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 雷霆打击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大晋,乱得一塌糊涂。

    司马芾一如既往的,很认真的,很顽强的,很兢兢业业的,很死心塌地的,日以继夜的做着一个合格的昏君应该做的一切事情。

    不过,在某些亲近的皇族亲王的劝说下,司马芾总算是给了自家人一点面子,他依旧在修炼‘刺青’的技艺,但是他修炼使用的材料,已经从那些皮肤白皙的好儿郎,变成了一头头白白胖胖的大肥猪。

    没人说得清司马芾作出如此决定的时候,他在想些什么。

    反正,如今的皇城内苑中,那些良家子的尖叫声被一头头大白猪的惨嗥声取代。司马芾拎着一套特制的刺绣工具,冲着一头头剃光了毛发、皮肤白皙细嫩的大胖猪痛下杀手,将它们整治得五颜六色、斑斑点点。

    令狐青青和公羊三虑闭门不出,对外的借口是‘重病休养’!

    但是大晋神国的所有百姓都知道,两位‘忠心耿耿’的老相爷,这是‘伤心了’!

    他们为了大晋神国的国运禅精竭虑,为了大晋神国的子民呕心沥血,为了天下百姓黎民的幸福安康,真个是辛苦操劳了一辈子。

    奈何他们碰上了司马芾这等昏君,碰上了玉州公这等奸佞,搅扰得朝政大乱,军务颓废……眼看着大晋神国正在和大武神国进行全面战争呢,国势动荡,两位老相爷如何能不气愤、不悲伤、不忧心如焚呢?

    伤心了,真正的伤心了。

    司马芾调动皇城兵马司的奸佞,要他去镇压叛乱,甚至是赐下了神皇印玺的时候,据现场目击者说,令狐青青和公羊三虑忧愤交加,当场口吐鲜血昏厥倒地。

    这是真真正正的伤心了。

    昏君,奸佞,他们把两个忠心为国的老臣,真正逼得都要死掉了。

    有小道消息传遍天下,据说,两位相爷伤心过度,觉得大晋前途暗淡,自觉自己对不起天下黎民的重托,令狐青青和公羊三虑都有心带着所有族人遁入蛮荒,从此隐居避世,不愿意见到大晋风雨飘摇、民不聊生的悲惨局面。

    于是乎,就有安阳城的善良百姓,甚至是周边各大州治的百姓辛辛苦苦的赶来,聚集在令狐青青和公羊三虑的府邸外面,焚香请愿,祈求两位相爷看在天下黎民无辜的情分上,不要舍弃了天下黎民,而是继续振作、为大晋神国呕心沥血才好。

    一时间,令狐府、公羊府的府邸外面青烟缭绕,祈祷声犹如海潮翻滚,两座奢华无比的府邸,硬是被熏得好似两个熏腊肉的炕坑。

    两位相爷‘养病’的时候,安阳城的政务和军务都懈怠了下来。

    军部,还有文官掌控的各大衙门,就好像生锈的齿轮,运转艰难,晦涩僵硬,原本盖一个印玺就能解决的事务,不拖延上半个月,基本上是不可能解决的了。

    如此,西南前线的局势就有点微妙了。

    援兵的调拨,越来越慢。

    粮草的输送,越来越慢。

    军械的补充,越来越慢。

    甚至是在运输过程中,运输的舰队也发生了好些原本不该发生的事故——最严重的一次,一条巨型运输舰运送十几门超大口径主炮的时候,居然一头撞上了还没有完全开启的空间门。

    运输舰发生了大爆炸,空间门被爆炸冲击,直接被时空乱流搅成粉碎。

    连锁反应使得前后十几座空间门被彻底摧毁,在这十几座空间门被修复之前,从大晋核心腹地向西南前线输送物资补给,如果依靠正常的战舰航行,起码要多耗费上六七个月的时间。

    西南前线的大晋主力军团,一时间就有点艰难了。

    只是,因为两位相爷的闭门休养,各项事务都变得迟滞、停滞,西南前线雪花一般传回来的各种公文、书信,大半都堆积在了军部的公案上,没有一两个月的时间,基本上不会有人搭理。

    安阳城周边,大晋神国龙兴之地上百州治彻底乱了起来。

    除开巫铁的封地‘玉州’,还有其他几个一品公的封地,上百个州治的州军齐齐叛乱,数以十万计的叛军组成大大小小的游击军团,四处攻城拔寨,到处劫掠破坏。

    无数大晋子民被驱逐出了世世代代生活的祖地,哭天喊地的被乱军驱赶着四处奔逃。

    有人加入了乱军,也有人向安阳流窜了过来。

    更有大规模的流民队伍,开始向着四周的州治进发,将一些耸人听闻的消息传遍了四面字存档……”

    巫铁、裴凤同时呆了呆。

    这天地印的真正用处,只有大晋历代神皇知晓?

