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术法交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看着女子和老者相互看看对方的反应,前者忐忑不安,后者阴晴不定。

    “你……”

    老者一句话才说个开头就自己顿住了,因为听到了一阵“咯啦啦…咯啦啦……”的脆响声正在由远及近,声音虽然微弱,可在这风雪声中尤其突兀。

    老者看了看身边的女子,从蒲团上站起来,木屋的小门再次自动打开,透过门口望向不远处的方向。

    有一个在这种严冬时节看起来绝对算衣衫单薄的白衫男子,正在漫步走来。

    这处峡谷地处背光位置,不光是阴暗而且阴邪气也重,秋夏两季地面满是黑色污泥的浅沼地区,木屋也是立了几根木桩架高了的。

    而此刻严冬,周遭的泥沼早已经被冻住,计缘走过来的时候在冰面上发出“咯吱吱…咯吱吱……”的一声声脆响,却并没有将冰面踩裂。

    更为奇异的是,计缘走过的位置,每当鞋履踩在冰面上,脚下的污秽都会纷纷往边上排开,这就形成了计缘走过的路都露出一块块干净的冰块。

    若是寻常污泥还不至于如此特殊,可此处污泥显然带有阴邪秽气,所以尤其会被排离计缘身体。

    虽然地下稍深处难免依然有黑泥之色,可依然同周围的其他冰面却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就是那种看着就很干净的格格不入感。

    这种堪称污垢自离的现象乃老者平生仅见,根本没感觉到什么术法的痕迹,就是来者纯粹的踩踏冰面,而且老者也不认为一个仙修高人会无聊到排挤冰中的污泥玩。

    瞳孔收缩地望着计缘接近,老者运起法眼观察,怎么看对方都只是一个无任何力法神光透出的“凡人”,只能见到凡人火气。

    若说用了什么法器灵符,可怎么连法力痕迹都看不到?

    结合现在其他情况,老者这种荒谬的感观所推导出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来者的道行高绝,已经高到了凭借自己的能耐都无法理解的地步,所以才无所见更无所感。

    随着白衫男子走在结冰的沼泽中越走越接近,对方样貌也愈发清晰,头顶上还有不少雪花沾染,脸上面色平淡,一双苍目尤其引人注意,视之如古井,再望摄心魄,并且一种无瑕无垢的感观也越来越强。

    这种存在如果真的要杀边上这个不人不鬼的所谓“徒儿”,根本不可能让她逃了,甚至很可能不会令她来得及感觉到什么。

    ‘她是被直接赶着来这里的呀!真逆徒也!’

    老者心中咬牙切齿,面上却不敢表露什么,现在心中唯一的底气就是几张特殊的符箓和一块小石坠,见计缘到了木屋十几丈外的近处,强装显得不卑不吭的拱手作揖问礼。

    “这位道友于严冬之际光临在下寒舍,不知有何贵干?”

    计缘就这么站在木屋外,伸手将因为寒风吹拂挡在唇前的鬓发捋过后颈,细细打量着这老者和其身旁显得战战兢兢的女子,似乎并没有任何理会老者的打算,更不用说回礼了。

    这场面对于老者来说就稍显尴尬,但他却不敢怒言相向。

    “道友可是寻这鬼母?”

    老者指向边上大肚女子。

    “师……”

    “师什么师!我前些年诛除一位邪修,从其身上搜出一册邪法,竟是有几分炼九子鬼母的门道,一时好奇也就留下瞧瞧,没想到外出之时,被这进山砍柴的女子偷了去。”

    老者说话间还侧身抚须眯眼,面露凶光的朝着女子使眼色,之后才继续道。

    “今日这女子居然自己找上来求助,还开口欲称我为师,我就算到其人修炼邪法定是惹了祸事,所幸这妇人修习邪法火候看来也尚浅,不过才怀胎而已。”

    道貌岸然的说完这番话,老者才重新转身面向计缘。

    “道友若不嫌弃,可到屋中休息,此事因在下而起,我自然也是脱不了罪责的……”

    计缘睁着法眼看着这个某种程度上比自己还仙风道骨的老者,竟然也看不出其人身上有什么妖邪气,除了火气旺盛,力法神光敛身内,灵气法力也不显体外,很是修行有成的样子。

    但计缘法眼睁大一些,就能看到对方袖内手臂上有微弱符光显现,淡淡的一抹灵光流转老者周身,好似有一张膜贴在身上,同时此刻左手袖内也有符隐而不发,显然是掩盖了本源气息的同时还另有后手。

    尽管看似后手准备妥当,但计缘一副理都不想理人的样子,依然给老者不低的心里压力,所幸计缘终于还是开口了。

    “你说她修行火候尚浅?我看倒是未必,这女子炼出了七名鬼子,都准备杀尽一县之人了,怎么可能道行尚浅,想必是有名师指点的。”

    计缘平平静静的一句话,并无什么情绪在里头。

    “什么!?竟然已经炼出七名鬼子?竟然还扬言要杀尽一县之人?”

