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 匕现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时间飞快。

    大晋西南彻底糜烂,大武神国灭晋军犹如海啸魔龙,席卷而过,安阳城每日都能收到军报,又有一座州城被攻破,又有一座郡城被屠戮,又有多少城池化为带着一支精兵,离开安阳,直抵巫铁如今驻扎的,位于哠州、玉州、秣州三州交界之地的大营。

    “玉州公霍雄接旨。”令狐文文手持一卷圣旨,混沌罗伞悬浮在他头顶,放出无量毫光,逼得面前的进军战士立足不稳,带着下属长驱直入,一直闯到了巫铁的中军大帐前。

    巫铁一声低沉的长啸,黑天鼎冲天而起,放出浓郁黑气死死抵挡住了混沌罗伞。

    “令狐文文,你闯我大营,可是找死么?”这些日子,巫铁也在忙着整编军队,四苑十二卫禁军的规模正在急速膨胀,对于安阳城内发生的事情,对于大晋境内各处发生的事情,他也知之甚详。

    令狐文文此次前来,定然不怀好意,所以巫铁的语气,一点都不客气。

    中军大帐的门帘被掀开,大队重甲精锐冲出,巫铁在一群禁军将领的簇拥下,头顶悬浮着黑天鼎,大踏步的走了出来。一见面,没有二话,巫铁对着令狐文文就是一拳轰出。

    混沌罗伞和黑天鼎相互抗衡,打了个不分上下。

    巫铁一拳轰出,令狐文文冷哼一声,右手大袖一挥,一柄巴掌大小犹如鱼儿一样灵动的短剑飞出,带起一抹寒光朝着巫铁的手掌斩了过来。

    令狐文文是法修,他才不会傻到和巫铁硬碰硬。

    巫铁笑了笑,五指张开,一把抓住了送到手心中的短剑,然后五指一合,‘咔嚓’一声,这柄九炼仙兵级的仙剑就被他捏得粉碎,炸成了无数细细的粉末从指缝中飘落。

    “嘿!”巫铁吐气开声,继续一拳轰下。

    令狐文文身后,一尊身高丈五的魁梧大汉大踏步冲出,体内隐隐有怒熊咆哮声传来,同样一拳轰向了巫铁。

    两人重拳对撞在一起,巫铁的拳头丝毫无损,继续向令狐文文砸下。

    大汉的手臂炸成了漫天血雾,一股可怕的力道直透内腑,大汉七窍喷血,大踏步的向后不断倒退,将他身后的同行将士撞倒了数十人,而且各个骨断筋裂,身上甲胄尽皆粉碎。

    “好重的,拳头。”出手和巫铁硬碰硬的大汉闷哼了一声,然后仰天就倒。

    巫铁这一拳,震碎了他的身体,连他的神胎都一拳打得粉碎,这大汉气息奄奄一息,就算用大道宝丹救回来,也是彻底废了。

    巫铁的拳头闪耀数十种奇异光辉,他催动沧海神珠,将一颗沧海神珠内的一方世界之力加持在自己的拳头上,这就是一方小世界当面朝着令狐文文砸了过去。

    令狐文文的脸色骤变,他将手中圣旨挡在了巫铁的拳头前,他厉声喝道:“玉州公,陛下圣旨在此……”

    巫铁一拳落在了圣旨上,将圣旨轰得粉碎,可怕的拳劲犹如恒星行天,继续轰向令狐文文。混沌罗伞放出无数条华光倒卷而下,挡在巫铁的拳头前。但是令狐文文和他身后好些令狐氏族人惊恐的发现,巫铁的重拳前,混沌罗伞放出的华光都一丝丝的崩碎、折断……

    “陛下圣旨?此为乱命,本公不从!”巫铁大声的咆哮着,重拳继续轰向令狐文文。

    “要本公奉旨,请陛下当面,否则……本公不尊乱命!”巫铁的吼声震动中军,三十六条四灵战舰冲天飞起,无数五行精灵在空中组成了大阵,数万条大小战舰从四面文就算是一尊神明,也会被庞然军阵打得稀烂。

    “玉州公,你等着瞧……你不奉军令,不愿将四苑十二卫禁军加入青丘军以抵挡大武攻势……你注定是大晋神国的罪人!”令狐文文只能一振混沌罗伞,放出无量明光裹住自己的随行部属,然后冲天飞起,用最快的速度逃离此处。

    “罪人?呵呵,西南防线的崩溃,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巫铁也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撕破脸大吼了起来:“令狐文文,你们要抓第一军和他的部属将领,你们可抓到活口了么?”

