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八章 兵临燧都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那一夜,在夏侯无名的军营外,小山顶,究竟发生了什么,当事人事后都讳莫如深。

    反正,猪刚鬣鼻血滴答的回了殷王城,而夏侯无名事后跛脚了好几天。

    那一夜之后,夏侯无名犹如疯魔一样,每天都有无数调兵令传向四方。

    羗国国主好似脑抽风一样,突然统辖数十万封国私军,向夏侯无名发动了进攻。

    夏侯无名轻描淡写的,只是派出了身边一员夏侯氏小将,统辖三千精锐,就一战击破羗国国主的数十万精兵悍将,整个耗时不超过一个时辰。

    一时间,夏侯老太师名震四方。

    好些犹豫不决的国主,无数踟蹰不前的州主,纷纷派遣大将,或者亲自出马,统辖大军纷纷赶来和夏侯无名汇合。

    如此短短七八日时间,通过燧朝各封国、各州治密集架设的超级传送阵,大批军队汇入了夏侯无名的大营,原本绵延数百里的军营,短短数日就已经扩张了十倍不止。

    而前些日子受挫的羗国国主,依仗自己是西疆各叛王中资历最深、实力最强的一员,不知道怎样说服了众多叛王,数十叛王的军队朝着死牛阱发动了歇斯底里的进攻。

    与此同时,殷王城内,巫铁调动义师,配合数十叛王,东西夹击,疯狂攻打死牛阱。

    于是乎,夏侯无名一声令下,祁阴山防线,八阱通道中的所有战堡、军城,所有驻军直接通过传送阵撤退,祁阴山防线一夜洞开。

    数十叛王欢天喜地的,锣鼓喧天的迎接风笙为首的义师。

    于是乎,不过半个月时间,燧朝祁阴山以西,所有疆土落入风笙手中。

    风戎震怒,下旨申饬夏侯无名。

    夏侯无名回信风戎此乃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的战法。

    于是风戎闭上了嘴,不再搭理夏侯无名这边的战局,而是御驾亲征,跑去了燧都东边,找了个由头,将三家和风熵交好的门阀自上而下,杀了个干干净净。

    杀人,抄家,灭门,风戎更是在燧都东方,一座有名的郝阳山上举行了祭天大典。

    此行莫名,燧朝上下,朝野之中,都是议论纷纷。

    燧朝,从无祭天之举,燧朝,从来只有祭祀先祖燧人氏的祭祖大典。

    风戎莫名的祭天,而且同时举行祭祀的,还有刚刚从重伤昏迷中苏醒的娲青鸾,以及之前已经被风笙一拳打死,却不知道怎么又冒出来的,娲青鸾的贴身小太监青雾。

    总之,光怪陆离、波光诡谲,这一段时间,风戎的所作所为,燧朝上下的风云变幻,让天下人都看不懂。

    风戎在东疆大开杀戒,三家门阀后,又是三家,然后再来三家,三家之后又三家。

    风戎亲自统辖禁军精锐,杀了东疆一个人头滚滚,杀得东边边军军心不稳,一日数惊。东方魔国趁机侵边,半月之间,连下东疆重要的防御支撑据点数十座。

    巫铁、风笙统辖的义师,连同数十叛王的大军,浩浩荡荡直逼夏侯无名屯兵大营。

    连续数日,巫铁调兵遣将,派出军中高手,向夏侯无名大军挑衅。

    于是乎,一日数十场,一日数十场,连续数日时间,双方军中高手在两军之前打了个热火朝天,每天都有人重伤败退。

    只是双方都安排了强有力的将领在一旁策应,故此虽然重伤者无数,但是真正陨落者寥寥无几。

    如此,一通乱缠乱打,时间又过去了数日。

    夏侯无名麾下的精锐大军,规模越发庞大。

    夏侯无名连续签发各色调拨物资的命令,不断发向燧都。

    风戎带兵在外杀人,美其名曰铲除叛逆,他在朝堂上的党羽,根本无力和夏侯无名这样的数朝老臣,还有风熵在朝中留下的势力相比。

    于是乎,燧都内,堆积如山的军械辎重,就源源不断的送入了夏侯无名的大营。

    短短半个月,夏侯无名搬空了燧都的粮仓、军械库。

    不仅仅是军部的粮仓搬空了,就连官府衙门的常备粮仓,甚至是皇城内轻易不能动用的战略储备粮仓,也都在里应外合之下,被搬了个精光。

    甚至是,燧都几个大粮行的仓库,也都被搬得干干净净。

    甚而是,和夏侯无名有关的,和风熵有关的那些武臣子,他们家中的储备粮,也都被搬得一粒不剩。