    如此机密,司马无忧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告诉了他们?这……

    但是转念间,巫铁和裴凤同时明白了过来——这一次,司马无忧毫无疑问是要动用天地印的无上威能了。既然如此,天地印的真正用途,再也瞒不过别人。

    没有继续遮掩的意义了。

    巫铁和裴凤同时向司马无忧抱拳行了一礼。

    司马无忧淡然一笑,手指朝着天地印轻轻一点,天地印顿时放出一抹强光,将皇城兵马司庞大的舰队彻底包裹在里面。

    舰队下方,无数山岭、平原、河流、湖泊同时放出淡淡的光芒。

    下一瞬间,庞大的舰队整个被挪移了出去,瞬息间不知道挪移出去了多远,直接来到了大晋神国西北重镇,名曰‘有狐’的一座州治中。

    ‘有狐’一州,是令狐氏的祖地所在。

    原本‘有狐’一州,只是大晋下州,疆土方圆万余里,物产不丰,人烟不盛。但是令狐氏的祖地就在这里,随着令狐氏在大晋神国内的地位不断提升,‘有狐’一州也就对周边州治不断的侵吞蚕食。

    渐渐地,在六千年前时,‘有狐’一州的领地,已经和一名大晋皇族的实权亲王的封国大小相当。

    而随着六千年前大晋东宫事变,司马圣带着东宫残党逃出安阳,令狐氏的权威骤盛,甚至隐隐压过了大晋皇权之后,‘有狐’一州的面积开始疯狂扩张。

    如今的‘有狐’一州,在大晋户殿的档案中,虽然挂着一个‘上州’的招牌,实际上,这一州之地,比得上普通二十个封国的领地。而且‘有狐’一州中,令狐氏的族人就是无冕之王,他们的一个普通家丁,都能对各郡、各城的主官呼来喝去,宛如奴婢。

    而‘有狐’一州的影响力,更是广达周边数百州治,这些州治中的州军将领,一半是令狐氏的直系族人,一半是附庸令狐氏的将门子弟。

    实话实说,大晋神国的整个西北疆域,实则尽在令狐氏的一手掌控下。

    就算是神威军在西北方向开辟出的新的州治,最终也都会落入令狐氏的手中,成为他们家族繁衍壮大的养料。

    在司马无忧的催动下,皇城兵马司庞大的舰队直接出现在了‘有狐’一州的核心地带,一座高耸入云,四周山峦苍茫,名曰‘狐丘’的山脉旁。

    ‘狐丘’,是令狐氏的祖地,令狐氏的先祖,就是崛起于‘狐丘’。

    无论令狐氏如何在安阳城内呼风唤雨、风光无限,令狐氏始终有一支最纯正、血脉最古老、身份最尊贵的族人驻扎在狐丘,从不离开狐丘方圆千里之地。

    狐丘中,有令狐氏的祖祠,有他们的家庙,供奉了他们历代先祖的牌位,更保存了无数令狐氏的机密。

    在令狐氏,但凡生前在朝堂中,官衔达到三品以上的族人,若是没能度过神劫,没能修成神明,在寿命耗尽陨落之后,都会送回狐丘,葬于祖坟之中。

    狐丘于令狐氏的意义,就是信仰所在,就是所有令狐氏族人心中的牌坊,神圣而尊荣,不容任何的冒犯。

    司马无忧将巫铁的舰队从大晋神国的核心腹地,直接挪移到了西北之地。

    指着前方隐隐有大片灯火摇曳的狐丘,司马无忧淡然道:“令狐青青说,昏君奸佞误国,让乱军肆意胡为,戕害百姓……如此,有一支乱军突然在有狐一州出现,屠了整个狐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司马无忧很冷冽的笑着:“朕帮你,封锁虚空,不会有任何消息泄露,不会有任何声息传出……玉州公,屠了狐丘,下手狠辣些。”

    巫铁骇然看了司马无忧一眼。

    令狐青青咄咄逼人,而司马无忧显然也不是善茬。

    不动手也就罢了,一动手,就是雷霆一击,直接打在了令狐氏的心口要害上。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