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三章 四方来袭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丧心病狂祸国妖孽!”看到燧都城内飘出的黑雾,看到那些沾染黑雾后嘶声惨嚎挣扎的将士,夏侯无名气得浑身直哆嗦。

    他,还有他的先祖们,为之抛头颅、洒热血,兢兢业业无数年的燧朝!

    伟大的燧朝的都城,先祖筚路蓝缕、斩荆披棘,辛辛苦苦建立的燧都!

    居然被风戎,不知道从哪里勾来的妖孽,祸害成如此模样。

    燧都城内,那些官员,那些将士,那些百姓

    夏侯无名闭上眼睛,两行带着血色的眼泪缓缓流下。

    一国之精华,一朝毁灭。

    说点实在的,燧都是什么?燧朝的都城,天下菁英汇聚之地。燧都普普通通的一个小吏,他的才干、才学,或许就不弱于外地的一个县主甚至是郡主。

    在燧都,随意找一个读书人,他的学问,放在燧都之外任何一处学堂,都有资格做师范、做山长。

    甚至燧都最普通的一个屠夫,他手中的技艺,都比外地那些杀得满地狼藉、满地血腥的同行来得精妙。就夏侯无名所知,专门向他夏侯家供肉的那屠夫,就真正做到了庖丁解牛、以无厚入有间的效果。

    哪怕是燧都街头打更的更夫,都掌握了一手精妙的观天象的本领。

    外地的更夫有时候会估摸着时间瞎敲一气,但是燧都的更夫,他们打更的时间点,绝对是分毫不差。

    毁了,全毁了。

    夏侯无名用尽了手段,只想着极力削弱燧都的防御力,极力的削弱燧都的战斗力,能够最大程度的打击风戎的反抗心理,最好能够兵不血刃的收回燧都。

    他真正没想到,风戎能够丧心病狂、以致如此。

    他,悍然摧毁了,燧朝的心脏,所有燧朝人心中所向的燧都。

    “你,没资格当燧朝之主所以,你,还有你那妖孽一般的太后,就一起,随着燧都,毁了吧!”夏侯无名挥了挥手,低沉的喝道:“结阵,烈焰焚城。”

    一如之前所说,燧朝的军阵,凝聚的煞气军魂尽是火焰属性的飞禽走兽。

    此刻夏侯无名一声令下,四面八方一座座军阵轰然发动,滔天火海四面合围,将整个燧都包裹在里面。

    浓厚的黑雾碰到了火焰,顿时发出嗤嗤的声响,大片大片的黑烟被焚毁,随后无数黑影从燧都城内呼啸而出,直扑四方军阵。

    一件件火焰属性的灵宝、灵兵、大道神兵乃至三炼、六炼、九炼的火焰属性的仙兵纷纷祭起,燧都四周的温度飙升,顷刻间就到了融金化铁的程度。

    更有修为有成的地神、天神悬浮在空中,鼓荡法力,不断喷出一口口修炼成型的三昧真火,更有实力惊人的天神甚至王神,驱动各色天地灵炎杀敌。

    “毁了吧然后,再建一座新的燧都。”夏侯无名淡然道:“先祖,曾经说过,天下没有永恒的城池,只有永恒的信念。”

    “那时候,老夫不懂。现在,老夫懂了。”

    “一座燧都而已,毁了就毁了只要我们这些燧人氏的子孙还在,一座燧都没有了,我们还能再建十座、百座、千座燧都。”

