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章打秋风的穷亲戚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一零七章打秋风的穷亲戚

    钱多多跟冯英之间的战争一般都起于口角,结束于斗殴。

    冯英骂不过钱多多却总是喜欢吵架,同样的,钱多多明知道打不过冯英,每次都是她先动手。

    适当的争吵跟斗殴对于缓解两人之间的矛盾有很大的作用。

    好在两人都很要脸皮,即便是斗殴,打的也非常好看,不仅仅云娘会看,家里其余的仆役们也会看,并不时地报以掌声。

    两个母亲在斗殴,两个小的就头顶头的顶牛。

    母亲们斗殴完毕,孩子们也顶牛完毕,就会胡乱找一个妈扑过去,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两个孩子都往钱多多的怀里扑。

    每当出现这种事情的时候,即便是斗殴失败,钱多多依旧骄傲的像一只会下蛋的母鸡。

    冯英回来之后,钱多多就很大方的把自己积攒的金子,银子分了冯英一半,准确的说是分给云彰的,以钱多多爱财如命的性格来看,把钱给谁,就说明这个人在她心中就是最重要的一个人。

    论起活色生香,冯英是远远比不过钱多多的。

    不是因为钱多多比冯英漂亮,而是因为,钱多多的所有举动都符合男人对女人最美的期望。

    这个时候,即便是有一些自私,小气,贪婪的毛病,看上去也很美。

    “后宫三千佳丽,钱多多独占两千九百九十九,这一份估计还是钱多多看我可怜,特意给我留出来的是吧?”

    冯英坐在梳妆台前挽头发的样子能迷死人。

    她的头发乌黑发亮,解散发髻,头发如同瀑布一般倾泻下来的时候,正好将她纤细的腰身,丰隆的臀部完美的映衬出来,美不胜收。

    “其实呢,我现在就是一个大昏君,皇帝有三千佳丽算什么,我有五千九百九十八个,你们两个人,娶一个就足够把一个好皇帝弄成昏君的。

    我娶了你们两个,直到现在还能英明神武,实在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冯英转过头瞅着坐在床榻上瞅着她的云昭道:“嫁的人对不对我不知道,就凭你的这张嘴,女人就算被你坑死也没有什么好冤屈的。”

    云昭笑道:“那是,我在拿命来喜欢你们两个呢,自然不会让你觉得嫁错人。”

    冯英笑道:“这话应该在我临死前说,那样就圆满了。”

    云昭捏捏冯英结实的肩背道:“就你这身体,我跟多多两个可活不过你。”

    冯英吃吃笑了起来,回头攀住云昭的肩膀道:“三个人其实挺好的。”

    云昭摇头道:“对我不好,一个男人就该娶一个老婆,我不小心娶了五千九百九十八个,负担很重。”

    冯英靠在云昭怀里幽幽的道:“我以前可没有想过我们成亲之后会过的这么舒坦。”

    云昭道:“这是三个人相互克制的结果,再加上我们三个其实对别人都没有太高的期望,所以才能活出惊喜来。

    凑合着过吧,这么过一辈子也就谈不到冤枉。”

    “夫君其实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

    “何以见得?”

    “蓝田县,关中六十八州被你治理的惠风和畅的,人人舒心,就连家里也被你大理的安静祥和,云氏族人对你的拥戴之心简直到了天日可表的地步。

    你从外面弄回来的那些名臣勇将,也一个个在拿命来效忠你。

    至于你玉山书院培育出来的那些人,不论是不是有才,都愿意把命交给你来安排,他们对你的感觉更像是家里的兄长,而非君主。

    现如今,关中大地已经富足安康”

    云昭笑道:“你觉得关中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克定中原?”

    冯英点点头道:“如今,大明天下已经乱象纷呈,正是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之相。

    夫君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缺,已经到了立天之道,定人之心的时候。

    万万不可等到人发杀机,天地反覆的惨剧出现。”

    云昭轻笑一声道:“曹操曾经说过,“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这句话说的大气磅礴,不过呢,在我看来依旧有些气势不足。

    我们现在就留在关中,看中原大地上的国贼一个个的露头,看这些龙蛇是如何起陆的,等到他们彰显了自己的野心之后,我们再一鼓而下。

    杀尽天下国贼,如此,才是一个盛世该有的开端。”

    冯英抬头瞅着云昭的脸摇摇头道:“如果妾身不知晓我蓝田真正的实力,会认为夫君这是骄傲自满,你视天下豪雄如无物,妾身也不知该夸奖夫君呢,还是劝谏夫君。”

    云昭摇着一根食指道:“他们其实明白,所有人其实都明白,我必定会出关的,他们不敢想象我们蓝田人出关的模样。

    所以,在我还没有出关之前,李洪基,张秉忠才会表现的如此疯狂。

    他们明白,我出山的时候就是他们的末日来临的时候。

    目前做的所有事情,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冯英将云昭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上,梦游一般的道:“妾身站在白帝城上俯视滔滔江水的时候,总觉得我身后的蓝田就是一个梦境。

    就像一块矗立在江心的巨石,任由外边浊浪滔滔,巨石依旧岿然不动,夫君,你到底是人还是神呢?你是如何做到这一步的呢?”

