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很抱歉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俗话说得好,一语惊醒梦中人,村上伊织少有的啰嗦,倒让千原凛人反应过来,心里渐渐拿定了主意。

    大危机往往代表着大机遇,越困难的事越能体现自身价值!

    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安定下来了,倒没了以前那种光着脚不怕穿鞋子的锐气,那时一无所有,没什么可失去的,一往直前,活得很痛快。

    如果自己刚来这世界时,就要面对这样的挑战,自己会考虑回避吗?不会,那时需要抓住每一个最微小的机会,一定会迎难而上,不会考虑失败了会怎么样——那时连房租都快付不起了,必须抓住一切机会,而现在情况仍然一样,自己手中的东西还是太少,能有拿到更多的机会不该错过!

    自己被雷劈回来,有着先知优势,本就不该随波逐流!关东联合一手烂牌,但自己一手天胡好牌,底气极足,又有什么好怕的?

    村上伊织这白骨精哪怕不知道内情,但她的话很有道理!

    当然,她费心相劝这么多,肯定有私心,这白骨精事业心极强,极想登上高位,她肯定非常希望自己的同伴接受这职位,可以在关东联合制作局内部扩充势力。

    不过无所谓,这世上谁没有私心呢?只要她的话说得有道理就行,毕竟忠言逆耳利于行嘛!归根结底,大家利益是一致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以后谁娶了这白骨精,肯定是祖上没积德,倒了八辈子血霉,估计她的精力根本不会放在家庭中,老公得当家庭主夫。

    她是个极其优秀的同伴,同样野心勃勃,但肯定不会是好妻子。

    他在那里胡思乱想,手上没停,近卫瞳捂着脑袋不高兴了,委屈道:“师父,打两下得了,您怎么一直打啊?”

    千原凛人停了手,笑骂道:“让你长点记性,以后守点规矩!”

    “我以后记得敲门就是了……”

    “那就好,赶紧干你的活去!”

    近卫瞳溜了,马上出去守大门,千原凛人这一回来,她就要再履行私人助理的职务,而千原凛人铺开了纸,开始考虑如果要接受这职位的话,自己将来该怎么办。

    要帮关东联合电视台争取季冠,肯定没那么容易,毕竟五大也不是吃素长大的,曰本版权保护严格,这一行业极其有利可图,nhk不算,其余四家一直处在激烈竞争状态,而竞争最能让人成长,这么久下来,实力个个都算不错——日剧在世界范围内影响没有想象中那么差劲,在电视剧制作圈内,也是重点研究对象之一。

    那要在一周内至少赢他们四天,还得连赢十二周的情况下,难度可想而知。

    这该是一次长期且艰苦的斗争,也就是有穿越福利,没穿越福利,估计得找个神仙来才能打赢。

    那么……

    首先,自己统筹全局之余,也得亲自上阵,继续坚守周五晚八点档,先保证自家的口碑档期能建立起来,也能继续保持自身名气和制作能力,毕竟奋勇直前不是赶着送死,保护自身同样重要,不能把以前积累的个人优势丢掉——刚好还有美千子的事,可以考虑为她挑一个合适的剧本,收视率和拿奖两不误。

    帮她是帮她,她也有值得帮的价值,她算是曰本当前首屈一指的演技派童星了,肯定可以为剧集增光添彩。

    至于选哪个剧本,回头再说,反正有一整个春季档的时间做准备,现在不着急。

    其次,要再添几个帮手,自己提供剧本创意、草纲,像是《相棒》、《西瓜》、《不能结婚的男人》、《推理要在晚餐后》等等不适合自己拍的剧,也就是收视率还可以,但x格不高的那些,可以交给这些人来拍,以参加其它时段的收视率竞争,免得浪费了——主创自己挂个名,好处拿一些,活儿交给其他人来干。

    这些帮手自然要从制作局内部挑选了,回头要细心观察一下,挑几头好牛犊子出来供自己剥削。

    再次,任务如此艰巨,答应归答应了,但志贺步也得再给出点好处来,最起码预算要给足了,福利待遇也要提一提,也要对未来做出一定的承诺。

    奋勇直前是一方面,附带的好处也不能少。

    最后,攘外必先安内,虽然在制作局内部不太可能有人敢明着反对自己,但也不可不防,得再要个人事狗头铡,谁不服就铡谁,免得自己在前线打得火热,背后有人放黑枪,又或者干起事来阳奉阴违。

