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委婉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铁王座的修复完成了。

    这个消息让高文真真正正地松了口气。

    那辆装甲列车是目前塞西尔帝国最强大的陆地战力——装甲列车的特殊属性让它能够迅速移动到铁路线所覆盖的地区,并在没有额外支援的情况下独自支撑起相当强度的防线,其强大的火力和护盾系统在这个时代作用不亚于一座额外的边境要塞,而现在帝国最缺的,就是这样一座边境要塞。

    长风要塞那边每天都在回传各种各样的消息,提丰帝国的增兵行动已经上升到明目张胆的程度,昔日安苏和提丰之间签订的和平协议如今虽然还未被撕破,但明眼人都能看出那一纸文书对两个国家的约束力其实还不如几把刀枪,就如高文一开始便预料的那样: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和平,从来不是靠什么君子协议就能维持下去的。

    这种情况下,铁王座的价值不言而喻。

    “铁路线目前铺到哪里了?”他抬起头,看向赫蒂。

    “已经贯穿东境,目前正在靠近卡隆谷地区,一列刚刚装配完成的工程列车在随着铁路线一同向前推进,工程将被缩短到二十日内完成,”赫蒂点点头,“完工之后铁王座将可以部署到长风要塞附近的帕拉梅尔高地,火炮可覆盖整个长风防线,其他军用列车也能够迅速将后续列装的装甲部队运输到边境。”

    高文一边听一边点头,在赫蒂汇报完关于铁王座和东境铁路的事情之后,他又问道:“圣灵平原污染区的清理工作情况怎样?”

    “目前净化区已经推进到丰饶林地,之后的推进速度会进一步加快,”赫蒂脸上露出笑容来,“在‘人造神明’陨落之后,所有的晶簇巨人都发生了大幅度的衰退,不仅力量变弱,行动力也一并降低了许多,更失去了主动传播瘟疫的能力,现在净化队伍正认真排查圣灵平原上的污染区,还未发现有污染反扑的迹象。”

    在万物终亡会制造的那个怪胎死亡之后,晶簇巨人军团立即陷入了衰退状态——这一点和之前军队里的参谋团以及塞西尔城的学者们估计的一样。

    晶簇巨人拥有特殊的组织形式,他们的下级单位受上一级的心智控制,甚至下级单位的思考能力都要依靠上级节点来赋予,这种组织形式让他们拥有了远超过同时代人类军团的行动效率和通讯能力,甚至让它们具备一定程度的心灵感应,但其弱点就在于一旦其上级节点被摧毁,所有的下级节点就会立即陷入崩溃——原本晶簇军团是由整个万物终亡会的大量主教分别控制,一个节点被摧毁也只是导致一个分支军团出问题,这种弱点还不算致命,但在“人造之神”失控后,其上级节点被全部集中到了“神明”身上,这个弱点就致命了。

    人造之神的陨落直接导致晶簇军团变成了一群羸弱而松散的野兽,这大大减轻了后续对圣灵平原进行净化的工作压力,不然的话整个平原上还残留着近百万的怪物,以战后帝国严重短缺的兵力,要想将其完全清理干净还真没那么容易。

    “一棵朽烂的大树倒了,散落一地的枯枝败叶……要打扫干净还是得费些心力啊,”高文轻声感叹着,随后抬起头,对三位大执政官说道,“万物终亡会结构庞大,在这个国家经营已久,甚至有不少小贵族、商人和教会神官都受到其蛊惑而腐朽堕落,如今这个教会的主干已经倒下,但那些分支残余必然还剩下不少,要打扫的可不仅仅是圣灵平原上的怪物。”

    维多利亚深深低下头,声音冷冽:“是,我们明白。”

    “不,你们只明白一部分,”高文摇了摇头,“邪教徒的残余势力是肯定要连根拔起的,但我们必须警惕这个过程演变成类似圣光教会烧死异端那样的极端暴力——帝国刚刚建立,我们正在宣传公正和法治的新秩序,这种时候决不能出现旧派作风,不能打自己的脸,更不能掀起恐慌制造混乱。”

