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黄河百害,唯利一套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十九章黄河百害,唯利一套

    堤内损失堤外补这是一种很普通的正常的为政策略,并不会因为统治者的主观愿望而受到动摇。

    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善良,可以温和,最多自己受点苦,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当你麾下有数百万人的时候,他们的需求就是你前进的方向。

    富庶的地方人口总是会出现爆发现象的。

    尤其是关中这片很适合生孩子的地方更是如此。

    外边的人不断地涌进关中,关中本土的百姓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孩子就一堆堆的被生出来,从开始啼哭的第一天开始,蓝田县就要为这个孩子准备土地,粮食,以及学校。

    以前关中人生的孩子中,十个有三个基本没有可能活到成年。

    自从蓝田县将卫生知识融入到关中稳婆体系当中之后,新生儿的夭折就成少见的事情了。

    尤其是消毒,跟产钳这两种举措在关中蔓延开来之后,蓝田县的母婴致死率就大大的下降了。

    因为有大量的外来人口迁入蓝田县,血脉混合之后,这里的孩子很少出现痴呆。

    孩子多是人丁兴旺的表现,对于大明朝的一个地区来说也同样如此。

    人多了,土地不够用,云昭敏锐的发现,一个大明人明显的要比后世人需要更多的土地才能存活,想要过上好日子,就需要更加多的土地才成。

    十年以来,关中人口逐渐得到了恢复,在关中土地无法承载这么多人口的时候,云昭既然收取了百姓们的赋税,那么,他就有责任为这些百姓寻找更多的土地。

    创造一个更加宽松,惬意的生活环境。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云昭是去偷,还是去抢,亦或是卖身,百姓们是不管的,毕竟,该交的赋税已经交过了。

    土地是偷不来的,云昭也不可能卖身,那么,抢劫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河套之地原本为古朔方,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现在的宁夏卫一个人脑子打出猪脑子来的世界。

    自从巨寇杨六,射塌天听了云昭的劝说带着一大群贼寇去了宁夏卫之后,这里就彻底的乱了。

    有这两位巨寇裹挟的七给缠住了,这道网虽然看不见,却实实在在的存在,且将他绑缚的结结实实。

    男人天生就是向往自由的一种动物,有了家眷之后,全凭着一股子责任感在支撑,支撑的时间长了,就会习惯,最后忘了反抗。

    老回回姓马,名字不知道,或许他就没有名字,更大的可能是他不愿意说。

    这在造反的人群中很常见,李洪基,张秉忠,在早年的时候用的也是匪号。

    只是自认为实力强大了,这才用了本来的名字,或者给自己取了一个更加响亮的儒雅的有文化的名字。

    老回回不是这样的,即便是隐居在伏牛山下,也坚持了自己的信仰,名字还是老回回,不过,在大明,人们只要见到回民,就会这么称呼,所以,也不起眼。

    李定国,张国凤以及护卫来到老回回府邸的时候,正是中午时分。

    这座庄园算不得大,也算不得精致,几乎就是一个由茅草,土坯建立起来的建筑群。

    门前就是一条小溪,小溪对面是百十亩田地,从田地里生长的一些稀稀疏疏的秋粮来看,这里的土地算不得好地,应该是开荒不久的产物,想要变成好地,需要很多年不断施肥,精心伺候养地才成。

    连日来的奔波,即便是李定国,也感到有些疲惫,十几个人在溪水中洗过了脸,就坐在一颗伞盖一般的柏树底下等着人家打开门招呼客人。

    不大功夫一个络腮胡大汉推开柴门走了出来,径直来到李定国面前道:“小尉迟,八大王命你来取我的性命吗?”

    李定国诧异的瞅了老回回一眼道:“为什么会这么想?”

    老回回道:“云枝儿来过一次,被我打跑了。”

    李定国道:“艾能奇找你干什么?”

    老回回大笑道:“还能做什么,要回招揽旧部,重归八大王旗下,为他卖命。”

    张国凤插言道:“你有自立之心?”

    老回回怒视了张国凤一眼道:“飞天鹞子,你在你大面前这么说话还不够格。”

    李定国微微笑道:‘这么说,你准备老死在这里了?“

    老回回瞅瞅李定国身边护卫们的武器道:“山上的女大王很不错,只要很少的一点粮食,既然在这里能活下去,就没必要再召集儿郎们去送命,小尉迟,你是八大王麾下难得的好人,知道不是你的对手,可是要我跟着八大王再受一次羞辱,老子也不干,你杀了我吧!”

    李定国苦笑一声道:“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出过山了。”

    老回回道:“三年七个月。”

    李定国摇摇头,对老回回道:“杀羊吧,给我弄一顿水盆羊肉,路上没有来得及吃饭。”

    “你不杀我?”

    “谁有心思杀你这头老山羊,你皮糙肉厚的不好吃,这一次来跟你说一件事情。”

    “杀羊吃水盆羊肉可以,想要回到八大王麾下这不可能。”

    李定国淡淡的道:“有人开始谋算宁夏卫了,你如果不出山,你的同族就会死伤惨重,想要继续敬仰你的神,恐怕也没机会了。”

    老回回冷笑一声道:“我族安居庆阳宁夏一地已经快要两百年了,见惯了英雄好汉,也没见谁能把我族灭了去。”

    李定国瞅瞅有些激动地老回回道:“这一次你的族群真的大难临头了。”

    “谁?李洪基还是八大王?”

    “蓝田县云昭。”

    “这不可能,他蓝田县富甲天下,我这个三四年不出门的人都知道他坐拥整个关中,不会看上塞外那苦穷之地的。”

    李定国默然不语。

    老回回半晌才颤声道:“他出潼关就是一马平川的河南,他走蜀道就是天府之国,他向南就是湖南湖北这样的鱼米之乡,他北上做什么?”

    “人家说河套之地乃是塞上江南,他想拿下来种稻子。”

    老回回第一次朝李定国拱手道:“多谢将军报讯,这就回去,带着后生们跟姓云的拼了。”

    李定国摆摆手道:“不急,不急,先招呼我吃一顿水盆羊肉是正经。”

    “你有秒策?”

    “有的是!”

    李定国随着老回回进了院子,低头瞅着碎石板铺的仔细的地面叹口气道:“看来你真的想在这里长居。”

    老回回跟着叹口气道:“当初但凡大明朝能给我们这些人一口饭吃,我也不会起兵造反,起兵造反了,就不该跟着八大王瞎混,以至于好好地英雄好汉,因为多说了一句不愿意投降的话,就被人抽嘴巴子。

    眼看着这里水土不缺,就想带着剩余的后生们在这里落户安家,没想到,又要折腾了,这一次看来是活到头了。”

    说着话就随手招呼一些后生,从羊圈里拖出一头羊,二话不说,三两下就把一头羊剥洗的干干净净。

    羊肉丢进大锅里煮着,老回回一边往大锅底下塞柴火,一边愣愣的瞅着火苗似乎非常的忧郁。

    羊肉很嫩,不大功夫就熟了,老回回扯下一条羊腿递给了李定国道:“东西不全,做不了精致的东西,凑合着吃一顿。”

    李定国啃了一口羊肉,对正在侧耳倾听的老回回道:“这一次带兵绞杀宁夏的统兵官就是我!”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