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豫章故城烽烟平(四)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走得再慢,城墙就在那里,赵成双这一队人终于到了城墙脚下。

    “成双你先上!”

    围在长梯下方,队正发话,赵成双哪怕心中不愿,也不得不老老实实扶着梯子开始网上爬。

    好在城墙上已经有不少周兵在同宋兵纠缠,单纯的爬梯上墙要安全许多。

    在城下大家都要聚在一起,到了城头之上乱战之中还保持建制就有些困难了。赵成双已经打定主意,一到城头,立马找一个角落缩着,到时候打赢了就跟着追击,打输了就立刻爬下城头——实在不行投降也可以,反正是当兵吃粮,吃赵家的粮还是吃戴家的粮没有区别。

    一想到这里,赵成双动作加快,眼看爬上了城头,扶着木梯上端,弯腰弓背正要跳过去,只听得一声“杀”,胸腹间感觉到一阵刺痛。

    恍惚间看到离他两步远有一个面目狰狞的宋兵,而那宋兵手里正端着一杆木枪,这木枪的一头在宋兵手里,另一头却在他的胸腹间。

    那宋兵手中长枪向前一送,然后猛地一收,带出一股鲜血。

    紧跟着赵成双往上爬的那个周兵脸上溅到了鲜血,在他的骂骂咧咧中,意识模糊的赵成双从城头栽到了地面,再无声息。

    城头弓弩射程之外,陈佑陪同赵德昭、吴越王等人观看大军攻城。

    身后就是军营,身周有三千禁军守护,不需要担心安全。

    不过现在天还没亮,他们站在这里也只能看到城头人影憧憧,然后等待前方传回来的消息。夜袭就是这样,人一旦撒出去,再想有效指挥就困难无比,只能指望一线的将校临机决断。

    前方战斗紧张激烈,后方观看的陈佑等人却神情放松地聊着天。

    攻城战斗不知进行过多少次,这次元日突袭如果没能成功,也只是诸多战斗中的一次,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这得失之心都没有,自然就不会太过紧张。

    眼看着登上城头的周兵有如下饺子般一个一个往下掉,钱弘俶叹了一声:“看来城内守军已经反应过来了。”

    潜台词就是这次突袭失败了。

    陈佑也点头:“再过一阵便收兵吧,不急这一次。”

    正说着,被黄通打发过来报信的亲兵王钱一路小跑着越过壕沟,还没近前就高声喊道:“长史!城内守军举义!黄通将军已经控制城墙!”

    这个消息来得有些突然,陈佑深吸一口气,目光幽幽地眺望战斗激烈的北城墙,略一思忖,立刻下令:“全军备战!潘美立刻去东城!通知皇甫楠,封锁各条道路,以免贼逆走脱!”

    稍稍停顿缓了口气,他高声道:“传令诸军!入城之后不得擅杀庶民!不得奸淫掳掠!待停战后我自允全军庆贺三日!”

    潘美应了一声便快走几步翻身上马往东城去,立在陈佑身旁的一干传令兵皆擎着旗子朝各部飞奔而去。

    看了一阵,陈佑继续吩咐:“卢仲彦准备魏王入城事宜,待破城之后,王宫、粮库、武库,诸大臣府邸皆不可擅动。”

    说着他扭头看向戴和裕,见戴和裕一脸木楞,不由皱眉心生不满,但还是压下心中情绪,高声喝道:“二王子!”

    “啊?”戴和裕猛然回过神来,“哦!是!是!”

    他这副模样,叫一旁看着的钱弘俶暗笑不已。

    “劳烦二王子将城内情况介绍给卢将军。”陈佑挥挥手,让卢仲彦自己去同戴和裕交流。

    魏枢密府,魏彦昌正睡着,突然被人叫醒:“相公,相公,周军攻城了!”

    魏彦昌睁开眼,脸上带着迷茫,看清眼前人是自家管家,这才清醒过来:“什么事?”

    “周军攻城了。”

    听到这话,魏彦昌迅速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更衣,我要去城头!”

    急匆匆换上衣服带着数名护卫朝北城赶去,还没到城头,后方突然跑来一个校尉:“魏相公!魏相公!”

    魏彦昌在车内闭目养神,听到喊声后敲了敲车厢:“问问什么事。”

    车没停,但跟在他身边的亲信拨马调头,高声询问:“你寻相公是为甚事?”

    那校尉连忙喊道:“东城有人反了!龙武军的程超已经领着周军入城!”

    话音刚落,前面的魏彦昌突然喝道:“停车!”

    亲信明白魏彦昌的想法,连忙招呼那校尉来到车前。

    正好魏彦昌掀开障尘,目光灼灼地看着校尉:“你所言可属实?”

