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池溏里的小莲藕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六曲山,从山上到山腹内,处处都在战斗。

    秦人部落的牧人如今是人多势众,而是一个个俱都精于合围扑击之术,便是猛虎恶狼,也会被他们的围杀之术轻易干掉。

    六曲楼的人大多武艺高强,可是个人武勇在训练有素的战阵配合扑击之下,其实能够发挥的作用极其有限。

    好在这里不管是山上还是山腹内,大部分地方没有宽敞的空间让牧民战术充分发挥他们千百年来围野兽训练出来的合围扑击之法,这才形成现在的胶着局面。

    可是,敌众我寡啊!六曲楼的人固然都是精英,很是苦战了一番,给秦人造成了大量杀伤。

    但是,整个形势,显然仍是对秦人有利的。

    六曲楼中本来不乏技艺超群、可以飞檐走壁,出入宫闱如入无人之境的高手,可惜如今却在仓促间,很多都窝窝囊囊地被一些草原健儿合力杀掉了。

    李淑贤站在高处一块大石上,前方两棵树,枝权横斜,树叶茂密,遮住了他的身形。

    李淑贤看着整个六曲山上处处厮杀的场面,神情很是冷静。

    在他身后,站着两名侍卫。

    他当初任大使,前往秦人草原时,曾携有一队亲随,随着他被封为左丞相,这些人也就成了他的贴身护卫。

    靳无尚本想以此表明自已用人不疑。

    反正李淑贤的随从不过十七八个人,在秦人草原上,在他靳无尚的部落里,这么点人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之后,李淑贤用他的作为,彻底打消了靳无敌的戒备,这些人的自由度就更高了。

    这次智取六曲楼,对靳无尚来说至关重用,所以李淑贤这位他最信赖的左丞相也被派了进来,以依附靳尚的一个小部落首领的身份。

    李淑贤冷静地观察着整个六曲山的动静,不一会儿,便有一个侍卫匆匆跑来,喜孜孜地道:“大人,小的随秦人杀进山腹,亲眼见那山腹中库房,金银累积如山,只是粮秣却并不多,尽如大人所料。”

    说着,他还捧了捧突然大了两圈的腰围。

    李淑贤捋着胡须,微微一笑。

    不一会儿,又有一名侍卫跑来,悻悻然地禀报道:“大人,六曲第一楼是接待外客之所,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什,被一位千夫人一怒之下,一把火给烧了。”

    李淑贤闪目望去,果见一处山峰,仿佛烽火台上的一道狼烟,一道浓烟滚滚而起。

    再过片刻,又有两个随从跑回来,身上还各自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袱。

    其中一人气喘吁吁地道:“大人,秦人攻进山腹,瞧见那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尽数掠掳了去。

    我二人遵大人吩咐,只拣书册之物收拾,抢得两包袱簿册,却还不知有何用处。”

    李淑贤看看二人胸口,二人胸口鼓鼓囊囊的,其中一个东西没有藏好,一条金链子掉出半截来,还在他胸口晃荡着。

    李淑贤暗自苦笑,只是这些所谓的随从,都是羊浩从急脚递中选拔出来的精干,他不怕这些人,却有些怕那个羊皓,不敢得罪,是以只得佯作未见。

    李淑贤道:“这些簿册,比那金珠玉宝还要值钱百倍,你们好生收着,回头交予大王,大王必有厚赐。”

    二人一听大喜过望,赶紧把包袱紧了紧,生怕掉出一册去。

    这一低头,其中一人才发现胸口露出一载金链子,不禁吐了吐舌头,赶紧塞了回去。

    李淑贤干咳一声,移目他顾,只当没有看见。

    李淑贤派出的人不断地归来,最后两人远远奔来,还要不时绕过那些正在混战的双方,步伐仍然矫健,看来不但眼力极好,体力也是极好。

    二人飞奔到李淑贤面前,竟然只是微微气喘,显然仍有余力。

    其中一人向李淑贤抱拳道:“大人,那密道,我们已经发现了,悄悄做了记号,仍按他们逃走时布下的障眼之物做了布置,免得被人发现。”

    李淑贤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很好,狡兔三窟,六曲楼虽是承平四百年,早已失了戒备之心,但我就不信,他们连一条后路都没有,呵呵,好!好的很,你二人立下了汗马功劳啊。”

    另一名急脚递道:“大人,您交办的差使,已经全都办妥了,咱们这就离开么?”

    李淑贤扭过头去,草丛中,骊珠被人反绑双手,口中塞了团破布,正用求恳地眼神儿望着他。

    李淑贤走过去,按着刀柄,望着骊珠道:“你,可愿跟我走?”

    骊珠立即张大了眼睛,拼命地点头。

    她只是一个女儿家,一个草原贵族帐下的舞姬。

    秦帝要她做什么,她自然只能照办,可如今已到生死关头,她哪里敢不答应。

    李淑贤脸上露出笑容,手离开刀柄,摸了摸她嫩滑的脸蛋儿,柔声道:“只要你安心跟着我,我自不会亏待了你。”

    李淑贤说罢,转身对一名侍卫道:“把我抛出去吧!”

