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01章 想撇清不容易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八贤王一向儒雅,这是他第一次爆粗口。

    燕七看出八贤王明显慌了,死死咬住他不放,拿出宁程龙的证词,在手中摇了摇:“我这里有宁程龙签字画押的证词,保证错不了。”

    八贤王大怒:“错,大错特错,宁程龙定然不是蓝衣卫,他居心不良,污蔑本王。说不定,本王得罪了人,故意派人伪装成蓝衣卫整我。杨丞相,你说是不是这样?”

    杨克赶紧表态:“八贤王此言有理,八贤王主管朝政,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说不定就会有人故意陷害八贤王,这种可能性太大了。”

    燕七问宁程龙:“八贤王说你不是蓝衣卫,杨丞相也认为你撒谎,你还有什么话说?我看呀,你也是在污蔑八贤王,砍头是必须的了。”

    “我就是蓝衣卫。”

    宁程龙一看八贤王不承认,自己的罪名更重了,哪里会愿意,抻着脖子大吼大叫:“我就是蓝衣卫,你们看,我这里还有标牌呢。”

    八贤王一把夺过他的标牌,踩的粉碎,指着他的头大吼:“你不是蓝衣卫,你不是,你根本不是。”

    宁程龙求生欲望很强,急眼了:“我就是蓝衣卫!我认识很多蓝衣卫的人。一分队的队长叫做魏河三,二分队的队长叫做谭高林,我是三分队长宁程龙,四分队队长叫胡强,五分队的队长叫……”

    “够了!”

    八贤王一声怒斥,一脚踢在了宁程龙的肚子上:“叛徒,你给本王住口。”

    这一声叛徒,无疑承认了宁程龙就是蓝衣卫的身份。

    燕七笑了:“八贤王,刚才你还不承认宁程龙是蓝衣卫,现在承认了?前后不一,这是为何?”

    八贤王支支吾吾:“本王日理万机,处理政务,哪里会知道蓝衣卫都是谁?”

    “这些事情,都是下面的人负责,本王向来不管。他们做了什么事,本王也没时间过问,也没可能过问。”

    这一番话,既被迫承认了宁程龙是蓝衣卫,又把自己的责任给摘得干干净净。

    他说蓝衣卫是下面的人再管。

    至于做什

    么,他一概不知。

    这不就是将责任撇清了吗?

    果然老奸巨猾!

    燕七又道:“八贤王要是这么说的话,也有道理,毕竟八贤王很忙啊,日理万机,还真没有时间仔细关照蓝衣卫到底在干什么?”

    听到这话,八贤王心里稍稍安稳一些。

    燕七话锋一转:“不过,蓝衣卫大批量的冒充捕快,这就说不通了。八贤王,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八贤王急忙否认:“我都说了,我不过问蓝衣卫的事情,怎么会知道?”

    燕七问宁程龙:“你来说一下,谁让你扮成捕快的?这事,可比天大,关系到你的生死,你可想好了再说。”

    宁程龙哪里会憋着不说话:“是上面吩咐我们这么做的。”

    燕七大声质问:“具体吩咐你们做什么?”

    宁程龙道:“吩咐我们伪装成捕快,搜查全城之人,哪个没有穿素衣,系孝带,就要抓起来。”

    “有银子愿意给钱的,可以收银子放人,有地契的可以收地契放人。若是什么都没有,那就抓起来,关在地牢里。若是敢反抗,杀无赦。”

    燕七又问:“你们监督百姓穿素衣,系孝带,是谁让你们这么干的?”

    宁程龙道:“是上面的人让我们这么干的,而且皇上还颁布了法令,我们除了伪装成捕快,其他的事情,合理合法。”

    燕七道:“哦,你们干这种事,还请皇上颁布了法令,请问,你见过皇上颁布这个法令吗?”

    宁程龙摇头:“没见过,反正上面就是说皇上颁布法令了,我们执行就是了。”

    燕七又问:“你们还收祭祀税?”

    宁程龙大言不惭:“这也是皇上颁布的税法。”

    燕七问:“你见过?”

    宁程龙摇摇头:“我没见过,但是上面的人见过。”

    燕七冷笑:“好啊,那你现在告诉我,上面的人,是谁?这些事情,都是谁告诉你的?”

    八贤王死死盯着宁程龙。

    宁程龙很害怕。

    燕七冷笑:“你说出上面的人是谁,死罪可免!若是说不出来,你就是替死鬼。”

    宁程龙吓死了,大吼道:“是八贤王的师爷——柳西风说的。”

    众人哗然!

    八贤王脸色突变,一脚踢在宁程龙身上:“此人胡言乱语,发了失心疯,真是该死。”

    他拿起一把剑,奔着宁程龙刺过去。

    燕七急忙拦在面前:“八贤王,宁程龙可是证人,你杀了他,有蓄意毁灭证据的嫌疑哦,莫急,莫急嘛。”

    八贤王被燕七点破了计划,十分尴尬,辩解道:“柳西风是本王的得力助手,为人和善,十分正直,怎么可能会授意宁程龙去干这些事情?他污蔑柳西风,本王自然很生气。”

    燕七嘿嘿一笑:“八贤王,宁程龙污蔑柳西风,我也很生气,八贤王的军师,那是随便可以诬蔑的吗?”

    “不过,八贤王也不必生气,咱们可以请柳西风过来,当面锣对面鼓,将事情说清楚,让宁程龙污蔑柳西风的计划不能得逞,岂不是更好?”

    八贤王就知道燕七憋不出什么好屁。

    让柳西风过来,哪里是让柳西风说清楚?分明是想要审问柳西风。

    燕七这厮,太可恶了。

    八贤王哪里敢让柳西风过来,直接说道:“柳西风去办事了,没空过来。”

    燕七一摊手:“这就不好办了。宁程龙说是一切听从柳西风的吩咐办事,柳西风又过不来,那这事不就成了无头案子了吗?”

    八贤王道:“怎么会是无头案子呢?这件案子,本来也没多大事。”

    “没多大事?呵呵,八贤王,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燕七没有给八贤王留丝毫情面,抓住机会,痛打落水狗,言辞极为犀利:“伪装成捕快,这是欺骗,是假冒公职,乃是大罪,假传皇上颁布法令,更是私设国法,当处极刑,敲诈勒索,扰乱民生,十恶不赦,私收祭祀税,暴敛钱财,其罪当诛。”

    “八贤王,我请问你,哪一个是小事,哪一个不是重罪?”

    八贤王哑口无言。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