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独酌(126)无论成功与否请尊重逆流而上的倔强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content>  江月心终于发现大潭里似乎打不死、撕不烂的怪物,其实是被放大的鬼鱼藻。因此,只要鬼鱼藻的那颗孢子还在,它能一次又一次地重生、重组。  可孢子在哪里?  江月心不确定。但他知道,孢子一定被鬼鱼藻藏在它所依存的躯壳里,在那些须根缠绕的最深处!  也是说,孢子一定是在眼下还在不断成形、不断扩展的团子里,在那个团子里没有被注意到的某个角落、某个缝隙里!  如果是这样的话,怪物鬼鱼藻的孢子,显然没有同它的躯壳一道变大,甚至,有可能更小?  无论是怎样的,都需要再次深入进那旋转增大的团子间,去寻找到孢子!  江月心长长吸口气,再一次化身为水流,分身无数条,从细小到几乎无法察觉的空隙刺探进去,于那些愈加浓密的须根团块间兜兜转转,寻寻觅觅。  可是,仍未等他寻到孢子踪迹,那些飞速生长的须根便警觉了起来。鬼鱼藻的须根也许无法看见江月心作为一个实体的存在,但它们绝对能感知的到,有什么异物闯进了它的躯壳!  碎屑刚刚形成组成了一层没什么特型但绝对够坚硬的外壳,须根们原本紧紧贴在这层外壳的内里,此时忽然齐齐竖了起来,只留下少许倒刺勾住外壳留下支撑点,更多的须根像是从平躺变为了站姿,近扭结成粗壮有力的一条条,或者拧成弯曲怪异的姿势,往团子内的水流击打而去。  须根有质,水流无形。可鬼鱼藻的这些须根却极为特殊,它们纠缠在一起,靠合力爆发出极强的冲劲儿,像是炮弹长鞭一样,流击水三千里!更异的是,拧在一起的须根在碰到水流的刹那,须根末端竟会在一瞬间散开来,恢复成无数细细的须毛,简直像是一把柔带刚的拂尘,叫那无形无质的水流偏又无所逃遁,尽数被须根击、驱赶着,往团子外壁的孔隙外挤去。  江月心又惊又怒。惊的是没想到这些须根竟然会使出这样的招数来,这可是普通的鬼鱼藻不曾有过的。看来这吃鱼长出来的,和吃人生出来的东西,果然有些差别!  不过,惊讶归惊讶,江月心最主要的情绪还是恼怒。他自诩水之精灵,在水江河湖海那是绝对要占了霸主地位的,怎能容得这些腌臜鬼祟撒野欺负到自己头呢!  再加之前在大潭边被那黑衣人狠狠晃点了一番,江月心在心里窝的火始终没能发个痛快,此时又被须根这样连揍带赶的,水人心怒意升腾到了极点,简直瞬间便要爆了。  江月心猛然将水流一收,将万千细流复归一体,凝成一颗拳头大的水球,在球心运起真气,立即从水球各个面长出无数冰锥似的长刺来,趁着须根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骤然刺穿这鬼鱼藻刚刚形成的外壳。  水之尖刺所位置极其精准,处处都对准了须根依附外壳的地方,简直像是将须根钉在了它自己造成的壳,顿时令那些须根动弹不得!  水刺像是刺到了须根的痛处,顿时拼命挣扎扭曲了起来,竟还发出一阵阵的难听的嘶叫。江月心很是怀疑大潭怪物刚刚露出头时的那牛鸣般的嚎叫,也是出于这些太过有精神的须根。  但眼下江月心才没有品评怪物歌声的闲情逸致,趁着须根受创还没缓过来,江月心运转水之气息,将气息凝结之水球忽的暴涨数倍,水球突起的尖刺亦随之粗长了起来,登时将鬼鱼藻好不容易结起的外壳撑开了数道裂隙。  裂隙迅速蔓延,令那些碎屑尘末吸附而来的外壳遍布龟裂之纹。江月心暗自再猛一发力,“啪”的一声脆响,壳子再度四分五裂!  这一次江月心学乖了,没有再不分青红皂白的将鬼鱼藻扯成一堆碎片。毕竟,孢子还没找到呢,要是再给粉碎一次,说不定那孢子还是会趁乱掩藏踪迹,反倒不好办。  鬼鱼藻辛辛苦苦吸附修补得来的壳子顿时四分五裂,江月心立马收回尖刺,不动声色的在旁观瞧着。只见随着壳子的分裂,鬼鱼藻的须根亦被分成了不同的部分,打着转往下跌去。但那些须根显然并没有死,而且还很不死心的不停往空拼命伸展着,想要与其他部分的须根连续接。  江月心拼命抑制着想要冲去把这些须根一把扯断的冲动,在一旁冷眼旁观。须根只是鬼鱼藻的根,若是在撕裂之后之所以还能动,多半是因为它们需要保护的孢子还在与它们保持着某种程度的联系。  所以,看出须根朝向、集的方向,找到了孢子所在的位置!  不出江月心所料,只见须根胡乱摆动了片刻,很快便有了头绪,无论是分裂掉到哪一块碎片的须根,全都拉长了自己的长度,朝着距离江月心不远的一块碎片伸去,像是对着它们所崇拜的神祇伸出手来顶礼膜拜。  而这一块被追捧的碎片,也先于其他的碎块,已经又开始吸附碎屑的过程,眨眼间,碎片便又成了小小的一团,旋转着,增大着。  孢子,一定在这里头!  意识到这一点,江月心不及化为人形,仍以一道水流飞过,细细密密缠那小小的一团之,骤然收紧,想要将它连外壳须根带藏着的孢子一并绞碎!  哪知这被人牲喂大的鬼鱼藻,可不似寻常鬼鱼藻那般不堪一击。江月心刚刚发力,那小小的一团竟然滑不留手的,嗖的脱出围剿,也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力气,竟往外飞了去!  江月心岂能此放过它?当下便将水流激出更长更远,继续追那一小团,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托着长长尾巴的彗星,从高空滑落下来。  而这颗“彗星”像是长了眼睛,不偏不倚,正冲着站立潭水边的少年和青莲先生而去了。江月心看了替他们焦急,这才急忙转化人形,出言警告。  哪知这少年竟然不听人劝,不让他碰他偏要凑去“接球”,结果,那藏着孢子的一小球立马从里头伸出了须根,扎进了少年手掌之!  鬼鱼藻要生,必须寄生于活物体内,刚才在大潭之内,它身边是没有其他的活物,只能将碎掉的醅蚁躯壳重新组装起来凑合着用。后来少年虽然到了近前,但它一时半会儿没占便宜便被轰成了碎末。再后来江月心也到了鬼鱼藻跟前,但他一直本性为水并非活物,是以鬼鱼藻也无法寄生于他的身。  可此时不一样了。那少年是活生生的血肉之躯,鬼鱼藻遇,那简直像是老鼠掉进了白米缸,此时不寄生又更待何时?</content>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