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施恩术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苏灿说要亲自戍卫寝宫,看来果然没有诳言。

    杨瀚一吼,他就连滚带爬地从殿宇一角冲了出来。

    “大王!”

    “说,你收了胡可儿多少好处,竟然配合她将两个女人送进寝宫?”

    苏灿负责今晚的寝宫安全,两个大活人送进来,他不可能不知道。

    况且这两个少女,竟是被剥得一丝不挂,连枝簪子这等尖利之物都不许带,明显是出自他的要求。

    苏灿干笑两声,搓了搓手,讪然地道:“大王,臣实是一钱的好处,都没拿他们的。”

    杨瀚冷冷地瞪着苏灿,道:“这么说,你也收了胡家的美人儿了?”

    苏灿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臣只是臣是听了胡太后啊不,胡可儿一番哭诉,心有不忍。”

    “哭诉?

    她对你哭诉什么?”

    “她胡洪两家人多势众,她担心大王忌惮,会把胡、洪两家发配北疆,分置各处,受到各氏族部落欺压,所以想抱紧了大王的大腿。

    臣也是见她情真意切,又想着,这事儿于大王又没什么伤害,所以”“所以,你就擅作主张,真是好大的狗胆!来人呐,把苏灿给我拖出去”苏灿吓的脸儿一白,卟嗵一声跪倒在地:“大王饶命!”

    殿宇拐角阴影处陡然也冒出一道人影,娇声道:“大王且慢!”

    杨瀚听见声音,凝目望去,就见月光树影之下,姗姗走出一道人影,月下倩兮,灿如星辰,竟是那胡太后可儿。

    胡可儿走到杨瀚面前,盈盈跪倒,求恳道:“都是妾身苦苦央求,苏将军才予通融,大王若要惩罚,便请惩罚妾身好了。”

    杨瀚看了苏灿一眼,道:“念你征战之功,寡人免你死罪,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来人,拖出去,重责二十军棍。”

    苏灿脸色一变,说实话,之前他的乞饶求恕,多少有些作戏的成分。

    在他想来,把两个活色生香的小美人儿剥得白羊儿一般送上你的枕头,哪个男人会为此生气?

    所以大王的所谓惩罚,多半只是自找一个台阶下来。

    谁料,有胡太后求情,还要打他二十军棍。

    涉及大王,便无小事。

    纵然是自觉对大王是好事,也绝不可瞒着大王,擅作主张。

    当军棍重重打在苏灿屁股上时,苏灿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

    寝宫前,苏灿已被拖走,胡可儿还跪在杨瀚面前。

    杨瀚皱眉道:“你起来吧。”

    胡可儿垂首道:“大王还没有赦免妾身之罪,妾不敢起。”

    杨瀚冷哼一声道:“不要以为你是女人,寡人就不会罚你。”

    胡可儿忽然泣声道:“妾身知罪,妾身也是没有办法。”

    杨瀚道:“我任命你为大泽太守,胡、洪两家亲族,概不追究责任,你还担心什么?”

    胡可儿幽幽地道:“大王既然要问,妾身不敢隐瞒,只是言语之间,若有冒犯”“寡人赦你无罪!”

    胡可儿听了,便一顿首,哀声道:“大王洪恩,可妾不能不想,这是不是大王的缓兵之计?

    待南疆全部平复之后,妾与族人,又会受到怎样的安置?

    如此,岂能不惶惶不可终日?”

    杨瀚不耐烦地道:“我没那许多帝王心术,说是饶你,便”胡可儿仰起脸儿来,颊上两行泪痕,泪眼凝睇着杨瀚,道:“敢问大王,若是易地而处,大王真能心中安宁,毫无忐忑?”

    杨瀚听了心中一窒,整整三年啊,他曾如履薄冰,如临深渊,那种滋味,怎不明白?

    胡可儿道:“大王若是冷落了我家,我举族上下,便要心中不安,唯恐下一刻便要钢刀加颈!大王若是宠信我家,有些嘉勉奖励,我家也要惶恐不安,唯恐这是裹了蜜糖的毒药,下一刻便要明升暗降,先拿去京城,再无声无息干掉。”

    杨瀚很是无语,但是这种心态,确实胡可儿道:“大王若是不冷不淡,那我胡家一样要患得患失,不知是受了大王厌弃,还是大王对我家存了什么想法。

    这,还只是大王与我胡家之间”胡可儿悠悠叹息一声,道:“且天下间多势利之人,锦上添花之辈比比皆是,雪中送炭之人万中无一,世态炎凉,大多如此。

    就算大王没有别的想法,我胡氏家族安居南疆,朝中那些臣武将,便没有揣摩上意者、猜忌我家者?

    到时进几句馋言,便是大王你不放在心上,消息传来我家,必也惊天动地。

    如此一来,我家是功不敢立,过不敢有,赏也担惊,罚更害怕,那样的日子,可怎么过呀”杨瀚很不理解她的想法,苦笑道:“难道,献上两个女子,这些担心便不复存在了?”

    胡可儿道:“是!”

    杨瀚一呆,胡可儿道:“投献,投献者非寄望于三两美女,受献者也未必是迷于女色,这只是一种态度。

    大王接受了,就是接受了我们的忠心,我们就不会心自不安,猜疑不休。

    寝宫内那两个女子,一个是妾身的亲生女儿,一个是妾身的甥女,大王若接受了,我家也不敢以国戚自居,但是外臣他人,就不会轻易在大王面前进我胡家的谗言。”

    杨瀚想要斥其荒唐,可是这个道理,确实是人之常情,并无不妥,你可以说这样的交易功利,可它确实是从古到今一直发挥着作用。

    杨瀚也不知该如何驳斥了,望着她一脸理所当然的神情,杨瀚很是无语。

    不料,胡可儿见杨瀚一直定定地盯着她的脸蛋儿看,渐渐羞怩难堪,轻轻垂下头去,宛若天鹅垂项,却是轻轻地说了一句:“大王若是嫌弃小女与甥女生涩稚嫩,不懂侍奉,想要妾身伺候,妾身也使得的。”

    杨瀚唬了一跳,赶紧摆手道:“荒唐,怎可如此作想。

    你哎,如此怎么”杨瀚突地灵机一动,道:“你胡杨两家族众甚多,应该有一些刚刚出生亦或就要出生孩子的家庭吧?”

    胡可儿一呆,有些茫然地道:“是,有”心中却想,大王为何突然提到这个?

    风牛马不相及啊?

    杨瀚喜道:“甚好,那么,你便从中挑选些合适的人家,迁往忆祖山吧。

    寡人有一后二妃,皆已有了身孕,最迟今年秋上,就要生产了。

    到时候,让小孩子们玩在一起吧,将来再一起读书,叫他们,做王子王女的伴读,这可能解了你的后顾之忧?”

    胡可儿大喜过望,这何止是解了她的后顾之忧,从小跟王室继承人打好关系,这是要送她胡家一份绵长的福泽、悠久的福禄啊。

    胡可儿一个头磕了下去,感激涕零地道:“臣,叩谢我王!”

    只是这一句话说出口,想起方才为了想跟大王攀上关系,竟然含羞忍辱地要自荐枕席,偏生人家还不要,真个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条地缝儿钻进去。

    杨瀚满意地微笑起来,早怎么不曾想到这个主意?

    这伴玩伴读,可以多找一些啊,徐、蒙、巴等各大家族,都可以选些适龄的孩童来,我儿从小便有一个铁杆儿班底,来日自可高枕无忧。

    本王,真是聪明啊,哈哈!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