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天不作美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天不作美

    夏收的时候到了,或许是为了尊敬这个重要的时刻,大明天下终于难得的平静了下来。

    朝廷在组织收割,起义军们也在组织收割,蓝田县同样在组织收割,就连建建人似乎也忘记了发起战争。

    收获,永远是弥补创伤最好的方式。

    站在一望无垠的原野上,云昭感慨万千,今年,河南,山西,湖北大熟。

    这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

    去年的时候这三个地方还被蝗虫肆虐的体无完肤,可是,在今年,他们风调雨顺了整整七个月。

    而辛苦劳作的蓝田人,则在今年遇到了旱灾,地龙翻身,临到收割的时候,偏偏大雨滂沱,田地里的庄稼大片大片的倒伏,减产已经成定局。

    从这件事情上,云昭发现老天其实是没有长眼睛的,他发怒的时候是不分对象与好人。

    好在,河南,山西这两个地方还有蓝田县得一些地盘,所以,有很好的体现了好人有好报这个古老的道理。

    所以说,世界是矛盾的,天道是矛盾的,需要人们有更高的思想觉悟与承受力才能最终理解。

    倒伏在地里的庄稼跟淤泥混在一起,想要把这里的粮食收回来需要足够的耐心。

    这就导致了蓝田县需要发动更多的人手去收割,于是,蓝田县尊云昭也就加入了收割粮食的大军之中。

    身为领导人,其实很倒霉,尤其是当他手下有一套完整的官僚班子之后,他的作用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更多的时候成了权力的象征。

    地震了,县尊一定要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亲自参与救灾,才能给百姓们以战胜灾害的勇气。

    粮食减产了,县尊一定要带头喝稀饭,不能继续锦衣玉食醉生梦死,虽然他一个人省不下来几颗粮食,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做。

    因为要砍别的犯禁官员的脑袋,云昭自己就不能犯禁,否则就是大事件。

    云昭从泥地里割下一束麦子,小心的放在一边,即便麦穗上沾满了泥巴也不能抖掉。

    人们几乎是匍匐在地上才能把这些跟泥土纠缠在一起的麦子收割出来,即便如此,这些麦子也大多不太好,日照不足,灌浆不足,晒干之后,打出来的麸皮要比面粉多。

    收割麦子这件事让云昭很烦,尤其是对于他这种见识过大型联合收割机的人来说,一镰刀,一镰刀的收割麦子,让他觉得自己愚蠢的厉害。

    “你们在玉山书院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怎么连一个方便一点的收割麦子的机器都做不出来?”

    蹲在云昭身边收割了更多麦子的杨雄疑惑的瞅着自己的县尊,他不记得县尊曾经安排过这样的研究。

    可是,县尊已经开始发怒了,那么,有错误的一定是他们这些没办法体会上意的人。

    “今年就安排下去,应该赶得上明年夏收。”

    “你们这些人全部把心思用在那些宫女身上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云昭继续发怒。

    杨雄惊诧的道:“除过那些丑人把这些宫女当宝贝一样看,我们这些人谁会把宫女看在眼里?

    比如下官,五岁的时候就知道我老婆是谁了,谁会没事干去找那些身份不明,来历不明,性情不明的女子,弄回来当小妾可能,可是,在咱们蓝田县娶小妾是大忌,我们也不会在没有成亲之前就纳妾啊。”

    云昭点点头,觉得他们说的很有道理,杨雄家虽然算不得阔绰,可是,这家伙一族百十人上到耄耋老翁,老妇,下到总角童子全部都认识字,是关中有名的读书人家。

    这样的家族对娶宫女自然是天生就排斥的,他们对云昭家里的那些妹子都看不上,遑论这些来历不明,可能会给他们沾染上麻烦的宫女了。

    算起来,那些被云昭买回来的家伙们,自信心更加的强烈,处处以蓝田县主人自居。

    外人可能被收买,可能被策反,可能被色诱,至于他们都觉得不可能。

    总体算起来,杨雄这些人才是准备好好做官的一群人,而徐五想,张国柱,张国凤,韩秀芬,韩陵山这些人在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

