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独酌(130)跟人吵架时自己得稳住不要动气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content>  “怎样才成熟……”青莲先生依旧在笑着,只是那笑容里压根没有多少笑意:“还差一个人……只要再吃一个人,它才会到换壳的时机,所以,你现在还不能让孢子进来。”  少年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他摇摇头,苦笑道:“我还以为真的喜欢我,才想阻止你的怪宠物那我当壳呢,感情你只是控制欲太强,只想让我做壳,却不愿意让我当食儿?看来我是自作多情喽。”  青莲先生脸上的表情很冷:“你这一身的真气,只是当成血食填了鬼鱼藻的肚子,岂不可惜?”  少年歪了头,道:“就算是当零食塞了你那阿藻的牙缝,我的真气一样是会进它的孢子存着没跑的啊!你养它如此巨大而妖异,难道不就是为了它那个真气充沛的孢子吗?”  “我是想要真气没错,但孢子里的真气,远远不够。”青莲先生冷笑道:“所以我才要你当成孢子的壳,让我需要的真气能源源不断地供给于我。”  “什么意思?我好像没听太明白。”少年摆出一副认真求教的样子来,看着青莲先生:“你都把我说糊涂了,为什么用我做壳,真气就可以源源不断?那个时候我都已经被你可爱的阿藻掏空了,根本无法修习,哪来的源源不断呢?我劝你别太贪心,让它吃一顿也就够了。”  青莲先生看着少年,默了半晌,忽然发出一连串的笑声来,笑声阴冷而刺耳,像是被攥住了脖子的鸡:“呵呵呵,看来你还是不信我是你的旧相识啊……不错,普通的修习者是不能源源不断地供给真气,但你却是个不同寻常的存在……月圆之夜,对于你来说始终是个困扰吧?”  少年脸色一变:“你究竟是谁?”  青莲先生却不理他,只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所以,你不如成为我的阿藻的壳,既能让我得到我想要的无穷尽的真气,又可以让你从那种无法忍受却不得不受的折磨里解脱出来,何乐而不为?而且……”  青莲先生终于正视着那少年,只是眼睛里的眼珠却好像被人抠了,只剩下惨白的眼白:“你这副皮囊,保存的这样好,没有一丝的衰老,又格外的招人喜欢,这让我怎么舍得毁掉?做阿藻的壳吧,陪在我身边,就像你陪着萧……”  “住口!”少年额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带着无限的厌弃,以及一丝无法遮掩的恐惧,对那青莲先生喝道:“你是谁?说!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他几近失控的吼声,让追踪着雾气中孢子动静的江月心也无法不分心。水人有些吃惊的看着少年,无法相信总是云淡风轻的他也会有这样激动的时候。  他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往?“萧”对于他来说,是个怎样的记忆存在?  面对少年抓狂般的追问,青莲先生反而愈发的稳了起来,就像是那位坐在小舟的船头,等待鱼儿上钩的渔翁,带着股子胸有成竹的无所谓,朗声道:“抱月长终,悲风遗响!”  “你怎么会……你是……如何……怎么可能……不应……”少年之前虽有些抓狂,但总算还是在正常反应中的。可不知怎的,青莲先生这两句话一出口,这少年却仿佛心神大乱一般,语无伦次起来,就连脸色也变得刷白。  他这样心神不宁,周身真气又如何能守常循行?更何况他为了抵挡须根深入,还自闭了部分气脉。他的真气登时变得紊乱了起来,在他体内气脉左冲右突,上下乱窜,乱了章法,竟有些真气冲出了气脉,泄到体内脏器之上,血脉激荡,一时叫那少年胸口烦恶,忍耐不住,竟“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来!  “你干了什么!”江月心又惊又怒,真气运至指尖,顺着水线倏地传到青莲先生身上,使出了“涸泽”之术,怒道:“你给我老实点儿!少耍花招!”  青莲先生身子微微一颤,却转头对江月心笑道:“我在你们的控制下,如何耍花招?倒是你,有什么招数尽管招呼过来,反正这个被酒泡朽了的身体还能替我扛上一时半会儿的。而且……”  说着,青莲先生好像故意挑衅似的,下巴略微仰起,恢复了正常的眼睛,眼皮略垂着,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道:“而且,我劝你集中精神在你放出去的水雾上,不然可跟不上我的阿藻的脚步啊!”  他这算什么态度!江月心被气的浑身发抖,明明自己才是控制了他行动甚至身家性命的人,可是现在却要听他一个阶下囚的指指点点!  更令这水人无法忍受的是,他不得不承认,青莲先生说的话,竟很有道理!眼下那少年心智大乱,气行紊乱,根本无法指望他能尽力抵挡鬼鱼藻须根的刺探。所以自己必须尽快找到鬼鱼藻的孢子,不然,那孢子一定会趁虚而入,占据少年的身体的!  江月心的手有些抖。他现在根本无法集中精神继续追踪孢子的踪迹。无法集中精神是因为他太害怕。他并不是害怕鬼鱼藻,也不怕那个耍弄了他数次的草木之属的根脉,更不会顾忌真正的青莲先生的死活。他唯一害怕的,只是那少年。  害怕着他的害怕,和无处躲藏的软弱。  害怕他就此投降,沦为行尸走肉,成为被鬼鱼藻的,或者那根脉的傀儡木偶。  更害怕他成为自己将自己囚禁起来的死囚,往后的时光只是等待死刑的执行。  其实,江月心也说不清,那种害怕和担心从何而起,从何而生。他只是看着眼前的少年,只觉得他脆弱的像一株孤单的风中芦苇,像一根精细易折却偏偏从山巅被抛下深渊的玉簪,彷徨无助,想护着他,却又发现自己只能忍着心痛袖手旁观。  “如果连你都乱了方寸,他还有救吗?还是说,你已经想投靠我了?”  一句满满都是轻蔑语气的讥诮将江月心拉回了现实。让江月心气上加气的是,说这话的人,还是自己仇恨的那个所谓的青莲。  而控制了青莲先生的根脉却好像压根看不见江月心的怒目而视,仍旧皮笑肉不笑道:“想必刚才我跟他说的话你已经听到了,怎么样,用不用我助你一臂之力?”</content>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