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1章 和三界天王过过招 (今天两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新天庭。

    天宫。

    “报!”

    大殿之上,有披甲武者,迅速冲入,伏地高声道:“禀二主,人族强者有异动!天狡通过玄明天,进入苦海,前往苦海南方,疑似目标神岛!”

    “帝苍前往御海山,暗中接触御海山妖王妖剑客。”

    “六大圣地,有强者出,疑似前往镇海府、混乱岛、极道天岛、水力神岛……”

    下方,伏地的强者迅速禀报人族动静。

    “退下吧。”

    黎渚淡淡应了一声,很快,来禀强者迅速退去。

    对方一走,黎渚轻声道:“方平一出关,必定不会甘于寂寞!他就是这种人,以战养战,南域之战必将近期内爆发……”

    说罢,黎渚又道:“方平喜欢掌握战局,掌控战争主动权!这一次,不能继续顺着方平的心思而动!”

    鸿宇轻轻点头,叹道:“方平……方平很麻烦,近期我游荡本源,想要搜索方平所在,一直无法找寻,还是要多加小心。”

    他们这等强者,虽然还没办法遨游本源,可本源大星也能掌控不少,在本源宇宙中游荡。

    他几次想找到方平,甚至是在本源中覆灭方平,却是一直无法搜索到和方平有关的任何联系。

    当然,这种情况也在预料之中,找本源星辰,很难。

    不过要是有神器配合,倒是要简单一些。

    昔日苍猫用一块残破的石碑,来自灭天帝的石碑,轻松定位到了命王的本源星辰。

    鸿宇其实也是用的类似的办法,却是依旧无法发现方平的本源星辰。

    如此一来,倒是让他多了几分不安。

    方平比以前更加隐秘了!

    鸿宇说着,看向下方众人,缓缓道:“方平之心,人尽皆知!以战养战,削弱天庭实力,打赢南域之战,除此之外……”

    “他必定盯上了天剑执掌的天王印和圣人令!”

    此话一出,黎渚点头道:“不错,方平若是只为赢下帝级之战,无需耗费这么大精力。不出所料,他的目标是天剑……”

    天剑圣人此刻不在,还在执掌天王印和沈浩天三帝交锋中。

    天速倒是在这,闻言沉声道:“黎主,那如此一来,天剑岂不是危险了?人王极强,当日证道之时,就斩杀了天贵……速度极快!若是现在突袭天剑,天剑恐怕难以匹敌……”

    “这是必然!”

    黎渚点头道:“方平比寻常天王要可怕!灵皇道场一战,方平爆发之下,神教三大护教,天立和天慧,被他迅速斩杀当场,天败遁逃万里……

    青童、玉隆、问仙几位圣人,遇到方平,如临大敌,三圣联手,也不敢和方平一战……”

    鸿宇也是摇头,“方平有神器在手,圣兵极多,圣人令和天王印镇本源,还能突破本源,本源气无限,战法不弱,金身强大……这样的方平,一旦超越对手,面对对手,几乎是碾压……”

    说着,鸿宇都有些无奈。

    一般的破六天王,想杀一位圣人,那还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那些天王,实力虽然强大了,可兵器、战法、手段未必多了多少。

    圣人不敌,逃跑还是有希望的。

    方平最可怕的地方,其实在于收敛气息,以及突入本源,斩断大道。

    圣人实力不如他,被他斩了大道,稍有停滞,必死无疑!

    虽然有些长他人志气,鸿宇还是认清了现实,开口道:“三圣面对方平,都有圣陨之危!五圣联手,才能匹敌方平,而三圣联手,面对武王却是难有陨落之危。”

    武王可以胜,可三圣联手之下,武王想杀一个人,那就难了。

    这就是他们对方平的评估。

    人族这边,镇天王最强,林紫第二,武王第三,方平第四,龙变第五……

    这是实力和境界,可比起碾压圣人,镇天王第一,方平第二。

    黎渚侧头看向鸿宇,“不能让人族有太多的准备时间!方平有三寸不烂之舌,时间一长,也许有希望动摇神教,以及各方强者。

    尽量避免天王之战,但是……南域必须要拿下,也要让人族吃些亏,让方平明白,天庭重建是大势所趋,不是他一力可阻止!”

