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2章 终极与更终极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帝乾周身,伟力冲天,祖威澎湃。

    从他体内飞出一道透明的虚影,而他的身体却在消散。

    在身体彻底消散的一刹那,他的虚影重新凝实,化为真身。

    帝乾正式晋升不死不灭,登临至尊。

    帝乾身后的帝极虚影对着帝乾微微一笑,望向方运,身形缓缓消散。

    方运看着帝极的虚影,仿佛回到了当年与帝极最初见面的那一刻。

    直到这时,方运才确定,帝极看不到百万年后的一切,但是,帝极想象到了一切。

    “可是,如果你想错了呢?”镇狱邪龙道。

    “皇天之后,一定有更强大的存在,不会错。”方运道。

    “我是说如果,如果万一皇天就是最强大的存在,和你的想象不一样,你怎么办?”镇狱邪龙问。

    “斩掉皇天。”方运淡然道。

    众祖众圣皆是身体一震。

    方运的回答重点不是斩掉皇天,而是完成想象。

    那已经不是想象,甚至不是理想。

    方运要创造新的现实。

    镇狱邪龙喃喃自语道:“我好像明白了什么,我只要无限接近‘终极’,我就可以无惧皇天。”

    “你没明白。”方运道。

    “为什么?”镇狱邪龙疑惑不解。

    “你口中的那个‘终极’,是你的另一个‘皇天’。”

    “啊?我有点能明白你的意思了,就是终极之后还有终极。可是,什么时候是结束啊?”

    方运反问:“为什么一定要结束?为什么一定要为自己树立一座皇天呢?为什么只追寻终极,而不去追寻更终极?”

    “我能听明白,但是我不懂。可是……”镇狱邪龙突然灵机一动,又道,“大哥,你别以为我没读过书。我可是巅峰圣祖,破封而出后,我祖念一扫,便阅遍人族众圣经典。孔圣说过,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孔子还说,未知生焉知死?子不语怪力乱神!”

    方运淡然一笑,看向镇狱邪龙。

    “孔子可是你的皇天?”

    镇狱邪龙呆在原地,许久不语。

    “诸君可知孔圣为何自斩?”方运背对众圣。

    人族众圣皆垂首,表示知晓。

    “孔子不曾为皇天,为何,你待孔子如皇天!”方运一声大喝。

    镇狱邪龙猛地惊醒,全身圣力滚滚,如冷汗直流。

    祖龙亦是全身一震,如梦方醒。

    “谢夫子。”

    就见祖龙与镇狱邪龙齐齐向方运低头致谢,随后,两尊庞大的龙躯悄然合一。

    新的祖龙望着方运,露出灿烂的笑容。

    “大哥。”

    方运微笑点头。

    众圣众祖望着前方的皇天,一切明明没有什么变化,但好像完全不一样了。

    方运望着前方,道:“解决皇天,很简单。”

    众人恭听。

    方运向前迈出一步。

    只迈出了一步,然后停在原地。

    众圣众祖茫然,唯有帝乾与祖龙隐隐有所悟。

    帝洛忍不住道:“什么都没有发生啊。”

    “是啊,既然什么坏处都没有发生,我们为什么不往前再走一步呢?”方运说着,再度向前迈出一步。

    众祖众圣恍然大悟。

    他们望着方运的背影,眼前一阵恍惚,方运的身形,在这一刹那,突然和皇天一模一样,如天如地,至高至大。

    他们全部愣住,陷入更深的思索之中。

    在方运迈出第二步的时候,万界古船动了。

    万界古船,追随着方运的脚步,启程。

    巨大的万界古船,宛如星河奔涌,冲向前方。

    众祖看到诧异的一幕,皇天明明离自己不远,像一堵世界之壁横亘在前方,但是,无论万界古船何等快,快到不断穿梭金光世界,但与皇天的距离始终遥遥相距,永远无法接近。

    他们若有所思看了一眼此地的金光圣道。

    这里,是皇天自己的宇宙,是皇天自己的万界,在这个世界,一切反抗皇天的人,都位于圣道最下方。

    或许,自己永远无法接近皇天。

    “不见皇天,如何出手?”帝蓝道。

    “我来吧。”方运道。

    祖龙、帝乾与帝洛神色微动,沉默不语。

    “天不存仁!”

    方运伸指点向皇天,人族六千余万众圣也伸指点向前方。

    但是,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一刻,没有诸天响应。

    只有孤零零的人族众圣与方运。

    几乎在方运与众圣的声音响起的一刹那,众祖耳边突然传来一种奇特的意念,那意念缥缈无形,至高无上,甚至不屑于诉说,但是,因为圣道的关系,在众祖的耳中转化成四个字。

    “不敬,当诛!”

    至高至强的伟力自高空出现,诸天震颤,万界惊恐。

    这一刹那,众祖的身体在腐朽,寿命在衰老,祖念在消减,一切都要消失。

    一面山岳般巨大的金色令牌自天而降,完全由秩序圣道组成,其上有一个“诛”字,落向方运。

    在看到这诛字令牌,众祖陷入前所未有的绝望。

    他们感知到,这根本不是皇天自身的力量,根本不是皇天要杀方运,而是皇天周身的圣道自发的力量,这是一种与万形万相、至高至大一样的大神威。

    生杀予夺。

    皇天之下,必死无疑。

    这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也是一种无法抵挡的力量。

    众祖不想让方运圣陨,将最强的防御宝物打出。

    但是,无论防御至宝多强,合力甚至超越太元之门,但生杀予夺形成的诛字令牌,毫无阻碍地穿过所有防御宝物,瞬间没入方运的身体。

    在诛字令牌碰触方运的一刹那,众祖惊恐地发现,这生杀予夺中竟然蕴含恐怖的时空之力,并在一瞬间分出亿万之体,进入无限虚空之中,灭杀无限方运。

    他们看到,方运倒退一步,双目闭上。

    圣元大陆,景国,江州,大源府,济县。

    天空一碧如洗,阳光明媚,鸟儿欢快地鸣叫,地面散落着被夜雨打落的树叶和花瓣,春意盎然。

    小巷之中,青石板上,方运突然睁开眼睛,抬头望天。

    圣元大陆的天空之上,一件硕大无朋的透明残破铠甲直立天宇,包裹整颗圣元星。

    与此同时,一根由无尽星空凝聚而成的巨大手指,洞穿万界,击溃太阳,似天穹之指,点向圣元大陆。

    指尖下落,直抵残破铠甲。

    轰……

    天地混沌,万界崩灭。

    咔嚓……残破铠甲之上又填一纹新痕。

    圣元不动,大地如故。

    方运望着天空,面带灿烂笑容。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