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重启黎明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船夫几次想要躲开柳先生,却始终被柳先生伸手拦下。

    渡口那边还有不少徐通带来的下人没有离开,他又不好对面前的柳先生动粗,担心引来渡口那些下人的注意。

    “你别想走,跟我去见官,你们虎字旗连朝廷命官都敢杀,我倒要看看这一次谁还能护住刘恒。”柳先生冷冷的说道。

    船夫见自己挣脱不开,便不在想着绕开,而是站在原地,直面柳先生,说道:“既然你猜到了,俺也不瞒你,徐通是俺弄死的。”

    柳先生愣了一下。

    之前他一直说徐通是被眼前这个船夫害死,可这也只是他的猜测,并没有真凭实据,现在对方承认了,反倒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船夫轻蔑的瞅了一眼面前的柳先生,又道:“俺是给虎字旗做事的,杀徐通是俺们司局长的命令。”

    “你承认了就好,现在跟我去见官,把你刚刚说的话当着这里县令的面再说一遍。”柳先生伸手就要去抓面前的船夫。

    船夫往后退了一步,躲开柳先生抓过来的手臂,嘴里说道:“徐通已经死了,你确定要跟刘东主作对?”

    柳先生伸出去的手臂一顿。

    船夫继续说道:“奉劝你一句,回广灵县安心过你的日子,该你的银子和田地一分不会少,若是你继续插手徐通的事情,将来是什么下场你应该猜的到。”

    听到这话,柳先生心底一寒。

    想到对方连徐通这样的朝廷大员都敢杀,多杀他一个幕僚并不是多大的事情。

    船夫又道:“多想想你的家人。”

    说完,他不再理会柳先生,转身离去。

    这一次,柳先生没有在伸手阻拦,任由船夫离开。

    如果他身边有人,这会儿可以看到他身体正微微地颤抖。

    “船家,我们要过河,能不能送我们到对岸。”

    就在这时,远处的泥土路上来了几个骑马的汉子,出现在河岸边。

    船夫摇了摇头,说道:“不瞒几位,俺的渡船刚刚沉到了河底,一时半会儿怕是过不了河了。”

    其中一个汉子说道:“劳烦船家帮帮忙,我们过河有要事,还请船家帮忙想想办法,我们这些人赶着去往京城。”

    船夫苦笑的摇了摇头,说道:“俺也帮不了这个忙,不过你们可以去前面的天河村问问,村子里有渔夫,可以用渔船载你们过河。”

    “多谢船家了。”那汉子朝船夫一抱拳,转身带着人骑马离开。

    待这些汉子一走,柳先生突然开口说道:“刚刚那几个人也是你们虎字旗的人吧?”

    正准备离开的船夫回转过身,看着柳先生说道:“柳先生误会了,就是几个要过河的船客。”

    “他们若是普通的船客,不会一眼就认出你是船家,你这会儿可没在渡船上。”柳先生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船夫笑着说道:“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柳先生。”

    柳先生继续说道:“他们是来看看我家大人死没死的吧!若是我预料的不错,我家大人就算不从这里过河,选择绕路走下游,一样会落入你们虎字旗的谋算。”

    船夫神情顿了一下。

    心中感叹一声,这些做幕僚的读书人当真不可小觑,居然把他们的谋划猜出了大半,还好徐通已经淹死了。

    “怎么不说话了?看来都被我说中了,你们刘东主真是好手段。”柳先生冷着脸说。

    船夫笑了笑,说道:“柳先生早些回广灵吧,没什么事最好不要离开广灵。”

    “你们不杀我灭口?”柳先生眉头一皱。

    船夫嘴角微微一笑,转过身,沿着泥土路往天河村方向走去。

    柳先生站在河岸边,看着船夫离去的背影,脸色阴晴不定,过了好一会儿,最后化作一声长叹。

    从河岸边骑马离开的几个汉子中间,有人说道:“牛二,你去下游的孙刘庄,告诉咱们的人徐通已死,可以撤了。”

    “是。”边上一个汉子答应一声,调转马头,朝另一条路上疾驰而去。

    这时候,柳夫人一脸焦急的在一辆大车旁边,见到柳先生一回来,急忙迎了上去,嘴里问道:“听说徐大人出事了,是不是真的?”

    失魂落魄的柳先生点了点头。

    柳夫人又道:“咱们怎么办?要不要进京?”

    “不了,回广灵,以后咱们就呆在广灵老家,再也不离开了。”柳先生说了一句。

    之前那船夫临走前说的话,让他明白,自己一家人以后只能呆在广灵,并且不能离开,算是被软禁起来。

    这时候他也明白为何虎字旗的人不杀他,完全是因为死了一个徐通还能说是意外,若是他这个幕僚紧接着再死,很容易引起朝廷的怀疑。

    同时,他心中也在一个劲的后怕。

    若是他和徐通一起在渡船上,这会儿死的人里面,肯定有他一个。

    柳夫人说道:“还是回广灵好,在广灵,咱们家中有田有地,短不了吃喝,比去京城那种地方强多了。”

    “收拾收拾,咱们这就走。”柳先生说道。

    柳夫人犹豫着说道:“几位夫人都在河对岸,咱们不和夫人说一声吗?”

    柳先生抬头看了一眼河对岸。

    他注意到,河对岸同样出现了哄抢这一类事情。

    想到那几位夫人平时的为人,他心中明镜一样,徐通一死,这几个夫人不仅不会去查徐通的死因,只会想尽办法争夺徐通留下的钱财。

    对于徐通的死因,怕是连朝廷都不愿意去查,只会认为死于意外,毕竟徐通已经恶了当今圣上,更恶朝中不少大人,没有人会为了一个失势的地方大员,认真去查找死因,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他明白,就算自己说出徐通是被虎字旗的人谋害,也不会有人相信,反倒会因此给自家招来灾祸。

    跟随徐通去往京城的下人都逃离的差不多,反倒留下了不少大车。

    柳先生拿出一块碎银子,买通了一名未离开的车夫,让对方赶着大车,送他和自己夫人回大同。

    天河村,一匹快马从村口出现,朝西南方向疾驰。

    刘恒收到徐通死信的时候,他人已经到了大同。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