    “可!”

    鸿宇应了一声,开口道:“青墨,去委羽山,配合天命二人,责令委羽山即日迁离!”

    “诺!”

    青墨起身,回应一声,走下高台,迅速朝大殿外走去,执行鸿宇之令。

    “都督……”

    鸿宇看向大都督,“你率天庭之军,进逼御海山方向,指挥大军作战,御海山妖王妖剑客胆敢插手,定斩不饶!”

    “诺!”

    大都督起身,马上离去。

    鸿宇继续道:“海虞,你去苦海坐镇,率海中妖族,镇守海域,阻截人族援军!”

    “诺!”

    海虞领命,迅速离开。

    鸿宇一一下令,很快,各方强者四散,各有任务。

    到最后,黎渚轻声道:“天剑那边,如何应对?”

    “方平志在天剑,却也不会大意,你我皆是他关注目标……包括掌兵、掌印几位……”

    黎渚点头。

    鸿宇又道:“可方平不得不防,天剑执掌一印六令,不可失!可借天剑,布下死局,看看能否击杀方平,铲除大患!”

    “难!”

    “说难也难,说易……看方平手段!”

    鸿宇笑道:“如今,彼此都心知肚明,天王圣人牵制,就看谁手段更高,底蕴更强,如此才能胜人一筹!方平毕竟年幼,我也不曾小觑方平,可底蕴……方平还是浅薄了一些。”

    “这倒也是。”

    黎渚笑道:“那王屋……若是能说动月灵……”

    “恐怕不可能。”

    鸿宇苦笑,又道:“今日我就去王屋,王屋之事,我来解决。”

    “那好,你速去速归,镇天王还依仗你来震慑……”

    “好。”

    鸿宇也不再说,王屋的事情不能拖了,而且南域接下来是大战中心,王屋能不牵扯进去也最好。

    ……

    海外。

    一处巨大无比的岛屿。

    岛屿本是天界碎片,几位顶级强者从空间裂缝中,将此块碎片迁移出,重新铸造了神教大陆。

    之前的神教,灵脉已断,天狗和石破下了黑手,早就成了废地。

    此刻,大陆中央。

    神殿之中。

    坤王朗声笑道:“我那弟弟,重建了天庭,有志气,却也倒霉!如今的地界碎片,毗邻人族,方平和张涛都是那种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酣睡的性子,那也是四战之地!

    人族和伪天庭,必有大战!”

    乾王笑道:“这是好事!神教立足海外,而今,我们需做的便是收服所有海外仙岛,另外,水力神道最近有霞光笼罩,不如趁此机会,侵入水力神岛……”

    坤王按了按手,否定道:“不可!起码现在不行!方平此人,睚眦必报!现在侵入水力神岛,他也许会选择放弃和伪天庭作战,转而将目标对准我们。

    等!

    等他们和伪天庭交战,之后再图谋水力神岛。”

    正说着,有真神进入大殿,迅速通报,天狡来使。

    坤王失笑道:“天狡……那只狗的精血后裔?”

    “应该是它。”

    坤王笑了一声,想了想道:“方平想稳住我们,那就满足他!我们不稳,他也不敢贸然和鸿宇他们发生战斗,天败,你去见天狡!”

    让一位圣人去见狡,面子算是给到家了。

    至于他和乾王、艮王,刚绝巅的狡还没这个资格让他们亲自接待。

    等天败离去,乾王开口道:“看来战斗要爆发了!方平志在剿灭南域力量,以及夺取天王印和圣人令……”

    说着,乾王脸色略显阴沉道:“他已经夺取四枚天王印,本座和艮王的天王印也都在他手中……”

    “无妨!”

