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49 月夜惊变!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大年初一这一天,江晓正在雪原异次元空间中屯货,将白鬼种群扔向南极晶龙大陆、冰国雾龙岛、太平洋隐龙岛、非洲星龙岛。

    而在异球之上,在层层山火之中,一只百人精兵团队,正在半岛之上。

    于南半岛的中间部位,从东向西行进。

    最开始的时候,众人登陆半岛之后,从金达莱与泡菜的分界线上,由西向东,一路纵火、一路杀伐。

    而现在,星临小队已经进入了第二阶段,抵达了半岛东部海岸线之后,众人沿着海岸线向南行进,大概在南半岛的中部位置,又向西开始了第二轮征程。

    真·杀了个来回!

    但是这一次,星临小队的敌人们,显然不再只是金刚虎、金刚鹿、地槿者和铃兰者了。

    自从第一次与仙花组织成员相遇之后,众人便万分留神。他们在仙花组织的底盘上,大肆的破坏,必然会遭来仙花组织的反击。

    江屠早在几天之前,就已经通知了星临小队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我们的行为是有效果的!

    在地球上,半岛分界线上开放的异次元空间中,不仅大火弥漫,而且开放的异次元空间数量也是大幅度下降!

    听闻这个消息,贺老当即笑出声来,那充满了褶皱的老脸,竟然笑出了一朵花儿的模样。

    也正是因为如此,星临小队的众人可谓是干劲十足,仅仅三天的时间,他们的第一个来回已经快要跑完了!他们马上就要杀回半岛西侧的海岸线了!

    小重阳身骑炭红色飞马,手执方天画戟,带着鬼僧一族骑兵团,在前方冲刺。

    后方的步兵,脚下速度也不遑多让,完全能追得上骑兵团,在过去近半个月时间的磨合之下,邺古塔团队各方面军种的配合已经比较默契了。

    贺云的心情极好,倒骑在瑞兽身上,一直开着眷恋光环,却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颇有一副“游山玩水”的姿态。

    盲女的姿势就更加古怪了,她倒是也从自己的祸影之墟中,抓出来了自己的坐骑-瑞兽,但是她却并没有骑着,而是踩在了瑞兽的大脑袋上。

    而瑞兽这种生物,构造很是特殊,天生就是45度角仰望天空的,所以,盲女是踩在了瑞兽的脑门上

    她那洁白且宽大的长袍随风舞动、长发飘飘,与周围一片火焰弥漫的画面并不匹配。

    邺古塔军后方,却是传来了江屠的啧啧声音:“啧啧你这资质也太低了吧,才21个星槽?”

    江屠一脸难受的看着身旁的尹英贞,这回江屠是相信了,如果这死囚没有被送上异球的话,恐怕这辈子都突破不了星海期。

    而尹英贞的星槽已经被填满了,仅从星技搭配上来说,再没有成长的可能性了。

    尹英贞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极速飞奔之下,能保持这样的动作也是有点困难。

    她当然知道江屠有几颗星槽,但是嗯,但是她不敢反驳

    “嗯?”不等尹英贞回应,江屠突然眉头紧皱,眼神隐蔽的看向了身后。

    两人的位置处于邺古塔军的最后方,几乎是同一时间发现了后面的情况。

    江屠对着尹英贞使了个眼色,女人迅速离队,向右侧的山林中隐匿而去。

    正前方,江寻骑在黑岭火羽上,一手轻轻拍了拍小重阳的肩膀,凑到她的耳边,悄声道:“注意,后面来人了,你正常行进,听好我的口令。”

    小重阳手里拿着方天画戟,微微一僵,那一双杏眼圆睁,充满了兴奋之色,急忙点了点头。

    江寻立刻下马,任由鬼僧一族骑着瑞兽从身旁疾驰而过,看向了那跑到眼前的盲女。

    盲女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她随手一挥,一条虚幻的长鞭落下,江寻伸手一抓,盲女伸手一拽,江寻直接坐在了瑞兽的身上,道:“后面来人了,我准备埋伏他们一手。”

    盲女转过身,半跪下身子,伏在瑞兽的大脑袋上,低头“看着”江寻,轻声询问道:“又是星武者带领的星兽军团么?”

