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羲族俘虏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四苑十二卫的战舰在虚空中缓慢穿行,犹如一群吃饱喝足的虎鲸,懒散的俯瞰着彻底乱成了一团的狐丘。

    六牙禁军,不明来历的六牙禁军,驾驶着形如虎鲨,通体漆黑的千丈战舰,无声无息的急速飞行,高速逼近狐丘。每一条六牙禁军的战舰甲板上,都密密麻麻的站满了身穿漆黑色、全封闭式重甲的精锐甲士。

    高亢的警钟声传遍四面八方,狐丘的防御阵法彻底崩碎,正中的山城中、四面八方的小小村落中,不断有一道道流光冲天而起,朝着六牙禁军迎了上来。

    其中速度最快的,赫然是两道气息恐怖,犹如小太阳一样热力四溢,将夜幕都似乎要烧穿一个窟窿的令狐氏长老——两名神明境的长老!

    “令狐氏的底蕴,实在是……连朕都叹为观止。难怪,令狐青青会有如此野心……实力,就是野心的根源,难怪,难怪。”司马无忧喃喃道:“居然在这狐丘,他都还留守了两尊神明坐镇,简直……”

    两尊神明,两尊气息炽热、气息恐怖强大犹如小太阳的神明急速朝着六牙禁军的战舰冲来。

    距离六牙禁军还有两百多里,两尊神明双手一搓,手中同时放出一道长达万丈,恢弘壮烈、通体乳白色的辉煌剑光。好似两条长虹贯穿虚空,剑光所过之处,天空中留下了一团团拳头大的粘稠火焰。

    纯净、极端、不容任何异种力量存在。

    巫铁看着这两道万丈剑光,顿时想起了他曾经见过的,和羲奇等人交易的光之神族的圣夭等人。

    同样的光,同样的乳白色,同样的纯净而极端,同样的高温可以焚毁一切,同样的霸道而不容忍其他任何属性能量的存在。

    “朕,如今才是这方圆百万里,唯一的神。”司马无忧手持天地印,手指轻弹,顿时虚空微微震荡,高空中几颗疏朗的星辰光线骤然黯淡,四面八方,无数山岭、河流、湖泊、平原全都微微一颤。

    虚空中,再无半点天地元能留下,这一方虚空,完全变成了真空状态。

    两条万丈长的辉煌剑光骤然黯淡,随后虚空剧烈的震荡着,两柄长有三尺多的乳白色半透明长剑从崩解的剑光中突然窜了出来。虚空蠕动,绞杀,两柄长剑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声,随后一寸寸的解体、崩碎。

    两尊令狐氏的神明七窍喷血,喷出来的血液纯白如雪,粘稠如胶,高温炽烈犹如岩浆。

    六牙禁军战舰上,数十名身披重甲的战将同时腾空而起,他们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荡起一抹残影瞬间越过了两尊神灵的身体。

    两颗头颅高高飞起,大片乳白色的炽热鲜血喷洒,化为一场覆盖百里的火焰暴雨倾泻地面。

    下方的大片土地燃烧起来,花草树木瞬间被烧得干干净净,山石、泥土被烧成了粘稠的岩浆,地面凹陷了下去,肉眼可见一点点的凹陷下去。

    很快,下方就被烧出了一个方圆百里,深达里许的大坑,坑底白色的火苗若隐若现,粘稠的岩浆在欢快的喷吐着泡泡。

    两尊令狐氏的神明,当场陨落,甚至除了两柄自身祭炼的本命天道神兵,他们连其他的强大宝贝都来不及施展出来,就被斩杀当场。

    巫铁骇然看了司马无忧一眼。

    这可是两尊神明,哪怕是最弱的神明呢?哪怕是司马无忧利用天地印,封绝了在这方圆百万里的虚空,对两尊神明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和禁锢呢?

    数十名胎藏境的战将出手,就能斩杀神明,哪怕是被天地印重创的神明!

    这种战果……这六牙禁军的规模不大,但是战力何等可怕?

    “陛下,这六牙禁军……”巫铁不知道该问一些什么才好。

    “六为阴数,取变化之意……牙,龙之爪牙,为朕杀敌之意。”司马无忧微笑着看着向前疾驰的六牙禁军战舰,悠然道:“你以为,朕这六千年来,就真是老老实实的认命,做一个传闻已经死去的太上皇么?”