    坤王笑道:“坤王印在我之手,方平拿不到坤王印,那九皇印就无法聚集!倒是天魁……带着几位圣人消失了,你说,天魁此次会不会出手?”

    “难说!”

    乾王想了想道:“很可能会出手!天剑手持一印六令,方平手持四印20枚圣人令……如今,大部分天王印和圣人令都在这两方,天魁那边,现在也有九皇印和两枚圣人令……三方必然会有冲突。”

    45枚印令,这三方掌控了34枚。

    可以说,三界大部分的圣人令天文印都在他们手中了。

    这还不排除天魁又找到了几位复苏的圣人,找到了,那圣人令就更多了。

    手持主印的他,不会没想法的。

    “那就坐看风云起!”

    坤王笑道:“严密监察地界和人间界的一举一动,时机合适,吾等也不见得不会出手!”

    乾王和艮王都笑了起来。

    这是必然的。

    一旦有机会,潜伏的人都会出手的。

    斩杀对手,夺取天王印和圣人令,包括一些神器,这都是他们的目的。

    ……

    同一时间。

    一处荒凉的古老世界。

    残破,荒凉,衰落。

    一座已经残破不堪的宫殿,伫立在大地之上,哪怕残破,也难掩昔年的恢宏。

    蔓延无数里!

    昔年,此地也是朝圣地,西皇宫!

    九皇之一,西皇的道场。

    天界崩碎,西皇宫坠落,天极当日就在西皇宫中,眼睁睁地看着师兄弟们被杀,皇宫被遮天巨手击破,他躲在了父皇留下的神禁中,这才逃过一劫。

    这些年,他浑浑噩噩,在西皇宫待了很久很久,直到证道天王成功,进入了假天坟,才算是真正走出了西皇宫,再临三界。

    此刻,西皇宫中。

    多了一些人气,西皇一脉有人回归了。

    包括昔年的下属势力,七曜摩夷天的人也全都搬进了西皇宫,这让这片残破的圣地,再次复苏了起来。

    西皇大殿。

    鸿宇正在看当年父亲留下的棋局,身后有人轻声道:“皇子。”

    盛楠。

    而今西皇一脉,唯一一位复苏的圣人。

    当日天庭重建,不得不带着七曜摩夷天迁移,远遁海外。

    天极归来,盛楠也是欣喜。

    可欣喜之际,又是头疼,皇子自从归来后,带着他们到了西皇道场,就不再出去了。

    这可不行!

    而今,三界大变,是机会,是机缘。

    一位位强者都会出世,在这个时代证道。

    皇子不出去,这西皇一脉,如何崛起?

    苦修,那是行不通的。

    “有事?”

    天极盯着棋盘看,问了一句,马上道:“盛楠,你说我父皇当年留下的这盘棋,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皇子……这……”

    盛楠很想说,完全没有,你想多了。

    可又怕皇子受不了这刺激,无奈道:“殿下,外界乱了。”

    “哦。”

    “……”

    一句“哦”,没了下文。

    盛楠苦恼,人家没天王回归的几脉,现在都开始在争了,你好歹也是天王,你能不能别这么宅!

    “殿下,人间和地界要开战了,神教和其他各方都在暗中窥探……”

    “又打起来了?”

    天极无语,回头道:“方平又要打谁?打黎渚他们?”

    “是。”

    “不是省油的灯!”

    天极摇头道:“早就看出来了!别想着捡便宜,这小子邪门的很,诡计多端,我看事情闹的轰动,结果恐怕又得有天变!看好了西皇道场的入口,方平要是找来了,关门放狗……算了,不放狗了,关门就行。”

    “殿下!”

    盛楠苦恼道:“而今,七曜他们都是跃跃欲试,想要参战,这是机会,战争一起,有人陨落,也会有人证道……”

    天极凝眉道:“去送死?七曜才帝级,去参战,那不是找死吗?”

