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多因王的手段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北境主战场。

    亚塔德之壁被破坏后,这片区域成了多因与北境的必争之地。

    虽说多因与北境曾尝试暂时联合,灭掉狼骑兵军团,但两方的战争不是假的。

    原本混沌军团是六族同盟共同的靶子,多因与北境勉强达成了和平,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双方都趁着揍混沌军团期间,暗自发展。

    眼下混沌军团的人口已不足500万,哪怕有一片很大的地盘,但人口这硬伤,不是几年,甚至十几年就能发展起来的。

    多因与北境都不担心混沌军团在几十年内卷土重来,反之,他们彼此间,才是对手。

    为了保证霸主地位,多因与北境都在领地内养了大量兵力,作战类单位的消耗,与平民是不同的。

    以多因和北境现在的兵力,他们如果不决出个胜负,最多几年时间,他们就会因养了太多士兵而衰败。

    或者说,眼下的局面,已是早就注定好的事,混沌军团没落后,多因与北境必有一战。

    亚塔德之壁被毁,催化了这个过程,让双方从试探环节,直接进入到决战环节。

    北境不会与多因打消耗战,混沌军团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至于和多因共处,那更不可能,蜥族是最典型的教训,曾经的蜥族很繁荣,占据大陆的整个东境。

    蜥族崇尚晶体的力量,著名的莫迪法克之眼,就曾屹立在大陆东境,是苍龙大陆的地标性建筑。

    以蜥族当初的强盛程度,多因、北境、精灵族都是弟中弟,如果不是蜥族沉醉于神秘学,他们早就雄踞苍龙大陆,将其他种族驱赶到大陆的边角。

    蜥族没这样做,他们以行走的守护者自居,尽自身所能,维系大陆的平衡,直到,多因逐渐强盛起来。

    没有战争,没有侵略,随着时间的推移,蜥族的荣光陨落,直到莫迪法克之眼崩倒而下。

    一切都那般自然,而却又让人心生颤栗,一个古老、神秘,且保持中立的超凡明,逐渐衰败了。

    有很多历史学者怀疑,多因的术式,其实就是来自于蜥族的结晶力量,以此为基础,进行了二次改进。

    就算如此,当初黑暗君主阿伽门崛起时,蜥族的秘术师们依然冲在最前面,将灰兽人部队揍的鼻青脸肿,可惜,他们的数量太少了。

    时至今日,蜥族已成为东泽边缘处的一个中小型种族,六族同盟有其一席之位,主要是因其古老的传承,以及所掌控的结晶力量。

    这就是与多因和平共处的下场,而北境的冰裔们生活在凛寒中,弱肉强食这种理念,深深刻在他们的骨子里,他们绝不会接受蜥族那般的下场。

    苏晓站在恶魔焰龙巴巴托斯的背上,俯瞰下方的主战场,他昨晚将亚塔德之壁破坏了足有35公里长。

    在这段缺口上,双方的总兵力相加超过300万,有些区域在混战,有些区域已建立起临时的防御工事。

    双方都想将彼此打退,可他们都暂时奈何不了多方,北境的冰裔战士,天生就比多因士兵强,这是他们的优势。

    别认为多因的士兵弱,他们的起点低,但与混沌军团战争时,他们是绝对的主力,多因的士兵,98以上都是上过战场的,其中70经历过多次战争,40是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

    眼下的局面,是苏晓想看到的,计划再度回归之前的情况,先联手揍北境,把北境打趴后,就看谁的背刺更加稳准狠了。

    破空声袭来,一颗大火球从苏晓附近飞过,距离几十米远,他都能感觉到那灼热的温度,多因的战争兵器很难缠。

    恶魔焰龙巴巴托斯发出一声龙吼,向战场后方飞去,当返回己方驻地时,苏晓看到狼骑兵军团已完成集结。

    苏晓准备攻入北境,不仅是去对付北境的重锤部队,多因的圣徽骑士团,在不久之后也是敌人。

    不仅如此,苏晓还要去北境捞战功,在击败精灵族后,他原本认为已不用担心战功方面,但现在看来,月使徒是麻烦的对手。

    苏晓现有386万点战功,而排在第二的月使徒,则已获得298万点战功,这有些出乎苏晓的预料。

    月使徒的战功增长很奇妙,苏晓这边获取战功,是一次获得几万点,甚至十几万点,而在月使徒那边,就像是电表跳字般,每秒都在变化。

    苏晓很想弄清一件事,就是月使徒这战功,到底是从哪获得的?

    眼下的战场,只有北境主战场这一片,巴哈占察过,焰火师、咕噜、荒海等人,是最活跃的几人。

    除这些人之外,巴哈没看到有其他活跃的契约者,这让苏晓有种感觉,他正和月使徒跨频道竞技,他影响不到月使徒,对方也影响不到他。

    传言,月使徒是召唤系,一人既是一个军团的那种,眼下苏晓没看到军团,只看到对方疯长的战功了。

    之前的灰绅士也同样如此,明明没到前线,战功却疯长,甚至远超兽人士兵的死伤数量,不过在几天前,灰绅士放弃了,不再获取战功。

    对苏晓而言,这不算好事,灰绅士这么老实,说明对方不是在北境的凛冬城,就是在多因的王都,没在这种遍布好处可捞的宝地,那家伙早就出来搞事。

    假设灰绅士真的在凛冬城,或是在多因的王都,那对方会不会先发现虚空之树果实?并提前夺下?

    因此对于苏晓来讲,灰绅士突然不搞事了,绝不是好消息。

    暂不考虑这些,或者说,苏晓其实不太担心灰绅士获得虚空之树果实。

    灰绅士与团长相比如何?团长在去虚空夺虚空之树果实前,就与苏晓商谈过,团长如果得手,他会想办法弄来相应的配方,让苏晓帮他处理虚空之树的果实。

    用团长的话就是,如果谁能咬动虚空之树果实,一定要通知他,他想亲眼看看,到底是何等神人,能在没有对应配方的情况下,就能破坏那东西的外皮。

    如果灰绅士先获得虚空之树果实,那很简单,之后一直追杀灰绅士就可以,刚好灰绅士是违规者,苏晓正愁找不到虚空之树果实在哪。

    站在龙背上,苏晓俯瞰下方,他下令让10万名狼骑兵原地驻守,剩余50万出动,这样安排,是以防意外。

    苏晓不认为自己什么都能想到,假设50万狼骑兵真的全灭在北境,剩余这10万,就是他获胜的希望。

    苏晓刚要下令全军出发,外交官迪福顿就急匆匆的赶来,见此,巴哈上前交涉。

    没一会,巴哈飞了回来,它带回来的消息是,多因王要见苏晓一面。

    多因王会面的内容,是对方的常用手段,一名貌美的公主已经准备好了,就等苏晓去领,如此直白的方式,已经算不上是联姻了,更像是把帝国公主送人。

    用巴哈的话就是,这动不动就送女儿的老家伙,到底哪来的这么多女儿?真特么的老当益壮。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