    摇摇头,司马无忧悠然道:“景晟疯狂敛财,司马芾疯狂敛财,数千年来,大晋皇族中,还有好些亲王都变得昏庸无度,疯狂敛财,甚至不惜与民争利,做了很多不光彩的事情。”

    司马无忧闭上眼睛,轻声道:“景晟、司马芾他们,还有那些亲王,他们收敛的巨额财富,你觉得,他们是吃金子还是喝银子,能够耗费掉堆积如山的财富?”

    司马无忧指着那飞驰的六牙禁军战舰,冷然道:“他们积蓄的财富,有大半,被朕挪用,用来建立六牙禁军,用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只不过,就算是景晟,就算是司马芾,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的财富究竟有多少,又有多少钱财通过朕的手段,汇聚到了朕的手上。”

    巫铁张开嘴,哑口无言。

    司马无忧有点兴奋的说道:“六千年时间,以朕的手段,收拢孤儿,教他们读书识字,教他们行军布阵,教他们修炼强大……六千年时间,足够朕培养出数十代对朕忠心耿耿的死士禁卫。”

    “令狐青青要削弱皇城兵马司,随他去。”

    “他们要废掉四苑禁军,随他们去。”

    “他们要废掉十二卫禁军,朕也就随他们去。”

    “他们极力的想要削弱我大晋皇族掌握的力量,那,如果他们觉得这样可以让他们开心,那就随他们去。可是他们始终忘记了,这大晋的天下,是我司马氏的天下,他们削弱的,都是朕已经看不上眼的腐肉。”

    “而朕新建立的这些东西,才是我大晋真正的新血。”

    司马无忧再次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巫铁的肩膀:“玉州公,你真真切切给了朕一个惊喜……真没想到,你出身边荒小城,小小军户出身,居然能有如此能力,如此成绩……更重要的是,你的心性如此的……让朕实在是挑不出毛病来。”

    “对朕忠诚,而且运道极佳,更兼实力强横……实在是妙不可言。”

    “朕一直以为,你是令狐青青派来,想要打入朕身边卧底的高级探子,否则的话,以你的能力,你如何击杀了大武的大黑天王,夺下了黑天鼎?”

    “可是逐渐的,朕才发现,你是真正的天赐于朕的忠臣良将,实在是妙不可言。”

    司马无忧笑盈盈的对巫铁笑道:“说真的,朕觉得,你和龙首公主,堪为良配……奈何,你这模样长得……太老成了些,怕是她看不上……嗯,嗯,不过,这样也好,否则,小凤凰就要给朕来上一枪了。”

    司马无忧显然心情极好,好得莫名的好。

    所以,他甚至不惜以帝皇之尊,直接开口调侃巫铁和裴凤。哪怕他的话语之间有点轻佻,有点不符合神皇的身份……这也证明了,此刻的司马无忧,心情究竟有多么的愉悦。

    狐丘方向,无数道冲天而起的遁光中,传来了不可置信的尖叫怒吼。

    随后数十道怒吼声同时响起,悍然是令狐氏留守祖地的长老们下令,让族中的青壮护送着老弱妇孺逃跑。同时更有一道道流光冲天而起,在离地数万丈的高空爆开一团团夺目的、巨大的火光。

    “求援?呵呵,没人会来援救。今夜,没人能看到你们求援的令信,没人能受到你们求援的信息。”司马无忧喃喃道:“至于说逃跑……就依靠你们在山底下修建的那几座超大型的传送阵,以及那几条千里长的地道么?”

    司马无忧手中天地印微微闪烁。

    巫铁就看到,前方狐丘核心区域,几座大山好似被巨人的手掌拍了一下,轻轻的,向左右晃了晃,然后山体骤然下沉了数百丈深。

    不用问,令狐氏布置在狐丘内的超大型传送阵,以及那几条千里长的地道,定然都被彻底摧毁了。

    很快,狐丘深处,令狐氏的祖庙方向,就传来了尖锐的长啸声。

    “拼命啦,拼命啦!”刚刚大声怒吼的数十名令狐氏长老,此刻一个个绝望的,犹如濒死的恶鬼一样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其嗓音之尖锐和凄厉,让巫铁听着都浑身直哆嗦,一颗颗鸡皮疙瘩不断的冒了出来。

