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尔虞我诈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靳尚带着一千余族人抵达六曲山的第二天,便被引见给了六曲主人。

    当然,靳尚还是没有看到那个神秘的六曲主人本人,只是听到了他嘶哑的带着金铁之音的声音。

    一听六曲主人愿意全力扶持他为草原之王,靳尚欣然应允。

    当他说及因为会喷火的飞龙,牧草和牛羊损失惨重,需要大量粮食的时候,六曲主人信心十足地告诉他,尽管招兵买马,粮食,不用担心!靳尚听了这句话,心道:“左丞相的预料果然没错,这六曲主人在山腹之中,也不知藏了多少粮草。”

    靳尚暗暗冷笑,面上却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拜谢而去。

    次日,靳尚便派了几十个人,各携书信,前往各地,招募那些正陷入生存危机的部落。

    徐公公和木恩、木翼那些人也在趁着饥荒抢人,一船船地运往西山。

    但是,一旦听说到了六曲山,投奔左贤王就能有饭吃,这些草原部落当然首先选择投奔靳尚。

    第三天的时候,六曲山上就又多了两千多男女老幼。

    到第五天的时候,六曲主人派人告知靳尚,再有新来的投效者,不能再安排在山上了,可依山就势,在山下扎营。

    与此同时,六曲主人派往蓬莱、方壶采购巨弩和粮食的船队已经飞奔在路上。

    莫流连,满红绡,忆兰舟,青鸟,红螺,抚霜枝六位楼主齐聚六道轮回,六位楼主当然是有座位的,六位楼主齐聚,六曲主人也终于现了身,只是,他仍然没有露出真面目,他的脸上,戴着一副狰狞的鬼面。

    “六道之主已经很多年没有招集我们六位楼主一同议事了,却不知这一次召集我们,所为何事?”

    莫流连是第一楼的楼主,率先把大家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六曲主人坐在上首,一双冷厉老辣的眼睛缓缓扫过六位楼主,道:“杨瀚的发展,有些脱离了我们的掌控。

    尤其是,他居然没有放眼外海,而是想要开发内陆,居然派了人,翻越山脉,勘探地理,用不了多久,他一定会知道,内陆龙裔的存在。”

    莫流连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满红绡却是一个年约四旬,成熟得仿佛马上就要从枝头坠下的水蜜桃儿似的红衣女子,她冷哼一声,扬起了俏媚的下巴:“我当初就说过,该夺下五元神器,杀了杨瀚,若依我言,也不至于让杨瀚尾大不掉!”

    忆兰舟是个面如冠玉的中年士,他呷一口茶,淡淡笑道:“五元神器,自一开始就落到了巴家手中,放在巴家的祖祠里。

    我们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也不是没有派过高手,可是,有谁能穿过那整整一座山的巴氏子弟,爬到最高峰去?”

    满红绡不服气地道:“那至少也该杀了杨瀚。”

    忆兰舟淡淡地道:“拿不到五元神器,杀了杨瀚,又有何用?”

    青鸟尖声道:“好了,你们不要吵了,现在说这些屁话,有什么用,显示你们的先见之明么?”

    满红绡瞪眼道:“青鸟大人有何高见了?”

    青鸟颊凹腮瘦,鹰钩鼻子,眼神锐利而阴鸷,听了满红绡讥讽的话,冷笑道:“我没有高见,却也不曾卖弄自已所谓的精明!”

    红螺年近六旬,穿一身先秦阴阳家的袍服,眼皮半抬不抬地道:“诸位不必争吵了,且听六道之主,有何主意吧。”

    满红绡和青鸟各自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六曲主人坐在上首,缓缓地道:“检讨过失,就是为了防范再错。

    我们,小看了杨瀚,这是第一个错!我们错看了小青,这是第二个错!现在,我不想再犯第三个。”

    一直不曾言语的第六楼楼主抚霜枝沉声道:“那么,我们该怎么做?”

    六曲主人道:“靳尚,正在招兵买马。

    我已派人前往蓬莱和方壶,采购可射飞鸟的巨弩以及粮草,但是,今日之靳尚没有异心,不代表来日他兵强马壮之后没有异心!”