    “不,并没有金山生物和仙花生物,我只发现了一个速度奇快的身影嗯,我发现了第二个人!这俩人可能是探子?”江寻眉头紧皱,伸手在脸前挡了挡,拨开了盲女洒在他脸上的长发。

    他继续道:“应该是仙花组织成员的人,看来是一支精英小队,还有专门的刺探型队员。”

    盲女:“只发现两个?”

    江寻闭着眼睛,与军队最后方的江屠通感之下,轻轻的点了点头,道:“目前只发现两个,我让尹英贞在背面山林中埋伏了,巴泽在南侧山林中埋伏。”

    盲女:“嗯”

    “呃你把这家伙的眼睛挡上啦!”江寻突然睁开眼,笑着伸出手,拽了拽盲女的白色长袍。

    由于她半跪在瑞兽的脑门上,所以那白色长袍直接把瑞兽的小半个脑袋给蒙住了。

    这瑞兽也是真的牛批!

    蒙着眼睛跑了半天,全靠生物自带的感知行进!硬是没跑偏!

    瑞兽哪来的“感知”星技?但人家就靠着单纯的兽性感知周围,跑的还挺欢快~

    “小江啊?你们俩说什么呐?”倒骑驴的贺果老终于坐正了,他双手扒着瑞兽的大脑袋,好奇的看着前方的盲女和江屠。

    江寻的身子一闪,一屁股坐在了贺云的墨玉瑞兽上,急忙开口解释着。

    消息短时间内在邺古塔军中传开,全军戒备,并在江寻有意的命令之下,在一次与地槿者种战的过程中,团队几乎是停了下来,一边杀死这些大花朵,一边等待着后方队伍的“奇袭”。

    但出乎意料的是,在江屠的感知中,后方的那两个神秘人消失不见了。

    不仅如此,由于江屠想要“请君入瓮”,所以特意操控着巴泽隐匿身形,早早就藏进了林中,准备等着追杀团队从身边走过,他在来个“瓮中捉鳖”。

    但是,在巴泽的感知中,也寻不到任何星武者了!

    啥情况?

    一时间,江屠都觉得是自己的感知失误,直到藏匿于山林中的尹英贞归来,两人再次印证了对方的感知之后,江屠才确定下来,并非是感知失误,而是对方不追了。

    不追了?

    江屠沉住气,获取了大量地槿者星珠之后,依旧带着队伍焚烧山林,继续向西,装成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大军继续前行,这一走,便走到了天黑。

    赶在天色昏暗之前,众人终于抵达了西海岸线!

    按照邺古塔正常的行军节奏,晚上,应该是要在这里安营扎寨的。

    所以对方是不是想要夜里偷营?

    江屠越想就越觉得应该是这样,和星临队员们商议过后,来了一手将计就计!

    你要偷营!

    那我就给你扎下一座营地!让你偷!

    百名精兵在山崖之上安营扎寨,特意远离了山林区,江屠倒要看看,对方准备怎么偷这座营地。

    说是山崖,其实也就是个小山坡,高不过5、6米,以这群铂金星兽的身体素质,这点高度根本不算什么,所以地形上并不受限。

    山崖之下,便是一片沙滩和大海。

    一众人生火烧饭,江寻开启了祸影之墟,拽出来了十多具金刚虎的尸体,分配给一众士兵。

    有了人类的带领,江屠当然不会让星兽们再过“茹毛饮血”的生活,鹿肉是不敢吃了,它长得太恶心了,就像是丧尸鹿一样,但是这虎肉烤熟了,它不香嘛?

