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增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被破坏的亚塔德之壁处。

    因被阿姆吸收了大量冰能量,亚塔德之壁已不再自行修复,从冰墙内的冰能量活动来判断,亚塔德之壁至少要恢复半年左右,才能重获自愈性。

    这一大段亚塔德之壁消失了,一座几千米高的冰山出现。

    冰山不远处,阿姆正蹲在地上,像是举旗般,单手握着龙心斧,它目光呆滞,此时在它的思维中,它是一颗树。

    一晚上时间,途径阿姆身体的冰能量有多少,已经很难计算,这才导致它意识模糊,至于怎么办,抽空揍一顿,给它活活血就好了。

    轰、轰、轰

    一声声巨响传开,几分钟后,苏晓松开阿姆的肩膀,鼻青脸肿的阿姆从地上起身,很茫然的挠了挠头。

    “阿姆,脸疼。”

    腮帮内像是塞了个鸡蛋的阿姆开口。

    “过会就不疼了。”

    苏晓活动有些发麻的右手,阿姆的防御力很强,打的他手疼。

    “阿姆,饿了。”

    “先饿着,冰能量积蓄的怎么样了?”

    巴哈坏笑着落在阿姆肩膀上,闻言,阿姆来到冰山前,双手按在上面。

    几分钟后,冰山上出现大片裂痕,寒冰竟开始消融,不是化为水,而是转化为冰能量,并压缩、汇聚。

    最终,整座冰山都消失,化为一颗菱形体,上面遍布寒冰尖刺,这东西完全由冰能量构成,不算稳定。

    “老大,我昨天吃坏了东西,今天拉稀”

    巴哈作势就要飞走,但苏晓与布布汪都看向它,巴哈扑向冰能量压缩成的菱形体,它要将这东西封在异空间内。

    “别炸,别炸,你是我爹,千万别炸”

    巴哈碎碎念着抬起鹰爪,苏晓、布布汪、阿姆都向远处退去,由此可见这东西的威力,如果没有庇佑徽章保命,苏晓不会让阿姆压缩出这东西。

    在巴哈提心吊胆的目光中,空间波动涌现,冰能量压缩成的菱形体逐渐消失,被封在异空间内。

    这一晚上,苏晓确定了很多事,在破坏亚塔德之壁途中,北境派出了多股部队阻止,都被狼骑兵军团打退,虽说如此,但北境的死伤并不大。

    相比北境的蜂拥而至,多因的态度更有趣,他们抽调了50万名帝国士兵,驻扎在附近,并派出密探,要求面见苏晓。

    最初时,密探是带着外交官迪福顿的手令,可到了最后,密探拿来一份多因王的信件。

    信件的内容苏晓没看,那几名密探都被女狼骑兵尤亚挡住,原因是战况紧急,苏晓没时间见密探。

    初阳从天边升起,苏晓看着已被破坏的亚塔德之壁,下令,让兽人英雄沃波尔去和多因的部队交接,交接内容为,这段缺口的驻守权。

    多因很快派出几股部队,那名率领90万大军的军团长很热情,多次称赞狼骑兵的勇猛,但心里却和吃了屎般难受。

    现阶段,苏晓不会贸然进入北境,原因是,多因与北境的拉拢,或许从最开始就是个圈套。

    在苏晓看来,多因与北境开战了,这的确不假。

    可如果两方在开战前,就已经商定好,哪怕是敌对,也要同时完成一件事,就是将狼骑兵军团弄到北境内,重锤部队、圣徽骑士团,再加双方的大部队,成包围之势,将狼骑兵军团彻底铲除。

    虽是猜测,但苏晓也要防范,眼下所得的多因情报,有可能是多因王造出的假象。

    多因会先重创北境,之后再向狼骑兵军团捅刀子?苏晓感觉,如果他是多因,他会在开战初期,就与北境进行一定程度的合作,先灭掉狼骑兵军团,之后继续开战。

    眼下混沌军团占据了苍龙大陆三分之一的领土,这么大片领土上,唯一的守护者,只有狼骑兵军团,一旦灭掉狼骑兵军团,西境南境这块大蛋糕,就可以进行瓜分,多因与北境会不动心?

    这就是苏晓没马上深入北境的原因,想解决眼下的难题,没什么比破坏亚塔德之壁更有效的手段了,这是北境的命门。

    亚塔德之壁被毁,此时的极冰领主,必定愤怒至极,他明明联合多因,在双方已开战的情况下,展露出最后一丝默契,灭掉狼骑兵军团这隐患。

    可多因不仅没配合,反而让狼骑兵军团破坏亚塔德之壁,在北境看来,多因这已经不是背刺那么简单了,而是一刀将北境捅了个对穿。

    在这种情况下,极冰领主如果还相信多因的鬼话,那别说他自己,就连他身旁的心腹们,都会怀疑极冰领主是不是脑袋被门挤了。

    现在的多因非常难受,亚塔德之壁被破坏了35公里长,黄泥掉进裤兜子,不是屎,也是屎。

    多因不仅要捏着鼻子与狼骑兵军团联合,一起打北境,作为联合后的诚意,他们还要拿出破坏亚塔德之壁的酬谢。

    想到这些,苏晓下令,全军后撤,返回昨天的驻扎地,命令传达下去后,狼骑兵们开始向后方行军。

    一小时后,己方大军在多因驻地附近驻扎,外交官迪福顿匆忙赶来,作为普通人的他,眼眶周围出现很淡的黑眼圈,他昨晚上一夜没睡。

    “白夜大领主,关于重锤部队”