    如此又过了几天,燧都连发三十六道警讯,将几乎跑到东边边疆的风戎追回了燧都。

    警讯上云,燧都秘卫发现,有武臣子私下串联,意图趁风戎不在燧都坐镇时,图谋造反,将风戎的某位弟弟推上皇位。

    风戎震怒,火急火燎的带着大群禁卫杀回了燧都。

    当他返回燧都,突然发现,果然朝中好些武大臣,居然举家潜逃,于是乎,他越发相信了警讯上的消息,气势汹汹的亲自带领人马,满大街的搜捕叛逆。

    谁也不知道风戎是抽了什么风。

    本来只是牵扯朝堂大员的事情,他却对着那些民间百姓下了杀手。

    短短数日间,风戎以谋逆的罪名,杀了燧都一成百姓!

    这个消息,实在是隐瞒不住,噩耗犹如飓风,呼啸着传遍了整个燧朝。

    就在消息传到夏侯无名军营的这一天,晚餐后,夏侯无名大营内,无数将士一个接一个的不断倒下,一个个浑身酸麻无力,眼睁睁的看着大队大队的义师浩浩荡荡的进驻大营。

    他们看到,夏侯无名带领夏侯氏的将领和私军,连同一批和夏侯氏堪称死党的国主、州主,敞开军营大营,将巫铁、风笙,还有无数敌军迎入了军营。

    自家的统帅,悍然和敌人勾结。

    此情此景,奉命前来平叛的各方国主、州主只觉荒唐、荒诞,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座座超级传送阵轰然开启,从夏侯无名的大营,直达燧都。

    按理说,前线军营,根本不可能和自家国都直接传送,这是极大违规、违纪的操作。

    但是有夏侯无名这当朝太师主持,还有无数武大臣配合,这等不合理、不合规的事情,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发生了。

    应夏侯无名之军令,亲自统兵前来狶陌城的,来自北疆和南疆的国主有五十九人,州主有一千四百三十九人。这些国主、州主,眼见夏侯无名带着风苼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们当即向风苼纳头就拜。

    巫铁等人一夜忙碌。

    燧都内,风戎大开杀戒,连续好几天不眠不休的斩杀叛逆,杀得眼珠通红,杀得那些禁军战士都手脚发软。终于风戎开恩,让精神近乎崩溃的禁军休憩两天。

    燧都难得的太平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燧都正中的钟楼上,几个骁勇有力的壮汉撞响了报时的金钟。

    四方城门的城门官,按照惯例,带着守城士卒,在换班前,最后一次巡视城门和各处岗哨。他们几乎是同一个时间爬上了城楼,向城外眺望。

    随后,尖锐的号角声、惊呼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整个燧都,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站满了衣甲鲜明的战士。上百家国主,数千家州主的旗号悬浮在空中,一条条战舰密密麻麻犹如乌云,将整个燧都的天空遮挡了大半。

    一片云团端端正正的悬浮在正西城门楼子上空,四四方方的云团上,风苼端坐在赤金宝座上,身穿王爵冕服,身边簇拥着巫铁、夏侯无名、各方国主州主、逃出燧都的武大臣等数万人。

    风苼身边环绕的武大臣,近乎大半个燧朝的朝堂。

    尤其是和夏侯无名这位当朝太师地位相当的,同样是数朝元老的几位老臣,全都身穿全套朝服,腰身笔挺的站在风苼身后。

    燧都城内,无数官员、将领、士卒、百姓,都看到了天空悬浮的战舰,尤其是这朵四四方方的巨大云团。

    惊呼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一名守城的禁军将领,同样也是风戎的心腹哆哆嗦嗦的站在皇城城楼上,远远的眺望着西门上空的风苼等人,嘶声尖叫道:“乱臣贼子你们你们”

    夏侯无名用力一甩身后的血色披风,大踏步上前了两步,厉声喝道:“乱臣贼子?尔等才是国之大贼陛下何在?”

    那禁军将领厉声喝道:“陛下正在宫中”

    夏侯无名大吼一声,打断了这禁军将领的话:“老夫问的不是那无道昏君,问的不是那篡位的暴君老夫问的是,陛下何在?”

