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六章 危局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ntent

    狂风吹过虚空,两团巨大的燧火在空中恒定的悬浮着。

    天上,地下,无数人看着风熵和风戎兄弟两。

    风戎气急败坏,面皮通红,双眼几乎突出眼眶,手背上青筋凸起,一副随时控制不住自己,随时可能扑出去将风熵撕成碎片的样子。

    风熵则是面色森冷的站在自己的旗舰船头,直勾勾的盯着风戎:“你,再说一句?”

    风戎不敢开口。

    风戎、风熵,他们的母亲都出自娲族。

    但是娲族的独特风俗,导致他们的母亲虽然同为娲族族女,她们背后站着的父族,却各不相同。

    风戎的舅舅,是当今白莲宫的山长白素心。

    而风熵的舅舅,则是当今红莲寺现世三佛陀之一的无面佛。怒面佛,笑面佛,无面佛,三尊佛陀中,以无面佛为尊,其佛法修为,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所以两人的背景靠山,都足够强大。但是认真衡量起来,得到了红莲寺全力支持的风熵,毫无疑问比风戎强了一点点。

    所以风戎刚刚怒火攻心,愤然问候了一声风熵的母亲。但是让他再说这么一句,他也不敢。

    憋屈,恼火,风戎的面皮颜色越来越不对,额头上一根根青筋凸起,眼珠都变成了紫红色。

    白素心站了出来,他冷然看着风熵身后的笑面佛,冷声道:“都说,出家人以慈悲为怀,笑面佛,你们下手,也忑狠了些……这都是我,燧朝的好儿郎。”

    笑面佛笑容可掬的朝着白素心合十行了一礼:“世界如此美好,人心如此污浊,这是不对的……白山长,殷王一番好心,万里迢迢赶来救援,你当心怀感恩才对。”

    “感恩他下手屠戮了自家的士卒么?”白素心厉声呵斥。

    “只是误伤……”笑面佛的笑容不改,他微笑道:“只是误伤,并非有意,这官司就算打到陛下那里,我们也是占理的。”

    笑面佛身后,十万红莲寺弟子双手合十,喃喃念诵佛号,围住了梵龙等人。

    一座更加巨大的金刚须弥阵隐隐成形,一尊无比巨大的金刚须弥座在虚空中若隐若现。梵龙等人周身放出佛光,一缕缕光芒直透金刚须弥座,一股绝强的威压在空中荡漾。

    白素心身后,三十万白莲宫弟子则是分成了明显的七八个阵营,他们聚集在一起,头顶一道道浩然正气直冲虚空,化为一条条大江大河翻滚滚荡,但是声势上,明显比红莲寺弟子弱了一大截。

    红莲寺的这些弟子,可以为了心中的‘佛’去死。

    白莲宫的读书人嘛……他们可以为心中的‘道义’和‘正理’牺牲一下,但是读书人的念头多,鬼心思多,每个人心中的‘道义’和‘正理’都有所不同。

    你认可的‘道义’和‘正理’,我不认可。

    所以,别指望白莲宫的弟子,能够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去牺牲、去奋斗。他们更多的时候,选择单打独斗。

    或者说,每个白莲宫的弟子都认为自己才是最优秀的,其他人认定的‘道理’都是‘狗屁’,唯有自己认定的‘目标’、选定的‘人物’,才是世上最好的、最优秀的。

    只不过,白莲宫的弟子们毕竟在人数上占了绝对的优势。

    加上,风戎身后,还有数十万来自各大国主的私军拱卫。

    风熵敢对燧朝禁军出手,但是他并没有丧心病狂到对这些国主的私军下狠手。

    禁军士卒,是风氏的家奴,杀了就杀了,报一个战损就是……而这些国主的私军么,那是人家的私产。就算是骄狂如风熵,也不敢一下子得罪上百个国主。

    得罪了这么多国主,未来就算是坐上了神皇宝座,那也绝对不是什么好滋味。

    轻咳了一声,风熵向风戎拱了拱手:“大哥,我们兄弟,貌似有一点点误会。”

    风戎阴沉着脸,摇了摇头:“老二,不要说做大哥的在这里倚老卖老,咱们没误会……就是你做错了。你这样肆意胡为,你真以为……”

    风熵打断了风戎的话:“我比你强,燧朝大半文武,都以为我是下一任神皇,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我做事,从没错过,偶尔错一次,谁又会对我说什么闲话么?”