    这些人你可以把她丢在任何地方,他们会继续为理想而奋斗,杨雄这些人如果遭到贬斥了,他们会认为这是自己仕途上的一次失败。

    本想活动一下自己酸痛的腰,云昭抬头瞅瞅天边的乌云,不得不站起来大声鼓励一同参与秋收的官员们:“大家加把劲啊,今天争取把这片倒伏的麦子全部收回去。”

    云昭的动员明显是很有作用的,包括杨雄自己,也不由得加快了动作,他家里是耕读传家,对于收割粮食这种事情看得很重,也从不觉得干这活有辱门风什么的,所以动作娴熟。

    动员唯一的害处就是所有人的进度都很快,把云昭一个人远远地丢在后面,蓝田县民风淳朴,着实连一个拍马屁的人都没有啊

    云昭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没时间去休憩,尽管他很想扑在床上睡到地老天荒,他还是要接见从山西回来的黄宗羲与顾炎武。

    这是两个黑人!

    虽然面目黧黑却双目闪闪发光的人!

    更是两位有功之人。

    他们不仅仅从属地带回来四十万担粮食,以及六千担蝗虫粉,还给蓝田县带回来了六个开明的东南读书人。

    这六个人也看不出江南才子的本来模样,一年的辛苦经营,已经把他们在江南养成的富贵模样给消磨掉了。

    “人总是要过一些苦日子的,否则就不知道幸福来之不易。”

    云昭淡淡的一句话,就把这些人期望过高的夸奖念头给打消了。

    这种事情云昭以前经常听到,有时候来自于老师,有时候来自于母亲,更多的时候则是来自领导。

    手下人办事情的时候一定是严格要求追求更高目标,当手下人超额完成任务之后就要表达自己的淡然心情。

    超规格的夸奖一般都是给傻子的,哪怕傻子成功的把屁股放进椅子里。

    黄宗羲显得非常淡然,顾炎武白眼看天充分表达了自己的不屑。

    至于;另外六个人,则显得很失望。

    人的高下从这个小小的细节里就体现出来了。

    云昭亲自给这八个人倒了一杯茶水,对黄宗羲道:“今日拙荆下厨,我们小饮几杯,去去乏气。”

    听云昭这样说,这八人的神情立刻就有了新的变化,除过黄宗羲表现的比较淡然之外,就连顾炎武也收起了不屑之意,起身连连道不敢。

    黄宗羲起身道:“听闻夫人身怀六甲,如何能劳动她的大驾。”

    云昭笑道;“不妨事的,此时多动弹一下对胎儿有好处,不说了,我们去花厅,那里视野开阔,正好把酒叙谈。”

    不一会,众人来到了花厅,一桌不算丰盛的酒宴已经布置完毕,几人分宾主之位做好。

    云昭端起酒杯道:“一切的苦劳,一切心酸,人世间的所有苦难,我们就加在酒中,一口吞了吧。”

    顾炎武道:“既然前面还有路,吃过的苦就算不得苦,百姓的苦难也就到了尽头,云县尊,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云昭放下筷子目光扫视了一遍在座的人,低声道:“诸位可有心愿?”

    黄宗羲道:“某家愿意去玉山书院作客。”

    顾炎武道:“给我一支军兵,五百人足矣。”

    其余六人一起拱手道:“愿听县尊吩咐。”

    云昭笑了,重新端起酒杯敬了这八人一杯之后道:“蓝田县有獬豸猛兽惯爱食人,这里的官不好当。”

    顾炎武低头喝一口酒道:“可是我等能力不足?”

    云昭摇头道:“獬豸如今在蓝田大地上漫游,正在对所有手中有权,有钱的人进行诫勉谈话,过不了这一关,在蓝田县做官无望。

    对了,他第一个诫勉谈话的对象,就是我本人。”

    顾炎武冷笑一声道:“这里在座的都是才德昭昭,冰清玉洁之辈。”

    云昭瞅了顾炎武一眼道:“在獬豸面前说这样的话,他会要求你写下连坐字据的。

    所以,诸位的才学足矣担任一定的官职,造福天下,可是呢,蓝田县有一句俗话说的好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

    诸位一旦决定要进我蓝田县,那么,只有一条路走到黑,绝无第二条出路。

    蓝田县能回报诸位的只能是为万世开太平的荣耀,除此,再无其它。

    请诸位仔细考虑,慎重考虑,坚定信心之后,就可直接去蓝田县主簿那里报到,等待分配。”

    “咦?你说了不算?”顾炎武大为惊奇。

    云昭笑道:“你也算是在蓝田县为官一年了,审查委员会这个机构你应该不陌生吧?