    “句句属实!”校尉连忙赌咒发誓,“小的就在龙武军边上,眼看着龙武军被程超那厮祸害,这才连忙来禀报相公!”

    魏彦昌揽着障尘的手抖了几下,随后放下障尘靠到车里。就在众人疑惑时,他的声音从车里传出来:“去禁军大营,通知护圣军张寒守住南门,禀报官家有内间开城,请官家准备自南门出城。”

    他那亲信朝四周一看,指派几人前去通报,紧接着安排马车调转方向朝禁军大营而去。

    东门,随着令人牙酸的吱呀声响起,攻城的周兵们顿时欢呼起来:“城门开了!城门开了!”

    驻马门前的潘美见此,举起马鞭高喝一声:“速速包围宋王宫!升官发财就在近日!”

    话音未落,马鞭向前斜指:“随我冲!”

    马鞭一甩,胯下战马嘶吼一声,瞬间蹿了出去,之前挡在城门洞的周兵们纷纷躲闪到一旁,免得被冲撞到。

    十多名亲卫护在潘美四周,近千位骑兵跟在潘美身后,马蹄声隆仿若雷鸣,一股洪流冲破城门朝王宫奔涌而去。

    站在路旁眼看潘美带着骑兵冲了过去,黄通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反正上面没有严令他必须守住城墙,那他也没必要继续在城墙这边等着。

    毕竟潘美身后的骑兵只有千余人,攻破王宫或许没问题,想要围住王宫却是远远不足。

    他当即高声喊道:“各营!去王宫!”

    同他一个想法的还有很多人,除了一些正在同宋军缠斗无法摆脱的周军,一干已经入城的部队都在主官的带领下朝王宫方向奔去。

    东方既白,陈佑等人终于能看清城头情况的时候,北门也被攻下。

    这时候原先不准备参与夜袭的部队也都被唤起整军,此时顾不上让大家先吃早饭,卢仲彦得到陈佑的授权之后十分迅速地下达一条又一条命令。

    由于东城潘美已经带人去了王宫,北城这里就没那么急切。

    卢仲彦先是安排兵马完全接管城墙守备,之后一边安排各军以营为单位依次入城前去保护仓库、武库以及高级官员宅邸,一边派人通知皇甫楠接管其余各处城墙。西南方向的水门不需要他操心,这是由宁强来负责的。

    等北城墙完全被周军掌握,卢仲彦带着亲卫入城,他将主导肃清城内残兵的任务。

    陈佑这边,则在魏王的主持下召集文职僚属商讨接下来诸军行止。

    只是刚开始还没说几句话,广节军的孟博明就进来了:“都监,卑职有要事禀报!”

    陈佑对这孟博明还有印象,当初是章鹏的亲兵,算是章鹏亲信,现在正是争功的时候,怎么章鹏派人过来说要禀报?

    心中疑惑,嘴上却不慢:“何事?”

    孟博明连忙抱拳躬身:“都监恕罪,此事不宜太多人知晓。”

    陈佑更是皱眉不已,在座的不全是他的亲信,孟博明当众说出这话,着实有些看不清形势。

    没时间在这里耽搁,陈佑起身朝赵德昭行礼,告罪一声便带着孟博明走出房间。

    来到一处角落,孟博明不等陈佑询问便急不可耐地说了出来:“都监!刚刚在城里有一个叫虞宗明的找到章都指,说戴和裕原本打算把咱们除夕攻城的消息传给宋军。幸好那个虞宗明和其他几个知道的人把这个消息拦了下来,然后说是戴和裕通知今天攻城,让几个同戴和裕有关系的将领一块倒戈,这才让他们顺利举义,没有出问题。”

    孟博明的话语有些乱,但陈佑还是听明白了,正是听明白了,所以他脸色沉了下来。

    “把虞宗明带下去歇着,问问都是哪些人知道戴和裕要给城内报信,一个一个问那虞宗明说的是否属实。”陈佑稍一思量,便做出安排,“这事交给章鹏来办,不要让旁人知道。”

    “是!”

    孟博明带着激动的心情离开了,陈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快步走进屋内,坐下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一次有不少宋军将领举义,我们既不能不防着点,也不能寒了这些人的心,大家议一议拿出一个好法子来。”

    潘美那边,凌晨时分街面上没人,一千骑兵很快就来到王宫前方。

    别看王宫只是普通宅院改建,但它也有一人多高的外墙,内侧甚至还筑了一道矮墙供人站在其上观察放箭。用骑兵攻城不现实,哪怕这王宫根本算不上“城”。

    潘美等人离得还远时,王宫守军就听到声音做好了准备,眼见周军出现在街道上,立刻就是一阵箭雨过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