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气质型冰山美女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个问题问得有水平!

    如果不装个比简直对不起这么好的捧哏。

    刘飞推了一下鼻梁上无形的眼镜,嘴角的笑容悠然而神秘:“没错,正是区区在下鄙人刚学过的。”

    李强又想抽自己大嘴巴子了。

    明知道对方会装比他主动送人头。

    他眼睛从那本书上飘过,第一百二十五页,一个半小时……

    李强深吸一口气,声音听起来干巴巴的:“进度还行,我把借书证留给你,一会你想借什么直接拿,我先走了。”

    “您慢走。”刘飞笑嘻嘻告别。

    时间渐渐指向晚上八点,杭师大的图书馆没有熄灯一说,很多精力充沛的学者甚至可以通宵达旦的学习。

    刘飞闲着没事,干脆接着看下去。

    智力和天赋的双提升带来的最大好处并不是学习速度提高了,而是让学习充满了快乐。

    那种掌握新知识之后的满足感,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

    自从智商属性max后,刘飞已经很久没有爆肝,他终于又找到这种感觉。

    学术模拟器上最底层的几个分支依然未点亮。

    刘飞也很好奇自己打开地究竟是什么东西。

    反正学就是了。

    一旦开始学习,速度就变得飞快,当学术模拟器最下端的第一个图标终于点亮时,已经是凌晨三点。

    刘飞将笔记本合上,又把桌上厚重的一摞演草纸收起来。

    经过一次学习,他大概对自己的天赋有所了解。

    王恩章老师曾经说过他刚进入大学的时候凭借优秀的数学天赋在七天时间内完成了初等代数、高等代数还有数学分析的基础理论学习。

    当时在学校极为轰动,甚至连几位久不露面的院士级学者都惊动了。

    这样对比的话,刘飞盘算着在大学阶段自己这天赋应该是非常能打的。

    如此甚好!

    刘飞心满意足地伸个懒腰,环视周围,发现图书馆内清净了很多。

    但每个角落依然还有默默看书学习的身影,在这种环境下人肯定会不由自主的主动加入学习的队伍。

    这就是所谓的学风吧。

    刘飞叹气,如果前世的大学能有这氛围自己早成大神了。

    时间太晚,刘飞考虑了一下终于还是放过了自己的亲人没去打电话骚扰他,从图书馆又借了一本《数学分析》然后施施然回了家。

    刘飞家小区黎阳花园就在四条街外,距离这边也没多远。

    战争刚结束,各个工厂都在加班加点生产,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说起来这房子虽好刘飞还真没住过几次。

    刘飞简单给自己煮了个泡面,又加了两个鸡蛋两个火腿肠,总算才安慰了自己叫了大半夜的肚子。

    清早六点,刘飞准时醒来。

    习惯了这个生物钟,哪怕睡得再晚也是这个点起来。

    经过完美灵气改造的身体精力充沛地难以想象。

    刘飞睡了三个小时不到依然觉得精神奕奕,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可以通宵不睡。

    手机上安心大班长、老鼠、罗音他们都有发微信问刘飞的情况。

    刘飞一一答复,这两天有事暂时不去学校。

    想想从小打到自己好像就没认真在教室里超过一个月,要么是学渣出去浪,要么是变身学霸已经不需要在教室。

    如果这么想想的话还觉得挺美。

    刘飞简单收拾一下,从门口太极老大爷那买了两包子,然后又了杭师大。

    他已经爱上了那里的学习氛围。

    刘飞又抱着书回来,这样想想的话好像完全不用借书的样子,拿着借书证来教室看书就行。

    刘飞第二本准备攻陷《数学分析》。

    数分算是数学学派的必修课,别管你以后准备专攻哪个分支,数分大多都是必学的。

    刘飞分析了一下高等数学和数学分析的区别,还是能感觉到两者有明显的不同。

    “高数”和“数学分析”的关系就像“通俗小说”和“小说”的关系。它们基本构成要件相同,但内在追求却不一样。两者之间是“我应该学什么”和“我该怎么学”的关系。

    用通俗点的方法说,你面前站着两个身高200体重200的壮汉。

    其中一个上来就给了你一记重拳。

    而另一个则首先拿出小本本,说了一句“下面将证明你是傻批”,证明完成,然后揍你了一拳。

    这就是区别。

    从难度上来看,刘飞觉得两者并无区别。

    不过实际操作和证明上,数分明显更加需要逻辑思维和推导证明能力。

    个别东西,理解起来还真有些复杂。

    刘飞用了一上午时间大概将整本书看了一遍,距离掌握还有一段距离。

    他将几个稍有疑惑的地方列出来,考虑一下,拍下来全部发给了李强。

    王恩章老师的论文到了关键期,能不打扰的话还是不要打扰。

    李强这边正上课,忽然手机不断震动起来。

    李强打开微信一看。

    “今天开始学数分,这几个不懂学长给我讲讲哈。笑脸。”

    笑脸,笑你大爷!

    数分这鬼东西他学了快一年了,到现在还有很多都搞不清。

    你tm昨天看高等代数,今天跟我说开始学数分了?

    李强直接把手机扔一边,开什么玩笑。

    但有时候人就是这么贱,明知道对方可能在装比,明知道看了会虐心,但就是忍不住。

    李强挣扎少许,又重新打开微信将刘飞拍的几张图放大。

    “我就是想揭穿他装比的嘴脸,就是这样。”李强一边念叨,一边看。

    然后……

    妈卖批,扎心了,这几个我也不会。

    数分这玩意李强一直不喜欢。

    李强一咬牙,老子好歹也是马上大二的学者。

    高中玩不过这妖孽也就罢了,大学的东西要是再不会脸可就丢没了。

    李强又一咬牙,拿着笔记本悄悄躲到后面,感觉牙快咬碎了。

    我不会,我们自然有学霸会。

    教室的角落里,一个留着黑色长发气质型冰山美女坐在角落里看书。

    她叫冷冰清。

    去年刚一入学就碾压众多学派大小花成为杭师大公认的校花。

    可偏偏人家不光颜值高,学习也厉害。

    数学天赋高得一塌糊涂,其他学生每年就选学两到三个理论课程,剩下的时间选择深入数学灵气学术研究。

    而冷似乎只对理论感兴趣,这年头,敢玩理论的要么是蠢比要么是天才。

    李强觉得冷不可能是前者。

    如果不是高考历史意外考砸导致知识殿堂的建立出现问题,人家怎么也不可能来杭师大上学。

    李强凑过去,心里还有点小紧张。

    “冷,冷冰清,这两个知识点能教教我不?”

    冷冰清头都没抬,淡淡道:“不教。”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