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02章 还想着回光返照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面对燕七的雷霆质问,一向沉稳细腻的八贤王手足无措,宛如小学生犯了错误,被班主任抓到那么紧张,那么慌乱。

    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重创了八贤王贤德明仁的良好形象。

    而这形象,却是八贤王最为在乎的。

    百姓们听着燕七连珠炮一般的质问,再看看脸红如猴子屁股的八贤王,心里对八贤王逐渐产生了厌烦之情。

    有人小声议论。

    “八贤王纵容手下干这种事情,太可恶了。”

    “他搜刮这些钱财,用来作何呢?难道他不管我们的死活了?”

    “若非燕副相一针见血,质问八贤王,咱们还以为八贤王是个好人呢。哎,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

    “够了。”

    八贤王一回头,像是愤怒的狮子,怒斥众人:“谁敢乱说话,本王治他一个诽谤之罪。”

    众人噤若寒蝉,再也不敢说话。

    燕七道:“八贤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一向仁德,怎么能对百姓大吼大叫呢。你不是最为爱护百吗?可不许这般大呼小叫哦。”

    八贤王十分尴尬。

    燕七又道:“再者,八贤王没有做到位,有些护短的嫌疑,就难免百姓们说闲话。若是,八贤王将你的军师柳西风找来,咱们当面锣对面鼓的说一番,八贤王也不会让百姓这般有怨言呢,你说对不对?”

    “说不定,众人还会齐声称赞:八贤王敢于大义灭亲,乃是大大的贤德之王呢。八贤王,是不是这个道理?”

    众人纷纷称赞。

    “就是,就是,燕副相说的对极。”

    “把柳西风找来,一切疑问,不就真相大白了?”

    “护短可不行。”

    ……

    八贤王心里提溜起来。

    燕七这厮,果然善于带节奏。

    柳西风是绝对不能来对质的。

    第一,柳西风会把自己牵连进来。

    第二,柳西风是自己坐下第一军师,狗头智囊,那是一肚子坏水啊,很多事情,还要依靠他献计献策。

    损失了柳西风,相当于毁了左膀右臂。

    八贤王想到这里,只好咬牙,强硬的说道:“燕七,你不懂,很多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你离开大华许久,不知道这里面的内情。”

    燕七笑了:“内情?愿闻其详。”

    八贤王道:“虽然没有颁布法典,但皇上亲口对本王说,要本王收祭祀税,命令百姓穿素衣,系孝带,谁不照做,便是大罪。”

    “交了钱,便可以放人,那是要给犯罪的百姓一条活路,此乃开恩之举。”

    “至于为何命令蓝衣卫伪装成捕快,那是因为蓝衣卫忠心耿耿,办事更加果断。”

    “再者,六扇门乃是督察司、大理寺、刑部三方共同治理,若是启用六扇门,会有三方权力之争,哪有蓝衣卫如臂使指那般顺畅?”

    嘘!

    下面,嘘声一片!

    “这是皇上吩咐八贤王做的?”

    “当真?”

    “皇上也真是的。”

    燕七笑了:“皇上要八贤王这么做的?”

    八贤王道:“然也!”

    “皇上有颁布法令吗?”

    “没有!”

    “有没有手谕?”

    “没有!”

    燕七冷笑:“既没有颁布法令,又没有手谕,那八贤王凭什么说是皇上吩咐的?”

    八贤王一脸委屈:“这也是让本王郁闷的地方,那日,皇上身体不舒服,只是有了口谕。本王想着手谕后补也行。”

    “但没想到,皇上身体不佳,卧病在床,手谕一直没有补上。这倒是让本王做了坏人。哎,不过,也无妨,替皇上挨骂,也是一桩殊荣。”

    众人看着八贤王眼圈通红的委屈模样,信以为真。

    八贤王转了一转,突然给众人跪下,涕泪交流:“各位父老乡亲,本王对待百姓,十余年如一日,亲切和善,可曾为难过大家?大家心里应该有本帐啊。”

    “再者,我又不缺钱,为何要搜刮百姓钱财?本王是个弱智吗?”

    “哎,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替人背黑锅,希望父老乡亲们能够体谅。本王也有……也有难言之隐啊。”

    说话间,眼泪簌簌流下。

    很是可怜

    。

    众人见状,又对八贤王十分怜悯。

    “说的也是,八贤王有钱有权,吃饱了撑的,和我们升斗小民过不去?”

    “就是的,也就是那药罐子皇上是个昏君,只知道关心自己的龙椅,不知道百姓的疾苦,出了事,还让八贤王顶雷。”

    “八贤王这兄弟做的,真到位啊,又要照顾皇上,又要治理天下,还要关心百姓疾苦,还要给皇上背黑锅。这……这怎一个心酸了得?八贤王太难了。”

    ……

    众人的风评,终于在八贤王一番哭天抹泪中,转了风头,偏向了八贤王。

    燕七冷笑:靠,八贤王的哭功,有一套啊。

    他倒是真能下跪。

    也能拉下脸,在众人面前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装可怜。

    这样的人,能屈能伸,真是可怕。

    八贤王听着风头偏向自己,心里得意,脸上却依然一副委屈到不行的模样,向燕七叹了一口气:“燕副相,你还年轻,有些事情,本王也是迫不得已,请你给本王留一条生路,好吗?本王不容易啊。”

    “一方面,本王要关心皇上的身心疾苦,另一方面,还有批阅奏折,治理国家。这些事情已经够多了。”

    “可是,燕副相为何还不理解本王呢?刚一回到大华,就恃宠而骄,整治本王,将本王的脸皮都扒了下来,让本王这般难堪。”

    “你这是何必呢,为何要处处为难本王?你不就是想着争取权利吗?但你也别急啊,这江山早晚是你们年轻人的,何必急在一时呢?”

    这话说的,倒打一耙。

    貌似,找茬的是燕七。

    不懂事的是燕七。

    最坏的那个人,也是燕七。

    众人纷纷指责燕七。

    “燕副相,你过分了,看把八贤王为难到什么份上了,你快道歉。”

    “道歉吧,年轻人,你不要总想着争权夺利,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

    “八贤王果然贤德。你触怒了八贤王,八贤王也没有将你法办,这样明事理的王爷,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呢。”

    ……

    风头,全部转向了八贤王。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