    夏侯无名的声音传遍四面八方,无数将士听到了夏侯无名的话。

    因为风戎的暴行,因为燧都的毁灭,变得士气消沉的无数将士顿时精神一振,军阵的威力都突然暴涨了三成。

    “我大燧!”有将领振臂高呼。

    “威武!”无数将士随之响应。

    一柄柄飞刀飞剑呼啸而出,带着可怕的高温,化为大片流火横扫燧都。城墙被破碎,建筑被引燃,无数乱窜的黑影被刀光剑影斩碎,被火焰烧成了灰烬。

    “我大燧!”夏侯无名擂鼓,大吼。

    “威武!”不仅仅是四面八方的将士,就连坐在王座上的风苼,还有风苼身边的众多武臣子,全都站起身来振臂高呼。

    一股精神在风苼等人心中流淌,这股精神化为滔天巨浪,在他们体内回荡。他们一个个精神亢奋,浑身法力犹如火山爆发,让他们每个人都好似在燃烧,都在放出无法直视的强光。

    巫铁看着四周这些燧朝的臣子,不由得面色微变。

    这就是一个传承悠久的强大国朝的底蕴,不是神通,不是秘术,不是强大的军械,不是锋利的兵器,而是一种认可,一种信仰,一种铭刻在骨子里的、融入了神魂中的明烙印。

    一个国家,想要摧毁它,很简单。

    一个明,想要摧毁它,很艰难。

    燧朝,已经不再是一个国,而是一个以燧朝为名的,深深融入了这些燧朝子民体内的明。

    从风苼起,到夏侯无名,再到下面那些疯狂的将士,他们是燧朝人,他们更是燧朝。

    这样的一个明,一个有着强大向心力的明,当他对三国大陆产生了窥觑之心,随时可能亮出爪牙的时候这比一头凶残的猛虎就睡在自己身边一样,无比危险,必须解决。

    “风戎要跑了。”巫铁冷声道:“太师,风戎要跑了。他若是跑掉了,从此兵火绵绵,天下永无宁日。还有什么底牌,不要藏着掖着,赶紧拿出来吧。”

    夏侯无名嘎嘎狂笑,他长声咆哮:“风戎,贼子你祸害了燧都,你还想逃跑?谁给你的胆量?谁给你的信心?”

    夏侯无名掏出了一枚玉符。

    这是一块古色斑斓,显然传承了许久许久,经历过无数人之手的古物。

    巫铁能看到玉符表面厚厚的包浆,能感受到玉符上面厚重的时间气息。

    这枚玉符的雕刻手法,古拙,并不精妙,但是有一种莫名的雍容大气。

    雕刻这枚玉符的人,并不是制符的专家好手,所以用巫铁的眼光来看,玉符的制作手法只是一般,但是每一条纹路都带着一股堂堂正正的气韵,玉符内蕴藏的那股力量,也极其的庞大惊人。

    “先祖圣明。”夏侯无名轻叹了一声,然后一挥手,就听叮的一声,玉符表面闪过一抹流光。

    乾元殿方向,就听一声巨响,整个燧都内,唯一一座没有被破坏的传送阵,也就是乾元殿内的这座传送阵轰然炸开。

    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在高空冉冉爆成一团赤红色的蘑菇云。

    高温袭人,火焰肆虐,这座传送阵下方不知道布置了什么东西,直径百丈的传送阵爆炸的威力惊人的可怕,硬生生在庞大的皇城中,炸开了一个直径数十里的大坑。

    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乾元殿附近,仅存的风戎心腹被炸得灰飞烟灭。

    三十六尊修为强横的乾元神将正驻守在乾元殿中,大阵爆炸,他们闪避不及,一个个都被卷了进去。

    大阵下方有古怪,爆炸的威力极度内敛,极度压缩,有禁制压制着大阵爆发的威力,不让它肆无忌惮的向四周扩散。

    饶是如此,依旧掀翻了数十里大小的宫阙,可见在爆炸核心处,杀伤力有多强!

    三十六尊乾元神将被炸得骨断筋裂,五脏六腑尽成重伤,身上甲胄、宝衣,以及无数的防护秘宝都被炸得粉碎,三十六人浑身上下一丝不着,身躯扭曲的被抛出了老远。

    “废物啊!”

    风戎歇斯底里的叫骂着,他祭起了乾元神钟,一口硕大的钟影凌空落下,将他还有娲青鸾、青雾、白素心等一众贴身人笼罩在了下方。

    巨大的爆炸力一波波的冲击着乾元神钟,就听巨钟轰轰作响,一波波紫金色的光波朝着四周横扫而去,大阵爆炸产生的火光、冲击波、浓烟、灰尘,以及燧都内部的黑雾,都在紫金色的光波冲刷下荡然无存。

    气急败坏的风戎极力催动乾元神钟,巨大的古钟声声悠扬,庞大的光波蕴藏着沛不可挡的神奇伟力横扫四周。

    燧都境内的所有黑雾,所有黑影,被乾元神钟冲刷得干干净净,心痛得青雾面孔都扭曲了:“陛下,陛下收了神通吧!我们,我们,赶紧找退路!”

    歇斯底里的风戎呆了呆,他向四周望了望,突然冷笑了起来:“找什么退路?找什么退路?乾元神钟在我手中,传国玉玺在我手中,皇族长老们都在我身边”

    “乱臣贼子就是乱臣贼子,他们还敢弑君不成?”风戎背着手,看着皇城内冉冉飞起的大群人影,大声吼道:“诸位老祖,还请速速出手,扫荡城外叛军,匡正朝纲!”

