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七章 夏侯,血亲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夏侯无名的目光,只是闪了一闪。

    四周黑影中,三十三条高大的身影以夏侯无胜为首,悄然冒了出来。

    三十三人,按照一个奇异的方位站定,区区数十人,却犹如百万雄师,化为一座吞天怪兽般奇异军阵,将巫铁、猪刚鬣死死的锁定在正中。

    巫铁眼角一挑,一眼看透了这座阵法的虚实。

    三十三天巫魔沥血阵!

    真有趣,这是巫族核心传承的秘密战阵,杀力极其巨大,要求积极苛刻,甚至在巫族内部,都属于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动用的绝阵。

    此阵一出,必定有人陨落。

    不是敌人,就是自己,这是用来在绝境拼命的战阵。

    “三十三天巫魔”巫铁轻轻吐出了这座绝阵的前半截名字。

    “沥血阵!”夏侯无名一众人等犹如见鬼一般,万分惊骇的看着巫铁。

    这座军阵,是他们夏侯氏核心嫡传的秘阵,自从燧朝建立以来,夏侯氏动用这座秘阵的次数绝对屈指可数。以夏侯无名所知,最近一次动用,都是二十七万年前的事情了。

    二十七万年前,当时的夏侯氏家主被南方鬼国大军重重围困,死战不得突围,身边禁军阵亡九成,夏侯氏紧急增援,一座三十三天巫魔沥血阵,强行在鬼国亿万大军中,斩杀一尊强横可怕的鬼尊,击杀鬼帝十七人,吓退亿万鬼国精锐,这才救回了当时家主。

    那一战,列阵之核心族人阵亡二十九人,只有四位秘阵种子重伤返回。

    夏侯无名敢对天发誓,三十三天巫魔沥血阵这个大阵名字,唯有历代家主口口相传,列阵的核心族人,他们只知道布阵,但是绝对不知道这座大阵的来历。

    夏侯无胜等三十三名列阵的夏侯氏族人,心里好似被雷劈一般。

    他们不知道这座祖传秘阵的名字,只知道他威能无穷,而且只用在家族生死存亡之时。

    但是今日,巫铁一个陌生人,居然一口说出了大阵的半截儿名头,看夏侯无名的模样,似乎他说得没错?

    那么,巫铁是怎么知道的?他和夏侯氏,有牵连么?

    巫铁肃然看着夏侯无名,他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尤其是娲姆传承给他的,关于娲岛还有人族的一些隐秘,巫铁大致猜出了一些真实。

    夏侯氏,当为巫族分脉。

    夏侯氏,背后当有娲岛的力量扶持。

    看看夏侯氏,世代为燧朝效力,每十代家主中,总有五六人能够登上太师之类的高位。如此豪门大族,世世代代恩宠不绝,这不是运气好就能解释的。

    巫族的族人啊。

    巫铁低沉的呼喝了一声,他双手结了一个形如火焰,气息诡谲的巫印。

    嗤的一声,一缕灰蒙蒙的火焰从巫铁巫印指尖喷出,勾勒出了一尊高有尺许,给人感觉却好似顶天立地、魁伟无比的半透明人影。

    夏侯无名呆了呆,然后他迅速双手结印,结了一个和巫铁手中的巫印一般无二的印诀,随后一缕白茫茫的火焰从他指尖喷出,同样勾勒出了这么一尊尺许高下的半透明人影。

    “果然,你是我巫族金之一脉的分支。”巫铁背着手,沉声道:“那么,我们就不应该是敌人。”

    夏侯无名神色复杂的看着巫铁,过了许久,他才回过神来,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

    他沉声说道:“原来,历代家主传位时的话,都是真的,我夏侯氏,只是一个伟大血脉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小分支。我们夏侯氏的任务,就是安分守己的镇守燧朝自然就能遇难成祥、逢凶化吉。”

    “这么多年,我夏侯氏也经历无数风波险阻,历代家主也隐隐有察觉,似乎的确有强大的外力帮助我夏侯氏解忧解难想不到,今日终于得见真人。”

    夏侯无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举起右手,轻轻一挥。

    夏侯无胜等三十三名夏侯氏族人就迅速没入了四周黑暗中,一息之后,夏侯无胜又窜了回来,腰身笔挺的站在了夏侯无名身后,一对铜铃一般的大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巫铁。

    巫铁笑了笑,缓缓说道:“真是出乎意外的侥幸,实在是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碰到本家兄弟。”

