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打败大明军队的人到底是谁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本站域名更换为ow 明天下第十四章打败大明军队的人到底是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tent>

    第十四章打败大明军队的人到底是谁

    蓝田县想要经营蜀中,这早就在谋划中了。

    潜移默化的经营蜀中对蓝田县来说并不难。

    现如今,关中才是蜀中货物最大的集散地,也是把握蜀中通往中原大地要道的霸主。

    如果云氏关闭蜀道,那么,蜀中就真的可以关上大门自成一体了。

    大明蜀王不是云昭入侵蜀中的阻碍,大明四川巡抚以及各级官吏也不是什么阻碍,唯一能让云昭重视的人便是——秦良玉!

    对付蜀王,秦王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就目前而言,他们之间的联系已经非常的紧密了,尤其是在商业一道上,更是让天下藩王眼红的存在。

    至于大明官员?

    玉山书院出去的那些人有的是办法来应付他们,这些人可以收买,可以胁迫,可以勒索,可以投其所好,总之,在这个朝廷实力已经不能保护他们的时候,这些人的节操大多都不是很好。

    秦良玉不同!

    张秉忠三次垂涎蜀中,三次被这个老婆子用很少的兵力就给打的落荒而逃,罗汝才更是差点被这个老妇人打的全军覆没。

    这些年,云氏不断地向石柱土司示好,不论是粮食,还是物资,甚至是武器都大方的支援了很多,可惜,秦良玉对这些东西来者不拒,甚至放出话说云昭这个小孙孙就该多孝敬一下她这个穷困的老祖母。

    至于帮助云氏在蜀中立足的事情,她老人家一概不参与,甚至还处处提防,这一次在绵州屯田驻军的主意就是这位老妇人出的,四川巡抚邵捷春欣然采纳。

    在绵阳屯军,可以很好地守卫,青川,剑阁,以及与云昭势力接壤的文县,只要蓝田县大军想要进入蜀中,这些地方都是必经之路。

    强行进入蜀中这种张秉忠才喜欢干的事情,云昭自然是不做的。

    他甚至希望张秉忠能够先入蜀中,替他荡平一且反抗力量,然后,他再进入安抚那里的百姓,顺便斩首张秉忠,为蜀中百姓出一口气。

    这个时候,冯英的作用就显露出来了,如果到时候由冯英带着伏牛山的强盗们先进入蜀中,就能减少非常多的无谓的战斗。

    至少,石柱一地的百姓就没有那么强烈的反抗之心了。

    这是蓝田县大小头领们的一致意见。

    冯英的肚皮很大,才六个月肚皮上的血管就清晰可辨,这让云昭很是担心,再继续下去肚皮就会炸裂。

    “里面不会有两个吧?”

    “我也想,可是,玄敬说没有,是一个。”

    云昭把耳朵从冯英的肚皮上挪开,不是他想离开,而是冯英的肚皮上突然鼓起来一个小包……

    “孩子在动拳脚呢,哎呀,扶我起来,我要净手。”

    女人肚子大了之后,起夜这种事情就频繁起来,云昭将冯英扶起来,下床给她穿好鞋子,皱着眉头瞅瞅卧在外间酣睡如雷的云春云花叹口气道:“我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有这样两个丫鬟。”

    冯英笑道:“小楚也是这样的。”

    “你答应把小楚嫁给钱少少了?”

    “吃亏的是钱少少,又不是小楚,这是多多向我示好的举动,小楚自己又不抵触,我当然不会当恶人。

    不过啊,小楚这一辈子难过了,嫁给了一个比她自己还要漂亮的丈夫,总会辛苦些的。”

    云昭从床后把冯英搀扶出来,笑道:“小楚这些天在干什么?”

    “被多多叫走了,听说是在教小楚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大妇。”

    云昭轻笑一声道:“也就是说,多多准备让钱少少多娶几个是吧?”

    冯英摇头道:“不是的,多多说能抬进门的只能是小楚一个,至于外边的她是没法子管的。”

    “也是,这世界没法子要求十全十美的,有个八全八美就已经是侥天之幸了。”

    冯英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瞅着云昭道:“我算是几全几美?”

