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残骸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二颗水灵珠!

    看着手里淡蓝色的珠子,张嘉玥欢喜得眼睛都要眯了起来,长生锁空间正是因为融合了一颗水灵珠,才让那方天地更加的完善,但水灵珠可不怕多,融合得越多,里面的灵气就越充沛。至于五行失衡……呵呵,现在考虑这个还有些这早了。

    不过现在不是融合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将灵珠收起,然后跟众人一起挖掘那些果树。

    这些果树都生长了很长时间,每一颗都几乎有几人合抱粗细,挖起来格外费力。

    嗡~

    突然,地面一阵轻颤,虽然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众人的动作都是为之一滞,钱小豪转头看向张嘉玥:“玥姐,真有人来了?”

    张嘉玥镇定无比地点了点头:“没想到会这么快,算他们运气不好。”

    她与吞金狐签了血契,虽然不能像面对面交流那么方便,但意识层面上的沟通还是没有问题的——风雷剑宗的后援已经被终结了。

    上千株果树要全须全尾地挖出来,不是那么容易的,饶是以张嘉玥的体质,在全部完成之后,也累得筋疲力尽,以至于在打通第四重光幕的时候,张嘉玥都觉得腿脚有些发软,而钱小豪却发出了一声欢呼,众人随着他的目光望去时,却见得两座被压垮之后只剩下了个大概轮廓的洞府。

    之所以钱小豪先出声,是因为他熟悉这些建筑的格局——跟三阴宗弟子居住的洞府很相似。如果这两座洞府的主人当初没有逃离的话,说不定还真的有所发现。

    张嘉玥笑道:“看来咱们的运气还是不错的,至少这一路走来,破除禁制光幕之后,并没有空手而归的时候。”

    “那也要先把这两座洞府挖开了再说!”张嘉玥向姜曼做了个请的手势。

    姜曼也是一位觉醒者,她有一只特殊的战魂巨岩兽。融合之后,能够披挂上一层岩石铠甲,但不家一个比较特殊的能力——‘控土’。

    此时接到张嘉玥的命令,姜曼向前轻轻踏上一步,几个人便觉得脚下的地面再次震荡,而后垮塌的洞府上覆盖的巨石泥土顿时如同被人搅动一般,开始向着两侧自行分流,被埋藏的物品一件接着一件的从地底泛起,然后又被流动的泥石整整齐齐的送到众人跟前。

    尽管张嘉玥已经知道对方的这种能力,而且自己这边也有人能够做,但如同姜曼这般做的自然流畅,全程圆转如意,却远远不能够达到。

    不过众人的注意力很快便被从洞府当中翻检出来的物品吸引了过去,因为张嘉玥终于在洞府当中发现了一件法器。

    “还能用吗?”钱小豪好奇地问道。

    钱小豪刚刚说完,便听得姜曼突然‘哎呦’一声,众人不明所以向他望去,却见他手掌在身前微微摇晃,前面地面上的沙土也跟着向着两旁分流,而后一具残骸便显露了出来。

    “是齐天派的弟子吗?”钱小豪讶然问道。

    作为俘虏,月兔对于齐天派肯定要比张嘉玥她们更熟悉,仅从残骸上遗留的一些物品,便能够确认其大致的身份。

    能够在这里修炼的弟子,基本上都是齐天派的内门弟子,除了有特殊技艺上的天赋……譬如炼丹=炼器这般,绝大多数都必须有着金丹以上的修为才有资格,又或者是被结婴境修士看中之后收做亲传弟子也可。

    张嘉玥打量了一番,从那具残骸之间取下一只明黄色的纳物袋,她魂力在纳物袋中找了一遍,然后将其中的所有东西一股脑地,在地面上堆起了好大一堆。

    钱小豪看着地面上这一大堆东西,道:“也没什么好东西嘛,还是齐天派的内门弟子,怎么就这些东西?”