    “我之后会让皮特曼将分辨黑暗德鲁伊活动规律及魔力特征的方法汇总成册子,分发给各地神官和官方德鲁伊,如果发现了神官级别的邪教徒,依法予以处刑,但如果只是被蛊惑的普通人或信仰浅薄的底层教众,尽量用劳役和思想改造的方式来处理——集体焚烧异端的行为必须被取缔。”

    维多利亚眨了眨眼:“如果这种温和的办法不能有效震慑那些教徒呢?被邪教蛊惑过的思想往往根深蒂固,很难短时间内纠正回来……”

    曾经在北境抓捕过邪教徒,和很多异端分子打过交道的女公爵,显然对那些陷入歧途的人颇为了解。

    “首先,你应该对塞西尔式的劳动+思想改造工程有信心,我们已经用同样的方法改造了很多人,而且我还给万物终亡会的信徒们准备了特别的精神食粮,”高文笑了笑,很有耐心地说道,“我计划给他们反复播放猎杀人造之神的影像——从勇敢者的诱捕,到海妖的进餐,全程无任何删减地播放,并安排专人在旁解说关于人造之神的知识,每天早中晚各播放一次,休息日还可以放一下切割伪神骸骨、加工颅骨王座的纪录片。

    “其次,如果真的有你说的那种顽固者——我相信这种人肯定是会有的——那也没关系,帝国现在有的是缺人的矿山,那些人一年改造不完就改造两年,十年改造不完就改造二十年,一辈子改造不完,我们就在他们死掉之后给他们颁发勋章,感谢他们为帝国工业建设做出的卓越贡献。”

    柏德文?法兰克林公爵有点发愣地听完了高文的话——刚听到前半段他就瞪大了眼睛,等后半段听完之后他才用一个夸张的表情惊叹起来:“如果真用上您说的‘精神食粮’,那恐怕没有人能坚持两年以上的,除非他们不但是瞎子还是傻子。”

    “有时候被邪教洗脑的人也不比傻子强多少,”维多利亚摇了摇头,“不过我也认为陛下的方案会很有效。”

    高文笑了笑,又看向赫蒂:“赫蒂,关于索林堡附近地下的那处‘巢穴’,目前有什么新进展么?”

    他所指的是万物终亡会在圣灵平原东部的巢穴——在人造之神被击杀后,搜索部队在索林堡附近发现了规模庞大的裂隙,按照皮特曼提供的情报,那裂隙下面应该就是万物终亡会的大本营,该营地的规模可能接近忤逆要塞,其一部分结构甚至可能延伸到了东境境内,埋藏着无数的秘密。

    “已经清理出了地表以及浅层的洞穴和通道,但并未深入,”赫蒂轻轻摇头,“下面的结构太复杂,目前学者们正在尝试破解它的魔力陷阱和机关规律,在此之前队伍不敢贸然深入。另外瑞贝卡在知道这件事之后曾建议专家团往地下扔炸弹来解除陷阱,请放心已经打过了。”

    高文:“……”

    “咳咳,知道了,”几秒之后高文才干咳两声,“这确实是瑞贝卡能干出来的事,不过毕竟孩子大了,谈话的时候还是要顾及一下她的面子……”

    “是,先祖。”赫蒂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而旁边的维多利亚和柏德文两位大执政官则相互看了一眼,眼神中颇有些默契。

    看到维多利亚这个平日里几乎没有表情变化的人嘴角都翘了起来,高文就知道瑞贝卡的事迹恐怕已经在圣苏尼尔传开了……也是,那姑娘如果没有搞出一个又一个乱子来,赫蒂这么稳重的人应该也不至于带着这么大怨念在汇报工作的时候旁敲侧击让老祖宗注意熊孩子的恶行……

    不过说来尴尬,其实在赫蒂提到那处地下巢穴有很多机关和陷阱的时候高文脑海里也冒出了爆破排障的想法,只不过他构思的是高精度的爆破技术,瑞贝卡脑袋里酝酿的火球则可能比城门还大……

    “瑞贝卡啊……”高文忍不住带着无奈的笑容轻轻叹了口气,随后转过头,看向了窗口的方向。

    秋风吹过城堡的塔楼,在繁复的尖塔和墙楼之间盘旋穿梭,带来了秋日的落叶和来自北境的寒气,不知不觉,这已经是他以高文?塞西尔的身份苏醒的第四年,也是认识瑞贝卡和赫蒂这些人的第四年了。

    “都四年了……这孩子多少也该学的稳重点了吧?”

