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三章 国师清风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虚魄跑了。

    羲繇走了。

    巫铁的正前方,虚空扭曲蠕动,一团强大得让人窒息的神魂之力悬浮在他面前,犹如一颗黑洞一般静静的悬浮在这里。

    一波波柔和,但是无比庞大的神魂力量扫过巫铁的身躯,巫铁的体表,有一层淡淡的灵光浮现。

    “娲族的后裔……我族的后裔……在小字辈中,你也算是年轻有为的了。”突然间,这团神魂之力附近的空气震荡起来,发出一个柔和而悦耳的声音。

    不知道相隔多少万里地,这团神魂的主人凭借神魂之力震荡空气,发出如此美妙的声音。这等神通,让人惊叹莫名。

    “前辈谬赞了。”巫铁从这团神魂之力中感受到了极强的善意,他顿时满脸是笑的向其行了一礼。

    “唔,有燧朝的小崽子们过来呱噪啊……不能让我族的娃娃,被燧人氏家的欺负了。嗯,有趣,有趣……《盘古经》、《万化经》、《万劫经》……赢来的好东西不少么。”

    这团神魂之力骤然亮起,好似什么,而是直起身体,向清风看了过去:“清风师兄,此番,受教了……玄黄吊挂,就在你身上罢?好,好,好……在这武国,吾徒劳无功,还丢了这么多随身宝物,这番因果,我们算是结下了。”

    清风咧嘴一笑,看着梵鲲缓缓点头:“梵鲲,你还不是贫道的对手,这赌局誓言,你也发了,刚才背誓之人的下场,你也见到了。所以这场子,你是找不回来了。”

    “要了解这段因果,让你那几个师兄过来……你这头鲲鹏,还是欠缺了一些火候。”

    梵鲲冷哼一声,大袖一甩,撒开大步就走。

    一步迈出十几里,如此走出了近百里地,梵鲲突然回头,朝着清风问道:“清风师兄,你青莲观,从来不轻易和人结怨……你们甚至是,连扶持皇子,竞争神皇宝座之位,都向来懒得做的。此次,为何突然下手坑人,吾很是好奇。”

    清风笑了笑,轻声笑道:“你猜?”

    梵鲲呆了呆,咬着牙,狠狠一跺脚,然后身体一晃,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看到巫铁中军大营东面,一座座大山突然‘轰隆’的腾空飞起,然后在高空炸成了无数的碎石落下。

    弹指间,起码有数万座大小山头遭劫。

    清风看着漫天飞起的山头,摇头喃喃自语:“真是莽货一个,这么多的花花草草,这么多的小兔小鼠,死秃子,你这场杀孽,造得结结实实……唉,我又不是你师尊,管你作甚?”

    白鹿等到梵鲲气急败坏的走掉了,他才收起脸上的精彩表情,很温和的笑着,向清风行了一礼:“清风师兄,此番受教了……出了这等事情,白鹿也无脸再在外游历,只能返回白莲宫了。”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白鹿轻笑道:“这里的事情,一切前因后果,白鹿会向大师范奏明。”

    清风笑着点了点头:“去吧去吧,回去告状吧……啧,你们白莲洞就有这么不好的地方,你们收徒弟,喜欢在豪门大族中找传人,结果都找了一群什么货色?纨绔公子们吃了亏,回去带着打手鹰犬出来找场子……啧,丢脸不丢脸啊?”

    摇摇头,清风笑道:“去吧,去吧,你们大师范若是有火,只管找我青莲观的麻烦。呵,呵呵,最近一甲子,我青莲观的守山人是醉佛师叔祖,你们大师范若是上山,一定要小心,不要被他一斧头当做树根给劈了。”

    白鹿的脸色变得无比的,精彩。

    巫铁的嘴角也再次抽搐起来。一座道观的守山人,应该是道士吧?一个道士,用‘醉佛’做道号,这青莲观上下,一个个都透着一股子不正经的味道。

    白鹿悻悻然看了巫铁一眼,又看了看杵在那个大海碗边的真誓圣贤像,叹了一口气,向巫铁拱了拱手:“武王,你修成了浩然正气,切不可浪费了这份天赋,这份机缘……我白莲宫的大门,时刻向武王敞开。”

    巫铁很敷衍的向白鹿拱了拱手:“哈哈,哈哈,再说,再说……”

    白鹿的脸僵了僵,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巫铁,再看看巫铁身边站着的五行道人,目光着重在五行道人手中的那一小撮九天息壤上扫了一下,然后仰面看天,跺跺脚,叹了一口气。

    白鹿、白鹤、白鹮三人同时冲天而起,高空中,丝丝缕缕的灵气奔涌,迅速化为一头巨大无朋的十二翼异种白鹤。就听一声长啸惊天,这异种白鹤翅膀只是一个忽闪,就冲上了不知道多高的天穹,瞬息间化为一点白光朝着东方飞去。

    巫铁暗自盘算了一下,这点白光飞翔的速度,起码是普通神明境七八重天大能的百倍以上。

    这等飞行神通,委实可怖到了极致。

    巫铁看得出来,这白鹤是一门赶路的神通,可不是真正的这么一头血肉生物。

    “白莲宫的弟子,最讲究‘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所以,他们逃命的本领,在三神宗中,也是顶尖的。”清风站在巫铁身边,一脸是笑的说道:“武王,哪怕你不承认,但是你心中明白,其一呢,你欠了我的人情;其二呢,未来不久,你会有麻烦。”

    巫铁无奈的看着清风:“道长是说,红莲寺、白莲宫,会有人继续来找本王麻烦。”

    清风笑着点了点头:“你以为呢?当然,他们绝对不会是因为梵鲲和白鹿的事情找上你,否则的话,梵鲲和白鹿定然受誓言反噬,他们可舍不得损失这么两个精英弟子。”

    “可是,你这武国啊……人口太多,族群太丰富,燧朝没找到你们也就罢了,既然找到了……”清风很认真的说道:“无论如何,他们都是要将你武国一口吞下的。”

    巫铁沉默了一会儿,问清风:“敢问道长,可有良方?”

    清风嬉皮笑脸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笑道:“有啊,你看,贫道骨骼清奇、天性纯良,更兼道法高深、靠山强硬,你封贫道做一个国师,那是绝对不会吃亏的。”

    巫铁眯着眼思忖了一阵,摸了摸身上还没揣热乎的那些个战利品,笑着点了点头。

    “如此,国师大人,以后武国就多有依仗了。”

    干咳了一声,巫铁骤然一变脸,他转身看向了北方,沉声道:“国师啊,有劳国师了……所谓能者多劳,这北方雪原部族反抗如斯激烈,本王实在是心痛麾下儿郎的性命……还请国师出手,将他们反掌镇压了吧。”

    清风的脸也骤然一僵。

    他这国师还一点好处都没见到呢,一个铜子儿的薪水都没领到,这就要卖命干活了?

    这武王……啧!

    清风在心里偷偷的骂了一句极其精彩的话语。

    开天录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