    张嘉玥笑道:“内传弟子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不是每个从都跟善财童子似的。”

    钱小豪撇了撇嘴,却也没有再辩驳。

    这名修士身上的纳物袋更像是一个杂物袋,盛放的东西当真不少,过了漫长的时间,里面装的那些植物类的材料都已经药性流失了。

    倒是一些灵石和装在特制药瓶里的丹药还能够使用。除此之外,还有几件兵器勉强算得上不错。

    “这里又有几具尸骸。”姜曼继续清理这片废墟,又先后发现了几具残骸。虽然它们身上都有纳物袋,但里面的东西都价值不高,还没有纳物袋本身价值高。

    随着两座洞府的废墟渐渐地被清理出来,又是一具尸体从砂石中被挖了出来,身份同样是齐天派内门弟子,这不禁令众人又微微有些失望。

    “咦,没有纳物袋,他的手上应该是纳物戒指吧?”钱小豪目光盯着残骸的指骨说道。

    张嘉玥笑道:“这家伙自然戴的是纳物戒指,想来身上应当有些好东西了,快找找看看!”

    林昭觉动作快,也没有什么顾忌,上前就将那枚纳物戒指取下来,然后将里面的东西都取了出来,而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亮。

    在这一大堆物品中,有一件法器……法器,是在器皿上利用符文阵法赋予器皿特殊力量的一种物品,也就是人称的法宝。但是,法宝也分品质,而法器是最低品的。

    这件法器是一柄长剑,剑身上散发着强烈的火属性能量波动。

    几只用来盛装丹药的药瓶。灵石的数量要远远超于其它几具尸骸的总合,足有二百多块,一些药效尽失的药材。

    此外,还有一张青色的符箓……这张足有一尺长的符箓上篆刻着密密麻麻的灵光符纹,上面传来浩大的能量波动让张嘉玥都感到异常心悸。

    然而所有这些当中,最吸引人注意力的却不是法器、丹药、灵石,更不是那张可能封印了一道神通的符箓,而是掉落在所有物品当中的一块玉简。

    传承玉简,能够用到这种物件的,上面往往记载着某种传承。

    张嘉玥将魂力渗入玉简,片刻之后,神色间带了一丝震惊之色,慢慢的将魂力从玉箭当中退了出来。

    钱小豪连忙问道:“玥姐,里面记载的是什么东西?”

    张嘉玥口中连赞两声“厉害”,这才道:“玉简中记载的不是神通也不是功法,而是一种秘术,一种可以走捷径进阶金丹境的秘术!”

    众人的脸上顿时各自动容。

    要知道,他们都修炼了五行真解,虽然是阉割版的,但那也是炼气术。对于炼气方面的常识也很清楚。事实上,不要以为筑基、金丹是那么容易成功的。就譬如筑基,百中出一那都是向产,大多数人都是在筑基期徘徊,终生不得寸进。张嘉玥发现的这道秘术,极为诡异却也极为有效,修炼之后,可以使得那些久久无法进阶,可积累底蕴却已经足够的修士有六成的把握进阶筑基期或者金丹期。

    不过不过修炼这道秘术同样极为苛刻,首先,这道秘术只能够使用一次,一旦无法成功,修士本人自然元气大伤,日后永无进阶希望;其次,这道秘术对于修士自身潜力损耗极大,即便是侥幸进阶,今后便也没了继续上升的可能;还有第三,施展这道秘术要特制丹药的支持,而这位内门弟子显然已经在做这样的准备了,纳物戒指里的丹药就是修炼这道秘术使用的。

    在所有的物品当中,这道秘术大概就是最有价值的了……没人愿意主动施展这种秘术,就像是一个死刑犯在牢中一天一天倒数着自己秋后问斩的日子。可对于一些死刑犯来说,立马上断头台和秋后问斩比起来,或许他们更愿意选择后者,能拖一天算一天,更何况还能享受更高一级的待遇。