    云昭叹口气道:“我们就算是倾尽全力相爱,也最多是五全五美,这是没法子的事情。”

    冯英笑道:“还算是肯说实话,不过,等孩子出生之后我就能多几分欢喜。”

    云昭笑了,摸摸冯英圆鼓鼓的肚皮道:“那就多生几个。”

    两人刚刚睡下,云昭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床边的茶壶咯咯作响,云昭怵然一惊,一把拖起冯英冲着外边吼了一嗓子“地震了。”

    两人顾不得穿鞋,正要往外跑的时候,云昭却觉得手腕子一紧,身体居然横着飞了起来,撞破了窗户,一瞬间就到了窗外。

    顾不得浑身痛楚,才要重新进屋,却看见冯英一手拖着云春,一手拖着云花从屋子里的走了出来。

    见三人都安全了,云昭狠狠的瞪了冯英一眼,就匆匆的朝内宅跑去。

    好在,云氏的大宅是新修建的,建筑结实,虽然有一些瓦当掉下来了,房间却没有大碍。

    云昭在确定母亲,钱多多都没事之后,顾不得安慰她们,就对亲卫吼叫道:“擂鼓!“

    就在他下令的功夫,地面又开始摇晃,他觉得脚下的大地忽然间就变成了波浪。

    这一阵摇晃,足足持续了两个呼吸才停下来。

    云昭阴郁的瞅着倒塌的花园围墙,心中就像是被塞了一个秤砣。

    钱多多带着哭腔道:“夫君,地龙翻身了。”

    云昭抓着她的手道:“没事的,已经过去了。”

    云娘厉声对云昭吼道:“聚将鼓已经敲响,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云昭答应一声,就匆匆的去了大书房。

    还没有到达大书房,迎面就遇到了全身披挂的云虎,云豹,云蛟,云杨。

    “带你们的本部迅速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查验灾情,尽你们的力量救援灾民。”

    四人应诺一声就匆匆的去了。

    云昭身边围拢的人越来越多。

    “抽掉军中帐篷,在旷野中安置百姓,命令百姓全部离开家,在旷野露宿。”

    “命大里长,里长迅速组织团练,维护乡里,若有趁火打劫者杀,若有囤积居奇者,杀!有令不遵者,杀!”

    “召集全蓝田县所有郎中,按照事先布置好的方案搭建战地医馆,分配好人手。”

    “张明亮,我要你在最短的时间里,确定受灾最重的地方,我要尽快抵达。”

    “命令蓝田县市场全部停业,那里所有可以使用的救灾物资都要征用,若有不遵者,杀!”

    “命令玉山书院上院一年级以上的学子,全部着甲,按照我们制定的紧急条例行事!”

    “命令玉山城守军即刻盘查受损状况,清点死伤人数,统计灾情。”

    “命凤凰山大营停止训练,全部军卒整装,在军营待命,无令私自出营门者,斩!”

    “命云福,云霄,关闭外界通往蓝田的所有通道……”

    云昭一路走一路下令,身边聚拢的人,纷纷离开,不大功夫,无数马蹄声就在玉山城里响起。

    与此同时,四条火龙离开了玉山城,在路口分别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狂飙,一边跑,一边有人大喊:“县尊有令,离开房屋,露宿原野,避开山脚……”

    云昭抵达大书房之后,有更多的人拿着刚刚写好的文书在这里等他,云昭掏出印鉴,一边复核这些军令,一边快速的用印,等到大书房里的人终于变少了。

    忽然觉得脚上一暖,低头看的时候,才发现是钱多多蹲在地上给他穿鞋子。

    冯英在一边一脸歉意的看着他。

    膝盖,手肘处火辣辣的痛,云昭咬着牙把钱多多扶起来,按在自己的座位上,对冯英道:“在这里我才是你们的王,事事以我为主,在家里,我是你的丈夫,岂有丢下怀孕的妻子自己先跑的道理?”

    冯英撩起云昭的衣袖,一边用白色的面纱包扎伤口一边摇头道:“妻子没了你还能再娶,你没了,蓝田危在旦夕。”

    云昭愣了一下,叹口气道:“这该死的天灾,但愿,震中不在我蓝田县。”

    大书房是整个大明最坚固所在,云昭估计就刚才那种五六级烈度的地震还对这个全卯榫结构的大型木制建筑造不成危害。

    即便是这样,还是不敢让钱多多,冯英两个孕妇在这里多待,不一会,护卫来禀报,中军大帐已经搭建完毕,云昭就带着她们去了中军大帐。

    这样的地震对云氏大宅这样的建筑损伤不大,对一般的夯土建筑就很难说了。

    此时的玉山城拗哭之声不绝于耳。

    云昭在中军大帐中走来走去没有片刻清闲。

    距离地震过去已经两个时辰了,玉山城附近的大小官员派来的信使这才赶过来,禀报初步的灾情统计。

    听了这些人的禀报,云昭松了一口气,灾情最严重的地方,居然就是玉山城!