    邺古塔军队在警惕之中,饱餐一顿,也并未等来任何偷袭。

    几个小时的时间很快便过去,明月高悬,海风阵阵,海浪声此起彼伏,一次次的拍打在沙滩之上。

    江寻伫立在山崖上,望着那月色下的大海,看起来一副伤感的文艺范儿,实际上,他正在与地球上的江守互通感官。

    因为,巴泽是由身处于地球上的江守远程控制的,与江守互通感官,才能与巴泽互通感官。

    隐匿在遥远山林中的巴泽,并没有发觉任何异常。

    没有异常,就是最大的异常!

    多少个安营扎寨的夜晚,邺古塔军都会遭到金刚虎的偷袭,但是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了,依旧没有自以为是的金刚虎送上们来,这是为什么?

    江寻的身侧,悄然出现了一个白衣飘飘的身影。

    月夜下,海风中,衣袂飘飘的盲女宛若谪仙,浑身上下飘洒着仙气儿。

    “哪怕是有人偷袭,我也不认为他们的目标是邺古塔军。”盲女悄声说道。

    江寻:“嗯?”

    盲女:“如你所说,对方是精英小队的话,那他们的任务,很可能是‘斩首’任务。最危险的是小重阳和她的黑岭火羽,其次,就是我们几个人。”

    “嗯。”江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分析的很有道理,这南半岛此时陷入如此危难,小重阳是功劳最大的那一个。”

    “凌晨2~5点,是很合适的偷袭时间段。”盲女悄声说道。

    江寻道:“我已经在外围安排下了哨兵,而且小队所有人,都接到了通知,今晚不会睡的,我们都在等着敌人到来。”

    “嗯。”盲女发出了一道轻微的鼻音。

    与此同时,山林之中。

    一道纤细的身影从江屠身后走来。

    江屠转头望去,看到了尹英贞的身影,不由得微微皱眉,不满的说道:“怎么不在规定位置守卫?”

    话音刚落,江屠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尹英贞,不可能违背江屠的命令,如果她擅自离岗,那么一定是带着重要情报,前来汇报的!

    既然她是带着情报来,那么她就不可能是快步前行,而是应该用亡命之刃急速赶路!

    也就是说

    江屠的心中微微一动。

    他不动声色的转过头,迈开脚步,同时伸出手,向尹英贞的脸蛋上捏去,笑着说道:“我这身体呀,早晚得被你掏空。”

    “尹英贞”明显愣了一下,但却反应极快,她及其配合,月色之下,那迷人的脸蛋上露出了娇羞的笑容,微微低下头,一副羞赧的模样。

    这样的动作,无疑让江屠更加确认了自己的判断!

    我什么时候碰过女人?

    我毒奶大王可是正儿八经的童子之身!

    就是为了留着尿救人的!

    什么叫医者仁心呐?什么叫悬壶济世啊?

    说话间,江屠的手指已经落在了“尹英贞”的脸上。

    “尹英贞”自然垂下的右手中,在袖口内,一柄红蓝相间匕首悄然滑落,落入她的手心之中。

    而不等“尹英贞”有任何动作,江屠的“锋利”星技已经开了起来,如钢似铁的手指直接刺进了“尹英贞”的侧脸,猛地一把掏下来!

    古有黑虎掏心,今有江屠掏脸!

    而且,这一掏,可就是大半个头颅!

    同一时间,山崖上的江寻突然转头看向了盲女:“二尾本名叫什么?”

    盲女微微皱眉,并未回应。

    江寻下意识的向后退去,道:“去年今日此门中。”

    江寻的第二次问话,让盲女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在这半岛之上任务了这么久,她很清楚地槿者的星珠星技。

    她不再犹豫,立刻回道:“栾红缨,人面桃花相映红。”

    江寻面色凝重,道:“他们很可能已经混进来了,我去小重阳营帐,你去贺老营帐,如无意外,此处集合,越快越好!”

    话音刚落,江寻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他出现在小重阳的建议营帐中时,却是看到一身红蓝色迷雾缭绕的“尹英贞”,正手执匕首、刺向小重阳的喉咙!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