    云昭嘿嘿笑道:“其实,我就是一头野猪精”

    跟老婆说什么表现雄心壮志的话,一般都会获得无头脑的赞许,是一桩很没有意思的事情。

    在床上被老婆夸有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气概,不如多夸丈夫有一对不错的腰子会让男人更加欢喜。

    蓝田县早就被世人给遗忘了

    官府的人不问,盗贼们也不问,就连域外凶残的建奴也不再谋算蓝田城了。

    似乎关中六十八州从来就不属于大明朝,似乎赛上的蓝田城,天生就矗立在那里,没有人有意见。

    就像眼前有一座巍峨的高山,不论你喜欢不喜欢,它就在那里。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高山坍塌,一定会死伤无数生灵的,可是,谁又有办法来阻止这座高山崩塌呢?

    他想崩塌的时候就崩塌了,你在指着正在崩塌的高山又能做什么呢?

    最多,只能跳着脚指着崩塌的高山对别人说:你看,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这座山真的崩塌了

    朝中已经有人开始暗戳戳的建议皇帝将北方划给云昭,让云昭去抵挡凶残的蒙古人,建州人,跟李洪基,张秉忠这些贼寇们斗。

    然后大家带着北地的富户们一起去江南过醉生梦死的日子。

    说不定能收到坐山观虎斗的奇效!

    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云昭很开心。

    可是,朝中还是有一些奸臣认为,这是标准的与虎谋皮的做法。

    这些奸臣们认为,云昭要是拿到了北地,那么,富庶的江南一定会让这头猛虎或者野猪口水流的哗哗的。

    维持目前的状况,江南还能多点时间做准备,好整军顿武,积极备战。

    皇帝居然认同了这些奸臣的意见,这让他何其的失望。

    如果能在法理上和平的拿下北地,云昭一定会答应那些聪明人所有的要求,如果必要,他还可以对天发誓,制定一份互不侵犯条约,哪怕北方的云昭给南方的崇祯纳贡都好说。

    只要那些人敢提条件,云昭一定会加倍的让这些人满足。

    这都不是大问题,等到北方被蓝田县完全整顿好之后,再跟那些人讨论南方并入北方这种小事不迟。

    天亮的时候,杨雄在云昭还没有起床洗漱之前,就送来了秦良玉将军的信使抵达关中的消息。

    云昭坐在床上看过了云花拿来的书,推推依旧在酣睡的冯英。

    冯英揉着眼睛坐起,见云花正贼目烁烁的瞅着她的身体,就拿毯子遮掩一下,然后指指大门,云花就撇着嘴出去了。

    云昭已经穿好衣衫,对冯英笑道:“人家是来问罪的,如果你觉得难堪,我就让杨雄去对付。”

    冯英重新倒在床上用手遮盖着眼睛,不想让漏进来的阳光打扰她的睡眠。

    “让楚楚去招待这些使者。”

    “咦?你表现得也太无情了一些。”

    冯英懒懒的道:“就是一群来打秋风的穷亲戚,好吃好喝好话的招待好,临走的时候多送一点礼物,打发了就是了。”

    云昭笑道:“这么说秦将军已经无力统领石柱土司了是吗?”

    冯英叹口气道:“以女将军的心思,如果觉得我们进入蜀中不妥,从根本上上就不会跟为我们太多的废话,大军直接就开过去了。

    像她这样的老将,你以为她会相信使者依靠一张嘴巴就能拿走蜀中损失的土地?

    即便要说,也是在大军收复了失地之后。”

    云昭深以为然,想要走的时候发现一缕阳光落在冯英丰盈的臀部上,就连忙过去拉好帘子,免得被太阳占了老婆的便宜。

    蜀中,云氏是一定要的,只有拿下了蜀中,才能顺理成章的拿下云贵。

    宋太祖在大渡河边挥动玉斧说什么朕的江山至此为止的蠢话,云昭打死都不会说。

    大明人爱土地。

    且爱的深沉。

    云昭如何能不清楚这一点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