    那侍卫答应一声,从草丛中又拖出一具尸体,那尸体穿着、发型与李淑贤一模一样,只是脸庞被砸得稀烂,就像肉搏中被敌人活活打死一般。

    那侍卫抓住尸体的腰带,奋力向前一抛,那尸体便顺着陡峭的山坡翻滚了下去。

    李淑贤四下看看,一挥手道:“走!”

    李淑贤手下随从就押着骊珠,跟着李淑贤,脚步匆匆地遁向六曲山后山。

    前山正打得不可开交,人脑子都要打成狗脑子了,他自然不会这时去凑趣,要走也得先翻到后山,再绕道离开。

    六曲山上打成一团的时候,杨瀚却正在与小谈大快朵颐。

    杨瀚盘腿坐在矮几前,面前一张银盘,盘中一大块带骨的羊腿肥肉。

    杨瀚使唤一口小银刀,一手抓着骨头,一手用刀切下一块热气腾腾的鲜美羊肉,在小碗调料中蘸了一蘸,递到小谈碗中。

    小谈苦着脸央求他:“大王,会胖的”杨瀚板着脸道:“吃!是胖了重要,还是你和孩子强壮重要?

    你好端端的,又不是有妊娠反应,为何不多吃东西,你已有了身孕,孩子要靠你供养生长,你不好好吃东西,你和孩子岂不都要瘦了。”

    小谈扁着嘴儿,见杨瀚板着脸,只好拿起筷子,小口小口地吃肉。

    小谈有了身孕,她的体质与千寻倒也相仿,不像小青,明明挺强健的身子,偏是吐的厉害。

    小谈有了身孕后,倒是胃口大开了,能吃能喝,没几天脸蛋儿就微微有了圆润之意。

    这一下小谈可有了心事,她自忖与青女王固然没法比,和千寻陛下也是比不得,万一胖了,容颜不复,那大王还会喜欢她么?

    因此小谈便有些刻意控制自已的食量,旁人也不敢管她,但杨瀚得知此事,哪肯答应,才有今日亲自逼她用餐的事儿发生。

    这手把羊肉下锅熟时,什么调料和食盐都不加的,不膻不腥,煮至七八成熟,这时只蘸一点调料,肥嫩浓香,实是难得的美味。

    杨瀚逼着她足足吃了小一斤的羊肉,这才哈哈大笑,道:“这才对嘛,你啊,不要多想,你是习武之人,待孩子生下来,你只需每日勤练武艺,很快就会恢复如昔,依旧苗条可爱的。”

    小谈撅着嘴儿,依旧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其实杨瀚如此体贴,她也觉得心窝暖暖,可是却仍对保持身材有一分执念。

    杨瀚笑道:“你呀,小青和千寻与你一样有了身孕,要胖大家一起胖,你怕什么。”

    杨瀚瞧她嘟着嘴儿可爱,伸手就想去刮她的鼻头,抬起手来,才发现手上满是汤汁油渍,便扬声道:“来人,毛巾!”

    “是!”

    外边脆生生地应了一声,便有一个少女款款地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一张托盘,上边盛着两块投洗过的毛巾。

    到了矮几前,那少女跪坐下来,双手抬起托盘,双眸下垂,眼观鼻、鼻观心,十分地乖巧。

    杨瀚拿了块毛巾给小谈,自已又拿起一块,细细地拭净了双手。

    杨瀚要将毛巾放回托盘上,那少女急忙伸手来接,两下里位置错了一下,那双分外柔滑妖冶的纤纤玉手便与杨瀚擦了一下,少女连忙缩手垂眸。

    杨瀚瞟了她一眼,这一眼望去,竟尔眼前一亮。

    面前,竟是一张俏媚不可方物的面孔。

    眉儿细细长长,宛如弦月长挂星空;一双明眸微微地垂着,却有一种狐一般的媚丽,那小瑶鼻儿极是精巧,因为微微垂头,看的更是分明,仿佛象牙雕就一般,毫无瑕疵。

    草原上,这样气质、姿色的女子实是太罕见了,杨瀚没料到莫雕氏派到小谈身边的人竟有这样的绝色,不免大感意外。

    只是因此一来,他的注视却让那少女感觉不安了。

    那少女虽是垂眉敛目,非常乖巧地跪坐在绒毯上,却能察觉到杨瀚看来的眼神,两瓣红唇便有些不自在地忸怩了一下,微微地一抿,唇瓣却仍是微微地上挑着,将一种青春娇美写意地煊染在她的脸上。

    杨瀚忙收回目光,拈起杯来,却发现奶酒已空。

    小谈瞧了二人情形,却是心中一动。

    杨瀚如今称王四年,后宫中一共只有三个女人,其中小青还是刚从东山归来。

    这三女之中,身世地位最低的就是小谈,实也难怪她常常生起危机感。

    为大王生下一子半女,自然是一种固宠的手段,可若在此期间大王冷淡了怜爱之意,却也难说是个得不偿失的结果。

    但是,若能有个盟友小谈眸波潋滟了一下,便嫣然道:“啊!大王还不识得她呢,妾身为大王引见一下,这位姑娘,叫莫雕狐,是莫雕夫人的次女,小谈与她一见投契,如今已经认了她做妹妹呢。”

    小谈说罢,转向荼狐,笑吟吟地道:“小狐,还不快叫姐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