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 巫族,冲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阴阳道人身披黑白风火道袍,五行道人身披五彩霓虹鹤氅,都是生得面如冠玉,清朗俊逸,周身道韵隐隐,隔绝红尘,大有一种三界容纳不了、五行含括不得的超脱韵味。

    两人面带笑容,站在巫铁身后。

    巫铁面前,是得到巫家神明境老祖神血灌体,洗精伐髓、强化血脉,几乎是换体重生的巫金、巫银、巫铜!

    巫铁的三位兄长,都和如今的巫铁一般,身高丈外,身躯魁梧却体态匀称,高大魁梧却并不显得穷形恶状。就算巫金,也是健壮、高大、魁梧、俊朗,犹如天神一般屹立,再不复当年娲族祖地中,那等肌肉狂暴怒张,犹如一尊太古魔兽般的狰狞模样。

    “大哥,二哥,三哥……”巫铁呆呆的看着三位兄长,突然‘哈哈’笑着,张开手笑着迎了上去。

    历尽劫波,兄弟还在,如此甚好。

    哪怕兄弟四人的心,都已经经历了风霜雨雪,被万般劫火熬炼过,早已是伤痕累累。可是兄弟见面,只要还能笑出声来,就笑吧。

    眼泪什么的,从不属于男人。

    巫金、巫银、巫铜兄弟三个笑着,张开粗壮有力的手臂,用力抱住了巫铁。

    兄弟四个用力的拥抱在一起,臣们,就靠你们了……你们这些年从三连城学到了多少东西,读了多少书本,教出了多少学生……尽己所能,帮我教一批可用之人出来。”

    魔章王、老白等人也是一脸笑容,带着莫名的激动和悸动,冲上来和巫铁用力的拥抱在一起。

    魔章王穿着一套华丽的大礼服,很矜持的,想要和巫铁述说一番别后的经历,一道流光从高空中落下,一名禁军将领落地,大声喝道:“公爷,公羊慎行带着大队人马过来,说要收回古兵司。”

    巫铁呆了呆,他愕然抬起头来,眉心一抹灵光喷出,就看到了一脸自信笑容的公羊慎行。

    他站在一朵青云上,站在古兵司大阵笼罩的区域之外,一脸是笑的眺望着这边。他身后有数百条大小战舰,上面密密麻麻站满了重甲精锐,但是公羊慎行和舰队之间,保持了近百里的距离。

    这家伙,不顾自己神胎受创,修为百不存一,居然和自家舰队保持了这么远的距离,一副孤身一人登门,孤身一人要挑了古兵司的架势。

    有点骄狂,但是也足以看出,他如今的底气有多强大。

    巫铁跺了跺脚:“大铁?”

    地下,有低沉的声音传来:“所有库存的、已经激活的巨神兵,随时可以出战……需要好好的教训他们么?不过,我发现,在这工场中,有些能量回路有古怪,这些能量回路沟通外部的防御体系,有人,可以从远处,通过外部力量,控制这些能量回路。”

    顿了顿,大铁低沉的问道:“需要我,将这些能量回路按照我的设计,修复么?”

    巫铁点了点头:“巨神兵暂时不要出战,修复你发现的所有你觉得不合理的漏洞。所有库房中的资源,所有人手,所有巨神兵,任凭你调用。”

    化身一道流光,巫铁冲天而起:“阴阳、五行,你们在暗中掠阵,三位哥哥,让你们见识见识,这地面世界,真正的顶级豪门培养出来的顶级英才是何等模样。”

    巫金兄弟三个齐声大笑,他们周身气血喷涌,没有化身遁光,也没有脚踏浮云,就这么依仗着最原始的血气震荡虚空之力腾空飞起,紧跟着巫铁向公羊慎行迎了上去。

    十二万巫家汉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巫铜低下头,向着他们勾了勾手:“兄弟们,我们一起去见识见识,这地面……不,这大晋神国,所谓的真正的顶级英才是什么样子。”

    巫铜并没有压低声音,隔着厚重的大阵,他倒也不怕公羊慎行听到自己的话:“让我们见识见识,凭什么他们能够在这一方田地中享受阳光雨露,而我们,我们的族人,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子孙后代,只能世世代代生存在黑暗中,生存在厚重的岩石包裹中。”

