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玩、弄历史者终将被历史玩、弄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一天前。

    断罪山外空间。

    中年学者呵呵一笑:“明天的聚会我们必须去,彼岸工程的荣光绝不容被玷污。”

    话音刚落,中年学者神情出现片刻恍惚。

    他看向同伴,发现对方的眼中也弥留着些许茫然。

    远方史学模块的爆炸让历史线断裂的波动愈发强烈,哪怕是秦修这种少有的史学天才都无法正确估量这场爆炸对断罪山这种不稳定的外空间会造成多大影响。

    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自己错过了某些细节。

    这细节到底是什么?

    中年学者,也就是秦修神情严肃地看着壮汉,道:“仔细回忆一下我们刚才的对话,以及我们做的事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壮汉从茫然中清醒过来,不知怎么的只感觉心中充满了奇异的悲凉气氛。

    强烈的孤寂感就好像将他从世界中剥离出来,然后在历史航线上独自行走许久又重新被人塞回人世间似得。

    一切都是如此的让人难受。

    “秦组长,我突然感觉很难受,有种被剥离的感觉。”

    剥离?

    秦修喃喃自语,世界剧烈的史学能量波动让他无法正常判断现在的历史状态。

    难道现在处于虚假历史中?

    他急忙打开自己的灵气之书,上面有他独特符号的秩序链条一如既往的稳定运行着。

    这表明秦修处于真实世界中并没有陷入叠加历史态。

    秦修稍稍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可能过于敏感了。

    长期身处各种历史线中的史学学者对历史二字尤其敏感。

    很多学者为了分辨真假都有自己独特的一套验证方式,保证不会深陷历史而不自知。

    灵气之书是不会骗自己的,但那种剥离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修突然想起今天的目的,他与伙伴本来是准备商讨明日应对刘飞那个名义上的组长的事宜。

    可两人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这么一想,秦修突然冒出一身冷汗。

    因为他竟然完全不记得两人是如何到这个地方的,这里到处是混乱交叉的历史线,平时没有完全准备他们是绝对不会来这种地方的!

    “洛克,你能想起我们怎么来这里的吗?”

    名为洛克的壮汉再次迷茫了,什么时候来的,不是刚才吗?

    刚才两个人……

    记忆从刚才为止也断裂了,他也想不起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前方的史学爆炸愈发激烈。

    爆裂的史学现象没有带给秦修一丝温暖,反而让他浑身发冷。

    这种失去掌控的感觉对史学学者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

    对方邀请,自己准备思考对策,给他个下马威让他难堪或许可以让刘飞主动退出。

    为此自己准备邀请几位同僚释放那个危险的战略级历史记忆修改。

    然后自己怎么做的?

    秦修猛地打了个激灵,不对!

    灵气之书上有明显的战略级学术的释放残余现象,也就是说那个战略级历史记忆修改他已经使用了!

    刘飞还没出现,他使用给谁了?

    只有一个可能,现在的他正在回溯历史当中。

    秦修在历史上的天赋曾经惊艳到让自然法则破格送出邀请函,邀请他成为客座教授。

    可是一心扑在彼岸工程遗迹发掘中的秦修放弃了。

    只要有一丝历史的不正常现象绝对逃不过他的感知。

    周围的那种剥离感是因为某种学术正在作用于他的身上,那种学术正在修改他的记忆,他的行为,他的历史,他过往的一切。

    具备这种能力的学术只有一个,历史推衍!

    秦修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历史推衍在小范围战斗中并不困难,可让他这个历史学派的精英级学者毫无知觉的陷入推衍当中意味着对方的学术已经超出了普通的使用界限,真正达到了战略级三个字。

    由此推广,他发现自己身边出现很多BUG。

    刚才突如其来的史学模块是从哪里出现的?

    这种边缘地带一般不会有如此庞大能量的史学模块。

    而自己刚才居然轻描淡写的将史学模块击飞而不是仔细探究其中的历史秘密是什么。

    他的行为在被某种力量控制。

    这种力量让史学模块大规模爆炸,因此掩盖历史推衍带来的庞大历史线波动。

    进而让自己不知不觉间被对方控制着按照对方的想法去做事。

    这是只有无上先驱才有的威能。

    肯定不会是刘飞,即便他天赋斐然也不可能拥有改变世界的能力。

    这可是在历史线最混乱的断罪山外空间!

    那个人会是谁?

    此时,远方史学灵气的爆炸终于缓和。

    纷乱的历史线居然组合出一行字。

    “想知道我怎么做到的?明天带着你的人滚过来。”

    秦修微微一怔。

    果然,自己的历史被对方攻陷了。

    这正是历史推衍的恐怖所在,它在不知不觉间引导人达到想要的目的。

    “啪!”

    秦修耳边传来一个响指的声音。

    他的眼前再度模糊,等意识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出现在了科学圣地学者委员会专门为彼岸小组移交准备的广场这里,他的身后是同样意识模糊的同伴们。

    门口站着三个人,刘飞,王动还有伊丝塔。

    刘飞的身上还有残余的史学能量尚未散去。

    秦修怔怔地看着刘飞,不是历史推衍吗?

    怎么又突然回来了?

    天上到处弥漫着防御性灵气法阵产生的光辉,在这种真理密布的光辉下,刘飞宛如天神。

    他缓缓走到彼岸小组这边,无论是秦修还是其他成员都迷茫地看着眼前这个神奇的年轻人。

    刘飞居高临下看着他们:“玩、弄历史者终将被历史玩、弄。”

    玩、弄历史者终将被历史玩、弄

    一句话宛如核爆般在秦修耳边炸响。

    他明白了,他全部明白了!

    刘飞没有改变历史,而是历史在之前就已经被刘飞通过未来推衍算出了即将发生的一切。

    所以他根本不需要推衍历史改变历史,他只需要在合适的节点适当引导,让他误以为刘飞在改变历史不得不带着小组成员来科学圣地集合。

    这是一个史学的死循环,他试图攻击刘飞,而知晓一切的刘飞在一天前就已经设下了陷阱,并且开始将史学攻击定义在一天前,让他因对真实历史第怀疑不得不亲自过来寻找真相。

    而亲自过来的秦修不死心的使用历史记忆修改想要找到幕后之人是谁,从而让上述刘飞的反击再次自洽。

    在这样一个死循环中,他永远是那个被历史玩、弄的人。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