    就是这人事权,放在任何机构都是重中之重,对方未必肯给,只能尽量尝试一下。

    他草草规划了一下,准备以此为依据和志贺步谈判,等盘算得差不多了,又开始考虑美千子的事。

    这事发生的有点突然,但既然已经决定管了,那肯定要尽心尽力,不负师徒情谊,只是他的心思已经投入到未来季冠的争夺当中,真没心情和南部良子墨迹。

    他在那里抱胸沉思了一会儿,铺开纸写了一个剧本概述,列了列主要内容,算是一个草纲,然后又拿起电话叫了一个欠了他人情的家伙来,等一切准备妥当后,才给南部良子打了电话,让她直接到关东联合电视台来——没心情去咖啡厅约见,直接快刀斩乱麻就行。

    南部良子很快就急急赶来,毕竟女儿在千原凛人手里呢,一进了门,发现办公室里就只有两个人,一个半秃的老头在看报纸,还有就是在埋头书写的千原凛人了。

    她进门就鞠躬施礼:“抱歉,千原老师,孩子给您添麻烦了。”她心中十分忐忑不安,很怪千原凛人多事,但惹不起他,见了面还是得小心翼翼。

    在曰本,屁股后面挂着“老师”两个字的,除了真老师之外,没一个好惹的。

    千原凛人抬头看了她一眼,直接伸手道:“请坐,南部女士。”

    南部良子坐下了,忍了忍没忍住,焦急问道:“美千子呢?”

    “她还太小,没必要过来参加这种谈话,不过你不用担心,等咱们谈完了,我就让她跟你回去。”千原凛人把刚才写的剧本草纲递了过去,说道:“看看这个,这是我准备拍的新剧中的一集,准备让美千子出演。”

    南部良子愣了愣,顿时惊喜起来,没想到千原凛人以前怎么也不肯照顾徒弟,现在态度突然变了,尤其是他现在名声极其响亮,简直是块金字招牌,他的新剧不知道有多少演员掂记着呢,没想到就这么轻易的落到了女儿头上,真可以算是因祸得福了。

    昨晚她还恨不得把千原凛人绑上石头扔进河里,这会儿又觉得他人真是不错了,连忙恭敬的双手去接剧本,喜不自禁道:“让您费心了,我一定督促美千子演好。”

    千原凛人不置可否,平静道:“先看看剧本草纲再说。”

    南部良子马上低头读了起来,这是《胜者即是正义》,也就是“李狗嗨”中的一集,讲述的是一个女童星忍受不了妈妈压榨,心态失衡后找李狗嗨这爱钱如命的无良律师帮忙打官司,要断绝母女关系,一直闹到了法庭上,最后母女俩两败俱伤,以女童星退出演艺圈出国而告终。

    这是千原凛人草草写就的,就是个题纲性质的东西,根本不长,南部良子只用了五六分钟就读完了,越看越心惊,抬头就问道:“千原老师,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不会同意美千子出演这个角色!”

    她态度不太好,惊中带怒,但千原凛人很平静,生气只是因为无能为力,他占尽优势,用不着生气,直接说道:“那无所谓,你以为美千子不演我就找不到别的小演员了?拍完了,我也会公开告诉大家这素材来自于哪里,或者……我不说大家也猜得到,美千子是我弟子的事很多人都知道,就是南部女士你平时也没少和别人说吧?”

    他不是真打算拍“李狗嗨”,那剧现在拍不行,主角三观稀烂,不合当前时代的主流价值观,他只是拿来威胁南部良子,而南部良子还真怕了,脸色迅速苍白起来。

    她的话语权和千原凛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千原凛人真扯着大嘴巴把“利用女儿汲利”的帽子往她头上扣,肯定能上新闻,她就是长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更何况她本身就有些心虚,她确实干过这种事——美千子的片酬、广告费及商演收入,全在她名下,这是一查就能知道的事。

    这是童星的常态,但千原凛人非要抓着这一点攻击她,她真的百口难辩,民众也会瞬间愤怒起来,她立马就要从五好妈妈变成败类妈妈。

    她想到了这可怕的后果,脸上白了一会儿又青了,青了一会儿又白了,愣了很长时间才急道:“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这样会毁掉她的!”

    她急了,连敬语都不说了。

    千原凛人也不在意,指了指剧本草纲,平静道:“是你在毁掉她,南部女士,你真希望这剧本中的事变成现实吗?”