    风戎气得浑身直哆嗦,他咬着牙,狠狠的盯着风熵。

    风熵悠然道:“这里,本来是我建功立业的地方。不过,既然大哥你也来了,做兄弟的,不能太小气,否则,人家会说我没有容人之量。”

    摆了摆手,风熵淡然道:“就我所知,这一块大陆上,有三个国朝。以我们如今手下的兵力,我还有五十几万士卒,你只剩下了十几万……那么,三个国朝,你占一个,我占两个,公平合理,是不是?”

    风戎气急败坏的指着身后的数十万国主私军,他怒吼道:“老二,你眼瞎啊?本王身后,还有这么多……”

    风熵笑呵呵的朝着那些国主派出的随行将领拱了拱手:“诸位不妨问问自家国主,你们真要掺和我风氏的皇位之争么?”

    百来个国主的心腹将领相互望了一眼,然后同时退后了一步。

    他们之所以带着私军,跟随风戎来攻打武国,无非是因为自家国主在白莲宫内的精英子弟死在了这里。

    他们,是来报复的。

    他们,并不纯粹是来帮风戎开疆拓土的。

    他们身后的国主之家,虽然和白莲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是白莲宫也不是铁板一块,并不是所有的白莲宫大佬,都有心帮助风戎争夺皇位。

    你白素心自己舅舅和外甥的游戏,干嘛要牵扯整个白莲宫呢?

    某些白莲宫大佬,他们甚至还和其他的皇子在勾勾搭搭,相互之间利益交换得不亦乐乎呢。

    一名国主的心腹很坦然的向风戎拱了拱手:“夏王殿下,您和二殿下的纠葛,我们就不参与了。不过,奉主公之命,在这块大陆上,殿下您要打谁,我们就帮您打谁。除此之外,我们一概不掺和。”

    风戎气得脸皮发紫。

    风熵大声的笑了起来,他笑得无比的得意,无比的灿烂。

    笑面佛也笑得很开心,他张开双手,闭上眼,陶醉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好似这四周烟雾弥漫的空气真的有多么的甜美、多么的芬芳一样。

    白素心在一旁紧握腰间佩剑的剑柄,他气急败坏的朝着身后的几个白莲宫大佬传音:“我白莲宫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几个大佬面无表情的看着白素心。

    一个声音幽幽的在白素心的耳朵里响起:“白莲宫的面子,当然是要的……可是这面子,要怎么挣回来呢?山长若是带着自己的嫡系门人,主动攻击笑面佛……兄弟们自然不落人后……您打前锋,我们跟着就是。”

    白素心就闭上了嘴。

    他看向了聚集在一起的,他这一个支脉的嫡系弟子们。

    这些弟子,一个个聪明伶俐、知情识趣,每年各家各户给白素心的供奉,那都是一个天文数字。除了修炼资源,还有各种阿堵物,更有那些活色生香的,白素心最是欢喜的‘活宝’不断送来。

    哎,哎,这些弟子一个个这么乖巧可爱,怎么舍得让他们战死在这里?

    白文白武他们死掉百来个,已经是莫大的损失,这数万嫡系弟子,可真舍不得牺牲了。

    白素心凑到风戎身边,和他低声的嘀咕了一阵。

    然后,风戎和风熵兄弟两凑到一起,一个笑呵呵的,一个苦兮兮的,兄弟两凑在一起低声咆哮了足足小半个时辰,然后两人终于割开自己的手掌,用血淋淋的手掌和对方猛地对击了三掌。