    有天赋的人,不会去修炼这种秘术,但大多数普通资质的人,终其一生或者漫长的时间,都无法晋阶筑基期或者金丹期,如果修炼这种秘术,有可能早日掌握相当于开启一道基因锁的力量,那也是相当有意义的。譬如曙光基地,五行真解已经在战队甚至基地中普及,如果辅以这种秘术,那战队当中就有可能出现一批筑基修士,相当于开启了第一道基因锁的进化者。而在涅槃战队当中,实力最差的也是后天进化者,修炼成功之后,实力会提升一大截,可以想象这样的队伍在末世中的强悍。

    灵石什么的,张嘉玥没有看上,直接将其分给了众人,但其它物品全都交给她保管,以后会根据需要发给某人使用。

    众人又将这两座洞府的废墟搜寻了一遍,现再没有什么收获之后,便又将目光看向了第五重光幕。

    相比于其他人的轻松,张嘉玥的神色便要凝重多了。

    眼瞅着张嘉玥好长时间没有动作,脸色也愈发的凝重,似乎有些难以决断的样子,钱小豪在一旁问道:“玥姐,这道光幕跟前面有什么不同吗?”

    张嘉玥点了点头,道:“现如今我们有两种方法破除第四重光幕,其一便是如同先前那般借助阵法削弱光幕力量之后,再合众人之力强行破除;其二则是缓缓图之,慢慢的将光幕的力量消磨殆尽。”

    姜曼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用第一种,之前不都是一直在用这种方法吗?”

    张嘉玥说道:“第五重光幕和前面四重有所不同,其特殊性就在于,如果强行破除第五重光幕的话,有一定的可能引发整个禁制的反噬。”

    众人都是一愣,钱小豪则问道:“那第二种方法呢?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用第二种?”

    张嘉玥道:“第二种方法所用的时间太长,需要我们一起出手,利用自身的力量源源不断的与光幕对抗,从而达到削弱并最终破除禁制的目的。”

    “那需要多长时间?”

    张嘉玥无奈道:“大约至少六天六夜!”

    “这么长时间?”钱小豪的语气显然不愿意等。

    张嘉玥摇摇头道:“这还不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在此期间不能有丝毫的停滞,否则就是一场无用功,我们这些人能够坚持下去吗?”

    “最可虑的是,六天六夜也不过是我大概估算出来的一个大概时间,要是好不容易坚持到了六天,可到时候禁制仍旧差了最后一步无法破除,那可真就白白浪费时间了。即便是破了,我们恐怕也是精疲力尽,再想要破除下一重禁制,至少需要数天的恢复,到时候还是耽搁时间。”

    姜曼目光转向张嘉玥问道:“真会引起禁制反噬?”

    张嘉玥脸上的神色也有些不太确定,道:“我只是说有可能,之所以采用第二种方法,也是为了稳妥起见,以防万一嘛!”

    姜曼笑道:“前面四重禁制光幕破除的时候,哪一次不是冒着反噬的风险,怎得到了第五重禁制的时候,你反倒是担心起反噬来了?”

    “都到这一步了,该赌还是要赌!”

    姜曼表现的相当果断,倒是让张嘉玥有些自惭了……她从来不是一个善于妥协的人,更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但刚才,确实是有些犹豫了。

    “那就赌一下吧,要是用第二种方法,即便是侥幸成功了,咱们恐怕也要再花费半个多月的时间来休整,咱们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等待。”

    张嘉玥一锤定音,不过她还是嘱咐道:“你们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一旦引发禁制反噬,记得各自以魂铠守护自身,如果反噬引动范围太大,那就只有先行退出这里再说。”

    之前四次联手破阵,早已经让众人有了足够的默契,轻车熟路的两次齐射,很快便在光幕之上打开了一个通道,不过因为这第五重光幕已经远较前四重坚韧的缘故,这一个通道显得略微小了一些,而且还在快的合拢。

    “再来一次!”张嘉玥大喝一声,众人闻言,连忙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攻击!”

    随着张嘉玥的喝令,众人再次向光幕发动攻击,一举将第五重光幕上的通道拓宽,可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连窜的轰鸣声由远及近,从四面八方向着她们所在的位置汇聚而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