    吐了一口气,巫铁笑道:“真是侥幸,侥幸,我让风苼那小子派人,将夏侯太师的亲眷从天牢中救了出来,嗯,夏侯太师放心,风苼的弟弟、侄儿,都在我手中,贵亲断然无碍。”

    夏侯无名重重的喘了一口气。

    巫铁打出了那一道巫印,那就是决然没错的本家血脉的嫡亲兄弟。

    夏侯氏一代代家主口口相传,能打出这一道巫印的,是可以用性命托付的本家兄弟。

    夏侯氏不敢质疑历代先祖,但是他同样不敢盲目相信历代先祖传下来的嘱咐,他同样不敢就这么轻轻松松、简简单单的相信巫铁的话。

    能够在燧朝的太师宝座上,历经四代神皇,夏侯无名根本不可能这么轻松的信任一个人。

    但是夏侯无名的心情轻松了许多,最少,巫铁是有来历的人,是历代家主口中的本家兄弟,比起已经疯魔的风戎,显然巫铁更让夏侯无名安心。

    “敢问,尊姓大名?”夏侯无名看着巫铁,有点不自然的挤出了一丝笑容。

    “巫铁,巫族的巫,也就是太古神话中,可通天地鬼神的那个巫铁,就是五金之属的那个铁。”巫铁抱拳,用巫族晚辈觐见前辈的礼仪,向夏侯无名行礼。

    夏侯无名、夏侯无胜同时伸出手,用极其标准的巫族礼仪,夏侯无名搀扶巫铁,夏侯无胜在一旁虚扶了一把。

    巫铁直起身体,笑了起来。

    夏侯无名、夏侯无胜同时呼出一口气,也笑了起来。

    刚刚两人身体碰触,两人同时按照巫族秘法激发血脉之力,巫铁身上一股混沌原始的元巫血脉气息勃发,夏侯无名体内一股精纯霸道的庚金血脉气息激荡。

    两股血脉气息属性不同,但是一旦碰触,就立刻水乳交融,毫无阻碍的融为一体。

    这种血脉交融、密不可分的感觉,唯有纯正的巫族苗裔才能激发。

    “原来,真的是本家兄弟到了。”夏侯无名目不转睛的看着巫铁,沉声道:“你是巫铁,救走了风苼,让风戎暴跳如雷,下令追杀的巫铁?”

    “我就是巫铁,被风戎跑去自家地盘肆意胡为,被他欺负后,如今找上门来报复的巫铁。”巫铁笑着说道:“我让刚鬣老哥,用秘术惊动您,本来是想要和您谈一笔买卖现在看来,买卖谈不成了。”

    夏侯无名笑了起来:“是,本家兄弟,有话直说,若是谈买卖什么的我拿老粗的棍子打你滚蛋!”

    巫铁笑着点头,他逃出了一枚玉符,向玉符中说了几句话,然后一把将玉符捏碎。他笑道:“放心,太师”

    夏侯无名摇头,打断了巫铁的话:“太师什么的,太生分你我辈分,不好论,实在是,我等苗裔传承,太过久远如此,各论各的吧,老夫痴长些许年岁,不如,你叫我老哥哥如何?”

    猪刚鬣在一旁笑得嘴角涎水都流了下来。

    有趣,有趣,自家刚刚结拜的便宜弟弟,居然和夏侯无名攀上了这样的交情?

    苍天在上,这真正是自家的运气来了。

    哎,哎,谁能想到,能有这样的造化呢?真正是想不到,打破脑袋都想不到!

    “老哥哥!”巫铁从善如流,按照夏侯无名的话,直接叫他一声哥哥:“刚刚我让人,将老哥哥的一应家眷等,都送来此处,大概也就是几日功夫,就能送到。”

    夏侯无名笑着点头。

    他出身将门,性格豪迈暴烈,就是喜欢巫铁这种不做作的人。

    他看得出来,巫铁让猪刚鬣惊动他出营相会,原本一定是想要用他的亲眷做一笔交易的。

    无论夏侯无名是否答应,反正亲眷在巫铁手中,他已经落了下风。

    但是莫名的,因为一座大阵,双方突然攀上了关系,原来大家是嫡亲的本家兄弟。

    虽然夏侯无名都有点懵懂,这个血脉至亲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此刻,他不由得有点相信历代家主传下来的话了。

    嗯,巫铁让人,直接将他的亲眷老小送回来,这直接就赢取了夏侯无名的一点信任。

    不多,就是一点,但是有了这点信任,后面的很多事情,就好谈了。

    “兄弟你,是想要对付风戎?”夏侯无名直截了当的问巫铁。

    “是,我不仅仅是要对付风戎,我还和风熵说好了,燧朝的土地,当有我的一块。”巫铁冷声道:“风戎、风熵,统辖大军,去兄弟我的地盘放肆胡为,杀戮无数,更是劫掠我的爱人,囚禁于此”

    “他们想要战争,我还给他们战争。但是战争,不能在我的地盘上,所以,我来了燧朝!”