    兄弟两达成了协议。

    地面上的三个国朝,原本的大武神国、大魏神国的领土,包括天地元能最为充沛,物产最为丰富,各色奇珍异宝时有产出的三国战场,都交给风熵去征服。

    至于地下的伏羲神国,就看风戎和风熵兄弟两的本事了,谁能抢到最大的一块肥肉,就看各自的手段。

    毫无疑问,这个协议,风戎是吃亏了。

    但是风熵也有他的道理啊——伏羲神国的下一任神皇,都已经落到了风戎的手中……这个协议,风戎占了大便宜了。

    就算是传回了燧都,燧朝上上下下的文武大臣们,也要赞叹风熵‘果然有神皇风度’,而不能说他‘挖坑给自家兄弟跳’。

    无论心中有多少纠结,有多少盘算,反正,兄弟两‘血掌盟誓’,有这么多人做见证,风熵和风戎是无法更改这个结果了。

    ‘血掌盟誓’,这在燧朝风氏皇族中,算是极其正式、极其严肃的立约手段。

    风氏皇族谁敢违逆这个誓约,那后果,可是极其严重的,无论风熵还是风戎,都绝对不会做这样的蠢事。

    风熵笑呵呵的朝着风戎挥了挥手,大队舰船就小心翼翼的向后倒退,远远的划了一个极大的弧线,然后迅速远离伏羲神都,朝着巫铁如今的都城神武城飞去。

    正盘坐在云团中,默不作声疯狂提升自己的巫铁眸子里寒光一闪,他看了看远处被风戎控制的羲武乐、羲不白等人,再看看快速离开的风熵舰队,巫铁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已经飞出了极远极远的阴阳道人右手一抖,连续数百条火光从他手中飞出,迅速朝着神武城和周边大量城池飞去。

    阴阳道人向武国的各处示警,说明了风熵统辖大军来袭的情况。

    他下令,让武国所有的将门、门阀,用最紧急的速度藏起来,藏得越远越好,甚至,他们可以通过那座巨型的传送阵,先跑到赤阳神山所在的南方无尽莽荒藏匿。

    尤其是巫铁从地下世界带出来的巫族族人,更是要第一时间撤走,绝对不能让他们落入风熵之手。

    除此之外,所有的浮财,所有的子民,都可以暂时的留给风熵。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如今的武国,根本无力应付燧朝的全面侵袭。饶是巫铁心里好似火烧一般,但是他真的想不出应对的好法子来。

    风熵的舰队风驰电掣般向神武城飞去,这些燧朝的制式战舰,可比武国如今的战舰飞行速度快得多,起码也有十倍以上的惊人高速。

    哪怕沿途所有空间门都已经被关闭或者被彻底破坏,依靠这些舰队自身的速度,风熵的大军,大概在两个多月后,也能抵达神武城。

    巫铁深吸了一口气,他体内一颗颗舍利子燃烧的速度再次加快。

    他的身躯在颤抖,剧痛不断从全身各处袭来。他的神胎一次次的膨胀,一次次的收缩,一块块神魂结晶不断的燃烧殆尽。

    渐渐地,巫铁进入了某种诡异的境界中,他的眼前,再次出现了那尊一斧头劈出了一方天地的巨大人影。

    伏羲神都废墟上,心中火气冲天,气急败坏的风戎咬着牙,亲自操刀,将十几个地下部族的族长斩杀当场。他跳着脚,拎着血淋淋的长剑,指着悬浮在他身边的羲武乐大声咆哮。

    “你们,要么劈他一刀,刺他一剑,喝下他的血酒,让本王屈膝投降……否则,没有奴隶,没有奴隶……你们在场的所有族人,还有未来本王能找到的,你们所有的族人,都得死!”

    风戎挥动着长剑,双眸通红犹如妖魔,暴跳如雷的嚎叫着:“你们,都得死……不要以为本王在和你们说笑……你们这些贱种,弱小,无能,落后,卑贱……你们连西妖国的妖怪,连东魔国的魔头,连鬼国和怪国的那些妖魔鬼怪都不如!”

    “本王曾经,在西妖国一声令下,屠戮了百亿妖精!”

    “你们,这里有百亿人丁么?”

    风戎笑得歇斯底里的,他的牙齿缝隙里,莫名的有血水渗出来,他浑身哆嗦着,兴奋至极的看着面前的各族族长和一众长老。

    “当然,你们有……嚯嚯嚯嚯,你们这块大陆,人丁数量是我燧朝的百倍以上,最少也有百倍的人口。”

    “所以,你们这样的贱种,多杀一批,没什么大不了的。”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你们这些贱种,你们繁衍后代想来很简单吧?哈哈,多杀点,本王一点都不会心痛!”

    梼杌逆等四凶家族的高层,也跟在风戎身边大声的咋呼叫骂。

    他们可比风戎熟悉情况,穷奇氏的族长突然亲自出手,从人群中抓了一个通体漆黑的蛇人出来。

    “黑皮老五,就你了……嘿,不要给老子做这么一副坚贞不屈的模样……老子还不懂你们黑毒蛇人的性子么?你们啊,胆小,怕事,又最是凶残、贪婪……嘿嘿,来,给我们的未来神皇一刀,老子保你和你的族人,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黑皮蛇人哆哆嗦嗦的,先是看了看身后数十万各部的首脑,再看看面前的风戎。

    咬咬牙,他向一旁的一个燧朝禁军伸出手。

    一柄闪烁着朦胧红光的长刀,立刻交到了黑皮老五的手中。ntent

    开天录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