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八十九章 偏心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嗥氏领地内。

    叶羲收回雨巫咒。

    这次他的降雨时间不像在人工湖那里那么长,一是因为这里不需要他水漫金山,二是因为他察觉自己身后来了不少人。

    叶羲睁开眼睛,握着骨杖回头望去。

    这一看心脏咯噔一声。

    只见身后密密麻麻的人目光炯炯地盯着他,有白发苍苍的巫,也有高级战士,其中不乏元巫和族主。在更远处,还有乌泱泱从其他氏族赶过来的普通人,出乎他预料的多。

    “?”

    叶羲心中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最年轻的一位狸氏元巫徐徐开口道:“羲巫,你不能这么偏心。”

    “?”

    叶羲睁大眼睛,心中懵懵地再次打出一个问号。

    苍氏元巫:“请羲巫在我们苍氏领地下一场雨吧。”

    驳氏的一名副族主非常硬气豪气地说:“如果方便,给苍氏召完雨后,再给我们驳氏召一次,嗥氏人能给的,我们驳氏也能给!”

    “只给他们几个氏族召雨,未免会让其余氏族的族人心生不满,不如挨个下一场怎么样?”面容温和的有厌氏元巫笑吟吟地道。

    叶羲:“!”

    意识海中的巫力:“!!”

    叶羲手指发颤脸色发黑,感觉自己意识海中翻涌的巫力,都虚得往回缩了缩。

    在人工湖那边下了一上午的雨,巫力还没有补充,这里又下了场覆盖范围这么大的雨,还要十一个氏族挨个下一场?

    他的巫力是用不完吗?

    这个有厌氏元巫看起来最温和,怎么说出来的话这么狠?

    叶羲无力地拍拍自己额头:“每个氏族召一场不可能。”

    听到这句话,各大氏族高层都眉头一皱。虽然知道每个氏族下场雨可能性不大,但被这么直白不委婉地拒绝,他们没想到。

    “不过可以将召雨方法教给各位元巫。”叶羲来了个大喘气。

    这次轮到个各氏族高层惊愕地在心中缓缓打出问号了。

    他们没听错吧,要把雨巫咒教给他们?!这位部落元巫是脑子坏掉了吗,哪有把巫咒教给其他部落的道理,更别说他们是氏族,是部落人厌恶惧怕的氏族!

    叶羲悠悠道:“不愿学就罢了。”

    狸氏元巫最先反应过来,激动地连声道:“愿学,愿学!羲巫慷慨!”

    “我们也愿学!”

    “谢谢羲巫!”

    “多谢羲巫!”

    不止各部落元巫、大巫兴奋,周围听到的普通人更兴奋,人群像沸腾一样地欢呼雀跃。

    他们这缺雨水,一年都下不了几场,想雨都想疯了。如果学会后就可以隔三差五下场大暴雨,这日子简直不要太爽!有的人甚至激动开心打了个蹦,给旁边人一个重重的肘击。

    他们太喜欢这位部落巫!因为他,他们决定不厌恶部落人了!

    叶羲看着兴奋的人群,眼中也浮现笑意。

    如果能让这群镇守在这里的人生活得舒服点,雨巫咒给就给了吧。

    “来吧,我们得找个地方。”

    叶羲环顾四周,想寻找一处安静的石屋。

    角抵鼓起勇气自告奋勇:“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的屋子随时可以用。”

    “那就多谢了。”

    在欢呼雀跃中,叶羲领着各位元巫大巫走进角抵石屋。

    人群怕惊扰传授的过程,都渐渐熄了声,然后跑到远处去庆祝这个好消息了。

    石屋里。

    叶羲看着满满一屋子的元巫大巫,有种荒谬的错乱感,好像元巫大巫变得像白菜似的到处都是,一抓一大把。

    收拾好心情,叶羲盘膝坐在兽皮毯上,示意各氏族元巫大巫挨个过来。

    最先上来的毫无疑问是苍氏元巫,他向叶羲行了个礼后,在叶羲对面坐下。

    叶羲将骨杖横在腿上,巫力翻涌间,浑身镀上一层碧色曦光。接着他伸出手指,触向苍氏元巫的额心。

    在触到的一刹那,室内有风凭空生起,拂起苍氏元巫灰白的头发。

    叶羲传授召雨方法,并不是直接将巫咒口诀教给他们,要学会唤雨,光会念雨巫咒可不够,否则光偷听就能学会召雨了。

    现在他用的,是像大元巫在骨塔里做的那样,直接将召雨方法刻在他们的意识海中。

    片刻后。

    叶羲收回手,苍氏元巫睁开眼睛后已经学会了雨巫咒。他站起身,向叶羲恭敬地弯腰行了个礼,再三道过谢后走出石屋。

    各位元巫、大巫一个接一个地上来。

    不过轮到羊泽氏元巫和西岭氏元巫时,叶羲却拒绝了。

    “为什么?”