    “所以大家的意思是,皇子既然在……”

    “干嘛,让本王去送死?”

    “……”

    盛楠都快哭了,你是天王,哪有那么容易死!

    都没出去,你就觉得自己出去是送死的,这么下去,西皇一脉难道真的要在这坐等世界大战结束?

    “希望还能有人归来,希望当年的几位师兄能突破到天王,希望……”

    盛楠心中产生了无数念头,这么下去不行啊!

    天极好像猜到了他在腹诽自己,没好气道:“蠢货!这事那么容易掺和吗?方平现在要对地界的帝级下手?”

    “应该是……”

    天极哼道:“看着是帝级之下的战斗,不出预料,圣人必然会出手,到最后,天王也会出手!然后天王大战,三界天王都被席卷进去,再然后,圣陨,天王陨……”

    “殿下……这……”

    “这什么这!”

    天极不以为意,“本王不会想错的!都说克制,克制,等待,等待!可关键是,有个不按规矩来的天王插手了,还能真按照规矩来?战的兴起,来一句‘今日屠天王’,好了,黎渚这边,都是破七,未必有人死……

    本王才破六,一旦掺和进去,那个被屠的天王就是我了!”

    天极哼道:“本王不在,搞不好战斗到最后,倒霉的是艮王!你以为你是局外人,错了,都是局中人!艮王没破七,最容易杀,不杀他杀谁?

    可本王出去了……倒霉的十之八九就是本王,我为什么要参与?”

    盛楠目瞪口呆,别逗,怎么可能!

    可是皇子说的……为什么听起来好有道理的样子。

    “那……”

    “关门,修炼!”

    天极连热闹都不想看,随便你们打,全部打死了,本王就最强了,那我再出去也不迟!

    这三界,修炼的强未必强,熬死了对手你才是最强!

    看看,当年九皇四帝最强,现在呢?

    不见了!

    他们不见了,那些熬的长的,都成强者了。

    本王也要熬,最好熬过这次大劫,熬死了无数人,大劫结束,本王就是最强的一批人了。

    熬到了三界天王死光光,那我就是无敌强者了,不比皇者差,都不用修炼到皇者境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这次大战结束,你们会感激本王的!”

    天极哼道:“想找死,那自己出去,本王不送!出去了,本王就关门,挪移西皇道场,让你们自己流浪三界。”

    “……”

    盛楠无言以对,这话说的,皇子这是要宅到天荒地老吗?

    心累归心累,盛楠还是继续道:“那我就去封闭通道,殿下,真的不考虑……”

    “聒噪!”

    “可大劫降临,几乎是不可能避开的……”

    “那也要等!”

    天极淡定道:“等方平死了再说!方平不死,又有破局的实力,带着你们去人间混吃混喝,方平死了,那就找个最强的势力投靠再说……”

    “可我们是皇者一脉!”

    盛楠不甘,我们是西皇的门人和后裔,就这么投靠别人?

    天极不耐烦了,“你想如何?本王才破六,难道和破八的斗?找死吗?现在还没现身的天王,坎王和兑王不知道能不能复苏,三十六圣排名前几位的,不知道有没有天王出现……

    另外,神皇一脉应该还有天王,人皇一脉,他们大师兄可能到了天王境,其他几脉,包括我们,还有人能证道天王吗?

    若是不能,拿什么和别人斗!”

    “大师兄未必没突破,当年就差最后一步了……”

    盛楠说的是西皇首徒,这些皇者,也有嫡传弟子,首徒一般都是实力最强的那种。

    地皇培养了两个儿子,灵皇培养了苍猫和林紫,人皇、神皇也有首徒。

    西皇一脉的首席,当年也只差一步就能证道天王了。

    现在,盛楠只能寄希望大师兄复苏了,证道天王复苏!

    未必没希望的。

    当年这些人经历大难,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证道成功,也不是虚妄。

    天极哼道:“证道天王又能如何?破六撑死了!还没本王强,出来了,看不清局势,也是找死的命!斗天倒是破六了,死的多凄惨……”

    “这……”

    “巽王这种老古董,差一点破七的家伙都被干掉了,还想如何?”