    “爱卿,请记住,若是那一日,令狐氏的大军攻入我司马氏的祖地……”司马无忧咧嘴一笑,看着巫铁笑道:“朕今日,放过他狐丘的老弱妇孺,不妄开杀戒……可是如果他令狐氏的大军,闯入我司马氏的祖地……”

    司马无忧微笑看着巫铁,轻轻的说道:“一定一定,必定必须,斩尽杀绝、鸡犬不留。”

    司马无忧悠然叹道:“不仅如此,他令狐氏毫无疑问会追索天下,万年、十万年、百万年,杀光一切和司马氏有关的人……”

    “所以呵,你看今日令狐氏的这些老家伙,一个个如庇护崽子的老兽一样可怜……可是朕若是输了,谁能怜悯我司马氏的族人呢?”司马无忧用力的拍打着巫铁的肩膀:“所以,帮助朕,覆灭令狐氏的野心……”

    “朕可以对令狐氏网开一面,但是令狐氏不可能对朕的亲人放一条生路……爱卿养出了浩然正气,朕很吃惊,也很欣悦,还请爱卿以后,全力助朕!”

    巫铁没吭声,只是看着前方狐丘内爆发的战斗。

    六牙禁军的黑色战舰的主炮,喷出的是一颗颗直径百丈的黑色雷球,‘嗤嗤’作响的雷球一旦命中目标,就是无数细碎的电火花覆盖十几里,范围内的修士无不嘶吼着被强大的电场轰飞,浑身跳动着刺目的电火花,僵硬麻痹、再也难以动弹。

    无数黑色雷球宛如暴雨一样落下,狐丘内无数惊呼声不断传来。

    司马无忧遵守了他的承诺,除了两位神明境的长老,令狐氏并无多少伤损,整个狐丘只坚守了半个时辰不到,就被六牙禁军攻打了下来。

    狐丘,固然是令狐氏的祖地,但是狐丘内留守的令狐氏族人并不多。

    尤其,最近令狐青青要做大事,在狐丘祖地潜修的好些长老,都已经秘密离开狐丘,前往安阳城助阵。

    此刻的狐丘,正是最虚弱的时候。

    更不要说,有司马无忧借助天地印,直接封禁了虚空,让令狐氏的防御力量彻底崩碎。

    一个时辰后,巫铁、裴凤、老铁等人跟在司马无忧的身后,从无数被捆得和粽子一样,眸子里尽是惊恐、惊怒之色的令狐氏族人身边走过,顺着一条宽敞的青石板大道,来到了令狐氏的祖庙门前。

    上千名气息森严的六牙禁军将领站在祖庙门前,见到司马无忧带人走了过来,他们齐齐跺脚,右拳在胸口狠狠砸了一下,向司马无忧行礼致敬。

    这些六牙禁军将领气息强横,目光狂热,巫铁从他们的目光中,见到了犹如狂信徒膜拜自己神灵的疯狂。而这些六牙禁军将领膜拜的对象,正是站在巫铁前方的司马无忧。

    “主公,吾等已经将令狐氏祖庙肃清。”一尊身高两丈开外,通体弥漫着浓郁煞气的战将微微欠身,向司马无忧大声回禀。

    “打开大门,随朕进去……呵呵,这令狐氏的祖庙下方,可别有玄机。”司马无忧喃喃说道:“朕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六千年……呵呵,呵呵,令狐氏,令狐氏,你们的野心,可不是六千年前才有的。”

    令狐氏的祖庙规模并不大,前后也就是三进的大殿,这里面供奉,都是为令狐氏做了极大贡献,带领令狐氏一步步走上大晋神国权力巅峰的老人。

    比如说,令狐氏的第一位大晋神国的左相大人,他就在这大殿中,享有一个小小的牌位。

    未来,如果令狐青青真个将司马氏取而代之,让令狐氏成了皇族,建立了他们令狐氏的神国,那么这大殿中,自然也会出现令狐青青的牌位……

    在第三重大殿中,破开一个小小的机关,大殿中就出现了一个深邃的地道入口。

    顺着这条螺旋向下,直径十几丈的地道向下直入地下百里深处,这里是一间密布无数禁制,布置得固若金汤的监牢。

    一根巨大的青铜柱子矗立在监牢正中,上面用数十条锁链死死扣住了一名人身、蛇尾的青年男子。

    巫铁的瞳孔骤然一凝。

    这男子身上的血脉气息……他是羲族族人……而且,是羲皇血脉!

    巫铁,想起了当年,羲不白对他说过的那些话。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