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异想天开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一行人马,悄然进入了大泽城的王宫。

    杨瀚抵达时,已是黄昏,所以没有举行任何仪式,甚至在他抵达之前,知道他将来大泽的人也不多。

    先帝洪家和今帝赵家的女眷,大部分都还住在宫中,如果避嫌,又或者为了更加安全,杨瀚都不该住在这里。

    但是,杨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里。

    因为,他是三山之王,他驻跸之处,就是行宫。

    这城里的皇宫,是伪皇的宫殿,他既然来了,若避而不住,难免将对方摆到平起平坐甚而高自已一等的感觉。

    所以,他必须得住,这是一种意义,一种象征。

    无论这是继承还是占有,他住进来,这所谓的宋国,从此才算是他的。

    宋国多沼泽河流,有江南水乡气派。

    虽说该国一向落后,虽有种植稻米,但原来以打渔居多,但是身居上位者,所居所住还是极其奢华的。

    这大泽城刚进城时感觉破破烂烂,实不足一提,不料进了这大泽宫,竟是曲池游廊,殿阁亭榭,不一而数。

    有卢橘幽篁,一径深曲,绕池而设。

    有奇花异草,红破白露,枝影扶疏。

    漫步苍苔细石之间,逡巡而赏,野趣横生,倒是确有几分雅致。

    苏灿虽然早就接受了胡太后的乞降,却也只是接管了这大泽城,这王宫,他是不敢踏进半步的,不然,就有图谋不轨之嫌。

    是以他这也是第一次踏进王宫,对这宫中景致也是啧啧称奇。

    杨瀚一路行来,心中暗想,此处景致倒也幽雅,小谈已经有了身孕,若这时送回忆祖山,一路之上,舟车劳顿的确也不便。

    这大泽城在秦人草原和孟国之间,待了结了草原之事,我不妨暂住于此,小谈所居环境,也能改善一下。

    胡太后及胡氏一众女眷战战兢兢地候在这里,杨瀚的身影刚刚出现,她们就像割倒了的麦子似的,齐刷刷地跪了下去。

    杨瀚急忙唤起,一见这胡太后,却是不由得一愣。

    先前只听称呼,他便先入为主,只当这胡太后已经多大的年纪,谁料这一看,竟是个二十许人的美丽女子。

    胡氏自然不敢再着太后冠服,只穿了极素淡的一袭袍子,除了乌黑亮泽挽成了堕凤髻的头上插了一支碧玉簪子,耳轮上坠了两点垂针耳环,再无其他任何珠玉花钿的装饰。

    可那一张不施脂粉的清水脸儿莹润嫩白,干净的仿佛刚从宝蛤中剔出的一颗珠子,宝光流莹,引人瞩目。

    将杨瀚毕恭毕敬地迎至殿中坐下,胡太后便亲自为他奉茶。

    其实这胡太后已经三十三岁了,只是水乡女子,极会保养,所以瞧来如双十年华的女子一般可人。

    赵恒是以继承洪林帝位的方式袭了皇位,所以自然把她奉为太后。

    只是,胡皇后成为太后以后,就被圈禁在宫中西北角冷宫之中。

    而现在,随着她联络旧部,抓了赵恒亲信,开城向苏灿投降,如今被关在西北角冷宫的,反而成是她以前的弟妹,如今的宋帝赵恒的皇后及其妃嫔、亲眷。

    “夫人客气了。”

    杨瀚没有起身,只是屈指叩了叩桌面,以示谢意。

    杨瀚道:“我称你为夫人,是因为,这所谓的周国、宋国,前后两任帝王,我是不认的。

    三山洲上五百年来,只有两个王,西王杨瀚,东王靳青。

    不过,夫人献地于国,免生刀戈,对社稷是有功的,因此,当得一个诰命夫人。

    夫人请坐,洪氏与胡氏经历,我是知道的,断然不会再加罪于你们。”

    杨瀚一来,便开宗明义,说明了对他们的态度,可以明显地看到,在场所有的胡洪两家人物,齐齐松了口气,脸上顿时有了几分活力。

    杨瀚呷了口茶,又向胡太后做了个请茶的姿势,然后问道:“大泽如今的户籍男女丁口,以及田亩山林之数,可都有所记录?”

