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06章 南辕北撤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感谢释怀兄弟月票!

    ……

    老皇帝盯着燕七。

    燕七突然眨了眨眼睛。

    老皇帝毕竟深通帝王之术,只是一怔,突然也醒悟过来,故作沉吟,突然一改雷厉风行的口风,变得和颜悦色起来。

    “朕纵然不相信别人,也会相信燕副相!这个柳西风,竟然干出这般大逆不道的事情,连皇弟也受到牵连,真是该死。”

    嗯?

    面临崩溃的八贤王也吃了一惊。

    他刚才已经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事已至此,只能不计后果推翻桌子。

    但没想到,关键时刻,燕七竟然站在自己的立场,帮自己说话。

    而且,皇上竟然相信燕七的话。

    难道,峰回路转了?

    八贤王已经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现在,局面缓和,终于松了一口气。

    毕竟,现在掀翻桌子,对自己大不利。

    八贤王借坡下驴,向老皇帝磕头“臣弟让皇兄操心了。一切,都是臣弟御下不严,臣弟该死,臣弟追悔莫及,请皇兄责罚!”

    老皇帝眼眸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

    有些恼火,又有些后怕。

    他若有深意的看了燕七一眼,最后,才将眸光定格在八贤王身上,凝视良久,方才走过去,将八贤王搀扶起来。

    脸上,则是换上了一副恨其不争的表情。

    “皇弟,朕与你是手足,打断骨头连着筋,朕岂能忍心责罚于你?哎,今日之错,你定要谨记,朕希望你今后能够御下从严,万万不要再干出这种动摇国本的事来。否则,朕必定追究你的责任。”

    八贤王急忙再一次跪地磕头“是,臣弟定然吸取教训,对身边亲信从严要求,再也不敢重蹈覆辙。”

    老皇帝望着四周,见刑部挂满了白布,一点也不像是衙门的模样,倒像是阎王殿。

    他又走到刑部门口,举目四望。

    整条街,触目惊心。

    寒风凛冽中,一片素白。

    所有人都穿着素服,系着孝带。

    大门、房梁上,到处挂着白布。

    冷风一吹,响声簌簌,像极了鬼哭狼嚎。

    这惨兮兮的模样,哪里像是繁华京城?倒像是进了十八层地狱。

    老皇帝呢喃自语“是朕糊涂了,没想到,下面竟然乱搞成了这个样子。”

    老皇弟看向杨克“杨丞相,太子大祭的具体事情,一直由你负责,朕很相信你,一直没有过问,朕现在要问你,你有什

    么规划吗?说给朕听听。”

    杨克道“臣以为,太子虽然战死,但其灵魂定然不朽,必要百姓们顶礼膜拜!”

    “所以,臣要大张声势,要百姓三跪九叩,向太子献礼。”

    “百姓家中,要撤掉各路神佛,换上太子碑位,早中晚三跪九叩,行天子之礼。”

    “门市、佛堂、道馆、洞府等地,也要请上太子碑位,与各路神仙一同享受香火。”

    “尤其是祭祀七天之内,百姓停下一切活动,在家中,跪于碑位前,每日为太子祈福。”

    百姓听了杨克的话,无不动容。

    真要这么干的话,百姓的日子不用过了……

    杨克继续说道“太子大祭当日,瞻仰太子遗像,为太子一路跪行至太子陵墓,还有……”

    “好了,先行退下。”

    老皇帝突然开口,打断了杨克的话。

    杨克只好退下。

    “燕副相!”皇上突然叫了一声。

    “臣在!”

    燕七拱手。

    老皇帝问“燕副相对于太子大祭,有什么建议和想法吗?”

    燕七道“太子优秀,关心百姓疾苦,深得百姓喜爱,众人甚为想念。也正因为如此,臣以为,若是太子泉下有知,应该不想因为太子大祭而影响百姓民生。”

    “而且,太子生前,礼贤下士,时常微服私访,与百姓同吃同住,丝毫不讲排场,若是在太子大祭时大肆铺张,岂不是与太子性格相左?太子泉下有知,又起会高兴?”

    “再者,太子大祭的初衷,为的是纪念对太子的相思之情,是发自肺腑的纪念,而不是为了纪念而纪念。”

    “所以,臣以为,一切从简,不应该影响百姓民生,更不应该让百姓因为太子大祭,而心中有负担。”

    “简而言之,臣的意见有三条第一,禁止铺张浪费,第二,禁止影响百姓民生,第三,禁止借机收敛百姓钱财。”

    杨克出言嘲讽“燕副相,此言差矣,若是按照你的想法,太子大祭还能叫大祭吗?你这想法简直愚蠢透顶,一点也不能体现出太子身份的尊贵……”

    “杨丞相……”

    皇上盯着杨克,又打断了他的话。

    “臣在!”

    杨克急忙住口。

    他很郁闷,怎么皇上老是打断他的话?

    老皇帝道“从今天开始,太子大祭的具体事宜,交给燕七负责,杨丞相,你从太子大祭具体事物中退出来。”

    “这……”

    杨克一听,心里一惊。

    通过太子大祭一事,他揽

    了很多工程,赚了很多钱。

    若是就这么退出来,那怎么赚钱?

    怎么巧取豪夺?

    杨克没想到皇上来了这么一手,急忙拱手“皇上,臣负责太子大祭,很有心得,若是臣半途而废,恐怕很多事情夹缠不清。燕副相乍然接受,很多事情处理不明……”

    老皇帝回眸盯着杨克“没有听明白朕的口谕吗?朕要你退出太子大祭,具体事宜,由燕副相运作。此事就这么定了,再无更改。”

    “这……是!”

    杨克不敢再狡辩。

    唯唯诺诺答应一声,退到了后面去。

    心里,这个郁闷啊,这个苦恼啊。

    老皇帝对燕七说“朕交代你的差事,你一定要办好。”

    燕七道“皇上放心,臣定然不会违背了皇上和太子爱民如子的初衷。”

    老皇帝缓缓点头,叹了一口气。

    刚才似乎用尽了全部气力和精神。

    身子一晃,歪倒在高上天怀中。

    高上天急忙扶住了老皇帝。

    老皇帝额头上冷汗淋淋,长出了一口浊气“高上天,回宫。”

    “恭送皇兄。”

    八贤王一直将老皇帝送出刑部大门。

    燕七等人也跟在后面。

    八贤王侧目看着燕七,心里悲愤欲绝。

    今天,自己苦哈哈来到刑部,可谓自投罗网。

    燕七这厮分明是故意为之。

    他只说他杀人了。

    但却没说他杀的是蓝衣卫。

    八贤王悔恨不已。

    若是早知道杀的是蓝衣卫,他才不会赶来丢丑呢。

    这下可好。

    辛苦经营多年的贤良形象,在一瞬间崩塌。

    明日,在街头巷尾之中,定会流传关于他的流言蜚语。

    这些流言蜚语中,没有一句是好话。

    因为,百姓们也不傻。

    不用等明天,今天就见效果了。

    八贤王侧耳聆听,百姓们的议论,越来越难听。

    “嘿嘿,说什么是柳西风干的,我怎么就不相信呢?柳西风不过是个军师,若是没有八贤王许可,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这般大胆。”

    “老皇帝对八贤王是真的够意思啊,八贤王做的这样出格,皇上都没有对八贤王动手,八贤王真要烧高香。”

    “柳西风死的蹊跷,说不定,就是八贤王自己干的,说不定,柳西风就是八贤王杀的,这叫杀人灭口……”

    ……

    感谢释怀兄弟月票!

    极品贴身家丁 </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