平也厉害,听说她还擅长现代诗!”

    男老师赞叹了一句。

    汪家在国内国学领域是出了名的,汪老爷子门生遍布天下,谁都不会去轻易得罪。

    即便是王潇的班导,汪红衣也可以叫一声师叔,关系比较近。

    “这应该是个谐音通假字的上联,关键是看怎么读。”

    班导迅速看出其中玄机,低声说道。

    男老师也说道:“不错,可以读chao也可以读zhao,读chao应该是通潮水的潮,海水涨潮的意思!”

    两人都不说话了,双眼凝视,思考不同读音的组合,怎么才能让这个上联读的通顺,构成一句有意义的语句出来,那样才能思考下联。

    不然,你连上联的意思都不懂,何谈下联?

    “王潇要是对不上来,那这场比试就是输了?”

    男老师思考一下,就觉得头疼,这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当即想到王潇输了的后果。

    班导皱眉道:“他刚才赢了那个高枫一局,就算现在输给汪红衣也不算难堪吧,一比一也算平局了。而且,输给汪红衣,也不是丢人的事情!”

    在班导看来,王潇只是他教出来一个意外的学生,虽然有些才华,但是输给世代国学底蕴的汪红衣,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

    男老师苦笑道:“咱们圈内的人是这么想,可是,那些围观的观众呢?”

    班导一愣,随机就是眉头紧皱,明白过来。

    的确!

    他们圈内的人都知道汪红衣的家世和实力,也知道水木和川大的差距。

    可是,看热闹的人可不管这么多。

    反正你输了,那你就丢人了,你不如人家!

    王潇不如水木的汪红衣,川大也比不上水木,这种节奏肯定会带起来。

    当然,川大不如水木这是客观事实,但是川大也不允许到处都是这样的言论,川大也有自己牛逼的专业的,在西部区域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

    时间过了几分钟了。

    汪红衣的宿舍内响起几个女生的欢呼声。

    短发女生笑道:“到底是不如红衣你,看样子是对不上来了吧。”

    另一个女生也说道:“那肯定,红衣多厉害,在这块,红衣现在算得上是咱们水木第一才女!”

    短发女生好奇地说道:“对了,红衣,你这上联到底是什么意思?”

    几个女生都期待好奇地看向汪红衣。

    说实话,她们到现在也没看太懂。

    汪红衣抿嘴轻笑了一下,但是没有太过得意,低声说道:“楹联这种文字游戏,有时候是看运气和机缘的,这是我去看海的时候,看到潮起潮落刚好想到的。但是,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出工整的下联,所以他输了也是正常,暂时来说这还是一个绝对。”

    然后,她得意地说道:“再说了,他输给我,也算是他的一种骄傲了,这证明,他做过我的对手。”

    “哇哦,红衣,你说这话的时候太帅了!”

    短发女生上来趴在汪红衣的肩膀上羡慕地学习汪红衣说道:“再说了,他输给我也算是他的一种骄傲了,这证明,他做过我的对手。”

    几个女生嘻嘻哈哈起来,仿佛已经胜利。

    另一个宿舍的黄斌和高枫几人也都是露出笑容。

    虽然他们暂时在几分钟内也没有搞明白这个上联最佳读音方式,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对现在还没对上来的王潇发出嘲讽!

    一个男生说道:“看来这个王潇是认输了,装怂逃跑了,川大的本科生而已,怎么和汪红衣学姐比?”

    高枫呵呵笑道:“说不定他到现在还没看明白这个上联呢,我们已经尝试了不少读音了。”

    黄斌皱眉道:“但是,以我对王潇的了解,这不是他的作风。他哪怕输了,也会光明正大,不会逃跑的,他现在人气这么高,输了就装怂跑了,以后还怎么混?不止丢他自己的人,也丢了学校的面子,肯定会掉粉的。”

    “傻了呗。”

    高枫无所谓地说道。

    他们看到王潇的微博下面也有很多留言。

    “王潇,快出来呀!”

    “人呢?跑了?”

    “要是你也没看懂,认输就是了,承认技不如人这么难吗?”

    “输给水木的高材生,不是很正常吗?”

    “哈哈哈,讲个笑话,川大学生……”

    …………

    这时。

    王潇的微博上突然发出一条信息:“抱歉,刚才有事情,所以耽误了一下。这位同学出的上联的确有些水平。不过,还不到让我认输的难度。”

    “我的下联是,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不知可否工整?”

    他的微博下面瞬间安静了不少。

    发言人数锐减!

    甚至,留言数量没有增加,反而还在减少,因为不少人都删掉了刚才发的嘲讽信息。

    高枫和黄斌几人同时身体一震,急忙看过去,几人都是眼神带着疑惑和震惊。

    “怎么样?他对出来了没有?”