    莫流连憬然道:“你的意思是?”

    六曲主人道:“我想,架空靳尚,以其名,招募草原牧族,但实权,由我六曲楼直接掌控!”

    六位楼主顿时哑然,过了半晌,红螺才缓缓地道:“我六曲楼能传承四百年不衰,就是因为我们一直秉持初创之时的规矩,避身幕后,不会直接出面,如今要改变这一规矩么?”

    六曲主人道:“此一时,彼一时。

    当初制定这一规矩时,我们六曲楼是何等弱小?

    当时的瀛州、方壶、蓬莱三洲帝国,是何等的强大?

    他们对我三山洲,控制的是何等严格?”

    抚霜枝突然道:“六道主人所言,甚有道理,我赞成!”

    六位楼主中,以他年岁看来最小,也有三十出头了,这时他一开口,众人都望向他。

    抚霜枝道:“内陆龙裔,一代代繁衍生息,与我外陆隔绝越久,越会离心离德。

    如果我们现在还不下手,只怕永远也没有机会把他们纳入治下了。

    我们可以暗中策动方壶诸公国造教宗的反,我们可以策动蓬莱之乱,我们可以暗中资助木下小次郎,使得瀛州分裂,但是,一旦他们站稳脚跟,无一例外,都会和我们划清界限,为什么?”

    抚霜枝看了众人一眼,道:“因为,当那里的一切,全都变成他的以后,他就从我们的共同利益者,变成了对头。

    虽然,在策划诸洲之乱的过程中,我们也赚得了很多利益,可是再大的利益,有谋一国、谋一洲大么?

    我们六曲楼成立的初衷,就是复兴三山帝国啊,我觉得,我们是时候走出去,亲自培养属于我们的力量,与这天下群雄,引弓逐鹿,一较长短了!”

    莫流连道:“我反对!”

    满红绡明眸一转,似笑非笑地道:“我支持!”

    满红绡转向青鸟,道:“你一向喜欢跟我唱反调,定然也是反对的了?”

    青鸟皮笑肉不笑地道:“我支持!”

    莫流连反对,抚霜枝力撑,满红绡和青鸟也支持,现在就看红螺和忆兰舟的意思了。

    忆兰舟却不说话,只是微笑地看向一身阴阳家打扮的红螺。

    红螺神情淡漠,心中却在冷笑,在座几人中,但凡年纪大的,才不赞成。

    年纪轻的,富贵荣华早已享用不尽,对于睥睨天下、指点江山的权力,莫不热衷,自然支持。

    这忆兰舟年岁也不算大,才四十出头,定然也是要同意的,那样的话,就算我反对,他们同意的也占了多数,还是会通过,而我则难免被六道主人暗自忌恨,忆兰舟一向与我不合,这是想挖坑让我跳?

    老夫才不上当。

    红螺淡淡地道:“老夫也支持!”

    忆兰舟目中略泛意外之色,旋即一拍手,笑道:“我自然也是支持的,如此说来,六曲楼中,只有莫老大是反对的呀,呵呵”六道主人缓缓站了起来,沉声道:“好!那么,这一决议,便就此通过。

    我宣布,由抚霜枝出面,架空靳”六道主人刚说到这里,忽听一阵喊杀声起,由远而近,仿佛大浪扑来。

    殿上七人愕然起立,望向门口,就见一道人影儿鬼魅般跃了进来,凌空一跃,卟嗵一声砸在大殿上。

    七人定睛一看,那人一身青衣,白发白眉,赫然正是前殿迎客的鬼卒店小二。

    他背上,赫然插着五六枝箭,枝枝没入体内一半。

    “不,不好了!我们上当”店小二话还没说完,已经怒目圆睁,气绝身亡。

    与此同时,呐喊嘶杀声似就在耳边炸响了似的,七人霍然向殿门口看去,一群草原健儿蜂拥而入,人影刚一闪现,一枝枝利箭就从他们弦上激射而出。

    这厢箭矢横空,尚未及体,那边他们已一反手,将弓挂回肩上,反手一拔,马刀在手,挥舞着明晃晃的马刀便追杀过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