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封国公(上)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赵云领兵返回邺县的时候,皇甫超博也在陷阵营和铁壁营的护卫下返回了洛阳城。回到洛阳的第一件事,皇甫超博便是派人将田丰、荀攸和徐庶三人招来,他要尽快将官员和将领的任命落实下来,否则后面的事情就不好开展了。

    得到皇甫超博回来并且招见自己的消息后,三人很快就来到了侯府内。

    “下官拜见侯爷!”三人一进门便躬身行礼道;

    “不必多礼,请坐吧!”皇甫超博一挥手,向三人道:“战事已经结束了,原来以为能够速胜,但是在昌邑之战后,本将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天下英雄,既然不能够速胜,那么就稳打稳扎,一步步来吧。”

    听了皇甫超博的话,三人都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特别是田丰,整个征东军的内政事务都压在他的身上,虽然如今已经有了荀攸帮手,但是毕竟年龄有这么大,数十万大军的出征,后勤方面可不是说着玩的,更何况还有八郡一百多个城池的内政事务需要处理。

    看着田丰的满头银丝,皇甫超博突然想到,如果郭嘉的那个建议可行的话,司州刺史却是可以交给这个老头,司州是自己起家之地,三面临敌,内政方面确实要交给一个可靠之人。豫州的话,孔伷还能够应付几年,倒是兖州这块交给谁还是个问题。

    关于兖州的问题,皇甫超博想着,要不还是交给孔融吧,要知道当初孔在北海做得还是不错的,否则管亥的青州黄巾也不会盯上北海国了,只是军事方面确实差了点,但是这个却不是问题。征东军的军政分离,无论是战兵还是守兵都归征东将军府统一管理,守兵虽然刺史府也有一定的管辖权利,但是战时是统一归属战兵营将领管理了。

    不过,还是需要处理好眼前的事情再说,皇甫超博收回思绪,向三人道:“本侯在昌邑时已经草拟出一份最新的官员和将领的任命方案,这一次招集汝等过来,就是想让你们看看,确认一下,看是否还有遗露的地方。”

    说着,皇甫超博下令史阿将早已经准备好的任命名单递到三人手中,三人都明白,这件事情上他们并不好插手,皇甫超博交这个让他们确认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查露补缺,所以在接在后三人都仔细的看了一遍,不过,他们确实没有发现有什么遗露的地方,所以很快就将名单递还给了史阿。

    皇甫超博见三人没有需要更改的地方,于是向荀攸道:“既然如此,就麻烦公达将其撰写出来,待本将用印后,便以最快速度发放下来,此事不安排好,后续的工作都不好开展呀,特别是兵力方面不尽快妥当,若是有哪里诸侯攻过来的话,就会有些措手不及了。”

    荀攸起身领命,马上快步走到案几前面,铺好纸张,迅速将皇甫超博任命的名单写好,然后交给皇甫超博,皇甫超博又仔细核对一遍确认无误后,便在上面盖上自己征东将军的印玺,然后交给史阿道:“让下面撰抄出来,迅速发到每个郡县去,用最快的速度发布下去。青州那边,马上传鸽信让徐荣安排好两城的防御,然后尽快赶回来上任。”

    “诺!”史阿接过命令,领命转身离开了议事厅。

    待史阿离开后,皇甫超博道:“还有一事,奉孝曾的提议征东军治下设三州,置三州刺史,分管各州政务,然本将认为此事需要从长计议,如今吾虽然为征东将军、闻喜县侯,然分州置官,却是。。。”

    几个人都知道皇甫超博的意思,名不正,则言不顺,以自家主公目前的情况而主,虽然成为了诸侯,可以裁置郡县,但是对于更为高一级的州治,却是没有分置的权利的。

    不过,分置与不分置却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比如说兖州诸郡的陈留、济阴和山阳诸郡,虽然如今归属征东军管理,但是其税赋方面,该上交给州里面的一部分还是雷打不动的落入到了曹操的口袋中。可是,如果皇甫超博能够重置州治,那么这一部分的税赋就会进入征东军的口袋了。

    只是这个确实是一个问题,如果不能取得合法的权利的话,即便是按郭嘉所说的重置州治,那也只能解决一些管理方面的问题,税赋问题依然无法解决,对于这个三人都没有办法解决,最后皇甫超博不得不决定暂时将这个问题先放下。

    皇甫超博不知道的是,有人正在竭尽全力的为他解决麻烦。

    长安城内,大司马池阳侯李傕府中,李傕正在设宴招待自己麾下一干将领,其实说是麾下的一干将领,其余基本上都是他自己的亲戚,像儿子、兄弟、侄儿、外甥等等,其他外姓将领几乎没有,说到底就是一家人。

    如今的李傕虽然没有能够力压郭汜,两人却也没有发生多少冲突,可以说基本上是相安无事。

    酒到酣时,胡封突然说道:“舅父,据说征东军已经攻下了曹操军的数郡,再加上豫州孔伷已经公开归附征东军,如今皇甫超博已经拥有两司州和豫州两州之地,如果再加上兖州和扬州的几郡的话,如今已经成为了天下第一大势力了,如此是否会对我们不利呀。”

    李傕晒笑一声,道:“天下第一大势力又如何?如今天子在我们手中,再加上潼关天险,吾等又有何俱?”

    略一沉思,李傕摸了摸自己下颌的满腮虬髯,道:“不过,虽然不惧,但给他添点麻烦倒也不错。而且,按朝廷规定,异人领地超过两州之地的话,应该是能够封公,嘿嘿,借着他这个由头,倒也正好给某弄个国公的位子坐坐。”

    李傕的话让厅中的李氏众人都是一惊,大厅之内这片哗然,封国公,真的可以吗?

    李傕的儿子李式好不容易让厅中安静下来,站起身来结结巴巴的向李傕问道:“父亲,真的。。。真的可以封公吗?”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