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近期的斯巴达与北欧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伴随着北欧的灾荒扩大,斯巴达的以太革命也正在有条不絮的进行着。

    任何革命都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够完成的事情,在以太革命这件事情上,海德拉抱有足够的宽容与耐心。似乎也正是因为海德拉的这种想法,再加上能够明显的感受得到上层对于以太结晶捷径的关注,所以许多学者们也都开始将精力投入到以太结晶的上面……至于他们是怎么感受到的……很简单,有感以太结晶的科研经费申请起来要比其他的项目轻松的多。

    “北欧的灾情依旧在扩大,但是就像之前说的那样,矮人一族大部分都已经完成了回往家乡地下世界的旅途,所以这段时间我们一共搜救并引渡到斯巴达的矮人只有三个……”说着,潘多拉的脸上升起了一抹为难。因为他能够感受得到,这个数字很难看。只要是去过斯巴达大学宫的人都知道,现在的斯巴达正在着力于以太结晶的研发。而已经得到的成果,其所需要铸造的工具都需要矮人来进行锻造。尤其是精密部件,矮人之外的种族甚至看一眼设计图纸就会大脑发蒙。在铸造这方面,矮人的天赋是无与伦比的。

    而现在,一共就只有三百多个矮人,而其中愿意帮忙锻造,或者说有锻造,加工精密部件能力的老铁匠一共不超过十个……人才上的匮乏直接的影响到了材料上的匮乏,矮人的数量迟迟增长不上,潘多拉很担心自己的父亲会因此而对自己心生不满……

    但海德拉显然并没有像潘多拉想的那样无能狂怒,而是早有预料的点了点头……

    “有关矮人的事情不必强求……能找到更好,不找到也没有关系……那些在身体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北欧难民你们可以尝试着让他们作为向导一并加入到北欧的救援工作。在民风相近的情况下,这样能够减少不小的伤亡。”

    听到了海德拉的话语,一旁的潘多拉点头示意。

    就像海德拉说的那样,存在着的灾害可不仅仅只是芬里尔之冬,还有末法之灾……卢恩符文的修习,使用条件正在以迅速的速度降低。现在的北欧,不说人人都会卢恩魔法,至少稍微有点天资的人都已经知晓了魔法的使用方式……知晓了魔法,便等于手中多出了尖刀。隔离了风雪的寒冷,他们开始为了“填饱肚子”而奔波。

    虽然拥有了尖刀,大是作为代价,他们的神智也已经收到了负面意识的影响……在这一点上,他们应该是知道的。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依旧选择了义无反顾的修习那存在着巨大隐患的劣等卢恩……海德拉能够予以理解,平心而论,在同一情况下,杀死别人总比被人杀死强。

    受到负面意识的侵蚀,意志坚定者还好,运气好的会被遣送到斯巴达大学宫的医学科室——负面意识在希腊同样也有。比如冥府……也正是因为如此,负面意识一直都是海德拉所想要探究明白的东西。而这样收到负面意识侵蚀的人,绝对是上佳的实体标本。

    切片研究之类是肯定不可能的,低效率而又无用。活着的标本可要比一具死尸强上太多了。那些拥有了超能力便时刻担心自己会被切片研究的着实有些可笑……不过限制人身自由是肯定的。

    至于运气差的……也就是被负面意识彻底的侵蚀了思维的人,自然而然的也就被就地击杀。对于这一点,没有任何一个北欧人有异议……在斯巴达生活的这段过程中,单纯用语言很难描述斯巴达对于自由散漫惯了的北欧人产生了怎样的震撼。

    二人成排,三人成列。整齐的盔甲与方阵就像是由一个人和他的无数分身复制出来的一样。行走之间,步履的距离,甚至是落步的声音都是一致的……这也就是海德拉在斯巴达精神网络中新开发出的模块——领袖模块。

    领袖模块可以将所有斯巴达人的精神进行高度的绝对统一化。而统一后的精神则会由每个小队的队长进行控制。这种堪称扼杀了个人英雄主义的行为在斯巴达的军队内部并没有产生多少的非议——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一层层递下,在战争的瞬间,斯巴达的军队就像是一个蚂蚁的王朝,由代表着“蚁后”的指挥官与参谋团来进行统一的指挥。而指挥官与参谋团的精神则是会受到督战员——也就是鹰身女妖们的监视,从而达到绝对的高度服从。

    依靠着领袖模块,斯巴达在遭遇战上面完全可以做到近乎于瞬间的临场反应。

    北欧的人崇尚武力,这也就导致了难民区存在着许多暴力事件发生。食物的分配,居住的环境,衣物的多寡,都是如此……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种充满了遇袭的可能性的环境下,斯巴达军队大部分的时间都处于领袖模块的支配与控制。省的发生某些游戏中暴怒的平民将吕布殴打成重伤的惨剧……

    在领袖模块的作用下,北欧难民区已经进行了为期三次的暴乱镇压。斯巴达军队用那几乎压倒性的优势以及不容分说的屠杀证明了这片土地究竟是谁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的北欧难民有些像是西方世界的贫民窟,存在着数量繁多的黑帮分子……但是与西方贫民窟中那堪称黑帮至上,片警无用的自由不同,在斯巴达的土地上,斯巴达的军队是绝对的统治者。那些想要像这片土地发起冲击,对这片土地心生贪欲的北欧暴徒都已经用他们的生命践行了这个道理。

    “不说这些了……”

    摇了摇头,海德拉亲昵的抚摸着潘多拉的脑袋。灿金色的目光中浮现出一抹柔和。

    “你与斯卡哈相处的还好吗?”

    “一切都好,父亲。”

    一面温顺的说着,潘多拉的目光中不经意间闪烁了一抹小小的无奈与复杂……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