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章玉山多是负心人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一零二章玉山多是负心人

    张国莹正坐在窗前瞅着漫天的繁星饮酒的时候,突然冲进来一群蒙面女子,眼见这些女子来一不善,张国莹才准备反抗一下,忽然想到了什么,就断绝了反抗的念头,束手就擒。

    这些明显是自己昔日同窗的女子,也不说话,一上来就把她捆绑的如同粽子一般抗在肩膀上就来到了临泉的那块空地上。

    最后把她倒吊起来,挂在水潭边上,就围成一个大圈子,沉默的看着她。

    张国莹努力抬起头瞅着最中间的那个蒙面人道:“不该让这么多人在场的,这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中间那个一看就是云昭的蒙面人也不说话,只是挥挥手,就拽着绳子的蒙面人松松绳子把张国莹的脑袋浸到水里。

    就在张国莹在心中叹息一声,做好被淹死的准备的时候,她的身体又被人提起来了。

    几次三番之后,张国莹怒道:“说到底我也是有功之臣,如何能这样羞辱我呢。”

    云昭扯掉蒙面巾子,轻轻拍拍手,然后,张国莹就看到有更多的蒙面人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一起贼目烁烁的瞅着脑袋湿漉漉的张国莹。

    张国莹羞愤难耐,才要说话的时候,就听云昭在一边慢悠悠的道。

    “这个女人最近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很了不起,大家鼓掌!”

    于是,张国莹就听到了热烈的掌声。

    云昭的手稍微下压一下,掌声立刻就停止了。

    “就在我想着该如何奖励这个女人的时候呢,这个女人突然跑过来,拿来了秘方,还跟我求了临泉这块地,说是要盖一间茅屋,这样她可以随时看见玉山雪峰,也能时时听到流泉飞瀑的响动。

    我当时没有多想,就答应她了。

    毕竟,我玉山书院里与众不同的变态很多,多一个拿上好的阴宅修建阳宅的人也不稀奇。

    可是,我后来猛然间醒悟她不是要修建阳宅,是要给自己修建一座阴宅”

    水潭边上的人群里顿时就炸了锅,云昭不得不再次按手,才让场面安静下来。

    “想通了这件事之后,我很生气!

    生气的理由有三。

    其一,这个女人将自己的身份降低了,认为自己是古代给皇帝修建陵墓的工匠,一旦完成了最紧要的地方,就会被殉葬。

    其二,她认为她所掌握的秘密,足矣让我为了保密的缘故杀了她,为了不让我难做,她很贴心的给自己选好了阴宅,就等我流露出杀她的心思之后,就立刻自杀,不让我有污名。

    亏她想的出来啊。

    其三,她认为自己的死是对我蓝田大业有帮助的,她认为自己就是一头牺牲,应该死在胜利的前夕,好让我们的事业更加的璀璨光芒。

    我都能想得到,她在拿着秘方找我之前,还不知道有多么的婉转哀怨呢。

    现在,大家觉得我该不该弄死她,好让她达成自己的心愿呢?”

    “吃饱了撑的。”

    一个身形高大的学子,扯掉面巾,挥挥袖子就径直走了。

    “莹莹,在干这事之前你是不是该跟我们商量一下再死?你还拿我们当好姐妹吗?”

    一个身着绿衫子的女子扯掉面巾恨恨的跺跺脚,被一群女子簇拥着也走了。

    张国莹羞愧难忍。

    “我玉山书院一向讲究自愿,既然张国莹喜欢自杀,不如在她自杀之前,弄湿她的衣衫”

    这个混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身边的伙伴踹了不知道多少脚,还被一群人按住,扯掉面巾,拖到张国莹面前让她看清楚正主是谁,千万莫要迁怒于人。

    “我要杀了你”张国莹嘴唇哆嗦着,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要杀谁。

    云昭轻笑一声道:“我们的目标是太阳照耀下的大地,岂能在蜗居这小小关中的时候,就把我们用无数心血培育出来的英才杀掉!

    我期望你们能通过自己的奇思妙想让我们的肋下生出双翅翱翔天空,我期望你们能造出让我们的军团战无不胜的强大武器,我期望你们能够让千里传音这样的神话版本成为现实。

    我期望你们能造出不用挽马拉扯,就能日行千里的车子,我期望你们能够造出拖拽百万,千万斤货物依旧能够奔驰千里的铁龙。

    我期望你们能够造出不用油脂就能照亮世界的明灯,我期望你们能够造出可以移山填海的强大工具。

    我更期望你们可以相信我。

    相信我不会嫉妒你们的才华,不会害怕你们的才华,更不会做出因为你们的光芒太过璀璨,就亲手熄灭你们的生命之光。

    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够不辜负自己的年华,让这短短数十百年间岁月不白过。

    如果你们有所成。

    请你们一定要相信,在为你们欢呼,鼓掌的人群中,一定有一个叫做云昭的家伙。

    放心去做你们喜欢并且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事情去吧。

    其余的交给我。

    我必定不会辜负你们!”