    胡太后毕恭毕敬地道:“妾身献城的第二天就统计出来了,举凡风、月两部人口、田亩、山林、船只等,俱都统计出来了,只是苏将军不敢接受,执意要等大王前来。”

    胡太后说罢,马上就有一个族人将黄绫包裹着的厚厚一摞卷宗交到了杨瀚手上。

    苏灿很高兴,这胡太后果然会做人,只一句话,就把他的谨守本份和对大王的忠心表达了出来。

    杨瀚没有马上查看,只是点了点头,羊皓上前,将这些资料接了过来。

    杨瀚道:“现如今,大泽各方面情形如何?

    城中秩序、商贾流动,春耕在即,农耕方面等等。”

    胡太后谨慎地道:“这就是妾身冒昧促请大王往大泽一行的原因了,这大泽今后的税检、民诉、按察、农事等,都需有人负责才成。

    大泽既归顺于大王,这些职差,理应由大王钦命官员,才好”“也就是说,现在这些,全都处于放任自流的阶段?”

    杨瀚轻轻皱起了眉:“这不好,尤其是农耕,一旦误了春时,那这一季便都毁了。”

    杨瀚站起身来,在殿上徐徐地踱着步子,胡太后等立即站了起来,小意儿地呼吸着,静静地等他裁断。

    杨瀚在思索,何人可以负责这大泽政务。

    他手下的人还是少啊,虽说臣正在大力培养之中,可哪有那么快就成才的。

    高初现在在忆祖山领政务,辅佐小青。

    其十大弟子,现在已分置地方。

    一则,那才是杨瀚的根本,必须更加重视。

    二则,这些人虽饱读诗书,可还是要从基层干起,才能真正明白政务运行的各个方面,经验和历练,是书本教不了的。

    南疆这边,哪里还有人手可用杨瀚反复思量半晌,竟是一个人也拿不出来,城务安全、税务提举、提刑按察、粮赋徭役、牍典册、仓房银库,人口田亩,诸般种种,是行政治理的关键,就算手下有大才,一旦来了,光是要了解这一切,都要数年功夫,如何能马上变成一名干吏?

    杨瀚越想越是焦虑,忽然目光一扫微微垂首而立的胡太后,心中忽地一动,向她笑了一笑,说道:“大泽由风、月两部落组成,一直以来,风都强大于月,可是据我所见,洪林此人,胆魄虽有,却是有勇无谋,这大风部落一直如此强大,想来是夫人您的功劳了。”

    杨瀚知道,这南疆部落,女人能发挥的作用几乎与男人无异,再想到已经住了冷宫的胡太后,居然有本事在第一时间获悉赵毅全军覆没于葫芦谷,然后马上果断召集旧部,一举抓捕了赵恒留于大泽城中的心腹,献城乞降,以求平安,这个女人,定不简单,因此有此一问。

    羊皓踏前一步,细声细语地道:“大王英明,大风部落内政,一向是由胡氏掌管。

    据奴婢调查,当初劝说洪林联合赵恒,立国自保的,也是胡氏。

    胡氏虽不掌军,但是大泽百业,除军事外,无不受其恩泽,所以,才能一呼百应,迅速控制赵恒心腹,掌握大泽,献与大王。”

    胡太后被羊浩夸得十分忐忑,一张清秀的脸蛋儿上满是窘迫紧张,低低地道:“大王恕罪,妾身那时只是”杨瀚笑道:“无妨!胡夫人,你,可有大名?”

    胡太后一愣,望了杨瀚一眼,忸怩了一下,低低地道:“妾身,未嫁时的闺名,叫胡可儿。”

    这南疆风俗,女人嫁人之后,便少有以姓名示人的。

    只有云英未嫁之身,才有一个闺名。

    杨瀚突然问起,胡可儿不敢不答,但说出来,终究不甚自在。

    杨瀚颌首一笑,道:“好!胡可儿,寡人今日,便任命你为大泽太守,此地军事,由苏灿负责。

    其余政务、税务、司法、农事等,一概由你负责,你,可愿为寡人分忧?”

    任命一个女人,而且是前朝的太后,做你的封疆大吏、一方太守?

    一时间,满堂皆惊,胡可儿也是吃惊的小嘴张成了o形,再说不出一个字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