    南部良子马上摇头道:“这不可能,美千子一向很乖!”

    “她乖是没办法反抗你,不乖就要被关小黑屋,被你打。”

    南部良子自然不可能承认,急道:“不是这样,我是为了她好,她现在还小,还缺乏自制力,看不清将来!”

    千原凛人看了她一眼,直接摆手道:“你非要说这些道理,我很忙,没那个时间和你争辩这个,你可以带她回去了,回头等我拍好了这剧,让公众来评判你的行为。”

    南部良子又愣了,看千原凛人真的无所谓,已经低头又在写东西了,呆了半晌才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作家以笔杀人,编剧差一层,但国民教师级别的编剧,一样用电视剧杀人——是真杀,社会性死亡,足够名声臭大街了,那她以后还怎么出门?办什么事都要被别人指指点点吗?

    千原凛人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了头,随口问道:“你不想这电视剧拍出来?”

    “不想。”

    “那可以。”千原凛人把剧本草纲拿了回来,说道:“你以后不要当美千子的经纪人了,那边那位是石本桥演艺公司的社长长野哲平先生,你以美千子监护人的名义,把美千子所有有关演艺事业的事务全部授权给他,合约已经准备好了,你只要签字就行。”

    “那……那美千子的前途怎么办?”南部良子看了一眼被捉来当幌子的长野哲平,甚至没关心他是什么人,心神不属道:“我、我、我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多心血。”

    千原凛人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终究看在美千子面子上没说什么难听的话,摇头道:“南部女子,你也别误会,我并不是要抢你女儿,美千子的光彩仍然是你的光彩,而且我也不是想插手你的家务事,美千子以后要是不学好,你该骂就骂,打她屁股两下也没关系,你是你当母亲的责任和义务,这些我管不着,我只是不希望你们将来反目成仇——你真希望女儿恨你入骨吗?她现在就已经在恨你了!”

    说着话,他就把剧本草纲撕了撕扔进了废纸篓子里,“至于她的前途,这你不需要担心,我既然插手进来了,我就会负责。我会为她量身打造一部剧,为她争取奖项,你不是一直希望她能出名成为明星吗?这可以,我满足你,但你也不要再多事了,老实下来,注视她走向成功就可以了,让她自己选择将来的道路——她心思比你想象中复杂,南部女士,她大了,你不能再向以前那么对待她,让她到了十六岁自己决定该干什么!”

    南部良子一时没说话,进入了精神恍惚状态,而千原凛人等了一会儿,敲了敲桌子追问道:“南部女士,你的意见呢,你希望我怎么做?你是希望我毁掉美千子,不,她不在乎这个,该说是你希望我毁掉你的演艺事业,还是接受我的条件?我很忙,快点给我个答复!”

    南部良子失神抬头,看着千原凛人平静的表情,明白他不是在开玩笑,他真有把刚才所说一切变成现实的能力,而自己根本没办法反抗。

    她左思右想,思考要不要和千原凛人拼一把,但想来想去,终究不甘心六七年的努力就这么白白葬送掉,更害怕被千原凛人抓住痛脚,针对攻击起来,真被千夫所指,猛然像是老了十岁,失落道:“我真只是为了她好,没想过别的,可能是我的方法不对,那……我要看一下美千子的新合约,不能换了经纪人我就完全不管她了……”

    “当然,这是你身为监护人的权利。”千原凛人转头向长野哲平客气道:“长野前辈,辛苦了,和你手下艺人的母亲好好谈一谈,原则上的条件不可变动,别的条件你们的商量着来。”

    长野哲平无奈起身,他当初推荐了菅野信赚了千原凛人一个人情,又推荐了和泉悠子,结果把前面的人情搭进去不说,还倒欠了千原凛人一个人情,现在被千原凛人捉来当傀儡经纪人也没办法,引着南部良子就走了,还得帮着千原凛人劝她,免得她走了极端。

    “南部女士,别这样难过,孩子大了嘛,这是难免的事。而且,我觉得这其实是好事,被千原老师这样的人看重,美千子的前途还会差吗?这总比你自己四处乱闯强很多,我以前……”

    他们说着话走了,没走几步南部良子还哭了起来,千原凛人不为所动,重新低下了头,继续写写画画。

    南部良子还算识趣,不用真给她点颜色看看,那美千子这边这样就可以了,接下来就是夺取季冠的事,这才是重中之重!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