    云昭说的慷慨激昂,可是那些听众们却没有显得更加激动,只是乱糟糟的说了几句类似县尊好采,县尊好会骗人干活,县尊如果担心泄密,就把张国莹纳为小妾,睡一觉就好了这一类的废话。

    连个鼓掌的人都没有,就一哄而散。

    毕竟,张国莹的胸膛上下起伏的厉害,早就在爆发的边缘了。

    云昭瞅着散去的武研院同僚们,很是满意,看样子教育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张国莹被放下来了,不过,绳子依旧没有解开。

    云昭坐在张莹身边道:“你当时怎么想的?怎么会想到我会杀你?”

    张莹跟蛆虫一样的扭动一下,瞅着云昭道:“滚开!”

    云昭温柔地帮张莹捋捋头发道:“以后可不敢轻易就想到死,咱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张莹哭泣道:“我已经相信你了。”

    云昭道:“前面对我的不信任就是对我的伤害,更是对我的不尊重。

    我老婆说我已经是皇帝了,我才发现我好像已经拥有了类似皇帝的权力。

    不过呢,我这个皇帝是要带着大家改天换地的,可不是为了个人的权术。

    我以前只知道闷头干事情,总觉得我们现在拥有的与我的心中的世界差别太大了,大的几乎没有什么可比性。

    因此,总觉得我们才刚刚开头。

    什么崇祯皇帝,什么黄台吉,什么李洪基,张秉忠,在我眼中都不过是冢中枯骨而已,一旦我蓝田百万大军出关,任何魑魅魍魉都会被我们撕成碎片,丢进历史的长河里。

    我们之所以还在等待,就是在等待旧有的大明王朝寿终正寝,咽下最后口气。

    我们要告诉世人,我们是大明人,我们有权力继承大明的所有,还要上溯到蒙元,汉唐,早就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帝国。

    我的目标是成为真正的千古一帝,可不是跟你一个蠢丫头争夺什么雷汞的发明者这种小事。”

    张莹闻言,哭得更加伤心了,哇哇大哭起来,云昭怎么帮她擦眼泪,她的眼泪只会更多。

    “你哭什么呢?感动的?”

    “绳子勒进肉里面了”

    “”

    这一趟玉山没有白上,开了一堂别开生面的很有教育意义的公开课,打开了玉山书院那些涉密人员的心结,这种事情一定要提前做。

    负面情绪会不断的积累,积累到了一定时间,就没有人愿意发明出好东西了。

    如果这种负面情绪传染到政务上,就没有人会认真干活了。

    如果这种负面情绪传染到了军队,那就是一场天大的灾难。

    所以,这堂课对于蓝田县军政两途,都具有很深的教育意义。

    回到家的时候,夜深了,钱多多还代表着两千九百九十九个后宫佳丽准备跟他开无遮大会呢。

    不过,当云显瘪着嘴巴干嚎两声不愿意去自己的睡篮里睡觉后,夫妻两人对视一眼,都没了什么兴致。

    将儿子放在中间,不一会就各自进了梦乡。

    早晨醒来的时候,天色大亮,云昭很愉快。

    到了这个时候了,烂脑袋的杨雄也没有来打扰他,这说明,今天又是一个平安无事的好日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只要能平静的过上一天,对云昭来说就是一个不错的日子。

    没有什么地方出麻烦。

    不用签署最后的杀人令。

    不用大动肝火的训斥秘书监的傻蛋们

    云昭抱着茶壶幸福的微微闭上眼睛,聆听窗外聒噪的蝉鸣。

    此时,高杰跟云卷正在蒙古草原上四处寻找牧人。

    李定国跟张国凤正在半草原,半沙漠地带搜寻他们认为的马贼。

    云福正站在紫荆关的城头遥望着雾霭沉沉的南阳。

    周国萍她们正在南京侵占一个又一个看似不大,实际上非常重要的底层官职。

    云虎正在白帝城将一个又一个的灾民安置在空荡荡的蜀中大地上,与此同时,蓝田县的界碑正在无声无息的向蜀中挺近。

    云霄,云豹,云蛟开始在汉中开始收拢权柄,等到这些山贼叔叔们荡平了汉中的刺头之后,徐五想就会带着和煦的笑容接管汉中,让苦难已久的汉中人如沐春风。

    韩秀芬这时候在干什么呢?在大海上抢劫?场面可能不会好看,不管了。

    至于韩陵山,这纯粹就是一个混球,不小心弄大了一个女人的肚子,成了人家两个孩子的便宜爹,不过呢,他死命的在书中自称,干了这件事的人叫袁敏。

    此事被钱多多诟病良久,为此,她甚至总结出来一句话玉山多是负心人。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