    巫铁‘呵呵呵’的大笑着,逃遁的令狐文文心情顿时变得无比的糟糕。

    西南崩溃,按照令狐青青的计划,所有的罪名都是第一军的,这个罪名,也唯有第一氏的当代家主,神威殿的殿主,神威军的军主才能扛得下来,而且还能极大的削弱大晋神国内部对令狐青青的反抗力量。

    可是,西南崩溃后,令狐青青派出去抓捕第一军的人,全部失踪。

    第一军,第一军的族人,第一军麾下的将领,还有那些忠诚于第一军,也就是忠诚于大晋皇室的那些将门将领,全都不见了踪影。

    不仅是他们不见了,他们在安阳城中的族人,他们在各自封地中的族人,也都不见了。

    隐患,极大的隐患。

    令狐青青心知肚明这是一个随时可能爆发的毒疮,但是他现在哪里有空去料理这些?

    巫铁当着令狐文文的面提起第一军,就是在给令狐文文添堵,就是在向令狐氏挑衅。

    “呵呵!”看着逃之夭夭的令狐文文,巫铁冷然道:“一封不知道是谁出手的圣旨,就想要让老子缴械投降?嘿嘿,当老子蠢么?司马芾这厮,还真是……”

    巫铁掏出了他之前离开安阳城,奉命平定各州叛军时,司马芾当众丢给他的神皇印玺。

    司马芾这厮,不会是预先有了准备吧?

    这可是神皇印玺,从法理上来说,唯有盖上了这一枚印玺的圣旨,才能算是合理合法有效力的圣旨。

    巫铁手持神皇印玺,令狐文文跑来给巫铁说要他遵旨行事,这不是开玩笑么?

    令狐文文还不如拿着大司马中军府的军令过来,或许更有价值一些。

    “不管他们,继续整军,备战。”巫铁厉声呵斥道:“现在我们皇城兵马司掌控的地盘,一粒米、一把盐、一株药草,都要给本公盯好了。谁敢抢,打断他的爪子!”

    巫铁这里将令狐文文驱逐离开,而安阳城内,暂时稳定了局面,而且青丘台已经开始发号施令,青丘军开始巡弋四方,天狐卫也已经成型的令狐青青,则是直接带着六名神明境的令狐氏长老,大摇大摆的直入皇城,没有经过任何通传,一重重宫门就在他面前开启。

    一个个大太监、小太监,一脸谄媚的跪倒在门边,好似迎接新主人一样,恭恭敬敬的打开宫门,迎接令狐青青等人进入皇城。

    沿途的禁卫稀稀拉拉,没有一个人出头来制止这种大不敬的行径。

    令狐青青带着大队人马长驱直入,一直来到了司马芾的寝宫门外,一名令狐氏的长老右手轻轻一拍,寝宫厚重的金属大门就无声无息的化为一缕青烟。

    “令狐青青,你来做什么?”司马芾正在寝宫里,对着一面大镜子摆姿势,欣赏自己的一身好皮肉。

    猛不丁的见到令狐青青带人闯了进来,司马芾好似受惊的小姑娘一样,猛地尖叫着跳起来,抓起一条长长的白丝巾裹住了身体。

    令狐青青冷冷的看了司马芾一眼,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陛下,兵战凶险,大武神国来势汹汹,臣以为……皇城目标太过醒目,陛下常驻此间,若是有外来刺客,万一伤了陛下,岂不是我大晋的祸事?”

    令狐青青温和的笑道:“所以,臣斗胆,请陛下带着安阳城内诸多皇室族人,去城外臣专门为陛下准备的一处隐秘庄园居住,大武神国的探子是绝对找不到那里的,陛下的安全,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令狐青青笑得很灿烂。

    司马芾则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令狐青青,歇斯底里的咒骂起来:“令狐青青,你可知道,安阳城内单单皇族族人就有多少?什么样的‘隐秘’庄园,能够让数十万皇族‘隐秘’的住下来?”

    令狐青青微笑道:“足够隐秘,陛下,那庄园的主体结构,在地下数十里深的地方,而且墙壁、屋顶、地板,都极度坚固,就算是神明境,都一击难以崩毁,还请陛下,赶紧出发吧。”

    司马芾呆了呆,然后他指着令狐青青,恍然大悟般叫嚷了起来:“你,你,你是说,你要把朕关进地下监狱里去?你,你,你,令狐青青,你好大的狗胆!”

    令狐青青微笑着走到司马芾面前,然后一耳光抽在了司马芾的脸上。

    “老臣,怎么能是狗呢?呵呵,倒是陛下您如今,有点像是一条落水狗,老臣都忍不住想要亲手毒打你一顿了。”令狐青青笑着,笑着,然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司马正仁怒吼着从寝宫外冲了过来,六名令狐氏的神明境长老分别掌控一件先天至宝,大笑着迎了上去。

    皇城内,一阵天摇地动。

    一刻钟后,漫天热血洒落,司马正仁陨落,风云震天钟被令狐青青亲手收取。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