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1章 若有冒犯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沈丞看着她从宫门口走出来,唇角扬起浅浅的笑意。

    容九脸上笑意盈盈,十分的高兴:“相公,你怎么来了?”

    沈丞温柔含笑:“夜色已深,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有小月儿陪着我,又有禁卫随行,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话虽这么说,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两人进了马车,容九盯着他道:“穆妃一事,父皇可生气了,你要是敢绿我,我就......”

    沈丞唇角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丝微笑:“就如何?”

    容九眯着眼,笑起来:“找成百上千个女人,累死你喽。”

    沈丞失笑,将她揽在怀里:“也只有你想得出来。”

    容九倚在他怀里,玩着他的手指:“相公,你读圣贤书,圣人老早就教过你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可要记在心里。”

    “阿九说的,为夫都记得。”

    “那你说说看,我昨天都说过什么?”

    沈丞:“......”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果然靠不住,”容九幽幽一叹,“你果然不爱我了。”

    头顶上,传来沈丞无奈又宠溺的笑声,沈丞温热的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她的手背:“为夫不记得了,等下阿九再说一遍便是。”

    被他摩挲过的地方,就好像着了火一般,偏他这般漫不经心,说的话,却撩得她心口砰砰乱跳。

    说什么?

    被他折腾得求饶的那些话吗?

    见怀里的人儿不说话,沈丞唇角的弧度越扬越高,手一伸开,与她十指紧扣,却是转开了话题:“事情还顺利吗?”

    容九轻咳了一声,道:“穆妃已死,她的侍女也已招供,穆家如何还能脱得了干系。”

    “话虽如此,却也不可大意,穆衍老谋深算,不会坐以待毙,一定会有什么后招。”

    “穆衍的毒越来越深,再老谋深算,没有命在,又如何布下后招?”

    容九就是笃定穆衍不会把《菩提图》交给穆王,才在颜料里混入了毒,说到底,穆衍不过是死于自己的野心。

    马车行驶在寂静的街道上,车轱辘碾过地面的声音,在夜色回荡着。

    巡夜的将士,见是公主府的马车,又有禁卫随行,知道马车里是容九,却还是上前拦了下来,查问道:“是谁?宵禁了还在外行走?”

    马车停了下来,禁卫道:“我等奉陛下之命,送九公主回府。”

    容九也打开马车,巡夜将士连忙躬身行礼:“我等职责所在,若有冒犯,还请公主见谅。”

    容九颔首一笑:“无妨。”

    马车又缓缓行驶起来,容九笑道:“神虎营在明珠手下,越发滴水不漏,甚好。”

    巡夜的将士,并未因为知道是她的马车,便就此疏忽,万一有歹人挟持她,混在她马车里,巡夜的将士不上前查问,岂不给了歹人可趁之机?

    神虎营守卫如此森严,定能守得长安固若铁通,坚不可摧。

    马车轻轻摇晃,夜色灯影缓缓透进来,也跟着微微流动起来,明暗不定的光影里,夜色越发地温柔静谧。

    一夜过后,老嬷嬷推开寝殿的殿门,发现穆妃竟悬梁自尽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