    “昨晚出了点意外,迎击重锤部队的事,延后。”

    “这,这,这”

    外交官迪福顿很为难,发觉周边的狼骑兵目光不善时,他自嘲般笑了笑。

    “白夜大领主,由衷感谢您破坏了亚塔德之壁。”

    说出这话后,外交官迪福顿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亚塔德之壁被破坏了近35公里长,北境与中部彻底连通,这看似是好事,但冥冥之中,迪福顿有种感觉,这不符合上面那位的意愿。

    “我带来了酬谢。”

    外交官迪福顿拍了拍手,上千名士兵抬来很多大木箱。

    你获得1500万枚帝国金币。

    你获得7500枚圣银币。

    “白夜大领主,这是此事的报酬,我们双方之前已经谈妥,如果贵方能剿灭重锤部队,我方愿意再拿出1500万帝国金币,以及15000枚圣银币。”

    外交官迪福顿说出这句话时,感觉自己的前途一片黑暗。

    有趣的是,这次洽谈,医师长奥芙没来,她可是代表了圣徽骑士团,她不来很失礼。

    医师长奥芙已经没心思来,因为在北境,重锤部队与圣徽骑士团真的打起来了,现在双方都会把人脑袋打成狗脑袋。

    苏晓将7500枚圣银币收起,剩余的1500万帝国金币,每名狼骑兵25枚,苏晓留这东西没用。

    悠闲的等待开始,二层小木楼内,苏晓收起死斗终端,开始日常的冥想,他在等多因与北境彻底乱战在一起。

    当天下午三点,苏晓带上布布汪、阿姆、巴哈,从小木楼内走出,唤来恶魔焰龙巴巴托斯,苏晓跃到龙背上,至于60万狼骑兵,依然驻守在此。

    巴巴托斯煽动龙翼,飞上高空后,向昨晚破坏的亚塔德之壁而去。

    飞行了十几分钟后,一大片冻土出现在下方,地面有凹凸不平的冰凌,这是亚塔德之壁被破坏后所留下的底部。

    在这片冻土上,至少有百万以上的士兵,正在此地鏖战,争夺这片战场的所有权,这是战略性要地。

    房屋大小的火球从高空划过,位于半空中就爆开,化为大片火雨,向下方陨落而去。

    大群冰裔战士被点燃,他们在一大片火焰中哀嚎着,最终化为焦尸。

    嘭的一声,一根长度在十米以上的金属弩箭,被弩车射出,这金属巨弩上寒气升腾,飞行在半空中就分裂开,最终将一大片帝国士兵穿透,钉死在冻土上。

    这些分裂后的金属弩箭,刚触碰到血迹,就蔓延出大片寒冰,之后爆开,四溅的碎冰,宛如锋利的刀片般。

    混乱的人群中,一片碎冰夹带着呼啸声飞过,划过一名帝国士兵的喉咙,但这名士兵很悍勇,他单手捂着喉咙,两剑将身旁的一名冰裔战士砍杀。

    这一幕,在战场上笔笔皆是,不仅是帝国士兵与冰裔战士在厮杀,战场上还有很多契约者。

    一名天启乐园的契约者,此时正满脸鲜血的躺在地上,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时,他突然暴起,用手中矿铲将一名重伤的多因士兵刨死,做完这一切,他噗通一声躺地,继续装死。

    轰隆!

    一声爆炸响彻战场,环形火焰向周边扩散,被炸碎的尸体四处飞溅,火焰中,是名下半边脸戴着面具的男人,他是焰火师,圣域乐园的先驱,现战功排行榜第五名。

    爆炸的风压扩散,一道身穿哥特裙的娇小身影落地,她这次遇到的敌人很棘手。

    昨晚上她看了场战争片,不对,对她来讲,昨晚上看到的场面,可以归类为恐怖片,要是被某个人逮住,轻则一顿暴揍,重则当场暴毙。

    至于反抗,她面对两个问题,1她打不过对方,2她不想被60万狼骑兵围攻,那会非常惨。

    “不管你是疯子还是其他,死在这吧,我现在非常非常不爽。”

    焰火师打了个响指,爆炸在他周边扩散,而在他对面,咕噜气的直咬牙,对上这爆炸狂魔,她根本靠不上前。

    “吼!!”

    一声龙吼声从上空传来,吸引了咕噜与焰火师的注意力。

    “是首位来了?”

    焰火师的眸子一凝,破风声袭来,轰的一声,一道身影从上空落下,血气蔓延。

    焰火师的脸颊一抽,只是感知到对方的气息,他就确定一件事,来人绝对是七阶中最强的几人之一,至少是灰绅士、绯世、月使徒那一级别。

    “白夜,我们好像没见过,也谈不上有仇怨吧。”

    焰火师开口,精神力全开。

    “吾父,你终于来增援我了。”

    咕噜满眼坏笑的看向焰火师,她看似很稳,实则很想转头就跑。

    “艹!!”

    听到咕噜这声吾父,焰火师大骂一声,他心态崩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