    秋风吹过城堡的庭院,吹过高大挺拔的龙叶树和修剪得整整齐齐的灌木丛与花坛,一片枯黄的落叶打着旋从高空落下,被一只略有些纤细的手轻轻接住。

    黑发的侍女玛姬看着落在自己掌心的枯叶,这叶片有着特殊的不对称性,其一边窄一边宽的形状以及边缘参差不齐的锯齿让人难免联想起传说中巨龙的翅膀,她还依稀记得,在自己的故乡,每当秋天到来的时候,街头巷尾都会落满这样的叶子。

    在安苏较为名贵的“龙叶树”,在圣龙公国却是极为常见的。

    玛姬轻轻握起手指,枯黄的落叶在她指缝间泛起一丝微光,待重新张开手掌之后,落叶已经化为一只由虚幻微尘组成的鸟儿,轻飘飘地飞上了天。

    “飞的真好……”她轻声咕哝道。

    一阵脚步声突然从身后传来,玛姬立刻收敛起心神,她恢复了平日里精明干练的得体模样,转过身看到了向自己走来的人。

    是帝国的公主殿下——瑞贝卡?塞西尔。

    “殿下。”在瑞贝卡走到一定距离之后,玛姬恰到好处地弯下腰,恭敬地打着招呼。

    上流社会规矩繁多,明文的规矩礼数之外又有无数不成文的礼仪,以至于这恰到好处的弯腰时机都是一个合格女仆的功课——当主人之外的高贵之人向自己走来的时候,仆人虽不必前往迎接,却必须及时行礼,而弯腰时间过早却是一种冒犯,这就仿佛是在催促着对方赶快向自己回应,弯腰过晚却又是没有教养和反应迟钝的表现,里面的规矩实在说不清有多少。

    虽然维多利亚说过,这些繁琐的规矩迟早有一天会随着旧贵族一起消失或简化,但对玛姬而言,这方面的动作早已经成了她的习惯,无需再刻意维持了。

    “哎哎,不用这么麻烦不用这么麻烦,”瑞贝卡却赶快摆了摆手,她可不明白这些规矩里面隐藏的细节,她平常最常接触的女仆就一个呆呆的贝蒂,后者却是个天上打个雷都要过会才能一激灵的姑娘,以至于瑞贝卡都不知道玛姬这一鞠躬里面还有一堆门道,“我还挺不适应的……”

    玛姬露出一丝温和的微笑:“您是皇室成员,总要适应这些的。”

    “别提了,我到现在还有点晕乎,怎么祖先大人出去打了个仗,回来我封号都变了……”瑞贝卡挠了挠头发,脸上的茫然是一点都不掺假,“先不说这个了,我可算找着机会跟你说话了——之前晚宴就没碰见你,平常你又不出来走动,我这次还是跟侍卫打听了才知道你在院子里的!”

    玛姬微微皱了皱眉,她几乎没跟瑞贝卡接触过,完全猜不到这位特立独行的公主殿下的思路:“您找我做什么?”

    瑞贝卡想了想,慢慢就绽放出一个非常灿烂且让人心生好感的笑容来,凑近说道:“那个……我听先祖说了哈,你其实是一头龙,对吧?”

    玛姬怔了一下,表情似乎有些变化,但最后还是轻轻舒了口气,微微低下头:“是的。”

    她并不想张扬自己的身份,一直以来也是像保守秘密一样守护着自己的真身,但在之前的战争中,她的真实身份已经暴露给了塞西尔军团的很多人,考虑到至今为止塞西尔人都没有因为她这特殊的身份而对她有什么异样的态度,瑞贝卡平日里又是个挺讨人喜欢的活泼姑娘,这位人形之龙还是放下了心结,坦然承认。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瑞贝卡连连点头,然后张了张嘴,酝酿着接下来的话——

    她还记得先祖说过要保持礼貌,要尽量不冒犯到玛姬的自尊,因为这位黑龙小姐姐的血统中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在这方面开口的时候必须委婉一些。

    所以瑞贝卡在心里好好酝酿了一下,才笑容满面地说道:“那你变一个让我看看呗!”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