    燧都皇城内,将近两百名风氏皇族隐修的耆宿长老腾空而起,一个个面无表情的看着死气沉沉的燧都,看着正中心位置被炸开一个大坑的皇城,看着外面合围的兵马。

    “陛下,何以至此啊,陛下?”一名白发苍苍,胡须几乎垂到脚背,老态龙钟,身上气息枯朽到近乎湮灭的老人哆哆嗦嗦的,一步三摇晃的朝着风戎走了过来。

    “是老朽的错,是我们的错你继承皇位来得唐突、匆忙,我们应该,好生的盘问清楚。”

    “可是,燧朝有多少年没出过内乱了?”

    “我们觉得,我们这些隐修的老家伙,就得按照祖规,不干涉皇位更迭之事。所以我们就放任你接替了风祯,坐上了皇位。”

    “后来你要放手大杀,我们也觉得,新皇登基,巩固皇权是应当的。你要清洗风熵的势力,也就清洗吧?总不能留着他,日日夜夜给你添乱。我们,也就默认了,还派出供奉高手,帮你下手。”

    “可是,你怎么就让燧都,被毁了呢?”

    老人走到了乾元神钟所化的光钟外,他直勾勾的隔着光影,盯着风戎:“陛下,能否回答老朽,好端端的燧都,怎么就被毁了呢?”

    风戎拼命的眨巴着眼睛,这问题,他回答不上来啊。

    可不是么,好端端的燧都,怎么就被毁了呢?简直荒唐嘛,燧都,如此雄城,祖先留下的大好基业,如果风戎老老实实坐在皇位上,认认真真履行神皇职权,不是这么着急杀人凑足祭品的话

    谁能摧毁燧都?

    只要薪火相传大阵完好,四方妖魔鬼怪敌国联手来攻,燧朝都稳如泰山啊!

    所以,谁能摧毁燧都呢?

    风戎!

    唯有风戎!

    青雾的脸色一变,他轻声道:“陛下,老贼无礼,胆敢质问陛下,臣请,斩之,灭九族!”

    风戎一个大回旋,一耳光抽在了青雾的脸上。

    “灭九族?混账东西,你要朕把自己也砍了?”

    风戎看着浑身哆嗦着的白发老人,再看看空中悬浮着的近两百的风氏长老,不由得干笑了起来:“老祖宗,您,您,听朕说”

    白发老人摇了摇头:“刚才黑雾肆虐,城内的宗室如何?”

    风戎死死的闭上了嘴。

    娲青鸾也不敢开口。

    青雾更是藏在了娲青鸾身后。

    白素心也是脸色惨变,小心翼翼的向后挪了几步。

    刚才黑雾肆虐,谁还有心情去管城内的风氏宗亲?

    “我们风氏的族人,你不管不顾,你自己的皇子皇孙,你的皇后、皇妃,你也不管了么?”白发老人气得浑身乱颤,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风戎眨巴着眼睛

    是啊,自己的皇子、皇孙,还有自己的皇后、皇妃欸,刚才,还真没想起这些人来。

    和自己的永生不死相比,这些儿子孙子,妻子小妾之类的,无关紧要的人,只要坐在皇位上,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么?

    “你,何德何能,继续做我燧朝之主?”几个年龄最大的风氏长老,终于齐声呵斥。

    “说得好啊!这等狼心狗肺,无才无德的蠢货,何德何能享受这花花江山?”一个尖锐的啸声从西边传来,顷刻间,一头翼展数万丈的巨型大鸩鸟就飞到了燧都附近。

    这大鸩鸟的速度快得惊人,他开口尖啸时,他庞大的身躯还在千万里外,第一个字刚刚出口,他就已经飞到了燧都上空。

    “江山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又是一声尖锐的吼声传来,一头翼展几近十万丈,通体黑气弥漫的大鹏从西边疾飞了过来。

    “薪火相传大阵已经覆灭,这燧朝,当为我等乐土。”一个沙哑、低沉、有气无力,透着一股子死意的声音从南方传来。

    漫天灰色的寒气裹着一尊身高万丈,通体透明的水晶骷髅,连续闪烁着,每一次闪烁都轻松穿越数百万里虚空,径直从南方鬼国的方向直扑燧都。

    在这水晶骷髅身后,十八条骷髅鬼龙嘶声呐喊着,拖拽着一座浮空的宫殿,同样穿梭虚空直扑了过来。

    在这方圆数里的浮空宫殿的屋顶上,悍然站着三尊气息和那水晶窟窿一样庞大、恐怖、单单气息就将虚空碾出一丝丝裂痕的鬼影。

    在燧朝的北面,东面,同样有怪异的笑声传来。

    更有气息恐怖的变态大能,施展神通从四面八方赶来。

    东南西北,妖魔鬼怪,燧朝自建国时起,就一直在纠缠的四方敌国联手来袭。

    毕竟,薪火相传大阵,破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