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9章 好感度炸裂!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人这一生,总会遇到几次低谷,也会有失落颓废,想要得过且过的想法。

    那种总是动力满满,拼劲十足,可以奋战一辈子的人,是绝对不存的。

    此时的金木洁,目睹了孙默创造的奇迹,又因为周誉的表现让她失望,几乎可以确定,无法在四星名师考核的亲传斗战中拿到名次,所以金木洁的心态,完全崩了。

    因为是领队,所以她在人前,强颜欢笑,可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那种烦躁苦闷的心情,便犹如潮水一般淹没了她,让她窒息,让她难受。

    想找人倾诉,可是自己年长,面对着安心慧这种后辈,金木洁也不想丢掉她前辈的尊严。

    说完这句话,金木洁便知道自己失言了,于是低下了头,低声道歉:“对不起,我失态了。”

    眼睛中,有泪水滑落。

    孙默看着金木洁的样子,抿了抿嘴角,他理解她的心情,他在高中时代,不管怎么努力,都进不了年级前三,就是这种感受。

    那是孙默第一次,知道自己不如别人。

    为此他失落了好久。

    “呵呵,让你看笑话了!”

    金木洁自嘲一笑,转身要走。

    啪!

    孙默拉住了金木洁的手腕。

    “金姐,你做老师,是为了什么?”

    孙默的声音很轻,仿佛被这山风一吹,都能飘走似的。

    金木洁不想回答,要挣脱孙默的手,可是孙默抓的很紧。

    “金姐,你是想光宗耀祖吗?”

    孙默抓住了金木洁的肩膀,把她的身体掰正,让她面对着自己。

    “怎么?要开解我吗?”

    金木洁讥讽。

    “不是,只是想多了解一下你。”

    孙默笑了笑,他好歹也是做过几年班主任的人,遇到过和金木洁性格类似的学生。

    这种人,性格骄傲,最受不了这种别人施舍和同情。

    “没必要!”

    金木洁语气逐渐冰冷。

    “刚才还说是我姐姐,现在就冷漠的像个陌生人,女人果然都无情无义呀!”

    孙默也嘲弄了起来。

    “我想教出一些好学生,让他们不负此生,可以了吗?”

    金木洁家里不缺钱,又因为身为女孩,光宗耀祖这种事情,不需要她这种女丁来做。

    她做老师的初衷,就是因为每年年节,家里会发喜钱,喜馒头,那个时候,提前好几天,就有穿的破破烂烂的孩子来等着了,生怕错过了。

    可是他们又担心离的金家大宅太近,惹人生厌,所以就躲在远处的巷子里。

    有一年的冬天,特别冷,有几个孩子,因为大半夜在外面等喜糖,冻死在了巷子中。

    看着捕快把他们的尸体丢上板车,连一张卷尸体的草席都没有,就直接被扔到了乱葬岗。

    金木洁从那个时候决定,她要做名师,她要让这些孩子的人生,宛若最绚丽的花朵一样绽放。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要执着于星级头衔呢?”

    孙默反问。

    金木洁一愣,她以前对这个,不是很看重,因为她的升星,都是一次过,可是随着孙默今年爆发,她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

    这便是天才心境,不甘于人后。

    “以你现在的年纪来说,哪怕是十年后拿到四星头衔,依旧可以称一句天才。”

    孙默称赞。

    “你是在羞辱我吗?”

    金木洁的眼神变得犀利了。

    “金师,欲速则不达,周誉才多大呀?你就逼着他在四星的亲传斗战中拿名次,退一步说,我知道你有个大弟子,意外夭折了,不然的话,你现在可能已经是四星了。”

    孙默叹息。

    听到大弟子,金木洁的心一疼。

    “弟子天赋上的差距,又不是教导可以弥补的?”

    孙默安慰。

    “这不是失败的借口。”

    金木洁摇头:“你放开我!”

    “金师,吾辈名师,不应该被虚名所累,能尽平生所能,让学生一展才华,超越自我,便可以了。”

    孙默的声音,也大了起来:“你为什么非要让周誉去赢那些天才呢?”

    “周誉超越了自身的极限,不停地变强,这本身就是你的功劳,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其实周誉不算差,只是金木洁选的参照物,实在太高了。

    因为是肺腑之言,所以金玉良言爆发了。

    被金色的光斑照在身上,金木洁安静了下来,她苦笑一声:“那么多学生,不可能一个天才都没有,但是我找不到,说明我眼光不行。”

    金色的光斑,在山顶消散,有一些,打在了那座石像上。

    “金师,咱们挑学生,不应该是挑最天才,而是应该挑最适合发挥咱们所长的。”

    孙默劝说。

    “哈,那让你放弃轩辕破这种级别的天才,你愿意吗?”

    金木洁嘲讽。

    “我和李子柒他们都说过,如果有一天,他们成长到我教不了的地步,他们随时可以离开。”

    金木洁撇嘴,她才不信呢。

    九州的名师,谁不想成圣?

