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五章 薪火不绝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夏侯无名放声狂笑,然后,一切都发生得这么快。

    一如迅雷不及掩耳。

    在已经崩溃的乾元殿下方,极深的大坑内,一座古老的,使用的材质堪称简陋,只是用七八根木桩胡乱堆砌的法坛冲开泥土,冒了出来。

    一座,两座,三座

    整个燧都城内,和这座法坛一样造型粗陋,只是用几根木桩子,树枝条,甚至是老茅草、树叶子、草根茎等胡乱堆在一起而成的法坛,一共冒出来三百六十座。

    三百六十座,恰合周天之数。

    呼的一声,刚刚风戎打入地下,想要引发薪火相传大阵,却无功而返的燧火火种,完全不受风戎的控制,从他胸口飞出,分成三百六十团,轻盈的落在了三百六十座法坛上。

    三百六十座法坛同时引燃。

    淡淡的赤红色火光亮起,一片片火光升腾而起,迅速笼罩了方圆数万里之境。

    随后,整个燧朝的疆域中,在那些不为人注意的荒郊野外,一座座同样简陋的,就是用最简单的最常见的燃料,如石炭、如木炭、如树桩、如树根、如茅草、如树叶使用这些凌乱杂乱的材料堆砌起的法坛,不断从地下冒出来。

    摒弃了各个封国的国都、各个州治的州府、各个郡城又或者县城,摒弃了那座规模庞大、架构精良的薪火相传大阵,数以百万计的简陋法坛从燧朝疆域的各处不断的冒了出来。

    这些最大不过十几丈方圆,最小只有三尺见方的法坛同时燃起了淡淡的火光。

    星星之火,点缀在燧朝的疆土上。

    夏侯无名举起了手中的古老玉符。

    之前就是这块玉符,摧毁了乾元殿,崩毁了乾元殿中的传送阵,逼迫风戎等人留在了燧都,让他们无法按照既定计划逃亡南疆。

    此刻,夏侯无名再次举起了这块玉符。

    幽冥鹏尊、万毒鸩尊一声长啸,两大妖尊巨大的翅膀狠狠一振,他们同时九十度朝上的笔直的冲向天空,他们冲起来是数百里高,然后一个盘旋翻腾,转身朝着西方全速逃窜。

    他们逃得这么快,甚至连站在幽冥鹏尊尾羽上的龙脉鳄尊,都被一个忽闪丢了下来。

    猪刚鬣浑身汗如雨下,他朝着夏侯无名嘶声吼道:“小师弟我们是拜把子的兄弟啊!”

    夏侯无名一改那天夜里在军营外、小山顶上的和气、温良,他通体散发出暴虐、凶残的煞气,面庞扭曲犹如食扑杀前的太古魔兽,嗤嗤笑着,狠狠的斜了猪刚鬣一眼。

    “妖魔鬼怪,老子和你结拜?你,配么?”

    夏侯无名一挥手,朝着巫铁冷声呵斥:“巫铁兄弟,自家血脉兄弟,我不伤你今日,老子要干掉这些胆大妄为,企图趁火打劫的蠢货。”

    “我燧朝,岂是他们这些妖魔鬼怪也敢正眼窥觑的?”

    “今日,进我燧朝疆域者,杀无赦!”

    巫铁骇然看着夏侯无名那天夜里,猪刚鬣摆出香案后,只是一刻多钟的功夫,夏侯无名就欣然跪地,和猪刚鬣结拜为兄弟。

    因为有着巫族血脉牵连的关系,巫铁甚至都坚信不疑夏侯无名,的确是想要借助巫铁的力量,推翻风戎,重铸燧朝的国纲。

    谁能想到

    夏侯无名,他的目标,悍然对准了四方妖魔鬼怪国度的尊级大佬!

    他是什么时候定下的谋划?

    他又是如何敢确定

    对了,他当然能确定,当攻打燧都的时候,会有四方妖魔鬼怪的尊者来袭!

    因为夏侯无名在巫铁身边见到了猪刚鬣堂堂妖尊,直接插手这次的燧朝动荡,既然妖尊出现了,南方鬼尊、东方魔尊、北方怪尊,他们还会缺席么?

    夏侯无名要做的,只是给各方妖魔鬼怪一个插手的机会,给他们插手的胆气!

    所以,无论风戎是否逃跑,夏侯无名都一定会当众崩碎乾元殿,当众摧毁那座已经庇护了燧朝无数年的薪火相传大阵!

    谁能想到,在燧朝,还有第二套薪火相传大阵?