    羊泽氏元巫惊愕。

    叶羲看了看他编成辫子的枯皱头发,以及串在上面的骨珠,道:“因为我不喜欢这颗骨珠。”

    羊泽氏元巫愣了愣,笑道:“羲巫莫开玩笑。”

    叶羲不说话了。

    羊泽氏元巫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叶羲,有心想问叶羲,叶羲却一幅不愿多说的样子。

    其他元巫还等着学雨巫咒,纷纷给羊泽氏元巫递眼神。羊泽氏元巫虽然不甘,在重重压力下也只好郁闷退后。

    很快轮到西岭氏元巫。

    轮到这位西岭氏元巫时,叶羲也拒绝教他雨巫咒,给的借口则是:“我不喜欢你的灰色布袍。”

    于是这位西岭氏元巫也只好忍气退下。

    因为太想学雨巫咒,羊泽氏和西岭氏又分别换了一位大巫和一位元巫后。但换了人后,叶羲依然不愿教他们召雨。

    这下大家都看出叶羲不是不喜欢人,而是不喜欢羊泽氏和西岭氏了,所以存心找他们茬了。

    其中一名西岭氏元巫脾气硬,不愿意被糊弄过去,坚持道:“请告诉我真正缘由吧,不然我会每日在您石屋前等候,直到羲巫愿意告诉我真正原因。”

    叶羲长久地沉默。

    一石屋的元巫和大巫很耐心地候着。

    最终叶羲抬起头直视着几位羊泽巫和西岭巫,道:“因为你们两个氏族杀死过我的族人。”

    石屋内顿时从安静变成寂静。

    西岭氏元巫觉得很冤枉:“我们以前甚至没听说过羲城,怎么会杀死您的族人呢?”

    “是不是搞错了?”

    羊泽氏的几位巫也觉得冤。

    他们不像西岭氏,甚至没怎么深入过东边大陆,只经常在大石墟活动,最多杀过九邑人,杀过羽人,怎么会杀了羲城人。

    他们完全不知道有那么一小队人,杀了一名出外历练的羲城小战士。

    其实在场的一位羊泽氏元巫曾经在大石墟见过叶羲,但当时叶羲还是位不怎么起眼的大巫,而且当时叶羲被大石墟的风沙和霜雪弄得风尘仆仆的,形象和现在差距很大。所以那位元巫完全没认出来。

    “羲城是由很多个中小部落组成的一个部落联盟。”叶羲斩钉截铁道,“西岭氏和羊泽氏的人,确实杀死过我的族人,这件事没有误会。”

    西岭氏追杀过夏部落。

    而羊泽氏的人杀死了貂。

    关于貂,虽然他最后报了仇,杀了杀死貂的人,但他心里对羊泽氏的印象是好不了了。雨巫咒,他不想教给他们。

    羊泽氏和西岭氏几位巫面面相觑。

    如果他们的族人真的杀戮过羲巫的族人,那确实不好求雨巫咒了。

    叶羲看着几位或不知所措或脸上渐渐浮现阴霾的巫,心中叹息一声。

    因为有头领兽的可怕危机在,现在人类不论派别不论前仇旧怨,都应该团结协作。他不想再加深氏族和羲城,或者氏族和部落的矛盾,最终决定后退一步。

    “你们氏族虽然杀死过我的族人,但同样因为镇守在这里,也无形间保护了我的族人。”

    “我不愿亲自传授,但诸位可以请教其他学会的巫。”

    “相信他们一定愿意教诸位。”

    屋内的巫听完心里都很复杂,又感动叶羲的豁达,又惭愧于氏族人做过的事,不知不觉敬意又上了一层。尤其是西岭氏的巫和羊泽氏的巫,恨不得立刻回领地,好好盘问去东边大陆的人,都杀过什么不起眼的小部落人。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