    老者怒不可遏的看向女子。

    “你这妖妇好胆!难怪看你戾气丛生,原来已经作恶多端!”

    眼神闪烁之间,老者身上法力激荡,之间已经运起火色。

    “这妖妇留你不得!”

    怒喝声响起之时,老者已然掐诀挥袖,一阵烈火朝着女子罩落,后者根本没想到自己绝对信任的师父会来这一出,惊慌中甚至来不及逃开。

    “铮……”

    长剑出鞘的声音传来之时,大肚女子和老者眼前已经展现一片银光,比寒风冰雪更凌冽剑气扫过,老者所御之火直接被斩去。

    老者冒着冷汗的看着地面一道一掌宽的沟壑,斩开了木屋地板,斩开了下方结冰的污泥,望下去黑黝黝一片看不出到底多深。

    再将僵硬的脖子抬起来,看到自己这木屋顶端位置已经被从前到后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中,透过裂缝朝天上望去,隐隐有一抹青翠灵光悬于天空。

    ‘仙剑!’

    看老者这反应,计缘心中冷笑,面上也再次开口。

    “你尽管可以试试袖内灵符,看能不能保得了你一命,哼哼,于阴戾污瘴之地结庐修行,看得污了我的法眼。”

    计缘左臂单手负背,右手接住一朵朵雪花,雪花落入手心就已经融化成雪水,并且老者不可见的掌心汇聚成一个字。

    虽然说了句狠话,但那老者显然不会束手待毙,身上的法力已然滚滚而动,为防意外,很可能只好不得已先将这老者斩杀了。

    那大肚女子现在处于一种恐惧焦虑的状态,再蠢也知道刚才师父竟是想要杀她灭口,而那个白衫男子更不会放过她,正是这时刻,见到自己师傅冲她暴喝一声。

    “跑!”

    小木屋突然塌陷,一道滔天土浪从地面升起,也碾压之势朝着十几丈外的计缘压去,老者更是身运黄光骤然遁地逃走。

    轰隆隆隆隆~~的地动山摇之感中,仅仅是刹那,计缘已经被一片阴影笼罩。

    土浪足足有十数丈高,左右撑住峡谷两端,上端翻卷朝下看起来简直遮天蔽日。

    计缘在电光火石间急速后退,游龙身法运转极致。

    剑指前点口中令起。

    “斩…”

    铮~~~~

    青藤剑再次出鞘,此次剑光远超刚才一剑。

    刷~得一道银色匹练闪过,巨大土浪直接分断两侧,同时剑光不减,直接罩落延伸至山川远方。

    “啊……”

    一声短促的惨叫于地底响起。

    计缘心有余悸,见那大肚女子还在往峡谷那一头急速逃窜,冷哼一声开口。

    “定!”

    右手掌心凝聚敕令之力的水文“定”字立刻消弭,同时远方那女子只觉得身体骤然僵硬,维持着跳跃的冲势,“砰”得一头撞到旁边岩石上。

    即便如此她还是动都不能动一下,甚至不能吸气不能眨眼,身内邪性法力也好似死寂,犹如一具还有思维的尸体。

    计缘刚想松一口气,灵觉却又是一动,伸手掐指一算,口中不由诧异出声。

    “嗯!没死?”

    那老者在地底被斩裂的身体虽然有血有肉,但居然只是一具假身。

    “想跑没那么容易!”

    计缘起身一跃,驾云御风急飞,天上的青藤剑更是带着一种恨恨般的锋鸣声驾驭剑光裂风而去。

    廷秋山山势地底,老者捏着太虚土遁符狂催法力,早已被骇得肝胆欲裂,另一只袖内的替命符已经一击而碎。

    而且凭着所炼法诀的感应,自己那个“徒儿”也处于一种非生非死的诡异状态,在刚刚隐约还听到一个“定”字,更是无法想象中了什么异术。

    ‘不行,绝不能省了!此时不用命都没了!’

    老者狠狠捏碎了手中一块黄色小石头,口中不断低声念求。

    “廷秋山山神救我,山神救我!山神救我!”

    烂柯棋缘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