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1章 天无至高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方运瞥了一眼镇狱邪龙,盘坐虚空,闭目不语。

    众祖心领神会,全都开始修炼,温养神念。

    镇狱邪龙一翻白眼,也跟着修炼。

    万界古船简直就是一个无穷无尽的大宝藏,众祖完全停不下来。

    目前实力最高的祖龙,也完全沉浸在其中。

    方运身后六千万众圣,依旧宛若诸天墙壁,同样在吸收万界古船的力量。

    不止过了多久,方运与祖龙突然同时睁开眼,望向前方。

    随后,众祖陆续睁开眼。

    他们的身体在颤抖,他们的心神在惊惧。

    不止现在,他们过去的每一段记忆都被恐惧囚禁,他们的未来,也完全被大恐怖包围。

    万界诸天,无尽时空,都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禁锢。

    哗……

    混沌边界彻底崩灭,无数的空间被粉碎,消散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浓郁的金光。

    那些金光之浓烈,让众祖仿佛置身于固态的黄金之中。

    天地圣道清晰可见,没有万界圣道,也没有外界圣道。

    唯有金光圣道,一层一层向上细细排列,密密麻麻。

    自下而上,一一垒叠,秩序永固,亘古不移。

    这种整整齐齐的圣道,充满了无尽的美感,当心神完全沉浸在其中,会生出无穷的愉悦。

    但是,只要开始追问,开始反思,开始独立于这种秩序圣道寻找更深一层的理念,便会心生大恐怖。

    只有这种时候,众祖才发现,自己如果被金光圣道沾染,将会彻底自我,会变成从下到上排列的圣道轨迹的一部分,如同机关中的零件,生生世世锁死,永恒不变。

    除却金光圣道执掌者,众生如棋。

    只有在巨型机关运动的一刹那,零件才有意义,但也只是机关的意义。

    只有在执棋者移动的一刹那,棋子才有意义,但也只是执棋者的意义。

    包括方运与祖龙在内的所有人,仿若窒息。

    甚至于,他们仿佛听到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这堵无穷无尽的圣道轨迹之墙的上层,已经为他们留下了位置,他们可以踏遍众生,俯视万灵。

    “零件和更大的零件,棋子与更大的棋子,有什么区别?”

    方运的声音传遍万界古船,众祖猛地惊醒,诧异地望向前方。

    空间如黄金凝固,在遥远的天地尽头,有一尊伟岸的身影。

    人族看是人,龙族看是龙,帝族看是帝族。

    万形万相。

    但是,那伟岸身影与皇天分身完全不同。

    众祖缓缓抬头,不见其面容。

    众祖缓缓低头,不见其膝下。

    众祖左右转头,不见其身宽。

    众祖闭上眼,以祖念观天地。

    无限视界,无线扩张,神出万界,念及多元。

    众祖的视野,已经超出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超出了万界的限制。

    但是,他们依旧看不到那伟岸身影的边缘。

    无论众祖的所见天地有多大,那伟岸身影永远更大。

    那伟岸身影,仿佛便是天地本身。

    在这一刻,众祖的心中竟然生出一丝的悲凉,他们意识到,自己视觉甚至一切感知,仿佛都被这伟岸的巨影彻底锁死。

    至高至大。

    无上神威。

    镇狱邪龙低声哀嚎道:“我们连他的样子都看不清,怎么打?”

    众祖沉默不语。

    这时候,方运却莞尔一笑,道:“无妨。”

    镇狱邪龙惊道:“你的眼睛能看到他的全貌?”

    “看不到。”方运道。

    “你的祖念能看到他的全貌?”

    “看不到?”

    “那你吹什么牛?”镇狱邪龙毫不客气反击。

    祖龙的尾巴轻轻一动。

    方运却丝毫不怪,望着前方,微笑道:“我就是在吹牛,我不需要用眼睛或祖念看到他有多大,我只需要想一想,一定有什么比它更大,一定有什么比它更高,一定有什么存在比它更本源。就如同,我们的力量之后是圣道,圣道之后是万界起源,万界起源是无限之点,那么无限之点之后,是什么?我不需要看到,我只需要想一想,只是想一想,我就能有收获。比如,看到这无边皇天,我想了想,便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么重要的事?”镇狱邪龙问。

    “天无至高,人无至大,神无至上。”

    方运说完,天地震动,金光竟然暗淡了少许。

    “只要想就行?”镇狱邪龙看着方运,惊疑不定。

    “只要想就行。既然皇天不是至高的,那么,他生存在什么样的环境?生存在什么样的世界?他力量的来源是何处?我们能不能截断他力量的来源?我们能不能掌握他力量的来源?既然皇天不是至高的,有没有比他更强大的存在,那会是什么样?我们能不能掌握那种更强大的力量?我们,能不能成为更强大的存在?如果有,会是什么?一切,从想开始。至少,我们要追问皇天之后的终极,如果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可以追问终极之后的更终极。”

    “有什么用?”镇狱邪龙问。

    “只有我们的思想穿透囚笼,抵达新的终极,我们的目光才能随之拓展。你觉得这皇天的至高至大如何?”

    “很强,无限之大,无限之高,无限力量。”

    “你觉得万形万相如何?”

    “同样是无敌的大神威,如果是皇天本体诸相齐出,十座太元之门都抵挡不住。”镇狱邪龙回答。

    “你想一想,仅仅只是想一想,想象有个超越的存在,超越皇天的存在,那么,在那个超越性存在的眼中,你与皇天相比,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镇狱邪龙愣了一下,他能听到方运的每一个字,甚至也能理解方运的每一句话,也感觉自己能听懂方运话里的意思,但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挡住自己。

    “我不知道。”镇狱邪龙老老实实说。

    “你不敢说,但是,你连想都不敢想吗?”方运突然厉声质问。

    镇狱邪龙愣了一下,恍然大悟,终于明白是什么挡住了自己。

    他抬起头,望着皇天,缓缓道:“他和我唯一的区别,是比我强大。”

    “那么,按照这个逻辑,是不是可以说,除了强大,你与他并无其它不同?”

    镇狱邪龙愣了一下,只觉天地新开,万界剧变。

    众祖愣在原地,突然发现,眼前有新的世界绽放。

    轰……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