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独酌(127)中二的忧郁其实就是本性的不自觉呈现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content>  少年为了保护青莲先生,用自己的手挡开了鬼鱼藻,他这样做本来也算是不知内情的烂好人,可听他适才所言,江月心才知道,这少年原来是知道鬼鱼藻就是怪物的!  明明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还要往上硬撞!他就不怕被鬼鱼藻的须根给缠上寄生了吗?想到这里,江月心是气不打一处来:“你知道这是什么还要逞强!你觉得你体质特殊鬼鱼藻不会寄生到你身上吗?”  “我……”  少年刚说一个字,江月心便立马打断了他,气冲冲道:“你什么你!是你叫我去搞定怪物,所以这个怪物由我负责,轮不到你来这儿出头!”说着,江月心将水线用力收回,想要借力将那些刺进少年掌心的须根拉出来。  “这样做没用的。”青莲先生在一旁多了一嘴。他话音刚落,那些细若发丝的须根不耐水线拉扯之力,骤然断了数根。然而,绷断的须根并没有像众人想象中的那样无力垂下,耷拉到地上失去了活力,反而,几乎就在断开的同时,断裂的两端迅速分出枝杈,就近与旁边的须根融合在了一起,看上去,似乎刺进少年掌中的须根不少反多,竟由原来互相独立的数根,融成了眼下密密的一片网!  江月心迅速将眼睛朝青莲先生瞪了过去,道:“你搞的鬼!”  青莲先生很无辜地摊了摊手,道:“真不关我什么事,那只是阿藻的本能而已。”  “那还不是你养出来的怪物!别想撇干净自己!”江月心横眉立目,面色不善,显见的想要对青莲先生动手了。  青莲先生似乎被江月心的气势给吓到了,眼睛里满是惊恐之意,可他的脸上去生硬地拗出一个笑容来,道:“别呀,我其实也是想帮你……哦不,应该说是帮他的。”说着,他向少年那边摆了摆头。  江月心知道现在的青莲先生是被根脉控制了的,因此听了他这话不由冷笑道:“你想帮他?这种鬼话谁信?”  “我是真心话……”青莲先生看起来很委屈。  “对,别听他的,”少年急忙插话道:“月心,你听我说,这几条细丝我还能应付,暂时不急把它们扯出去……而且,我想要将它们扯出去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当然不容易!你多明白啊!”江月心又急又气,忍不住直跺脚:“可是就是因为不好去除,才要赶紧采取措施啊!不然的话……”  “不然会被寄生?”少年轻轻晃晃头,将额头滚落脸颊的汗珠甩了出去,仍微笑了道:“我要的就是这个啊!”  “你莫不是已经被寄生了,才会说这胡话?”江月心愈加紧张了起来。  “让我帮忙行吗?”青莲先生忍不住又要挤过来:“我说了,你们都误会我了,我不是……”  “你闭嘴!”  江月心和那少年异口同声,倒是唬了青莲一跳。江月心更是一抬手臂,一道粗绳般的水流激出,如蟒蛇一般,倏地缠上了青莲先生的身体。江月心示威似的将手举高了,好叫青莲先生看见自己的手指与那道道“水绳”连接一体,道:“你老实点儿!否则我还对你用‘涸泽’之术!”江月心也看出来了,这个控制了真正青莲先生的草木之怪,很是害怕“涸泽”这一招,用此术来对付这草木应该是能起效的。虽然江月心现在马上就能用出“涸泽”之术抽干了那成了精的草木,但是少年说过了,青莲先生现在还有自己的意识,所以暂时不宜轻举妄动,只得以恐吓为先。  这一招倒是挺灵,青莲先生立时便闭了嘴。  看见江月心扭回头来,少年不等他开口,急忙道:“月心,你先听我说……目前我闭上了双臂的气脉,所以这些须根一时还无法深入进来……”  “可它们既然进了你的血肉,就一定会想办法占据你的身体的!”江月心才忍不住道:“而且你闭上气脉也不是能坚持多久的事情……”  “听我说!”少年提高了声音,略略盖过了江月心激动的声音,方道:“你看,这些细丝只是须根,是鬼鱼藻的根,但是真正的鬼鱼藻,确切的说,是鬼鱼藻的孢子,在哪里呢?”说着,他往一旁粉末碎屑飞扬的空中瞥了一眼,道:“至少,直到现在我也没发现。我相信,你也没有发现,对不对?”  江月心点了点头,又道:“鬼鱼藻能不断重生重组的核心就是它的孢子,我也一直在寻找,刚才我将它重组的那一团分裂后,只有一块裂片能够在短时间内再组,并且朝着你们飞了过来……”  “所以,孢子就藏在那一团中,被我击碎的那一团,对吗?”少年眯了眯眼睛,并不等江月心回答,仍自顾自往下说道:“不管鬼鱼藻长成多大的体形,它那孢子始终还是原初的大小模样。你见过鬼鱼藻的孢子吗?”  “见过是见过,可我刚才在那些碎片中都已经查验过了,根本就没有发现。而且……”江月心皱了眉道:“孢子还是原本的大小?你怎么知道的?”  “阿藻的主子自己说的。”少年淡淡道,眼睛却看向了被自己击碎的那一团碎片的方向,那里,因为受到真气冲击而盘旋着的粉尘碎屑渐渐已经尘埃落定,并不见有新的一团聚合起来。  逐渐清晰起来的那一边,也是少年手上须根的来处。只是,夜色太沉,须根太细,竟看不出延伸出去的须根到了何方。江月心顺着少年的目光看过去,咬了咬嘴唇,道:“既然这里还有须根,那我就顺藤摸瓜,看看这些根到底通到什么地方?我想那里一定就是鬼鱼藻孢子的藏身之地了!”  “顺藤摸瓜也不错,”少年收回目光,却又放在了江月心脸上,淡淡笑着,道:“只不过太费时间,咱们恐怕耗不起啊。”  江月心如何不知这个道理?那鬼鱼藻的孢子他是见过的,端的是机灵狡诈,很会躲藏的。而且它生出的这些须根,长度无限,又互相交织成网,一条条排查下去,哪里有个头?  可是眼下,还有别的方法吗?</content>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