    夏侯无名急速的在心中分析巫铁的话,他急促的问道:“那个有万万亿子民的武国”

    巫铁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本王,巫王巫铁,那武国,正是兄弟我所有。”

    夏侯无名继续问道:“风熵和在?他怎敢许诺你燧朝的领地?”

    巫铁笑道:“他不答应,他就会死他和笑面佛,十万红莲寺弟子,五十余万燧朝禁军,尽被我一举擒拿,如今全都封印了法力,在我武国做苦工呢。”

    夏侯无名张大了嘴,愕然看着巫铁。

    夏侯无胜顾不得平日里养成的镇定和冷静,惊呼道:“百万燧朝禁军,最弱的士卒都是劣神他们不是说,那一方国度虽然人口众多,但是修炼层次极其低微,百万禁军可以横行么?”

    巫铁背着手,大声笑了起来,他昂着头,傲然笑道:“错非本王,他们的确可以肆意横行但是有了本王,他们就折戟沉沙、有去无回。”

    冷笑一声,巫铁冷然道:“老哥哥可知晓,风戎和白素心仅以身免从兄弟我的地盘逃脱?他们带去的禁军,三十万白莲宫弟子,可是全军覆没!”

    夏侯无名惊骇莫名的看着巫铁,他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所以,兄弟你来了燧朝所以,你一棍子打在了风戎的七寸上,呵呵,殷王世子竖起义旗,起义师讨伐暴君好手段,好手段啊!”

    巫铁笑看着夏侯无名:“那么,老哥哥可愿意助我一臂之力?若是不愿,还请老哥哥,不要和兄弟我为敌如何?”

    夏侯无名沉吟许久,他面色沉静的问巫铁:“可否告诉老哥哥,兄弟你来燧朝的底气,究竟在哪里?”

    巫铁沉默了一阵子,笑了:“我是王神,以一千道以上的大道法则入道的王神。”

    夏侯无名、夏侯无胜吓得同时倒退了三步,犹如见鬼一样看着巫铁。

    猪刚鬣也是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浑身肥肉一阵乱抖。他吐出舌头,犹如饿狗见了肉包子一样,差点没团身扑到巫铁身上给他一个热烈的拥抱。

    一千门以上的大道法则入道?

    闻所未闻,这还是人么?

    巫铁继续说道:“我有巫家本家兄弟十二万又三人,他们个个是百门大道以上入道的王神。”

    咔嚓一声,夏侯无名、夏侯无胜同时咬碎了自己的大板牙。

    猪刚鬣嘴角涎水不断,就好像青楼里发了一丝温情的红牌阿姑见到了当世第一的儒雅公子一样,整个身子骨都酥了。

    十二万又三名的王神啊!

    天,整个燧朝,都凑不出这么多王神!

    不,甚至是整个燧朝,连同四方妖魔鬼怪敌国,都凑不出这么多王神。

    “兄弟,你这是,要逆天啊!”夏侯无名身体微微哆嗦着,只觉膝盖骨有点发软。

    “我,不,确切的说,是我的阿姆得到了娲岛大主母的授意,彻查娲族内部,某些可能已经背叛整个人族的败类这人,很可能就在燧朝内部。”

    巫铁沉声道:“这个人,我甚至怀疑,就是风戎的母亲,燧朝的太后,娲青鸾!”

    夏侯无名愕然,夏侯无胜愕然,猪刚鬣愕然

    娲族,他们是知道的。

    但是娲岛?

    娲岛的大主母?

    娲岛是哪里?

    娲岛的大主母是什么人?

    背叛整个人类?这个罪名,听起来莫名的可怕,又是怎么回事?

    “兄弟,等等,我有点,头痛!”夏侯无名用力的甩了甩脑袋,以他的身份地位、见识阅历,他都觉得,似乎这个世界一下子就变得陌生了。

    “别等,等不得哎,夏侯兄弟,没想到,我们还有这样的缘分啊!”猪刚鬣一下子蹦了出来:“我想起来了,当年我们师徒四人西行取真经,师尊座下有头白龙马夏侯太师,你如此人中龙凤,气度轩昂,正是当年的小白龙投胎转世啊!”

    巫铁的脸,彻底黑成了一片。

    太丢脸了这话!

    听着都觉得尴尬啊!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