    就连近在咫尺的蓝田县受损都不是很严重,而玉山城附近的百十座大烟囱,倒塌了三座,城中百姓房屋倒塌了四百余间。

    玉山书院上的观星台受损严重,一半的建筑被崩塌的山体掩埋,失踪七人,受伤九人。

    地震的重灾区在杳无人烟的秦岭深处……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天亮的时候,云昭登上鼓楼,环目四望,昔日美丽的玉山城损毁的很严重,尤其是右边那一大片老住宅区,更是墙倒屋塌。

    至于北边的这片新住宅区,虽然也有围墙倒塌的事情,整体看起来还算完整。

    云昭来到了老旧住宅区,看了之后也觉得幸运,这里的房子倒塌的很严重,死伤的人却不算多,偌大的帐篷里躺着百十个哼哼唧唧的伤患,至于真正死亡人数不多。

    老旧房子的房顶大多是茅草顶棚,加上这些年以来,云氏庄子上的人都有了一些钱,很多人家都盖了新房子,出于节俭的目的,居住在老宅里的人大多是老人。

    此时此刻蓝田县强大的组织能力终于体现出来了。

    但凡是家宅无忧的人,不论是富人,还是穷人,亦或是官员,商贾,全部离开了家,在废墟一般的老宅子上翻检,希望这片废墟下的人能得到最快的救治。

    此时,外边的消息还没有传来,云昭也加入到了搜索大军中,只要从废墟里救出一个人,人群就会大声欢呼。

    钱少少搬开一块石头,瞅着一头被压在土墙下依旧哼哼唧唧的猪欢喜的道:“这里有一个活的。”

    众人大喜,凑过来看了一眼,就鄙视的瞅瞅钱少少,就继续散开寻找。

    五六千人在一片不大的庄子上翻检,一个时辰之后就确定这里再无被压在下面的人。

    这才开始向外搜检。

    云昭坐在一块石头上,喝了一口水对钱少少道:“我忽然很理解朱由检的心情了。

    就在昨晚,我还在跟冯英一起憧憬未来生活的时候,老天就来了一场地龙翻身,如果再厉害一些,就这一次灾难,就足以把我们这些年辛苦建设的成果毁于一旦。

    你别说,我昨晚真的有些害怕了。”

    钱少少摇头道:“没什么可怕的,我们有追随我们的百姓,我们有武器,如果这里毁掉了,我们再换一个地方生活就是了,不出三年,我们还会拥有一片跟蓝田县一样繁华的地方。

    只要你活着,蓝田县就灭亡不了。”

    云昭摇摇头道:“不是这样的,蓝田县如果毁灭了,我们重建的蓝田县永远都不会跟现在这个蓝田县一模一样。

    所以,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地龙翻身造成的损害,全部消除,如此,才能让百姓不再恐惧这种天灾。”

    傍晚回到中军大帐的时候,钱多多,冯英都不在,她们是被云娘唤走的,云娘固执的认为,儿子的中军大帐就该是处理军务的地方,两个孕妇留在那里像什么话。

    “我不建议将这次地龙翻身的灾难往小里说,而是应该往大了说,尤其是朝廷那里的奏疏,一定要夸大,夸大之后再夸大。

    据潼关送来的消息来看,河南那边的地龙翻身的烈度要比我们这里小,但是那边倒塌的房子却比我们这里还要多。

    所以,为了不让河南那边的官员为难,我们应该说的更加严重才好。”

    蓝田县刘主簿第一个说话,目光却盯在云昭脸上,如果云昭不同意他好随时改变说词。

    “要给外人一个印象,那就是,我蓝田县遭受了天灾,一时之间焦头烂额,无暇他顾。”

    云昭看了看胡须花白的高正茂一眼,微微点点头。

    钱少少道:“由于,在灾难发生的第一刻起,蓝田县已经被军事管制,所以,外边的人直到现在,只知道蓝田县遭了灾,却不知道我们实际受损状况。

    我以为我们应该好好利用一下灾难,当别人都以为我们自顾不暇的时候,我们正好可以奋勇精进一下。”

