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独酌(131)龟毛且回报可怜的工作值得怯懦者拥有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content>  “月心,别听他的!”少年仰起脸来,对江月心道:“他不会真的毁灭掉孢子的!”  “当然不会,”青莲先生倒是很爽快便承认了:“我辛辛苦苦养成的孢子,怎么可能再亲手毁掉?我能帮你做的,是暂时让孢子转移目标,不叫它吃了你。”  “然后再把吃饱了的鬼鱼藻孢子放进我的身体里?”少年嘴边还带着丝丝血迹,黑暗中映衬着他的脸色愈发的苍白而冰冷:“这种忙,帮或不帮又有什么区别?”  “对你来说当然区别不大,但对于我来说区别可就大了。”青莲先生说的极为坦诚,只是这种坦诚背后藏不住的却是他的傲慢。  他只觉得那少年已经是鬼鱼藻的囊中之物了。而江月心又投鼠忌器,不敢真的跟自己动手。但眼前最关键的问题是,得叫江月心把自己放开,否则,被这水绳束缚着,他什么也做不了。  “你说要帮忙,怎么帮?”出乎少年和青莲先生的意料,江月心却往青莲先生跟前跨了一步,直直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江月心!”少年不由气急:“你不要听他胡说!他只是骗你松开束缚而已!”  “也许吧,”江月心却克制下自己想要去看那少年的冲动,依旧盯着青莲先生,背对着少年对他说:“可我不能再拿你的性命身体冒险了。”  原本,散出到了雾气中的真气水滴反馈出了一些信息,江月心接受到后马上调转灵息跟了过去。谁知那孢子竟然警觉的很,江月心的真气刚刚一动,孢子便立即又缩了回去,不见了踪迹。  江月心想要再找,已是无迹可寻了。而且,此番打草惊蛇,孢子有了警觉,要等着它再有动作,恐怕得有足够的耐心,以及那根脉的配合了。  “我不怕。”即便只能看见江月心的背影,那少年仍似是一眼便看出了水人的顾虑,遂斩钉截铁道:“不就是孢子做了缩头乌龟不敢现身吗?我这就将气脉打开,真气流通,孢子自然会有感觉,它又不傻,到时候……”  到时候孢子会迫不及待地从暗处现身,扑过来大快朵颐的。  “不可!”江月心再也忍不住,猛然转身,伸手抓住了那少年的衣领,怒道:“我不准你这样……这样不爱惜自己……”  少年眼内似有微波转了转,他很快便又笑了,道:“不打紧的,你不用替我担心……”  “哎呀呀,”正在此时,那讨厌的根脉又借着青莲先生开口了:“明明有简单的法子可以用,偏要搞成这样生离死别般的悲戚。咱们这是在谈判呢,又不是上戏台抹脸唱戏!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再给自己加才子佳人的戏码了?”  少年浓眉一竖,正要再说些什么,江月心却拍了拍他的肩,转身走到青莲先生面前,问道:“你准备怎么帮忙?”  “江月心!”少年急了,带了几分不快,道:“我这就解开气脉,当孢子出现的时候,你只要把握好时机,就可以把那鬼东西擒获,根本用不着让他插手!”  “如果我把握不好时机呢?”江月心扭头斜了那少年一眼,道:“我说过了的,我不会拿你的命来冒险!”  看样子是谈不拢了。少年咬咬牙,发狠道:“好,我自己来,不用你来帮忙,更不用那个家伙来帮忙……”说着,少年真气运转,就要冲开臂上暂时闭合的气脉。  江月心岂能让他如此冒险行事?不等那少年说完,这水人回手便是一道水波射出,正中少年腹部的气海。  以江月心这些年集聚增长的灵息而言,完全与那少年的修为旗鼓相当,甚至因为水人的灵息更接近于天地自然之气,单论真气的话,他比那少年还要略胜一筹。  因此,这一道颇有力度的水波击出,而且瞄准的还是周身真气集散的关键穴位,登时便让那压根没有防备的少年气息为之一滞。别说打开臂上气脉,就连他的整个身体一时都无法动弹了!  “你……”少年气急,却因为气滞,连话都无法利落讲出。当下,那少年只得按捺下满腔怒气,潜心静气,准备自己解开气海上的阻滞。  可就算以他的修为,这也是需要些时间的。  江月心算是解除了“后顾之忧”,这才又瞪向青莲先生,道:“快说,你怎么帮忙?”  “我说过了,鬼鱼藻还没吃饱就被你们给打断了生长过程,现在的它很饿,所以只能饥不择食,想要吃掉他,”青莲先生越过江月心的肩头,往少年那边瞅了一眼,才道:“当然,以他的资质和真气,只是当点心塞了鬼鱼藻肚子,太过可惜。所以,我的办法就是……”  说着,青莲先生刻意顿了顿,方道:“给阿藻找点填肚子的,孢子自然会暂时放开这小子的。”  江月心当然将青莲口中的“暂时”二字听的清清楚楚的。只是,眼下如果想叫少年避开孢子的寄生,同时又要让孢子现形的话,似乎除了青莲的这个提议,别无他法。  江月心暗自握了握从指尖延伸到青莲先生身上的水绳,他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很有把握在孢子出现的一瞬间将孢子连同青莲一并拿下的。  想到这里,江月心不再犹疑,只盯紧了青莲先生道:“按你的喂养方式,填肚子的,应该还是人喽?”  青莲先生点点头:“不错。我和阿藻今日再次碰头,本就是为了进食,若不是……”  “少废话!”江月心不客气地打断了他,道:“眼下就咱们几个活人,你想让鬼鱼藻吃谁?”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青莲先生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道:“阿藻的饮食一直由当地人供奉人牲,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你的意思是……”江月心眉头不自知地皱了皱。  “我的意思很明白了啊,”青莲先生又是僵硬一笑,低了低头,道:“就是这具皮囊啊。”  青莲先生。  真正的青莲先生,这一夜前来,本就是代替原本的定好的人,当作人牲来的。  “可是,你……你现在不是正在这副躯壳中吗?”江月心看向青莲先生的眼睛。不知是不是真正的青莲先生被根脉控制时间长了,已经变得太过虚弱,江月心在这双眼睛里,没有看到任何的恐惧或惊慌。  平静一如他们刚刚到来时的大潭,静到宛如凝滞,静到……  死寂。</content>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