    看那些简陋的法坛,看那些法坛中简陋、古朴、却又深邃强大的禁制这一套薪火相传大阵,才是燧朝建国时,燧朝的开国先祖们布置的,原始风味的薪火相传大阵吧?

    可想而知,在燧朝刚刚建国之始,在那风雨飘摇的日日夜夜,在四方妖魔鬼怪的窥觑之中,是这座简陋的薪火相传大阵,在风雨中、在黑夜里,庇护了燧朝的亿万黎民。

    时间,洗去了无数生灵对于这座原始薪火相传大阵的记忆。

    甚至四方妖魔鬼怪国朝的尊者们,他们也都因为漫长的岁月,忘记了这座原始大阵的存在。

    或许,就连燧朝最近数十代的神皇,他们都遗忘了这座原始大阵的存在。

    但是夏侯无名没有忘记。

    夏侯氏没有忘记。

    巫族血脉,神奇、灵异,有些记忆,可以藏在血脉中,一代代的传承下来。

    哪怕字遗失了,哪怕典籍破碎了,哪怕世间所有的人都忘记了的事情,在巫族的血脉中,这些珍贵的资料,依旧一代一代的传承了下来。

    血脉不绝,明不绝!

    巫族的血脉,就是一个明最坚硬的脊梁之一!

    夏侯无名,拥有纯粹、纯正的巫族血脉他已经从血脉中,获取了极其精纯的庚金巫力那么,他一定能够从血脉中,挖掘出无数夏侯氏先祖的传承。

    这座原始的薪火相传大阵夏侯无名一直掌握在手,只是,他一直没有机会发动。

    这一次,风戎给了夏侯无名机会。

    四方尊者的来袭,更给了夏侯无名天赐良机。

    幽冥鹏尊和万毒真尊飞得极快,他们化身一道流光,顷刻间就穿梭出了百万里外。

    虚空中,大片红光洒落,两大妖尊齐声哀鸣,他们身上羽毛骤然燃烧起来,顷刻间就变成了两条光溜溜的白斩鸡,浑身喷着黑烟从空中急速坠落。

    呼、哈一声大吼,在两大妖尊坠落的地方,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有一尊金甲大将,分别统辖一支百万规模的军阵,浩浩荡荡的向两大妖尊坠落之地杀了过去。

    薪火相传大阵,类似尊者级别的妖魔鬼怪,一身实力最少被削弱九成。

    他们的五脏六腑,他们的神魂肉身,随时受到堪比巅峰王神级的攻击。

    烈焰从骨髓中升腾而起,焚烧五脏,焚烧那一点先天灵光,烧得他们皮开肉绽,烧得他们法力都无法自如运转。

    燧朝的黎民百姓毫无知觉,但是对妖魔鬼怪而言,燧朝的疆土,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恐怖的熔炉。

    泰山怪尊一声怒吼,他庞大的身躯上红光冲天,大片燧火裹住了他的身躯,疯狂灼烧他的身体。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身高数万丈的泰山怪尊庞大的本体就被烧得崩塌了一成左右,无数石头被烧成了岩浆,然后岩浆又被烧成了大片黑气消散风中。

    白菇怪尊发出凄厉的尖叫声,燧都城内大片大片的白蘑菇直接烧得灰飞烟灭,顷刻间四面八方再不见一颗白蘑菇。也不知道,白菇怪尊到底是被烧死了,还是已经逃跑了。

    柔泉怪尊同样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燧都城内的数万口泉眼同时冒出了蒸汽,泉水被烧得沸腾起来,泉水中少少的一些透明鱼虾,三两下就被烧得无影无踪。

    六欲魔尊最是不堪,薪火相传大阵中的燧火,乃是人道圣火,对于邪魔外道的杀伤力最大。

    六团铺天盖地,弥散数万里的怪异流光骤然缩水,顷刻间就被烧得光焰全无,体积缩小了大半。

    舍利骨尊和黄泉三尊同样发出痛不欲生的尖叫声,他们浑身冒着黑气,急匆匆的转身就要逃窜。

    但是他们刚刚转身,逃出了不到一万里,就和两大妖尊一般,四面八方都有金甲大将统辖大军,排成了军阵,将天地封锁了个密不透风。

    三大黄泉尊者用来拖拽宫殿的骷髅骨龙齐齐哀鸣,他们的修为只是鬼帝级别,在这薪火相传大阵中,他们只是挣扎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全身喷出黑烟邪气,化为大堆大堆残破的骨骼坠落地面,彻底死得透气了。

    巫铁的军营上空,猪刚鬣、金睛妖尊也是浑身喷出了滚滚妖气。

    大片大片的燧火裹住了他们的身体,疯狂的灼烧着他们。两大妖尊的实力也被压制到了不足巅峰的一成,他们随时都受到燧火的灼烧,受到可怕的杀伤。

    “小师弟,你这就不对了你,你,你背信弃义,你,你,你,你对得起师傅么?”到了这个时候,猪刚鬣还在坚定的、坚持的胡说八道。

    “杀了你,我对得起燧朝的黎民百姓对得起历代神皇对得起我夏侯氏的历代先祖!”