    一个男生急切地问道。

    黄斌摇头,他连上联都暂时没看懂呢,更别说下联了。

    高枫却是满脸沉思:“好像有点意思,文字上,看起来是很工整的,就是看红衣学姐这句话到底要怎么读,不同的读法,也有不一样的意思,要想下联工整,那就要每一种读法都能对上!”

    一个男生惊叹道:“那太难了吧?我感觉线性代数都没这么难。”

    另一个男生:“我还是喜欢看数论,数字不会欺骗我,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

    女生宿舍内。

    几人都是看着王潇的微博。

    短发女子看向王潇的微博信息:“这家伙,竟然离开了?找的借口吧!红衣,他的下联对了没?”

    她们几人都看不懂,自然也不懂下联是什么。

    汪红衣紧皱眉头,看着那一行文字,忽略了王潇前面的说辞,只看着那一行下联:“不知道,看他怎么读。”

    她当即打字发出去一行文字:“我的上联是,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短发女子:“这么读的?”

    汪红衣没回答,对此不置可否!

    另一个宿舍的高枫则是一拍手掌:“果然是这么读的,我刚才就试了试这种读法,这样最能表达意思!”

    黄斌几人都鄙视的看了高枫一眼,这家伙刚才可没说这么读。

    黄斌淡淡地说道:“看王潇怎么说!”

    川大办公室内。

    班导和同事也紧盯着微博页面。

    同事老师也是皱眉:“王潇这是对上了吗?”

    班导摇头:“不知道。”

    因为,他一是看不太懂两个上下联,同时他也看不懂王潇这个学生。

    不过,汪红衣的又发了信息之后,班导说道:“这种读法果然最顺畅,看王潇怎么应对了!”

    王潇的微博下面安静了许多。

    很多人都保持着看戏,先不说话,免得等下被打脸。

    而王潇也是迅速的发出了信息:“我的下联是,浮云涨,常常涨,常涨常消。”

    班导一拍手:“很工整,这是对上了!”

    同事老师也是兴奋的拍了拍手。

    王潇是他们的学生,此刻王潇代表的还是川大,他们也与有荣焉。

    水木的男生宿舍内,高枫也是眼睛一亮:“这么对是可以的,通假字,谐音,多音字,这个王潇这么厉害的吗?”

    黄斌严肃地说道:“我早就说过他不简单了。”

    很多人都在王潇的微博下面开始留言,夸赞王潇了。

    “潇哥牛逼。”

    “依旧不明觉厉,只能跟风说一句,潇哥牛逼!”

    “看不懂的上下联,原来是这么个意思,这两个人的脑子是怎么想出来的?”

    “厉害,厉害!”

    “双星大学在读研究生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别急,看水木那边又来了!”

    很多人急忙看汪红衣的微博信息。

    汪红衣果然又发了一个信息:“我的上联还可以这样,海水朝潮,朝朝潮,朝朝落!”

    短发女子都震惊的竖起大拇指:“还可以这样读?红衣,你到底怎么想出来的?看他怎么说。”

    另一边的高枫兴奋的差点跳起来:“原来如此,玄机在这里,不只是通假字,谐音字,多音字,还有不同的组合,果然是这样!”

    黄斌和其他几个男生也都是兴奋不已,就如他们小时候看武侠小说,看到一个绝世高手施展出了一套炫酷掉渣天的绝世武功打败敌人一样!

    川大办公室内的班导和同事也都是收敛了笑容,眉头再次皱起。

    同事沉声道:“这是耍赖了吧,还能这样变的?”

    班导点头:“事实上,还真的可以这样,所以我说楹联就是文字组合游戏,看似是小道,实际上很深奥,这个汪红衣很不简单呀!”

    他很是赞叹。

    同事大声道:“那王潇不是要输了?”

    班导摇头:“不一定,看他的下联能不能同样组合出一样的下联出来。”

    同事老师刚想说什么,突然看到王潇的微博页面更新了:“出来了,看看。”

    班导也急忙看过去!

    同一时间!

    高枫,黄斌等人。

    汪红衣等女生!

    甚至柳悦,陈晓月等音乐学院的师生。

    以及在附近公寓休息的周一峰,杨姗姗。

    还有温雪和西菲菲等人都在关注着这场王潇和水木高材生的楹联大战。

    这么精彩,还水平极高的文字战争,自从微博开通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

    这不是毫无营养的娱乐课本上,学习诗歌或者是一篇文章前,都会先介绍这个作者的生平以及生活的时代,可以让学生更好的理解作品当中要表达的东西。

    同事老师也无奈说道:“这是有些欺负人了。”

    他们都觉得,王潇可能会拒绝,也代表着隐晦的认输。

    但是,之前楹联大战,王潇已经赢了两场,现在输一场已经无所谓了,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才华思维,也证明了川大的名声!