    蓝田县所有任命都出自这个机构。

    云昭只有一个脑袋,一双手,一双眼睛,如何能看得清楚所有人呢。”

    顾炎武眼睛亮了一下拱手道:“何等资格才能加入这个什么委员会呢?”

    “在蓝田县执役十年之上,且有大功于蓝田县者,就可进入。”

    顾炎武略微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与左右之人窃窃私语,唯有黄宗羲一人老神在在的喝酒吃菜,运筷如风。

    一场酒喝了足足两个时辰,方才尽兴,黄宗羲与顾炎武带着其余六人径直去了玉山书院,他们已经很习惯将这座朝气蓬勃的书院当做居身之所。

    云昭抱着一摞子书来到钱多多房间的时候,钱多多立刻娇气的凑过来,让云昭看她手背上的指甲盖大小的一块红斑,声言,这是她亲自下厨的时候受的伤。

    这可是大事故!

    云昭捧着她的手又是吹气,又是抚摸的忙碌了一阵,这才把身子丢在软榻上,让云花帮他脱掉了鞋子,他实在是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钱多多这才发现丈夫似乎很疲惫,就凑到身边道:“其实,我没有做菜。就摆了摆盘子。”

    云昭摇摇手道:“那也是忙碌了的,吃一第一口菜就知道不是你做的,你做的菜比厨娘做的好吃一些,不会那么油腻,更和我胃口。”

    钱多多依偎在云昭身边叹口气道:“白日里要当壮劳力使唤,回家还要处理政务,最后还要讨好你婆娘,你这人啊,何苦来哉。”

    云昭勉强笑道:“我想当一个完人。”

    “你说过,世上没有完人。”

    云昭道:“我要假装当一个完人,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啊,我们的事业才开始,我就算是要假装,也必须假装出一个完人来。

    我小睡片刻,你记得叫醒我。”

    钱多多连连点头,然后,云昭就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上官忙碌不堪,这从根本上说明是下属无能。

    所以,云昭把杨雄叫来骂了一通,今天算是不能再下地了。

    事实上,今天大雨滂沱的也没法子下地,也就是说,还有将近上千亩的倒伏麦子,算是烂在泥地里了,只能等待麦子发芽之后,再弄出来制作麦芽糖。

    大雨接连下了十三天,这才逐渐小了下来,云昭期望的麦芽糖彻底的没戏了,偌大的关中已经成了泽国。

    原本想着偷懒两天的云昭,不得不披上蓑衣游走于蓝田县各处的水库,塘堰上。

    渭水汹涌咆哮,大荔县附近的黄河水也浊浪滔天,两条通往外界的河流对蓝田县以及关中形成了极大的威胁。

    各处的水库几乎同时放水,于是,渭河,黄河成灾已经必不可免了。

    云昭坐在避雨的棚子里,瞅着浑浊的渭河水咆哮着奔腾而下,对脚下这条似乎在颤抖的渭河大堤没有半点信心。

    他想走,又不能走,就在这条大堤上,数不胜数的关中人正在冒雨加高堤坝。

    云昭承认,这是自己的失误,这几年,关中旱灾频繁,让他下意识的以为洪灾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加上关中人这些年疯狂的向土地要粮食,很多人在河道内种植庄稼,淤塞了河道。

    一个满身泥水的汉子抱着一条还在甩尾巴的硕大的鲤鱼,放在云昭的脚下谄媚的道:“给县尊加道菜。”

    云昭瞅着这个汉子道:“堵上溃口了吗?”