    夏侯无名指着猪刚鬣冷笑叫骂。

    随后,夏侯无名看向了巫铁,他缓缓点头:“是自家兄弟,你当能懂我我家儿郎,做事,不愧天地就好我们做事,要对得起先祖。我夏侯氏的先祖,历代都以辅佐燧皇为天命!”

    “所以,猪刚鬣,我今日,必须杀他!”

    巫铁没吭声,无论姓氏是什么,拥有巫族血脉的儿郎都是什么脾气,巫铁懂。

    看看巫狱那群老家伙,再看看巫金这帮子兄弟再看看巫铁自己。

    都是犟脾气,心中认定的事情,是不会变的。

    巫铁看看猪刚鬣,再看看金睛妖尊,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和他们,只是利益之交可是,夏侯太师,我坚定的主张我在燧朝的利益。”

    “风熵欠我的东西,燧朝欠我的东西不能少!”

    巫铁目吐混沌神光,直视夏侯无名。

    夏侯无名沉默良久。

    最终,他看着巫铁灿然一笑:“巫铁兄弟,你的才干才学,老夫极其欣赏来,为我燧朝效力,老夫太师之位,给你!”

    巫铁微笑,摇头。

    夏侯无名叹了一口气,缓缓点头:“那么,我们做一场再说。老夫赢了,你是我燧朝臣子;老夫若是输了,老夫带领族人辞官归隐,这燧朝的天下,就看他们能否守住。”

    用力拍了拍胸膛,夏侯无名沉声道:“我们,同血同源的兄弟,所以老夫不和你沙场相见!你我,一战而定乾坤?”

    巫铁指了指猪刚鬣和金睛妖尊:“那么,他们两个,算是我们赌战的搭头,如何?”

    夏侯无名笑得灿烂:“好,就是搭头你若是赢了,他们就是你的奴隶;你若是输了,老哥我今天晚上,就要红烧猪头、卤猪下水,顺带着,吃个猴脑玩玩!”

    巫铁和夏侯无名语速极快,三两下就决定了赌斗的详细。

    东方,六欲魔尊齐声尖叫,施展遁法就要逃走。魔道遁法,诡秘莫测,心念一动,就是瞬息万亿里,颇有一些佛门心禅遁光的奥妙,所谓心念所及、法身即至,只要念头到了,人也就到了。

    六欲魔尊齐齐施展遁法遁走,他们的身形几乎是同时消失。

    只是薪火相传大阵同样是奥妙绝伦,燧火秉承燧朝无数黎民百姓的信念而生,同样是天地间极玄妙的、和念头信仰有关的神秘物件。

    六欲魔尊跑得快,虚空中之间一圈圈火焰涟漪荡开,六欲魔尊的本体在虚空中强行穿透一层层的燧火,激荡起了大片的火焰涟漪,弹指间就是上万里,弹指间就是上万里

    如果不是燧火的牵扯,以六欲魔尊的威能,他们不惜代价发动遁法,此刻已经遁回了东疆边境都不一定。

    但是在薪火相传大阵中,虚空中密布燧火,他们就好似在沼泽地里挣扎一样,速度慢到了极致。

    饶是如此迟滞,他们依旧能够弹指遁逃上万里地,如此魔功,如此遁术,实在是耸人听闻。

    “老哥,我且先帮你一把。”巫铁放声大笑:“六位魔尊,既来之,则安之,本王此处,有一宝贝还请六位魔尊鉴赏一二。”

    巫铁右手一抛,黑剑发出一声凶厉无比的剑鸣声,化为一条长达千里的黑色剑芒撕裂虚空,带着无比可怕的刺耳裂空声,尖啸着飞了出去,顷刻间就穿透了六欲魔尊的本体。

    六欲魔尊齐声惨嚎,身躯猛地炸开。

    下一瞬间,他们的魔躯重新拼凑在一起,但是体积已经缩水大半,不足平日巅峰时的一成。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