    禁军将领死死的闭上了嘴。

    他心知肚明,夏侯无名问的是风戎、风熵的父亲,上任燧朝神皇风祯。

    但是风祯,自从之前露面一次,将皇位传给风戎后,就再也没人见过他,谁知道他在哪里?

    风戎的一众心腹都有很可怕的猜测。

    但是,没人敢说。

    “风戎谋朝篡位,阴谋弑父,篡夺神皇宝座,其罪罪该万死!”夏侯无名用尽力气,将声音传遍了整个燧都,直接撕破脸的挑明了一切,说出了燧朝无数人心中最大的怀疑。

    一团狂风卷着一道火云从皇城中冲出,披头散发,光着上身,赤足,穿着一条薄薄的丝绸裤子的风戎龇牙咧嘴的站在火云上,指着夏侯无名破口大骂:“老贼,恨当日没有下令将你抄家灭族嘎嘎!”

    风戎双眼微微泛红,他嘶声吼道:“不过,也不晚啊来人啊,去天牢,把夏侯无名满门斩了!”

    皇城内,一群太监带着大群禁军蜂拥而出,急匆匆朝着皇城西北角的天牢狂奔而去。

    夏侯无名放声狂笑,他指着风戎笑道:“昏君,你果然无能到了极点老夫的亲眷在哪里,你居然到现在都还没弄清楚?你这等无能、无德的昏君你怎配得上神皇宝座?”

    风戎呆了呆,猛地看向了天牢的方向:“老家伙,你把你的亲族,挪走了?”

    风戎呆了一会儿,气得暴跳如雷的嘶声叫骂:“来人啊,是谁掌管天牢的?杀他满门,灭他九族将他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夏侯无名身后,负责执掌天牢的那位燧朝刑殿重臣走了出来,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有点赧然的向风戎拱了拱手:“陛下,臣知道陛下肯定要杀臣的满门,所以,臣数日前,已经带着亲族逃离燧都。”

    干巴巴的笑了一声,这位刑殿重臣一脸不可思议的反问风戎:“陛下,臣带着族人已经逃出燧都足足五六日了,您居然没有发现么?”

    风戎默然。

    这些天,他忙着到处抓捕叛逆,忙着在燧都抄家灭族,他哪里有空去统计究竟有多少武臣子逃跑了?

    这事,要多荒唐有多荒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以燧朝的底蕴,若是燧朝朝堂能够正常运转,怎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是在风戎的掌控下,这等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

    短短数月时间,燧朝几乎整个崩盘。

    “你们都是叛逆,你们都都该死!”风戎呆了呆,眼眶里一片红色泛滥,一丝丝血色纹路从他的眼角流淌出来,迅速扩散他的面皮,然后笼罩他全身。

    一道庆云飞了起来,娲青鸾身穿华丽的太后冕服,左手右手分别被青雾和一位宫女搀扶着,趾高气扬的来到了风戎身边。

    “陛下,何必怕这些乱臣贼子?”娲青鸾冷笑道:“只管放手杀去,将这一批乱臣贼子杀得差不多了本宫可以保证,陛下可以凑齐足够的祭品,换取陛下永生不老!”

    青雾在一旁抿着嘴,轻轻的笑着:“陛下,永生不老,永生不老哩嘻,就算是历代神皇,他们也熬不过十二万九千六百年的寿命极限,就算熬过去,一次又一次的死劫降临,他们终归要魂飞魄散、灰飞烟灭的而您,可以永生不老哩!”

    “永生不老啊,陛下天下的女子,任凭享受;如画的江山,任凭挥洒;亿万黎民,任凭统御;一声令下,八方震慑永生不老,永远尽情的享用下去呢。”

    青雾抿着嘴,很妩媚的笑着。

    他眸子里,诡谲的幽光闪烁,引得风戎浑身煞气骤升。

    “没错,只要给天地神灵献上足够的祭品,朕就可以永生永享这燧朝的如画江山,亿万子民,无穷财富,无穷美女。”

    “尔等,不过是朕的资粮。”

    风戎挺起了胸膛,他眺望着四面八方将燧都围了个水泄不通的大军,一挥手,轻描淡写的呵斥了一声:“诸将,为朕杀人谁杀得最多,朕封他为王!”

    顿了顿,风戎厉声喝道:“朕宣布,燧朝过往一切封王,一切封爵,一应官职,尽数作废。”

    “等朕杀光了这些乱臣贼子,再来重铸燧朝的规矩!”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