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人参 牛雷夺药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立飞听“赵掌柜的”说完之后,便望向“牛雷”说道:牛大哥!还是你跑上一趟吧,到了张府。只管据实相告,若张大人不肯将人参所赠。你可万万不能动粗。立飞的话还未说完,一旁的“牛雷”便站起身来,向着门外走去。头也不回的说道:立兄弟!尽可放心。牛某定会将人参取来。说话的同时,那“牛雷”便已经来到门外。翻身上马,快马加鞭赶往张大人的府上。到了张大人的府上之后,“牛雷”将来意讲述了一遍。那“张伯行”大人深明大义没有多言,而是马上命令下人,将那家中千年人参取来。交与“牛雷”!让“牛雷”快马赶回,为老爷子尉迟飞续命要紧。“牛雷”接过人参,告别“张伯行大人”之后。一路快马急行赶回“同仁堂”。

    到了“同仁堂”后,“牛雷”先将“千年人参”交与赵掌柜的。那赵掌柜的接过人参之后,便马上命人将人参入药。喂老爷子尉迟飞服下。那“牛雷”走后,立飞便让“王雨襄”赶回立家镖局。方才的一场乱斗,那“尉迟红梅”的尸体还停留在房中无人料理。“老爷子尉迟飞”服下千年人参之后,直到深夜才渐渐苏醒。老爷子尉迟飞缓缓的睁开双眼,映入眼中的便是“牛雷”。“牛雷”见老爷子尉迟飞醒过来,急忙上前两步来到床前。对老爷子尉迟飞说道:师傅!你可算醒过来了,让徒弟好生着急呀。“老爷子尉迟飞”见到牛雷之后,用微弱的气息急切的问道:牛雷!那“白楠”可曾抓住。牛雷听老爷子尉迟飞说完之后,便将那“白楠”被其斩杀一事,讲述了一遍。“老爷子尉迟飞”听完之后,悬在心中的巨石算是落下。回过心神之后,老爷子尉迟飞才向“牛雷”询问起立飞。“牛雷”也让老人家放心。但是“牛雷”没有告诉老爷子尉迟飞,立飞从今以后无法站立。

    就这样老爷子尉迟飞与立飞二人在“同仁堂”养伤,这一养便是三个天。那“尉迟红梅”的丧事,也是王雨襄与牛雷二人操办的。下葬时,镖局的人将立飞与老爷子尉迟飞抬到坟前。立飞看着自己的娘子“尉迟红梅”的棺椁下葬,心中是百感交集,泪不成生。往事历历在目,齐家寨的比武招亲、洞房花烛夜的比武之约、押送火药的险象环生、归化城的互诉衷肠、这一切如皮影戏一般。在立飞的眼前一片一片的翻过。立飞望着“棺椁”,一点一点的被泥土掩埋。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悲伤,立飞放声怒吼起来。那吼声凄凉无比,听得人都有一种肝肠寸断的感觉。也就在立飞怒吼之时,一阵婴儿的啼哭之声传入了立飞的耳中。立飞如梦方醒回头望去,此时便瞧见“王雨襄”怀抱婴儿站在一旁。立飞想要起身,可是双腿毫无知觉。一旁的“王雨襄”见状,快走两步来到立飞身前。立飞看着“王雨襄”怀中婴儿自言自语道:齐家三战定今缘,巾帼红梅援清军。三省三战九泉走,不想今日离远分。奈何襁褓婴儿在,无法赶赴九泉渊。三圣三土荆林寨,奈何桥上等十年。一旁的“王雨襄”听立飞说完之后,便急忙劝慰。可是不等“王雨襄”开口说话,立飞便对王雨襄说道:王姑娘!你放心吧,孩子年幼。立某不会让他失去母亲又失去父亲首发

    立飞的话让王雨襄心中一松,王雨襄看着立飞问道:立大哥!孩子还没有名字呢,你给孩子起个名字吧。立飞看着王雨襄怀中婴儿说道:叫多福吧!不求富贵强权,但求平安多福。“王雨襄”听立飞说完之后,便对怀中婴儿叫道:多福!这一声多福交完之后,不知道是这孩子能听懂,还是巧合。怀中的婴儿突然笑了起来,仿佛在应声答应一般。为自己的名字而高兴。将“尉迟红梅”安葬之后,老爷子尉迟飞与立飞便被抬回了立家镖局。立飞将镖局的大多事物都交给了“牛雷”打理,家中的生活琐事。则是由“王雨襄”管理。冬去春来一年又是年,转眼便过去八年。这八年里,立家镖局已经扩展到了湖广两省。而在去年,立飞的义父“萨布素大将军”也因为久病而去世。萨布素的离去,也让立飞伤痛欲绝。此时的立飞坐在院中,看着一盆曼陀罗。突然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道:立兄弟!又在看花了,你看看谁来了。说话之人正是“牛雷”。立飞转身回望,不等立飞开口。二十几岁的男子便马上开口道:父亲!几日不见最近身体可好。立飞看着来人,轻笑道:是鸿昭来了。来人正是立飞的义子“立鸿昭”,“立鸿昭”诡异的一笑。便闭口不言,而是转身望向门外。立飞见状便顺其目光望去,只见门口处站立一人。立飞望见此人,有些激动道:黄阳!是你小子回来了,上次一别有五年了吧。

    黄阳看着立飞,此时此刻的立飞。坐在一辆木质的轮车上,脸上也多了许多皱纹。黄阳有感而言道:立大哥!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还好吗?不等立飞回答,老爷子尉迟飞带着“小多福”从后院进来。见到院中的黄阳与鸿昭,便乐道:黄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呀,这一别多久了。老爷子尉迟飞一边与“黄阳”说话,一边左右观瞧。有些怒意道:黄小子!那“光祖”没有与你一同来吗?正当老爷子尉迟飞问“黄阳”之时,一名黑衣蒙面的男子站在院墙上喝道:老头!你可是号称“金槊单鞭黑脸佛的尉迟飞吗”?老爷子尉迟飞与立飞望着对面矮墙上之人,心中戒备心大起。多年前的一幕突然浮现在眼前,老爷子尉迟飞望着矮墙上的人问道:你是何人!找老夫所谓何事。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