    天极不耐烦道:“退下吧,与其寄希望别人,不如你自己突破到天王境,到时候那家伙要是突破到了天王,一门三天王,那还有一争之力!否则……乖乖等着,等着父皇归来!”

    盛楠叹息,不再多说,转身离去。

    等他走了,天极对着棋盘,也是叹息道:“父皇啊,你到底在哪!这三界,天王也不保险了。趁早归来,再不归来,你再回来……皇者都不保险了!”

    天极摇头,九皇四帝到底是沉眠了,还是在憋着呢?

    尽快回来吧!

    否则……天极算了算……

    镇天王,方平,武王,鸿宇,黎渚,坤王……

    都他么有希望证道皇者的!

    别不信!

    天极觉得,可能性不是没有的,包括封也是!

    这些人,其实都走出了自己独特的道,能破八,那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和皇者境往往只是一线之隔。

    别等老头子回来了,一看,懵了!

    都成皇了!

    老皇归来,啪,被人打死了!

    那才叫凄凉!

    画面太美,天极不想去想了,再次念叨了一阵,父皇还是早点归来吧,要不然真有可能发生画面太美的一幕的,越想越可怕。

    ……

    三界风起云涌。

    安静还没几日,就有大祸临头的压迫感,压迫着三界所有人。

    大战不断!

    南域那边,血战连天。

    有胜有败。

    人族这边,一批批军队开拔,一位位强者奔赴地窟,有人战死,有人突破。

    地球还算安稳,可民众们也看到了大战的惨烈。

    一批批强者尸体被运回,有人死无全尸,连尸体都没。

    低品有低品的战场,中品有中品的战场……

    双方都在练兵!

    绝巅之下的战斗,看似没用,可强者都是从弱者提升起来的,趁着最后的大战还没爆发,此刻双方都在蓄势,培养更多的强者。

    ……

    5月22日,魔武赵雪梅,在地窟斩九品晋级九品!

    这是全球除了方平这几人之外,新生代当中,第一位晋级九品的强者,轰动了全球!

    赵雪梅,这位昔年资质极差的魔武学员,一次淬骨境,而今却是成为了人类新生代当中,除了几个妖孽之外,第一个证道九品的女武者!

    紧随其后,陆续又有人晋级。

    陈云曦战姬瑶……不知道都战了多久了,也晋级了九品!

    魔武唐峰,吕凤柔……

    这些人,因为大道贴近人族,也纷纷晋级九品,踏入本源,人族实力进入了井喷期。

    老一辈强者当中,方羽、李德勇、谢依霖、钟清欢……

    这些九品境,也进步飞速。

    苏云飞证道绝巅之后,人族暂时没人证道绝巅,不过随着九品境强者进步飞速,恐怕也快了。

    而就在这时候,有消息传来,镇星城蒋超,一觉睡醒晋级九品……方平差点亲自赶往镇星城,将那个家伙打死算了,这种误人子弟的消息就别往外传播了!

    这家伙,有个好祖宗,也有个还算好的哥哥。

    战王和蒋昊离去,却也给他留了很多好东西,这家伙居然也晋级了九品,出人预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可这种情况很特殊,方平不想让消息外泄,一气之下,严令镇星城不得传播任何关于蒋超的消息!

    就让这家伙等死算了!

    方平都有心想安排这家伙给苍猫端屎盆子了,可惜的是,那只大猫,它不拉屎!

    好消息不少,坏消息也有。

    有人晋级,自然也有人战死,方平在牺牲名单上,看到了几位熟人,一时间也有些恍惚,说不出的寂寞。

    将一切压在心底,方平走出了天岛。

    战争还在继续,悲伤留待以后,这一次,让自己和三界的天王过过招!

    ps:为了不打到一半断更,今天就两更了……狗头保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