    张明亮点头道:“我们制定了无数的计划,好多时机不好不能执行的计划,我以为可以执行了。”

    云昭皱眉道:“瞒不过西安城的那些人。”

    钱少少道:“蓝田县很大,西安城只是被波及而已,更何况,西安城也并非是毫发无损,丹凤门城墙垮塌了三十余丈,钟楼,鼓楼都出现了两寸宽的裂缝。

    各个坊间垮塌房屋不少于两千间。

    我们这里夸大一些说的过去。”

    云昭点头道:“那就如此上报,不过,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减灾救灾,这是我们第一优先要做的事。”

    随着蓝田县各处的消息齐聚云昭书案,他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也终于有心情向朝廷编造灾情了。

    据云昭奏疏上讲,蓝田县损失惨重,各处房屋倒塌两万余,压死百姓六千,受伤者不计其数,蓝田县城墙尽数倒塌……百姓露宿于野,有家不敢回,惨不堪言……

    总体上来说,这一次的地震是嘉靖三十四年华县大地震的余震。

    当时那一次剧烈的地震,山西、陕西、河南同时地震,声如雷。渭南、华州、朝邑、三原、蒲州等处更是天翻地覆。

    根据西安府志记载,那一次大地震压死军民八十三万,倒塌房屋百万余,波及三省一百零一个县。

    地方官在向皇帝禀报灾情的时候一般都会夸大几倍的上报,所以,云昭这些人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

    就蓝田县夸大了无数倍的灾情报告,夹杂在陕西,河南,山西,甚至四川,湖北等地官员的灾情报告中,毫不起眼。

    云昭很不明白,这次地震关山西,四川,湖北什么事。

    等皇帝旨意下达之后,云昭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只要地龙翻身,那就是皇帝的品德有亏。

    地方上就必须减免税赋,于是,河南,山西,四川,湖北减免税赋三成……至于受灾最重的关中,皇帝仅仅是下旨慰问了一下,并无减免税赋的好处降临。

    “这是你的错!”

    钱少少直言不讳。

    “是你把蓝田县受灾的状况写的太轻了。”

    “你想不想听听河南巡抚是怎么写的奏折?人家是这样说的:渑池地大震,地中若万马奔驰,尘雾障天。夜复大雨,雷电交作,民舍尽塌,压死三万余人……

    四川巡抚是这样说的:汉中地裂涌出黑水,鳅鳝结聚,不知何来。震时河水俱干……倾倒城垣、楼垛、堤坝、官舍民房并村落寺观,一时俱倒塌如平地。压死兵民三万一千余人及牛马牲畜无算。

    湖北巡抚是这样说的:……其时地裂泉涌,上喷二三丈高,遍地水流,沟浍皆盈,移时即消化为乌有。……合邑震塌房屋约数十万间,……其时死尸遍于四野,不能殓葬者甚多,凡值村落之处,腥臭之气达于四远,难以俱载。”

    “再看看你是怎么写的:各处房屋倒塌两万余,压死百姓六千,受伤者不计其数,蓝田县城墙尽数倒塌……百姓露宿于野,有家不敢回,惨不堪言……

    咱们蓝田县城本身就没有城墙好吧,曹化淳,以及东厂的番子都知晓,有这么一个漏洞,别的话人家都不信了。

    咱们全县死伤了六百余百姓,如此惨状,你说六千这实在是太少了,跟别人比起来,我们算是轻的,你这样写了奏章,就连孙传庭这个陕西巡抚都不好帮我们打圆场。”

    云昭瞅着钱少少拿来的消息喃喃自语道:“我已经觉得自己很无耻了,已经有些羞愧感了,没想到这些人根本就没脸皮啊!”

    钱少少叹口气道:“都想从皇帝这头瘦驴身上刮下二两油来,他们也不看看皇帝这头瘦驴身上还能刮下来油不?

    这一场地震,注定了杨嗣昌在河南,湖北剿匪徒劳无功,注定了洪承畴,孙传庭他们要回驻地就食。

    也注定了人家李洪基可以一飞冲天了,注定张秉忠可以放下所有忧虑兵进蜀中。

    阿昭,打败官军的不是李洪基这些贼寇,也不是这场地龙翻身,而是你们这群不要脸的大明官员。”

    </tent>

    明天下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