    而成圣靠什么?

    靠桃李满天下呀!

    连几位享誉九州大地的亲传学生都没有,算个屁的圣人。

    只是,当金木洁的目光,望向孙默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表情无比的认真,尤其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中,清澈见底,没有丝毫的心虚和杂念。

    “我孙默在此立誓,如果我无法教授弟子,我愿意断绝师生关系,让他们离开,如果我违心失言,那让我从此境界不升,光环不悟,遗忘掉全部所学。”

    孙默举起了右手。

    “不要!”

    听到孙默发誓,金木洁吓到了,赶紧伸手去捂他的嘴巴:“你疯了?乱发什么誓呢?呸呸呸,赶快收回。”

    金木洁的掌心,温热,光滑,触感极佳。

    “金姐,我给你看一些东西吧?”

    孙默右手握拳,亮起了一层乳白色的光芒。

    “不看!”

    金木洁嘴巴上拒绝着,但是心已经乱了。

    她虽然语气不善,态度不好,但是她也在自责,她明白,孙默是为了自己好,自己不该辜负这份情谊的。

    孙默却是不管,直接一拳轰向了金木洁的脑袋。

    哗!

    当拳头停在金木洁眉心前时,拳头上的白色光芒,便悉数射进了她的脑海中。

    一发入魂!

    轰!

    无数的记忆,在金木洁的脑袋中炸开。

    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了,像是电影一样,快速的播放着他的一生。

    金木洁沉浸了进去。

    孙默看着金木洁的脸庞,看着她紧皱的黛眉,忍不住伸手,给她抚平了。

    两个人自然没注意到,那座石像的眼皮,动了动,是因为金玉良言,也是因为孙默的誓言。

    良久。

    金木洁睁开了眼睛。

    “这是……”

    金木洁没有说完,而是满脸震撼的望向了战神峡谷。

    “没错,是那位战神的一生,感觉如何?”

    孙默笑问。

    “受益匪浅!”

    金木洁朝着峡谷,很郑重的弯腰鞠躬。

    能走到九州之巅,得到上古战神这种美誉,这种人本身便是一部励志大剧了,所以让金木洁感慨良多。

    精神自然也振奋了起来。

    “金师,你还年轻,没必要急迫的!”

    孙默苦笑:“至于我,是走了一些捷径的,你和我比,不公平。”

    “行了,不要安慰我了!”

    金木洁翻了一个白眼,看过了战神的一生,被那种奋战不休的意志所激励,她心中的失落和自闭便像被太阳暴晒的乌云,烟消云散了。

    至少这几个月内,她不会再如此了。

    “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

    金木洁道歉。

    “能看到金姐的笑话,也是当浮一大白的趣事,金姐,你刚才的那番神态表情,普通人怕是不常见吧,哈,我赚到了,也记下了!”

    孙默调侃。

    “讨厌啦!”

    金木洁说着,抬起拳头,轻捶了孙默的胸口一拳,而后看着孙默的脸庞,便突然近身,踮起脚尖,吻在了他的嘴巴上。

    “嗯?”

    孙默一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金木洁已经退后了。

    “不要误会,这只是谢意。”

    金木洁的脸颊红红的,心里小鹿乱撞。

    哎呀,我在干什么呀!

    我怎么就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举动了?

    他可是你的妹夫呀!

    哎!

    为什么你要是我的妹夫呢?

    “嗯!”

    孙默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金木洁的红唇,他怅然若失,有些后悔刚才没有主动回应。

    错过了一次大好的机会。

    “孙默,你这么做,我可是把战神图录都看过了呀?”

    金木洁岔开了话题,一是好奇,二是难以置信,因为孙默打进自己脑海中的那些东西,有太多太多有价值的东西了。

    “看呀!”

    孙默无所谓:“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啪!

    金木洁又捶了孙默一拳,翻了个白眼:“这种话能不能别乱说?会让人误会的!”

    “误会什么?我没打算收你做徒弟呀!”

    孙默赶紧解释。

    “不是徒弟,是求婚!”

    金木洁科普。

    “啊?”

    孙默大惊:“这话从何说起?”

    “名师圈,有用极品功法和配方求婚,做聘礼的传统!”

    金木洁笑了:“而且要是让心慧知道你把战神图录私自传授给了我,小心被打屁股哦。”

    “我的功法,我做主。”

    孙默说完,怎么感觉这像是出轨宣言一样?

    “可惜了,如果没有心慧,我说不定就答应你了。”

    金木洁撇了撇嘴角,毕竟你的骨头,我挺喜欢的,要是结了婚,每天晚上都可以欣赏把玩一番了。

    “对了,战神图录,真的和灵纹有关?”

    金木洁又想起了一件大事。

    “嗯!”

    孙默没有隐瞒,只是刚点完头,就觉得不对劲了,一股澎湃的气息,突然在山顶弥漫了开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