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独酌(137)脖子疼了两天不敢扭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content>  江月心努力摆脱了对自己的懊恼和谴责,以流水的无孔不入,深入进去淤泥之下的深处,睁大了他无所不在的眼睛,寻觅着鬼鱼藻孢子的所在。  虽然相对于人,作为水的他几乎是无所不能,可在这一刻,江月心却有些怀念他一直在用的那位女子的身体。也不知道那样脆弱的身体有什么好想念的?  淤泥布满了各种根脉,江月心却很轻松的从分辨出了从青莲先生身生出的那些根。青莲的根,最最细微,宛如毛发一般,一路向着淤泥的最深处潜行。那些毛根有着与众不同的黑暗色泽,即使淤泥还要暗几重。而且,这些根与静静卧在泥的其他根脉不同,它们仿佛是长长的蠕虫一般,在泥里使劲儿钻着,使劲儿挖着,向着只有它们自己知道的目标。  江月心深深吸口气,在淤泥顶出一个不易察觉的气泡。他将自己头脑的胡思乱想撇了出去,只将精神集在那些毛根之。可是,如果这样跟着,只能是被它们牵着走,他现在需要的是抢先一步!  但眼下江月心还有个问题想不明白,孢子明明一开始是依附在醅蚁的碎块的,它是怎样在碎块被粉碎的一瞬间藏身在这深深的潭底淤泥呢?  鬼鱼藻的孢子,江月心是曾见识过的。虽然个头不算大,但那也是圆溜溜的一颗珠子般,如果它所依附的壳被碾成了粉碎,那样圆圆的一颗,怎么会毫无踪迹可寻呢?  除非这鬼鱼藻的孢子极其细微,细微到如粉尘般无法肉眼察觉;又或者,这孢子是可以变形的。  前一种可能,江月心马排除了。因为,哪怕那孢子再细微,对于无孔不入的水来说,都不是问题,再细小,作为水精的江月心也一样能察觉出来。  那么,只能是后一种可能了。  如果这鬼鱼藻的孢子若能变形伪装的话,有点儿麻烦了。谁知道它会变成什么样子?若是变成毛根的样子,要将它与青莲的毛根区分开来,那可难了。  江月心犯愁了。  “需要帮忙吗?”  一个声音蓦的响起,像是在江月心脑回响出来的,又像是融化在淤泥里无处不在的水,四面八方,共化一音。  而且,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亲切,如此的……温暖人心。  温暖江月心最需要温暖的心。  是那少年的声音。  江月心按捺下心喜悦,尽量用平静到有些冰冷的语调,在脑回答他:“开来那些须根还没把你当成肥料啊?竟还有力气做意识沟通?”  “一时半会儿还无妨,但是最终会不会落得成人家肥料的下场,还是取决于你啊。”少年的声音略带些笑意,但仔细听的话,还是能听出一些无法接续的喘息。  江月心不忍心再对他冷言冷语,遂急切道:“我知道找出孢子对我们来说是最要紧的,可是,我十分怀疑那孢子能变形,如此的话,我……”  “无从下手?”少年很是善解人意,道:“这只鬼鱼藻是吃人长大的,养它的那个鬼东西也说了,是照着内丹的标准来培养那孢子的,所以,这孢子能变形幻化,倒真是有可能。”  “那怎么办呢?”江月心有些束手无策了:“如果这孢子真是按着内丹来养育,别说变形,恐怕它都有一定的灵息了……”  “虽然这样,却并不是全无办法。”少年悠悠道。  江月心一听,立马振奋了起来:“你有什么办法?”  “它虽然不知匿为何形,但有一点别忘了,”少年道:“那孢子因为太想进食,所以在在手甩了须根出来。”  江月心一怔。  少年继续说道:“刚才我用剑气,真气流动,那些须根趁虚而入,已经深入了不少……虽然养它的那根脉一厢情愿,想让我做鬼鱼藻的壳而不是点心,但我想这个孢子是已经等不及了……”  “不行!”江月心马明白了那少年的意思,顿时打断了他:“这个办法行不通!”  少年默了一默,道:“这个办法是唯一的办法了。”  “我可以跟着那些根,”江月心急急道:“那根脉从青莲的腿伸出了许多根,一定是去寻那孢子了,我可以跟着那些根找到孢子,没必要用你的性命来冒险!”  “你跟着那些根?”少年笑道:“跟着人家走的话,永远占不到先机。”他竟然一下子揪出了问题的关键。  江月心顿了顿,道:“我只要见机的快……”  “月心,现在的情况有变,”少年道:“鬼鱼藻迟迟未能得到它被许诺的食物,已经越来越失控。在这种情况下,养它的那个草木算有心要将孢子引出放到青莲身,恐怕时间都需要极精细的拿捏,更何况是跟在它们后头还在寻找的你?恐怕,它们不会留给你见机的时间……而且,真正的青莲先生并没有被完全压制,这一点令他身体里的根脉很是恼怒,所以那东西现在有些不管不顾了……”  江月心知道他说的没错。可是,用那少年的命去冒险,江月心实在是不能下这个决心。  因为是在意识沟通,江月心的心所想,根本瞒不过那少年。少年知道他的心意,似乎是无声一笑,又道:“你不必担心我。我这个人命大的很,真的……我在这里跟你发誓,今日事毕,我便与你相伴云游天下,直到你厌倦了为止。”  江月心只觉心有一颗小树,喝饱了水一般,疯狂而兴奋地伸展生长着,生出无数生机勃勃的绿枝,叫人看着忍不住露出痴痴的笑来。  这才与他过了一夜,哪怕这是一个漫长的夜,也还是不够的啊。  “我怎么会厌倦呢?”江月心喃喃道。  “你别嫌我烦好。”少年呵呵笑道。  “我听你的。”江月心道。  “好,”少年敛了笑意,正色道:“我的气脉已经打开了,现在我将收敛真气,那样的话,鬼鱼藻的须根一定会随着深入,只要它们一深入……”  “受须根牵连的孢子,一定会有所动作,我可以见机行事了,是吧?”江月心问道。  “不错,”少年道:“不过,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注意……你必须提防青莲先生。”</content>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