    十二万巫族儿郎同时深深的呼吸,然后平地就掀起了一道飓风。

    十二万巫族儿郎脚踏狂风冲天而起,他们袒露胸膛,他们光着面皮和头顶,他们出发时,已经按照巫族的古老礼仪,将自己当做死人,剃光了自己的发须。

    他们披挂重甲,手持重盾和兵器,脚踏飓风冲上高空。

    他们依旧记得,在那黑暗的甬道中,他们肩并肩前行的时候,他们所发下的誓言。

    他们要用自己的血,自己的刀,自己的剑,自己的拳头,自己的命,向这些居住在蓝天白云下的神国子民问一个答案:“为什么?”

    巫铁站在了公羊慎行面前,背着手笑呵呵的看着公羊慎行。

    公羊慎行矜持的看着巫铁,不紧不慢的点了点头:“玉州公。”

    巫铁笑看着公羊慎行:“伤好了?可是最近,大晋不太平,公羊大人您最好,还是藏在家中养伤,不要乱跑才是最好,万一再次被刺客伤了,岂不是……麻烦?”

    公羊慎行笑着摇头:“玉州公哪里话?此次下官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再离开。呵,呵呵,之前玉州公奉圣旨,接管古兵司,下官从命……可是现在,大司马中军府统辖大晋一应事务,之前的圣旨,不作数了,这古兵司,还是由下官来执掌,比较好。”

    公羊慎行笑看着巫铁:“玉州公以为如何?”

    巫铁笑呵呵的看着公羊慎行,沉默了一会儿,巫铁叹了一口气:“按理说,我应该和你讲道理,好好的讲道理,费嘴皮子,浪费口水的折腾一阵子……可是我现在心情很好,非常好,因为我心情太好了,心情太澎湃了,所以,我不想和你讲道理了!”

    公羊慎行一脸狼狈的看着巫铁。

    这是什么破道理?

    心情太好了,就不想讲道理了?

    “兄弟们,揍他!”巫铁‘吼吼’大笑,猛地向前一挥手。

    十二万巫族儿郎齐声大笑,他们三五成群,犹如一群疯狂的野兽,呼啸着高高跃起,然后从极高的高空中急速的坠落,重重的闯入了公羊慎行身后的舰队中。

    在地下世界,庞大的军阵没什么作用,地方狭窄,极难施展开来。

    巫族儿郎,自然有他们独特的战法,那就是急速的穿梭、穿插,犹如无数把利刀,将敌人的军阵切割粉碎,依仗自己强横的肉身、强得离谱、强得毫无道理的肉身,碾压敌人,殴打敌人,蹂躏敌人,最终杀死敌人。

    公羊慎行身后的数百条战舰中,尽是公羊氏自家的私军。

    这些私军一水儿命池境以上的修为,一水儿养尊处优,一辈子从未上过战场。

    面对这些从小就疯狂厮杀殴斗长大的巫家儿郎,只是一个接触,数百条战舰轰然粉碎,上万私军精锐被斩得血流长空。巫家的儿郎们犹如一群疯狂的野兽,瞬间将公羊氏的私军战阵冲得支离破碎。

    巫铁狂啸,然后一步到了公羊慎行面前。

    巫金、巫银、巫铜兄弟三个很促狭的笑着,他们也一步冲到了公羊慎行面前。

    巫家兄弟四个,要联手殴打修为远不如他们的公羊慎行一人!

    巫铁仰天笑着:“今天,本公心情极佳,所以,公羊慎行,你想死得均匀一些,还是有艺术性一些?”

    公羊慎行只觉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冲脑门,巫金、巫银、巫铜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犹如太古巨兽,让他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单从气息的震慑力上来说,巫金兄弟三个那种血腥蛮荒的,纯粹的巫族气息,可比巫铁《元始经》修炼出的大道圆满的无瑕气度凶残太多了。

    公羊慎行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

    他想要逃跑,身体却丝毫动弹不得。

    巫铜一把抓住了公羊慎行的脑袋,正要一拳轰下去,两条身高五米开外,气息如龙的身影猛地闪了出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