    汉子连忙道:“堵上了,堵上了我们里长带着小的们跳进水里用身子当柱子,才把溃口给堵上了。”

    云昭点点头道:“这条好鱼,应该你们吃才对,云甲,再给他们送去五坛酒,只有鱼,没有酒吃不痛快。”

    云甲答应一声,就让这个汉子抱着鱼随他去领酒水去了。

    挽着裤腿,赤着脚的卢象升匆匆的走了进来,拿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道:“这里没有可杀之人,某家去大荔县了。”

    云昭木然的点头道:“好,你一路小心。”

    卢象升嘿嘿笑道:“某家的身子是冷的,可是,某家的心是热的,这里没有可杀之人,让我血脉畅通,浑身有力。

    被水冲走的人已经找回来了六个,其余的恐怕没了,你也要小心,你身系关中安危,不可立于危墙之下。”

    云昭指指河堤上蚂蚁一般密密匝匝的人群道:“在这里我万事无忧,你去忙你的吧。”

    说着话把蓑衣披在卢象升身上。

    卢象升丢掉蓑衣道:“对我用不着这般笼络。”

    目送卢象升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泥水离开,云昭对垂着脑袋的云甲道:“很有性格的一个人。”

    云甲道:“少爷不用对他太好。”

    云昭深以为然。

    两个半月前,蓝田县地龙翻身,现在,又是暴雨成灾,云昭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他隐隐觉得老天把报复对象从朱由检身上转移到他身上了。

    否则,也不会这样无情的对待他。

    好在绝大部分的粮食已经收割了,如果这场灾难再早半个月,他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渭水纵横关中,最后汇入黄河,就威胁而言,渭水的威胁最大。

    而遭灾最严重的地方却是西安城。

    如今的西安城几乎是一座泡在水里的城池。

    城里的水排不出去不说,城外的贯通西安城的几条河流在倒灌。

    云昭乘坐木筏路过西安城的时候,发现城门已经被水给淹了,水深两尺有余。

    说来极为讽刺,头顶的大太阳毒辣辣的烘烤着大地,大地上却一片汪洋。

    遍地都是水,人们却生活在焦渴之中。

    玉山书院师生全体出动,向自己遇到的每一个人宣传不能喝脏水的原因。

    大灾之后必有大疫,这几乎是一件约定成俗的事情。

    只要看看水里泡着的牛羊,猪,狗的发胀的尸体,云昭后背的汗毛就竖的老高。

    此次水灾,因为各个里长还算给力,人没有损失多少,可是,家畜的损失就很严重了。

    军卒们乘坐在木排上,将所有能找到的牛羊猪尸体拖到河边,就丢了下去,让河水把这些疾病之源带走。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靠近河道的家畜尸体,被喷上猛火油之后烧掉,为了节省为数不多的军事物资,靠近河道的只能这么办了。

    太阳暴烈的厉害,地上的洪水也退的很快,这就是关中水灾的特点,只是到处湿漉漉的,潮气逼人。

    玉山城地势高,加上雨水停止了之后,玉山也就安静下来了,虽然街道上全是被洪水裹挟下来的石头,灾情不算严重,甚至算不上灾情,只是云氏大门口一座高有两丈的巨石彻底的把云氏大门给堵上了。

    徐元寿打量着这颗石头,弄干净了石头,提起饱蘸朱砂墨的大毛笔,提笔就写了“玉山石敢当”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为什么不把这块石头搬走?”

    云昭打量着这颗距离自家大门不过二十步的巨石不解的问道。

    徐元寿淡淡的道:“上次的地龙翻身,这一次的水灾,人家都算在你头上了,再不弄点祥瑞出来,你这头野猪精身上的光芒就会熄灭一大半。

    这颗石头好啊。

    地龙翻身把它从地下弄出来,洪水再把这块巨石运送到你家门口,什么是天意,这就是天意!”

    “老天之所以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把这块石头送到我家?”

    “是这样的,蓝田县接连两次遭灾,损失却寥寥无几,就是因为有这块天降巨石镇住了灾难,虽逢大灾,却被这一块石头给挡住了。

    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

    “那就好,造势的事情自然有人去做,用来安定民心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法子。

    可就是这个时候,蓝田县反而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你准备从哪里开始?”

    云昭笑了,朝徐元寿拱手道:“先生好算计。”

    徐元寿笑而不答。

    云昭回到多日不曾回来的大书房,瞅瞅满屋子的书架,面对杨雄道:“取河套地形图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