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独酌(140)故事里话多的都是反派且都活不久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content>  水面之上,被凝固的水浪呼的摔落下来,碎成无数的水滴,融归于水面之中。  青莲先生唇角弯起,勾出一个胜券在握的笑容来。他的目光转向对面,只见站在那里的少年几乎已经被枝蔓覆盖到完全看不见人形,可仍有无数的枝蔓从青莲的身上长出来,缠绕到那少年身上,密密又层层。  “如果你还留恋这种生而为人的感觉,不妨再多呼吸几口空气,”青莲先生自认风趣道:“吸一口少一口啦……等青莲这具肉身被鬼鱼藻掏空的时候,即便你想再呼吸,也是没得吸的了……你猜这个过程要用多久?”  青莲先生看着被枝蔓覆盖,几乎已经变成了一棵树的少年,摇头笑道:“我知道你回答不了我,就听着好了,我告诉你……”  “你知不知道,一般来说,话多的反派都活不久?”少年的声音突然从层层枝蔓叶片下传了出来,虽然因为被枝叶掩盖的缘故,声音有些发闷,但听起来仍是一如既往的淡然,甚至还带了些漫不经心的懒散。  这种语气成功地激怒了青莲先生,他愤然道:“谁是反派?”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少年的声音略有讶异:“我还以为你一个修为了得的草木该有自知之明的,哪知……咳,原来不管修习了多久,你仍旧是块不开窍的榆木疙瘩。”  青莲先生冷冷道:“我有我的名字,别给我张冠李戴。”  少年轻声笑了笑,道:“看来,你的真身是可以排除榆树的了。”  青莲先生瞪着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少年,忽然也笑了道:“看来,我的真实身份让你多费心思了。”  “不客气。”  “我觉得呢,眼下你与其琢磨我的身份,不如想想自己的遗言。”  “这事儿不急,还早得很呢。”  “切,”青莲先生不以为然道:“你根本无法摆脱我的这些枝蔓,我劝你还是现实点儿吧。”  “你这些枝蔓,”少年仍旧不以为然:“我想要摆脱,那是分分钟的事儿。”  “哦,是吗?”青莲先生嗤之以鼻:“可是你仍然没有摆脱,因为你舍不得伤害我现在这具身体,对不对?”  少年终于叹口气,道:“还是叫你看破了。”  “你这种优柔寡断、瞻前顾后的性子,不管过了多少年,都是没变,我早就看透你了。”青莲先生冷冷道。  少年沉默了片刻,才又开了口,只是声音忽然变得低沉:“我发誓,我一定会把你的身份找出来的……”  “恐怕你已经没有这个时间了。”青莲先生断然道:“阿藻的孢子已经在我手上了,而且,马上就要放进这副躯壳之中……只要它吃饱了,就轮到你了……”他看着枝蔓覆盖下的少年,略带讽刺道:“你为了保护这副躯壳的周全,宁肯被我的分身缠上也不愿意动手,可是没想到,我却会从内里掏空这身体吧?呵,就成全你,给这具身体留个完整的壳,我对你,算是通情达理了吧?”  少年好像没听到青莲先生的讽刺,只慢慢道:“能护这躯壳内外周全的,不是我,是他自己。”  “谁?”青莲先生一愣,却马上明白了少年的意思,遂笑道:“你说这个人牲本来的意识吗?笑话,他早就被我……”  青莲先生声音一滞。很快,他重新又开了口,急急道:“不可能!他的意识早就被我绞杀掉了!而且,孢子已经……啊!”  声音再次顿住,就好像他被人突然掐住了脖子。随即,缠绕在少年身上的枝蔓也像是倒带一般,忽的往后退缩开来,一层又一层地松解开来,缩回了青莲先生的身体之内,完全消失了踪迹,就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很快,少年的身体又重新露了出来。他略微活动活动胳膊,看着对面仿佛被定身了一样的青莲先生,道:“我就说吧,话说太多了没好处。怎么样,被人家正主杀回来了吧?”  他也不管那藏在青莲先生身体里的根脉现在还能不能听到,兀自边说便往前走去:“跟青莲先生相比,你虽然的确有修为有灵息,好像更胜一筹,但是你别忘了,你这是侵占了人家自己的身体,人家保卫自己的领地、反抗侵略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更何况,即便是普通人的意识,你也别小瞧。”  意识也是一种力量。尤其是无比坚定或者执拗的意识,一定要达到某个目的地的,或者想要捍卫什么的意识,那是一种巨大到能搬山填海的勃发之力,绝不在修习所得的真气之下!  真正的青莲先生还在。而且,在自己身体生死存亡的关头,真正的他终于爆发出了孤注一掷的力量,要重新夺回他自己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少年无法深入到青莲身体里,自然也不能亲眼看见他与那根脉是如何抗争的,但是从根脉现在无暇多啰嗦的表现来看,真正的青莲先生应该是给这家伙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以至于根脉把外放的枝蔓都收了回去,集中起真气来对付回归的青莲先生。  还有那鬼鱼藻的孢子。少年抬起手掌,发现深陷进来的须根在很长一段时间的沉寂过后,此时又开始了动作。须根顺着他打开的气脉拼命往里钻着,像是要替什么重要人物提前来打扫道路一般。  现在可以看得出,须根的另一头延伸进入了大潭的深处,两端之间细如发丝的这一截正不安地颤动着,像是有什么东西正使劲儿拉着这救命稻草般的须根,想要拼命从大潭底下钻出来!  看来那鬼祟草木的根脉,不仅收回了枝蔓,他就连他那“阿藻”的孢子也都无暇顾及了。孢子半路上让那根脉扯了过去,要被它拉进青莲的身体里吃大餐。可是这孢子还没来得及张嘴开吃,给它开路的根脉就被真正的青莲给压制甚至驱赶了,这让根脉自顾不暇,自然也就更分不出身来照顾孢子了。  孢子失去了约束,重新取得了它和自己须根的联系,马上又转向了少年这边。这里,本来就是孢子最中意的食物啊!  少年又将真气敛起了几分,这引得那鬼鱼藻的须根在气脉中更加深入,穷追不舍。须根的动作给了孢子很大的信心,这让它以为它要吃的食物那里已经敞开了大门,任它大快朵颐!  鬼鱼藻的孢子更加快了速度,纤细的身体早就摆脱了水下毛根的束缚,尖细的末梢向上冲出水面,此时像是小蛇一般,顺着须根急速盘旋而上,对着少年的掌心,像是钻头一般就要钻了进去!</content>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