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独酌(125)为了打折凑单耗掉一上午的时间真是傻透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content>  “你误会了。”  这一句话,竟然是由两个人异口同声说出来的。  江月心颇有些意外的,在那少年和青莲先生脸来回看着,道:“你们……这么有默契?”  “这不巧了吗不是?”少年轻轻一笑,对江月心道:“我说误会了,是因为此青莲非彼青莲,不想让你误会他……”  江月心兀自迷惑不解:“什么叫非此即彼?他若不是那个青莲先生,又该是谁?”  “那根脉狡猾的很,此时已经钻进了青莲先生的身体里!”那少年懊恼道:“都怪我考虑不周……”  原来是这样。江月心再看青莲先生的目光随即变得有些不同了:“如果这家伙不是青莲而是那条鬼祟根脉,他会在背后袭击你一事倒是可以解释的通了。不过,既然这青莲不是那青莲,我也无需对他客气了!”  说着,江月心已将一团水气凝在指尖,要对着青莲先生射出!  “别!”  再一次,青莲先生和那少年异口同声。  江月心暂时让那已经蕴出寒光的水气暂且旋在指,皱眉看向那少年,道:“我知道你不忍……可是,他既然已经被根脉附体了,也只能落得黑衣人的下场,还不如我现在结果了他,让青莲也少受些活罪!”  “不可,不可……”少年摇摇头,正要再说什么,面忽然现出痛苦的表情,不自主地弯了腰。他抬起在胸前的双臂屈起,此时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少年双手掌心朝,江月心一眼便看去,他手心里的那些黑点愈发的清晰了,而与黑点相连续的细丝,也不知是不是出于心理因素,江月心只觉得刚才要更加粗硬了一些。  江月心不由一阵心疼,一时也顾不得青莲先生,只急忙走前,将已经旋在指尖多时的水气轻轻一拉,抽成条条蚕丝一般,倏然缠绕在那少年掌心的粗硬须丝之,道:“都叫你不要碰了,你偏不听!”说着,江月心横了青莲先生一眼,愤愤道:“你明知他已经不是那个青莲了,为什么还要帮他去挡?”  “青莲先生是被根脉附体了,但他现在仍旧还有自己的意识,也是说,还有救……现在还不能放弃他……”少年将些许真气运至双臂肘弯,阻塞了小臂的气脉,暂时将那些拼命想要往他身体气脉钻营的须丝挡在了肘以下。  所谓堵不如疏,这样做虽然可以抵挡一阵子,但是能阻挡多久可不好说了。气脉以通为要,即使是小臂这一小截被阻塞,也会影响全身的真气循行。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可即便如此,那少年仍旧没打算这将须丝清理出去。甚至他对于江月心此时缠绕来的水之细线,还略微皱了皱眉,道:“月心,先不用……”  江月心狠狠瞪他一眼,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寄生在醅蚁的怪物!你居然说不用理它?”  “确切的说,是怪物的须根。”少年略略喘口气,道:“是鬼鱼藻的须根。”  江月心一脸的难以置信:“你都已经知道了?”  在石壁分配了任务后,这水人很是听话的去了大潭里。被爆裂粉碎后的醅蚁较之于之前那一次碎裂更加的彻底,几乎已经成了粉尘。然而,无论是在飘撒的到处都是粉末尘埃,还是在正迅速团起重塑的球旋之,江月心依然是找不到任何怪物的踪迹。  可江月心知道怪物一定是还在的。否则怎么会再次重组成型呢?既然如此,怪物的蛛丝马迹很可能隐在那一团快速旋转并壮大的旋球之!  有了次的教训,江月心这一次没用来便将那东西撕成碎片,而是很小心的从自己的真气之分出些许,化为极细小的水雾,不着痕迹的从那一团粉尘无法用眼睛分辨出的缝隙里深入进去,进入到正在重新成型的“怪物”的核心。  于如此细微之处,果然有无法预料的真相。江月心透过自己真气所化的水雾所观察到的景象,不由令他大吃一惊!只见在那不断胀大的一团,在组成并不断吸附而来的粉尘碎屑,竟然附着着无数微之又微的须毛根脉!  怪不得那少年始终找不着怪物的踪迹呢!它这般的微小,头发丝还要细小了百千倍,好像人身里分布无数的最末端的毛细血管,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却又几乎无迹可寻!若不是江月心此番深入到正在成形的怪物内部,这一次也是一样无法察觉的!  借助真气所化的水雾,江月心相当于自己钻进了那正在重塑的怪物体内,虽然不容易,但他还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些将粉尘碎屑归拢组织在一起的须毛。随着尘屑集合的越来越多,那无数的须毛也逐渐明晰起来,有一些融合在一起,形成了较为纤长的模样,而且颜色渐渐化为沉郁的黑色,一如那少年之前在江月心头发摘下来的须根。  竟然真是这怪物的须根!江月心按捺下心惊疑,继续探查。只见这些须根都集在这一团的核心,只向外围略略露出一点点的末梢尖端,只为吸收粉尘碎屑回来便于它们重组,难怪这般的不易被人发现呢!随着尘屑的团子越滚越大,江月心也发现,那些须根越来越眼熟。再仔细辨别的话,还能看出来这些须根都生满了密密麻麻的倒刺小勾,牢牢抓附着那些重聚碎屑而得的外壳。  那不正是鬼鱼藻的须根吗?当初那条被鬼鱼藻迅速寄生的鱼肚内的,那团团蜷起的,细密到令人作呕的须根,江月心至今历历在目。  江月心倒吸一口凉气,急忙将真气所化的水雾从那团子里撤了出来。鬼鱼藻隐藏在根须的那股邪劲儿他可是领教过,更何况眼前的这个还是寻常鬼鱼藻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  退出来是退出来了,可江月心明白,他的任务不是找出怪物的名号,而是要将这怪物绞杀掉!他记得,鬼鱼藻在被摧毁之后,能快速重生,靠的是它藏在须根深处的孢子,那颗像是眼珠子般的东西,于普通鬼鱼藻不过寻常珍珠大小,而在如此巨大的怪物体内,是不是应该更大一些呢?  可江月心在那正旋转成形的团子里,看见了渐渐繁盛起来的须根,却压根没发现它作为生命延续的孢子!</content>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