    所以,两位老师也不着急了,稳坐钓鱼台。

    在一座公寓内!

    西菲菲和温雪这一对闺蜜正窝在沙发上一起刷微博看这场热闹,川大和水木学生之间的较量!

    西菲菲笑道:“这个汪红衣和之前的那个高枫,在楹联上都输给了王潇,现在拿出现代诗了。汪红衣可是很多现代诗歌作品都发表过的,我买过几本杂志上都看到过她的作品,用现代诗歌对王潇,欺负人了!王潇可是没有涉猎过现代诗的。”

    “她的这首诗应该是新作,很不错,我很喜欢!”

    温雪听到西菲菲的话,轻轻皱眉,她对这首诗不是那么喜欢。

    因为。

    她和其他大部分女人不一样,她不觉得女人就应该只负责貌美如花,还要带刺的去找茬欺负男人。

    女人为何不能独立?

    面对自己爱的男人为何就要带刺强势?为何不能分担他的生活压力?

    为何就不能互相独立又紧紧相依?

    温雪低声说道:“王潇已经赢了!楹联赢了两场,就算这首现代诗输了,王潇也三局两胜,赢了水木的学生。”

    西菲菲一想,点头:“嗯,王潇真的厉害。”

    西菲菲刚想用自己的微博给王潇发信息互动。

    而这时候,王潇在微博上发布了信息。

    “这首诗还不错,但是我不喜欢你表达出的爱情观,也不赞同你将女人在爱情里放置的位置。”

    “恰好,我最近和子琪在一起之后,也思考了很多关于爱情的东西,也有些东西想要表达,送给你,也送给所有的女性。”

    “女性的爱情,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把男人比作一株橡树,那么我就姑且代表女性给橡树写一段话!”

    西菲菲看的瞪大了眼睛:“什么意思?王潇也要写一首诗来回应汪红衣吗?”

    温雪俏脸上满是期待:“可能是的。”

    她希望王潇能写出不一样的东西来。

    汪红衣几个女生也都震惊坏了。

    短发女生:“我的天,这个王潇真的不知天高地厚?和红衣你比现代诗?无知者无畏呀,他根本不知道红衣你的名声吧。”

    汪红衣笑而不语,但是眼中的自信以及那种高高在上,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她的确不将王潇的话看在眼里,带着一丝笑意,想着等下可以看个笑话!

    另一个宿舍的高枫和黄斌几人也都是哈哈笑起来。

    高枫:“他也要写现代诗?和红衣学姐比现代诗?这么牛,怎么不上天呢?”

    黄斌也摇头:“可能是膨胀了,刚才楹联上赢了,他觉得自己无敌了。”

    …………

    即便是王潇的班导和同事老师两人也都是摇头无语,觉得王潇这是要丢脸了!

    不过。

    当王潇发出一个标题之后。

    班导和同事两人急忙看了过去。

    温雪和西菲菲也仔细地盯着王潇的微博。

    汪红衣几个女生虽然自信,也对王潇所谓的现代诗提前表示了不屑,不过依旧安静下来看向王潇的微博,看看王潇能发表什么!

    短发女生轻声念道:“致橡树?呵呵,把男人比作橡树?高大挺拔吗?那女人是什么?”

    汪红衣低声道:“安静。”

    几人都不说话了,保持安静地看着王潇发出的文字!

    王潇是一行一行发的,而不是一起发的。

    所以大家都看的很仔细,逐字逐句的看,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文字标点。

    “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源泉,”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阳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语言。”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霜,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霓虹。”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刹那间!

    似乎整个微博都停止了运转。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几乎每一个读完这首现代诗的人。

    不论男女,都有一种心神震撼,激动的想哭的感觉。

    甚至。

    温雪和西菲菲已经流出了眼泪。

    趴在王潇肩膀上的朱子琪也轻轻的抽泣了一下,眼泪滴落在了王潇的肩膀上,双手紧紧搂着王潇的脖子,只想将自己彻底融入王潇的身体,乃至是灵魂之中。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这是什么样的爱情?

    伟大的爱情!

    很多人读着读着都激动的哭了出来。

    而汪红衣本人,也是泪流满脸,双手颤抖,手中紧握的笔记本也掉在了地上,但是却丝毫不管,只是双眼盯着那一行行文字,不断的重复念叨着。

    其他几个女生也都如着魔了一样盯着电脑屏幕。

    过了好一会儿。

    汪红衣双手依旧带着轻微的颤抖,轻轻地的敲动键盘写下三个字:“我输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